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5. 你怎么不叫我小黑了
    “人已经跑了?”魂落忽然问道,一脸杀气的样子,不等莫燃反应过来他说什么,只听魂落又道:“如果有我在,怎么会给他机会跑了?被打成这样,要是要是让离火知道了,还以为我故意不出手的。”

    莫燃顿时明白了,魂落这是在为她的受伤愤愤不平?她看了看魂落,一双紫眸显得有点严肃,但有意无意的在她身上徘徊,莫燃低头看了看自己,道:“等回去之后这些伤早就好的看不出来了当时是在岛上,又是晚上,你确定我找你有用?”

    魂落一噎,好看的眉头堆了起来,抿紧了唇不说话了,海水是他的禁忌,不管他想不想承认,他都无法正视海水。

    莫燃见他不说话,也就自顾自的走了,只是一边走还一边想着,原来魂落不爽的是自己昨晚在跟那个神秘人打斗的时候没有召唤他,魂落以前很忌讳提起他和她之间的契约,好像那是多大的耻辱一样,可现在如何?是忘了?

    想着,莫燃忽然道:“昨天那个人跑不了,我让地缚魔跟着了。”

    要不然自己昨天晚上不是白受伤了?既暴露了自己,还让人给跑了,她岂不是亏大发了?

    魂落跟在莫燃身后,没说话,过了一会才几不可查的哼了一声。

    莫燃带着小黑和魂落离开了三藤戒,天还没有大亮,莫燃把地缚魔召唤了回来,地缚魔恭敬的低着头,浑身笼罩着一层黑气,佝偻着腰,唤了一声“主人。”

    “他去哪了?”莫燃问道。

    地缚魔道:“去了一个岛上,那个岛上有很严密的结界,我进不去,现在还不确定那是海族的结界还是人类的结界。”

    莫燃有点了然,果然,那个人至少是有来历的

    “带我去。”莫燃立刻道。

    地缚魔应了一声,即刻转身出门,他们到了港口,租了一只出海的船,直到上船之前莫燃才看向始终跟着她的魂落,道:“你不用勉强,我只是去探探路,不会有什么危险,你也不用担心无法跟离火交代。”

    说是这样说,但莫燃完全是为了配合魂落蹩脚的借口,离火会担心她就怪了,如果让离火知道了,他最多说一句‘不自量力’吧。

    自从来到港口,魂落的视线一直就没有离开过莫燃,好像在强迫自己不去注意四下晃晃悠悠的海面,堂堂一代战神惧怕海水已经让他非常别扭了,被莫燃这么一劝,魂落心中更不是滋味,皱眉道:“走就走,哪那么多废话,当初天罚的红海没有淹死我,现在着普通的海水也奈何不了我!”

    莫燃盯着魂落看了一会,他的皮肤本就白皙如雪,现在更是快青了,莫燃不知道他在坚持些什么,如果只是想克服一下对海水的畏惧,莫燃便没什么可说的了

    “那就走吧。”莫燃道,忽然伸手拉住了魂落,她的手要比魂落的手小了一圈,也暖了许多,莫燃闪身跳上了船,魂落下意识的跟去了。

    也许是莫燃突如其来的举动让他分神了,以至于他根本没注意自己刚才从海面上跃过的那一瞬间,等他回神的时候,两人已经站在船上了。

    船晃晃悠悠的,地缚魔已经开船了,直奔着他打探好的目的地而去。

    这船也是法器,开船的时候四周便已经设下结界,隔绝了声音和海风,在船离开港口之后速度就快了起来,深色的海面在夜色里神秘而危险。

    莫燃低头摆动着黑猫,注意力却没有离开过魂落,他坐在她身边,即便船开的很稳当,他也坐的笔直,似乎很紧绷的样子。

    用了一个多小时才接近了那个岛屿,而此时天色已经有些发亮,远远的海平面上已经露出一片火红色的颜色,快日出了

    举目望去,岛上是郁郁葱葱的森林,根本看不出有人烟的样子。

    “附近也没有上岛的地方,我们还要接近吗?”地缚魔问道。

    莫燃则道:“那个人就是去了这个岛上?你能确定他到现在都没有出来吗?”

    地缚魔道:“能确定,我在他身上施了跟踪术,他不会发现的。”

    莫燃站起来看了一会,根本什么都看不出来,只能看到海平面上的火红色越来越炙热,烫红了整个辽阔的海面,岛上的树林里飞出大批的鸟兽,像是在迎接朝阳一般。

    “再靠近一点。”莫燃道,既然来了,她必须看个究竟才行。

    地缚魔立刻将船往前开去,过了一会再次停下,道:“就是这里了。”

    莫燃祭出灵力试探,果然发现了笼罩在岛屿周围的结界,很强大!没有对应的咒语根本进不去,如若强行打开,必定会引起里面人的注意。

    “不知道鬼王能不能进去。”莫燃说道。

    地缚魔道:“鬼王大人也许可以,这结界虽然强,但比起鬼王大人,还是要略逊一筹。”

    莫燃点了点头,正想叫鬼王过来,魂落却道:“就这样的结界,有什么难破的!”

    莫燃看了看他,见他端坐在椅子上,目不斜视,虽然极力保持着镇定,可是天已经亮了,目之所及都是一望无际的海面,莫燃不禁说道:

    “但是,你现在还能站起来吗?”

    魂落似乎被刺激到了,眉头一皱,猛的站了起来,可也就在那一瞬间,那张本就惨白的脸瞬间变的铁青,双拳紧握,“想当年天罚的结界都没有困住我!这个破结界怎么可能”

    莫燃从船头轻易的跳了下去,一把握住了魂落的拳头,她平静的看了看有点盛怒的魂落,打断他道:“可现在不是当年。”

    在魂落愣神的功夫,她又道:“这也不是天罚的结界,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不要总拿出来说了,除了你你和当年的人,已经没多人知道那些陈年旧事了。

    你也不是当年的魂落了,不会再被天罚一次了,你现在还不喜欢见到这样晃晃悠悠的海水,可总有一天你会征服它的,就像我不能看到莫家庄消失的那一夜,可现在可以了,只是,每多看一次,我就多一份信念,是谁欠我的,欠莫家的,我都会一点一点的讨回来,不管用多久,不管对方是谁。

    魂落,你很强,但你用不着勉强用这种方式来跟我证明,我知道你强,而且深信不疑。”

    魂落皱眉盯着莫燃,紫眸深深,有一瞬间的复杂,他撇开了头,但是很快又转了回来,因为另一边就是海面,即便他不想面对莫燃,可不得不承认,现在莫燃看上去最令他舒服。

    “你站着说话不腰疼。”魂落低沉的声音说道,始终无法低头。

    莫燃像模像样的叹了口气,“唉,既然你不听,那你就去吧,去打开那个结界,但你记住,不能惊动里面的人。”

    魂落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地缚魔垂首站在一边,佝偻着腰,不说话也不动,但却清楚的听到了莫燃和魂落两人的对话,心里默默的吐槽了起来,魂落和离火果然不愧是兄弟,一个比一个别扭,主人都给他台阶下了,他就是不下,非要这么傲娇

    可话又说回来,魂落当年身为天界无往不胜的大皇子,他本身就是无所不能的,冲锋陷阵他从来不会站在任何人的身后,而现在,他却正在被一个女子安慰,还要因为海水而回避!

    战场上他从来只知道至死方休,不知道什么不战而退!

    两人就那么互相看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俩多含情脉脉呢,可其实一个是满肚子的话说不出来,一个是淡定的等着对方的反应。

    又过了一会,魂落猛的睁开了莫燃的手,一闪身跃上了空中,手中挥出一阵紫色的能量注入了结界之中,莫燃抬头望去,不禁也皱了皱眉,她有点担心。

    却见那结界上的一小片能量越来越稀薄,却丝毫没有辐射到更远的地方,结界整体也没有丝毫波动,照这个趋势,用不了多久,这里就能打开一个入口。

    可就在即将成功的那一瞬,那紫色的能量渐渐飘忽了起来,莫燃只来得及叫了一声“魂落!”,便看到魂落从空中直直的落下,噗通一声掉进了海里!

    莫燃吓了一跳,扔开了黑猫,飞快的跳下海去!海水很清澈,她能清楚的看到魂落不断的下沉,他的身体看上去很僵硬,可是在落入水中之后竟然一下都没有挣扎,笔直的往下沉去!

    莫燃加速朝他靠了过去,心中愈发着急,她知道海水对魂落来说是个跨不过去的砍,可既然魂落想克服,她就像帮他,可如果那么痛苦的话,她宁愿让这个成为魂落的禁忌,永远不去碰。

    因为就像她说的,她知道魂落很强,而且深信不疑,这个小缺陷根本代表不了什么。

    终于,美莫燃游到了魂落跟前,抱紧了他往上拖去,这个时候她才发现,魂落整个人都紧绷着,像个木头一样,莫燃抱起来都有点费劲。

    莫燃摇了摇他,可魂落一点反应都没有,莫燃很着急,只得拼命的加快速度把他带上船去。

    一直到把魂落平放在甲板上,可不管是莫燃摇晃他还是拍打他,亦或是叫他的名字,魂落都一点反应都没有,直挺挺的躺在那里,没有呼吸也没有心跳,即便莫燃知道魂落是尸王,身体特征异于常人,可依旧被吓得提起了心神。

    “魂落,魂落!你别吓我!我不是故意要刺激你的,我以后再也不会让你来海上了,你快醒醒啊!”莫燃说道,语气中不由得透露着着急。

    可是许久之后,魂落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莫燃心里有点没谱了,要不是他们之间的契约联系还在,她真的要怀疑他是不是出事了!

    无计可施之时,莫燃深吸一口气,忽然低头吻上了魂落,其实是人工呼吸,现在只要是能看到魂落睁开眼睛,用什么办法她已经没功夫去想了,来回几次,当莫燃再度吻上魂落的时候,那双紫眸却是忽然睁开了!

    琉璃一般的色泽,里面有些许迷惘。

    莫燃也看到魂落醒了,不禁一喜,“魂落你醒了!你还好吗?哪里难受吗?”

    魂落撑起身体,聚焦了视线,眼神看着莫燃,用有些疑惑的语气问道:“莫莫,你是在亲我吗?”

    莫燃还沉浸在魂落醒来的高兴里,却忽然被这话弄的一愣,正在不知道如何回答之际,忽然发现魂落的样子有些不对,那紫眸显的有点呆滞,可却有着她熟悉的依赖,那一瞬间,莫燃的眼眶都有点发热,她试探着说道:“魂落,你在说什么?”

    魂落抓了一把头发,把湿漉漉的紫色长发都顺在了脑后,只露出一张精致白皙的脸庞,他看着莫燃不解的说道:“莫莫,你怎么不叫我小黑了?”

    莫燃顿时哑然,眼神不停的变幻,小黑可这是怎么回事,魂落只是落水,怎么会变成这样?见到小黑她当然是高兴的,可小黑和魂落明明是一个人,‘他们’之间到底是记忆混乱了,还是刚刚落水那一下让魂落受伤了?

    “小黑你是小黑,可你,你也是魂落啊。”莫燃说道,语气中同样带着不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