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8. 吐露心声【一更】
    莫燃看着唐甜,这个她一直以来都没办法完全了解的人,莫燃从小生活的家族跟唐甜从小生活的家族有天壤之别,也许莫燃还在父亲怀里撒娇的时候,唐甜已经在黑暗的泥沼里打滚了。

    莫燃的想法有时候根本无法跟唐甜的想法吻合,可即便如此,莫燃也非常确定,错在这个世道,而非唐甜,她要的是唐甜。

    “战场上的杀伐是历史的车轮,可碧蟾食人这样的杀伐,可笑!可悲!你站在其中,这些丑陋的嘴脸,掌控的快感,都不过是金钱所能买到的瞬息之间而已!

    你若乐在其中,迟早你也会是被吃的那一个!总有比你强的人!总有比你有钱的人!这是须弥界的食物链,妖吃人,人吃人!

    唐甜,你还记得你跟我说的话吗?你不愿做别人的棋子,你想掌控自己的命运!我记得很清楚,可你只是说说口吗?

    若不自律,不通透,如何能做到!你就把自己跟这条街上的庸碌之辈相比,纵然你再自命不凡,你到底还是他们中的一个!”

    莫燃说道,语气渐渐加重起来,说到后来,连她自己都不自知的低吼着,修炼之后她已经日渐修身养性,她所遇到的人,经历的事,每一件都在约束着她。

    锋芒太露会招致横祸,莫家庄的灭门,张、秦、苏、柳四家的惨况,这都是她有心而无力阻止的,可太弱又会被欺,华夏的天目山老巫,威尔斯城的郭达,这都是曾给过她教训的人。

    可要在这两者之间寻求平衡,那谈何容易!

    更何况给她铺路的人,她哪一个能负?莫家庄已经回不去了,莫三爷一辈子的心血都托付在了她和张恪身上,疯老九十世转生已到尽头,她面临的将是未知的以后!

    不会有人再给她指路了,她早已无路可退了!

    她心里清楚,她所遇到的人,多半不会陪她走太远,她也曾是酒不离手之人,也是不羁江湖之人,可江湖再大,总有相见之时,一辈子再长,总有走完之日。

    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分别即有可能是永别,所以云曜对她表现的再依赖,她再爱护云曜,他终会是云岚国一辈子的帝王,生在帝王家,殁在帝王家,她不敢……把心思放在云曜身上。

    唐甜欣赏莫燃,莫燃又何尝不是,酒要跟朋友喝才有味道,但凡喝酒,莫燃从来都很自律,可喝醉的几次,却都是跟唐甜。

    在莫燃亲耳听到唐甜说要搅乱这个世界,说要翻身做主的时候,莫燃心中的高兴几乎压制不住,没有什么比你在黑暗中日夜跋涉,忽然有人跳出来说要跟你一起走时更痛快了,那种感觉,与绝处逢生都并无两样!

    而此时唐甜的眼神也飞速的变幻着,她望着莫燃的双眼,心中竟有种她第一次看到莫燃的感觉,惊艳,神秘,此刻却多了那一抹耀目的坦诚!

    那眼神灼热的,让她有点不敢直视!

    许久,她方才隐隐知道,莫燃不是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而是她心里有铜墙铁壁,这些丑陋的人、事,都不会影响到她!

    她想看到莫燃惊慌失措,想从她眼里看到陌生和畏惧,那才是可笑之极!

    “我不是要教育你,若非你是唐甜,我连这些话都不会说,如若你只甘于享受在这些人中的优越感,唐甜,那你我……道不同,不相为谋。

    神之囚牢我拔剑对你,是因为白矖,也是因为你,我斩的是你和白矖的契约,也是你我之间的情谊,如若,这情谊还是白费了,我还会拔剑。

    届时,就是我杀你,唐甜要的是另外一个活法,如果你做不到,不如早点脱离这个注定纷争的世界吧,也许我会伤心几个月,也许几年后我还记得你,但不会是一辈子,绝对不会。”

    莫燃坚定而平静的说完,忽然也有种放松的感觉,她跟唐甜之间的间隙一直都存在,虽然两人默契的回避着,可终究还是在今天被放大了出来。

    莫燃看了看天色,已经黄昏,便道:“时间也不早了,你我各自静一静吧,我知道回去的路,你不必等我了。”

    说完,莫燃也不等唐甜回答,径自离开了,沿着那条主路,往码头走去。

    而唐甜神色变幻,在原地站了许久之后才离开。

    莫燃到了码头,沿着海面走了许久,渐渐离开的热闹的大街,也离开了船舶停靠的港湾,夜里的海水风平浪静,缓慢而温柔的冲刷着沙滩,莫燃的心也随着海风慢慢安静了下来。

    脱了鞋慢慢走着,在到了一个水洼跟前的时候,看到那水洼里活蹦乱跳的几条鱼,莫燃顿时停了下来。

    这应该是涨潮时被海水带上来结果搁浅在这里的,莫燃不禁笑道:“今天饭都没吃,不如就拿你门果腹好了。”

    莫燃蹲下身体,正要捉鱼的时候,神识中却忽然传来魂落的声音,“喂,我要出去!”

    莫燃顿了顿,“你真要出来?”

    魂落道:“当然是!这个讨厌的地方,讨厌的契约,进来出去的钥匙都在你手里,你以为我想次次都跟你说吗?”

    不久前莫燃才跟唐甜吵了一架,她可不想跟魂落再吵,只是魂落也太敏感了些,她只是随口一问,他的反应就这么大,何况这里可是海边……

    “好,是你要出来的。”莫燃道,她召唤出了魂落,抬头望他。

    魂落也正好低头看她,那紫色的眸子里,竟然有点……担心?她不是看错了吧?魂落担心她?

    可也只是一瞬间,那眼中便被森冷替代,“你刚才跟那个女人说的话我都听到了,真是可笑……”

    后面的话几乎是被他含在嘴里说的,底气十足的声音瞬间变的轻不可闻,莫燃一直看着他,此时他正是移开了视线,也看到了几步之外的大海。

    一张本就白的透明的脸此时更是泛着几许青色,那紫眸也有些转暗,周身霎时间升腾起一股阴冷的杀伐之气!逼的人有点喘不过气来。

    莫燃却忽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用力把他拉了下来,又飞快的在他怀里塞了一条鱼,那鱼挺大,在魂落手里蹦个不停。

    魂落下意识的抓住了,然后黑着脸看莫燃,“你给我这个干什么?”

    莫燃道:“吃啊,今天的晚餐。”

    说着,莫燃弯着腰又在水洼里抓了两条鱼出来,一起塞给了魂落,有意无意的挡住了他的视线,“先这么多吧,不够吃再来抓。”

    说着,莫燃又把魂落拉了起来,往远离沙滩的岸上走去,而魂落也任由她那么牵着走,告诉自己他不动的原因是怀里还有三条大鱼……

    走到岸上时,魂落已经彻底恢复正常了,只是他背对着海面,也不知道是不想看到还是害怕看到。

    莫燃捡了一些干燥的树枝,见魂落一动不动,干脆唤了将军出来,这样她还能快一点。

    将军当然很高兴了,钻进林子里,不一会就捡回一大堆干柴,又帮莫燃杀了那三条鱼,以前它跟着莫燃可没少干这活,熟练的很,爪子在鱼肚子上一划拉,再把里面的内脏揪出来,丢水里去冲洗,动作那是一气呵成。

    “汪汪!”将军冲着莫燃叫,有点邀功的意味。

    莫燃摸了摸它的头,“干的不错,你自己去找你的点心吧,不要走远!”

    “汪汪!”将军又叫了两声,它听懂了,一下子又扎进了林子里。

    莫燃用树枝穿了鱼,生了火架起来烤,不一会将军就返回来了,嘴里叼着一只兔子,放下之后又跑了回去,来来回回许多次,抓了有十几只兔子了。

    莫燃哭笑不得的阻止了将军,“别再抓了,够你吃了!”

    将军太爱吃兔子了,每次去抓兔子都恨不得屯一个粮仓的。

    将军依依不舍的看了看林子的方向,没再去了,但那沮丧的心情也只是一瞬间而已,眨眼的功夫就没了,它扒拉着自己的兔子,像是在数,一共十二只,最后分给莫燃和魂落每人一个,它则霸占了剩下的。

    魂落拎起那只兔子,正想扔开的时候,莫燃却道:“将军只会跟他的朋友分享食物,你若不要,将军以后再也不会给你了。”

    结果扔出去的动作就变成了开膛破腹扒皮上了烤架,一气呵成,莫燃不禁道:“你还会做这些。”

    魂落却道:“我不吃但不代表我不会。”

    虽然说是不吃,在那三条鱼和一只兔子烤熟的时候,他还是面不改色的吃了两条鱼加一只兔子,他很确定他是从来不碰五谷之物的,可即便吃起来毫无感觉,可他似乎还是能偿出一丝味道,至于那味道是什么……他却说不清。

    只是脑海中又一次想起了那句话,“你要有你喜欢的东西……比如喜欢吃的,喜欢玩的……”

    “你是不是记起我了?”这时,莫燃忽然问道。

    “你在说什么?”魂落微微皱了皱眉。

    莫燃道:“你跟小黑本来就是一个人,你能记起我也不奇怪。”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