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3. 花家天才【一更】
    ♂!

    唐甜顿了顿,神色自若的继续说道:“云都的斗霊大会不久就要开始了,现在三国之内的修者们已经纷纷赶去,雪霁国花家也在其中,花家有个极具天赋的小女孩,今年十三岁,名叫花如君,你只要在云都之内把她绑走就可以了。”

    一旁听着的莫燃挑了挑眉,心下快速的思考了一下这个花如君是何许人也,可是想来想去也没什么记忆,不过,花家她肯定是知道的,隐三族之一,世代辅佐雪霁国王族。

    血杀没有立刻答复,而唐甜似乎也并不着急,只是慢慢说道:“绑一个人而已,这不是蜘蛛门常做的事情吗?”

    血杀低沉的声音道:“即便用一批霊换一个小女孩,这桩买卖也是我亏。”

    唐甜却是笑了,“那血杀门主不同意吗?”说着,她看了看莫燃,继续道:“我的话都已经说出去了,把霊送给你也行,肯定不能反悔,如果你当真不敢做,这些霊白送给你也无妨。”

    血杀没说话,莫燃却是说道:“你用不着用激将法,我倒是想听听,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怎么得罪你了。”

    唐甜耸了耸肩,“我连花如君的面都没见过,她怎么可能得罪我?”

    莫燃道:“那你还要绑她?”

    唐甜却是笑道:“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花家的家主名叫花凌月,是当世的高手之一,今年斗霊大会他是不会出现的,不过,今年这么热闹的盛会,可少不了此人,而正好,花如君是花凌月的玄孙女,花凌月虽然甚少露面,可对花如君却疼爱的很,如果花如君在云都出了事,花凌月必定会现身的。”

    莫燃了然道:“所以,你让血杀抓一个孩子,就是为了引花凌月去云都?”

    唐甜点了点头,而莫燃又道:“你都说了,花凌月对花如君疼爱的很,蜘蛛门是没什么名声可言,可花家又不是泥捏的,血杀动了花如君,花凌月必定不会轻易罢休,这桩买卖要是给我,我也得仔细掂量掂量。”

    唐甜不由得笑道:“我不是已经说了,这只是让他考虑,又没有逼他去做,你担心什么?”

    这时,血杀却道:“成交。”

    一锤定音,仿佛早已考虑周全。

    莫燃看了看血杀,她相信血杀自有决断,所以并不怀疑他的判断,只是她很好奇,唐甜这手伸的也太远了一些,竟然去算计雪霁国花家!“唐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我可是还要在斗霊大会期间辅佐云曜的,云都不出事就谢天谢地了,可你现在在给你自己、给我找麻烦吗?”

    莫燃和唐甜都没有注意到,在莫燃提到云曜的时候,血杀帽檐下的眼睛微微动了动。

    唐甜抱歉的笑了笑,“也许会有点麻烦,但你看好吧,这绝对是一出大戏!”

    莫燃盯着唐甜,并不听她的忽悠,摆明了今天她不把话说清楚就没完的样子。

    唐甜跟莫燃对视了一会,终是妥协道:“好吧,告诉你们也无妨……花凌月此人是花家的家主,可此人有段不太光彩的私人感情,他曾经迷恋自己的弟弟花玉江,同为男人,又是同族兄弟,被天下人所不齿。

    可他的迷恋也只是单恋而已,花玉江喜欢的是唐玥薏,而且同样不可自拔,但唐玥薏在离心之后怎么可能还喜欢男人?不过她向来都是来者不拒的,跟花玉江一直都保持着**关系。

    花凌月始终不能放下他弟弟,许是受不了他弟弟和唐玥薏之间的关系,就打算杀了唐玥薏了事,结果错手杀了他弟弟花玉江,从此以后花凌月就跟唐玥薏结下了不解之仇,只是碍于云岚国和雪霁国的大局,两人从不见面。”

    听完,莫燃诧异之余还是诧异,她倒是对离心、唐玥薏、花凌月、花玉江这四个人之间的爱恨纠缠不怎么感兴趣,更让她意外的是,既然花凌月跟唐玥薏之间有不共戴天之仇,那唐玥薏要绑花如君,把花凌月引到云都,这不明摆着找事吗?!

    到时候离心、唐玥薏、花凌月一起出现在斗霊大会,谁还会去看什么斗霊,看他们三个人就够了!

    莫燃不由得仔细看了看唐甜,她笑着,可那双杏眼却不再明亮,隐隐透露着一丝阴暗,莫燃不由的想,看来唐甜是真的恨极了唐玥薏吧,竟然处心积虑到这种地步!

    唐甜也真够不择手段的,难道她没想过唐家跟花家的局势?没想过云岚国和雪霁国的关系?

    这倒是让莫燃有点不懂了……

    “怎么了?如果你们不同意的话,我允许你们反悔。”这时,唐甜说道。

    莫燃看了看她,只是道:“你都不反悔,我有什么好反悔的。”

    唐甜其实完全可以不告诉她这些,可以隐瞒如此阴暗的一面,可她说了,那也是因为信任她,唐甜既然肯迈出这一步,莫燃绝对不会泼她凉水,至于以后她要陪着唐甜如何善后,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

    血杀也没说话,态度再明显不过,他已经答应的事情绝对不会反水。

    莫燃这时才看向血杀,“你怎么跟到这来了?”

    血杀道:“路过。”

    唐甜顿时笑道:“那是真巧,血杀门主随便路过一下都能走到这来。”

    血杀当然知道唐甜是打趣,只是他没有理会,而是走到莫燃跟前,低声问道:“莫家可有人在须弥界?”

    莫燃先是愣了一下,不知道血杀指的‘莫家’是什么意思,便道:“我不是莫家人吗?”

    血杀又换了一个问法,道:“莫十一可有兄弟在须弥界?”

    莫燃这才明白,正要摇头,却忽然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血杀的帽檐很低,但他低着头,莫燃能看到一截白皙的下巴,此时微微紧绷着,“莫先生命不久矣,他想见见莫家人。”

    莫燃呼吸一滞,莫十一命不久矣?许久没听到莫十一的消息,没想到再次听到却是这样的噩耗,莫燃急道:“他怎么了?受伤还是中毒?或许我能救他一救!”

    血杀却道:“谁也救不了,莫先生晋级元婴期时走火入魔,经脉逆行,修为尽毁。”

    莫燃沉默了,并非受伤,也非中毒,却是走火入魔!一身修为毁于一旦,这在修炼的世界里,已经是生不如死的事情了,莫燃想到了自己三藤戒之中的许多奇珍异宝,保命的丹药不少,延寿的丹药也不少,可是对于一个修为尽毁的人来说却都是虚不受补!

    长青木的果实能延寿三百年,可偏偏此时并非长青木的结果期!

    “莫先生只想再见一见莫家人。”却听血杀又道。

    唐甜心中有点伤感,莫三爷他们都在华夏,这几个前辈虽然无缘见到以后莫家的风云,可他们都为此奔波了一辈子,如今一个个谢幕而去,虽然没见过几次莫十一,可莫燃早已把他们当作族人、家人,怎能无动于衷?

    “莫三爷他们都在华夏,十一爷爷肯定不能再过一次界面裂缝了吧……”莫燃不无伤感的说道,可脑海中忽然一闪,顿时道:“还有一人!对!莫家有人在须弥界,而且就在云都!”

    血杀抬了抬头,露出面具下一双红黑分明的异色瞳孔,显然也有点惊喜,可语气仍然稳健的说道:“好,那就云都见吧!”

    跟血杀分开之后,莫燃和唐甜当天晚上又去了一次那个散修聚集的酒肆,莫燃前两天刚在这打了一架,挤走了雷女和锤子,众人对她已然认可,这一次酒肆的气氛相当不错,听着众人从四面八方带来的消息,莫燃吸收的东西也不少,要不是云都那边还有事,这束河码头倒是可以多逗留几日。

    第二天一早,莫燃、唐甜、辞音三人就踏上归途了,依旧是乘坐雀妖,从束河码头到云都,归程可比来时热闹多了,路上见到许多飞往云都的飞行法器和妖兽。

    到了云都城外时,雀妖啼叫一声,有些挑衅和威胁的意味,很快,又一声啼叫传来,却是来自另外一只妖兽。

    莫燃看去,却见一直浑身漆黑的金睛乌雀迎面飞来!两只巨雀错身而过,猛烈的冲力让雀妖滑行出了几百米的距离,雀妖似乎并不服气,振翅又飞回去,两只巨雀同时嘶鸣,引得城外无数人抬头看了过来。

    “呵呵……”唐甜忽然笑了起来,她摸了摸雀妖的毛,然后说道:“雀儿别去了,都到了自家门口,不要再惹事了,你若看不惯那只黑鸟,改天我想办法把它给你讨来暖床。”

    莫燃嘴角抽搐,心想着真是什么样的主人带出什么样的妖兽,一样的不讲理,明明是你先挑衅人家的……而且,既然看不惯,不能用别的办法解决吗?为什么一定要讨回去暖床?

    可雀妖似乎听着很受用,当真翅膀一振,变了方向,在空中盘旋着慢慢滑翔下去。

    莫燃几人落在地上,早有唐家的人在城外接应,他们换了马车向城门驶去,宽阔的马路上排满了进城的队伍,而他们的马车却堂而皇之的无视了那长长的队伍,直直的往城门去了。

    “他们怎么就能插队?我都在这排了一天了!”有人不满的说道。

    很快便有人道:“你没看到那是唐家的人吗?刚才那只雀妖应该就是唐家二小姐的契约妖兽,那马车上的人多半就是唐二小姐!唐家人要进云都,还排哪门子队?”

    事实上,要不是云都戒严,雀妖可以直接飞到唐家。

    “那他们是谁?他们怎么也不用排队?”很快又有人问道,指着另外一辆豪华的马车。

    这一次许多人也都纳闷起来,一时没人知道,过了一会才有人道:“隐三族又不是只有唐家一族!我雪霁国花家也是!刚刚那金睛乌雀就是花家十三岁天才女子、花如君的契约妖兽!斗霊大会今年在云都举办,主办方是云岚国,可王三族和隐三族都有话语权,唐家能有特权,花家当然也能有!”

    “原来如此……”

    “花家那个十三岁女子也来了?我倒是听说过她,据说她八岁就筑基,十岁就晋入驭物期,今年十三岁,竟然已经是驭物期八层了!各大门派早就已经抛去了橄榄枝,可据说花家家主对这个玄孙宝贝的很,近些年都没让她远行,没想到今年却是让她来了斗霊大会!看来花家家主是决心让这个玄孙一展拳脚啊!”

    “可不是吗?据说她不仅修为远超旁人,契约的妖兽和霊都很了不得,刚刚那只金睛乌雀已经是一百一十多星了!想必霊也不逊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