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7. 碧蟾食人
    西西北北刚走没多久,唐甜就找过来了,一进门便问:“问的怎么样?人呢?”

    莫燃随口说道:“死了。。。”

    唐甜笑了笑,“早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蜘蛛门歹毒的地方多了去了,其中一条就是为了防止门徒泄密而逼他们发下毒誓,若是有朝一日说了不该说的,人就会暴毙而亡。”

    莫燃回头看了唐甜一眼,“你早就知道?”怪不得刚才那人死的那么蹊跷。

    唐甜道:“当然,但是看你一脸热衷的模样,我也没阻止你去探索,让你亲眼瞧瞧也好。”

    “你这分明是看我的笑话。”莫燃道。

    唐甜却道:“别不承认,你没见过的多了去了,走吧,这就带你掌掌眼去。”

    莫燃道:“去哪?”

    唐甜道:“且走且看。”

    莫燃又道:“你不看着你的霊了?”

    唐甜却忽然嗤笑一声,“有人自愿帮忙,我当然乐得清闲。”

    莫燃没说话了,看唐甜的样子就知道,她口中的那个人八成就是辞音了。

    下午的城内城外都比上午更加热闹,二人也没再坐马车出门,当真是且走且看,沿着一条繁华的街道一直往码头走去。

    这街道也有几十米宽,可因了摆摊做生意的众多,熙熙攘攘有些地方竟然连下脚都难,莫燃发现,这里卖的东西跟云都有天壤之别。

    这里靠海,几乎所有的交易都与海有关,基本上分为两大类,海族的妖兽、海底的灵草,路边的商铺就像是一个个水族馆一般,巨大的水箱里装满了蓝色的海水,透明的箱体可以让人人一目了然,里面到底有些什么妖兽。

    莫燃走近一个水箱,那水箱是嵌在墙壁中的,她看着里面体型巨大的几只妖兽游来游去,一只巨鲨忽然游到莫燃跟前,张开那满是獠牙的巨口朝着莫燃咆哮了一声,又干脆利落的一甩尾巴走了。

    这些妖兽对人类似乎都很反感,遇到驻足观看甚至挑选打算买的修者就会用这种方式挑衅和恐吓,只是,莫燃笑了笑,这根本毫无用处。

    “这些都是低阶的妖兽,养在家里当装饰还行。”唐甜在旁边说了一句,一些远离海域的家族,的确很热衷买一些这样的妖兽要彰显身份。

    “去那边看看吧。”唐甜拉着莫燃,走了几步之后拐到了另外一条街上,从宽敞的大道斜伸出去的一条小巷子,可热闹程度却一点都不减,而且很明显的,这里的一切都透露着一种放肆的气息。

    莫燃又停在一家商铺门口,同样是贩卖海族妖兽,可此处的水箱却是以五品阵法加持,水箱中几乎看不到游来游去的妖兽,倒是能看到漂浮在水中粗粗的链条,一直延伸到巨大的珊瑚石之后。

    “仙子可是对这水箱中的妖兽感兴趣?”此时,一个女子笑吟吟的问莫燃,她倚在门口,一身**的装扮极为亮眼。

    莫燃看了看那女子,面貌并非惊艳,可眼神却是精明,“这里面是什么妖兽?”

    那女子笑道:“是一只碧蟾,而且是一百二十星的修为,仙子想必知道,这碧蟾毒性大的很,别的活物都靠近不得,所以这水箱之中只关了它一只妖兽。”

    莫燃微微挑了挑眉,一百二十星的碧蟾,当真是罕见了,而且这碧蟾在海族妖兽当中又是出了名的独来独往,更著名的是它的毒性,就算不提它的修为,光是它的毒,两三百星的妖兽中了招基本上都是死路一条!

    莫燃慢慢走进了店铺,绕着那珊瑚看了一圈都没有看到碧蟾所在,那美女店员不远不近的跟着莫燃,此时道:“碧蟾体型较小,很善于隐藏,如若仙子有意相购,我倒是可以为仙子引它出来。”

    莫燃不禁笑了笑,“美女你这不是说笑吗?我既然走进你这店铺,定是有意相购的,可我再有意,你们也得把货物摆出来让我看到才行吧。”

    “呵呵……仙子见笑了,我不是这个意思。”那美女店员顿时笑道,“您有所不知,这碧蟾狡猾的很,更何况是这般修为的,通常它可以在一个地方藏匿几个月不现身,而要引它出来一下,没点好东西是办不到的。”

    莫燃挑眉,“哦?要用什么办法?”

    那美女店员看了看莫燃,又看了看靠在一旁始终没说话的唐甜,忽然笑了笑道:“也罢,说实话二位很合我的眼缘,我也就不跟二位兜圈子了。”

    说着,那女子忽然抚掌,“啪啪”两声之后,店内的后墙开了一个暗门,很快便从里面走出两个下人,而那两人还拖着另外一人,被拖着的那人似是昏迷了,双脚在地上滑过,留下一串黑红的血迹,那人的气息很弱,一动不动,倒像是就剩最后那么一口气了。

    “这是何意?”莫燃问道,不动声色。

    那女子却道:“若要引那碧蟾出来,必须投以活人,碧蟾嗜血,而且对人血毫无抵抗,对于被捕获的碧蟾,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原来如此。”莫燃道,她又看了一眼被拖出来的那人,眼神转到了水箱,心中却是波动起来。

    以活人做引……

    “呵呵,仙子不必多虑,这些人本就是戴罪之人,也都是将死之人,死有余辜,我们开门做生意,必定不会公然杀人,此类人等都是我们重金从大牢之中买来的死囚。”此时那美女店员娇笑着说道。

    “呵呵,我只是在想,引它出来都要如此大费周章,那捕捉它,驯化它,又要如何?”莫燃漫不经心的说道,可心中想的却是,投活人引一个妖兽出来,关键不在那活人是不是死有余辜,而是此时游戏一般的性质,若那个死囚是死在行刑台上,那才叫死有余辜,可要是死在这里,却是个玩笑,甚至是个刺激的游戏了。

    有的人深谙此道,宁肯出钱看一眼碧蟾吃人,目的却不在碧蟾,那么……丑陋的就是买者、是卖者、是她从未看到过的这个世界的另一面……

    “呵呵,这个仙子不用担心,我们……”那美女店员正要解释,店铺里却忽然进来几个人,为首的一个胖子进门便喊道:“听说你们家前些天刚刚捉了一只碧蟾?那玩意儿可稀罕,快来让爷几个瞧瞧。”

    “呵呵这不是周船长吗?一只碧蟾还把您给惊动了?”那美女店员笑着迎了上去。

    那胖子,也就是她口中的周船长道:“碧蟾这东西难搞得很,有一次出海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妖兽突然跟在了船后面,跟发了疯似的,后来换了几个水手下去才消停,可就算如此,我也没见到那家伙的真面貌,这次听说你这捉了一只,我立马就赶来了!一定要瞧个清楚!”

    那美女店员道:“原来还有这回事,那您稍等,我这就给您准备。”

    那周船长又道:“规矩我懂,掌眼的钱不会少了你。”

    那美女店员笑道:“周船长太客气了,您我还不了解吗,我是放一百个心的!”

    说完,那美女店员对两个下人摆了摆手,那两人一顿时拖着那个死囚走上了楼梯,一直到了水箱顶端,又配合着抬起了那个死囚,干脆利索的扔进了水箱,饶是那死囚早就昏迷,似乎也知道危险逼近,猛然惊醒过来挣扎不止,被扔进水里时还拼命的往上游。

    周船长和随行的几人挨近了水箱,死死的盯着水中的动静。

    而莫燃则回头看了一眼唐甜,忽然道:“看来,那美女对你至少放一百二十个心啊。”

    那个周船长说要看碧蟾,好歹还得先给钱,可莫燃跟唐甜来了,那美女店员可一个钱字都没提,而且对于明显是不懂行情的莫燃竟然一点防备都没有……

    傻子才相信“合眼缘”这种话吧?

    唐甜笑了笑,杏眼一弯,迷人的很,“我只是偶尔来转转而已。”

    莫燃道:“这里的买卖,赚的就是偶尔的钱。”否则一年四季怎么可能天天都有这么极品的妖兽还天天都能卖出去……

    “有别人买单,你就看好吧,别分神错过了。”唐甜提醒道。

    而此时,就在那死囚快要游到水面上的时候,一个碧绿色的影子飞快的闪过,下一秒便是被晕染的血红的水!

    莫燃眼睛一眯,她看到了!那碧蟾体型是很小,可嘴巴却极大,舌头也极长,出乎意料的长!它的舌头在那个死囚身上缠绕了好几圈,只几秒钟之后便飞快的消失了!

    那死囚慢慢的落到了水箱底部,已经死透了,而且身体干瘪,明显是被吸干了血液而死。

    “怎么又藏起来了!我还没看清呢!”

    “对啊,这都什么啊,我什么都没看见啊!”

    “这死囚怎么这么不经吸,换个气儿足的吧!”

    这时,周船长那几人却不满的说道。

    碧蟾的速度极快,水又是被血模糊了的,他们才没看清楚,但还有一个原因,也是他们修为不足,眼力不够……

    莫燃微微皱了皱眉,因为听到那个美女店员安抚了那几人几句之后,当真又叫人挑个“气儿足”的“鱼饵”出来了……

    “呵,不想看就走吧。”唐甜把手搭在莫燃肩膀上道。

    莫燃的确不想看,虽然自己杀过的人也数不清了,可眼睁睁的看着把人当做饲料一样的喂法,却忍不住的恶心。

    “像刚才那只碧蟾,如果卖出去话,起码要几千万金币,而像这样的店铺,这条街上至少有三十家。”唐甜说道。

    这里交易的巨额的金币和稀有的妖兽,琳琅满目的货品之间,妖艳的面貌之下,藏着的却是不足为外人道的丑陋规矩。

    像刚才碧蟾食人还只是冰山一角,有的店铺即便货架上摆满了精致稀奇的法器,真正交易的却是暗室内被**陈列的鱼人,他们是纯正的海族,出生便可化作人形,幼年时修为不足,可样貌却是出奇的好,有钱有势的家族之人很喜欢豢养这种“小宠物”。

    贩卖霊的店铺就更多了,而且这样的店铺多数是由鲛人族经营,鲛人族是半妖,一半人一半妖兽,擅长召唤霊和驯化霊,半妖是人类和妖兽都很讨厌的种族,要不是他们做的是霊的买卖,估计也在人类当中混不下去,但即便如此,也只有在束河码头这样的沿海地区,他们才敢活跃。

    那个巷子不长,可走一圈下来却让人心神俱疲。

    唐甜就是要让她看这些,她从来没有深度接触过的东西……

    往回走的路上,莫燃瞥了一眼唐甜,她道:“你还只是虐待一下霊,不以妖兽取乐,对海族那些漂亮的孩子也没兴趣,是不是该说你还挺良善的?”

    “受不起。”唐甜不以为意的说道。

    莫燃却忽然停下脚步,她道:“唐甜,我跟你说个事呗。”

    “有话就说。”唐甜道。

    莫燃道:“在哪里都有丑陋的东西,但你别做那个丑陋的人,行吗?”

    唐甜嗤笑一声,杏眸望向莫燃,“你这话有趣,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是那个丑陋的人,我对妖兽和海族不感兴趣,但你焉知我不做这行的买卖?莫燃,你眼看着死囚被碧蟾吸干,你不问不代表它不存在,有些丑陋的东西,你不正视它,它也许会给你致命一击!”

    莫燃却道:“你了解它在于了解它的规则,并不是让你去身体力行的成为其中之一!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不就是让我别束手束脚吗?可唐甜,我只看到,这条街上的人是禽兽,可我是人,我永远不会搞错这一点!

    唐甜,我说了,我把你当朋友,你我不可能是两个世界的人,我也不会让你去做个禽兽,听我的,玩弄这些没意思,就连你虐待霊这件事,也该戒就戒了吧。”

    莫燃说完,唐甜看着莫燃的眼神像是听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这是莫燃第一次在她面前直白的提起她“虐待”

    霊的事情,无语许久,唐甜才道:“莫燃,你打算给我上课吗?教育我吗?”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