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0. 情窦初开?
    莫燃和云曜来到了茗园,凉亭之中景色宜人,可莫燃却只看到了安静坐在那里的男子,与不久前见他时的装扮一致,还是穿着那件洁白胜雪的裘皮大麾,头上还是带着白色纱帽,凉亭投下的一半阴凉地,可他却专门坐在了太阳底下,微微抬头看着。

    “花如君有一个哥哥吗?”莫燃低声问云曜。

    云曜道:“对,她这个哥哥小时候也是万众瞩目的天才,十几岁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修为尽毁,如同凡人,后来渐渐不为人所知了。”说着,云曜也看到了坐在凉亭的男子,又道:“那个人应该就是花如君的哥哥花良玉了。”

    花良玉莫燃默默的念了两遍,真是个温和的名字。

    不一会,花良玉也看到了莫燃和云曜,站起身来迎接,只是眼神还时不时的往高处看去,而云曜也正好问身边的太监,“花小姐呢?”

    那太监也有些懵,“刚才还在这儿呢!”

    莫燃则是抬头看了一眼,很快便看到树叶之中隐约露出的人影,这茗园里有几棵上了年份的古树,已经不再开花结果,但枝头却反而布满了鲜花和鲜嫩的枝叶,不过那花和嫩叶都不是古树本身的,而是依附在古树上的妖藤。

    “哥哥君儿摘好了!”头顶忽然传来一个女孩略显欢快的声音,云曜也抬头望去,却正好看到一个少女旋身而下,蓝色的裙子蝴蝶一样张开,加上上身那件小斗篷,长发飞舞,笑如风铃,活像个精灵,云曜本来正色的脸忽然变的有些怔愣。

    “哎呀”却听那少女忽然惊叫一声,却是裙子挂在了树枝上,下落的身形失去了重心,忽然掉了下来!

    云曜却在这时忽然回过神来,一闪身往前了几步,伸出手去接,可那少女反应竟然很快,即将落地时身形一转,一个侧翻很是潇洒的落在了地上。

    云曜没有接到人,却只有一个嫩叶环绕的藤圈擦着他的手掉了下去。

    “早就说了不穿裙子了!真碍事!”少女恼恨的跺了跺脚,本就及膝的裙子被撕开了长长的裂缝,少女倒是不见尴尬,一边生气一边利索的在撕开的地方打了个结,而这少女正是花如君。

    而此时花良玉也疾步走了过来,停稳之时口中已经夹杂着阵阵咳嗽,花如君顿时紧张的去扶他,“哥哥你怎么过来了?”

    花良玉道:“你没事吧?”

    花如君立刻道:“当然没事!君儿怎么可能会有事嘛,只是这裙子太碍事了,君儿再也不要穿了”

    花良玉早就看到了云曜,云曜穿的是太子的朝服,他自然认出来了,于是打断了花如君的抱怨,“君儿莫要无礼,还不快去见过云岚国太子殿下。”

    花如君这才看向云曜这边,少女脸上余怒微消,尤其是在看到云曜手里拿着的藤圈时,一句话没说,竟直接上前夺了过来,“这是我给哥哥摘的!哥哥给你”

    说着,花如君旁若无人的把藤圈递给了花良玉。

    莫燃不禁挑了挑眉,她看了看花如君头上戴着的花环,总觉得有些怪异

    “君儿”花良玉没有接那个花环,语气却是有些严厉。

    花如君不等花良玉说剩下的话,忽然转身便向云曜施了一礼,“雪霁国花如君见过云岚国太子殿下,我与哥哥花良玉奉家主之命前来参加斗霊大会,今特来拜见殿下。”

    花良玉也在一旁拱手。

    而云曜却是眼神一闪,端起了太子的威仪,眼神在兄妹两人身上掠过,刚刚以为从树上落下来的是只翩翩蝴蝶,没成想却是一只桀骜的雏鹰,而她就是那个传说中天才无双的花家少女,花如君“不必多礼,久闻花小姐天赋惊人,此番参加斗霊大会也必定会一鸣天下的二位快坐吧,别在这站着了。”

    一行人来到了凉亭,花良玉依旧坐在了太阳底下,云曜不禁指了指他的帽子,道:“花少爷何不摘掉这帽子?”

    穿着裘皮大麾也就罢了,男人带着一个纱帽实在有些奇怪了,也就云曜好说话,否则换做别人,就这身行头来觐见太子,本身就是不敬之举。

    闻言,花如君皱了皱眉,正要说话的时候却是花良玉按住了她的胳膊,温声道:“殿下见谅,我幼时大病一场,后来落下了病根,吹不得风,是以一直带着这帽子,并非对殿下不敬。”

    云曜恍悟道:“原来如此,倒是我失礼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那个小意外,花如君沉默不语,看上去不太高兴,倒是花良玉一直在跟云曜聊天,他看了看莫燃,问道:“敢问这位小姐是?”

    云曜顿时看了一眼莫燃,脸色有点微红,他道:“瞧我,忘了介绍了,这是莫燃,是我的朋友。”

    莫燃对花良玉微微颔首,心里暗笑了一声,云曜努力表现出太子的威仪,可从见到花如君他就变的有点心不在焉,这会都不知道悄悄看了人家多少回了,早把她忘到九霄云外了,要不是花良玉提醒,他也许真就忘了她还在这。

    花良玉看了看莫燃,许是觉得有点意外,太子身边只带着一个朋友,也够稀奇的了,莫燃看他却是隔着那层白纱,只能看到一个大致的轮廓,什么都看不清了。

    “莫小姐是云都人士吗?”花良玉问道。

    莫燃道:“不是,我是沧月国人士。”

    “沧月国果真那么热吗?那里的太阳是否真的一年到头都如烤炉一般?”花良玉又问。

    虽是闲聊,可莫燃联想到此人胃寒又怕风,不由得说道:“是,沧月国的太阳就像雪霁国的雪,我也不曾见过雪城的冰雪,你不懂沧月国的热,我大概也不懂雪霁国的冷。”

    花良玉不禁笑了笑,笑声也是轻轻浅浅的,“若是有空,莫小姐可以去雪城看一看。”

    莫燃也道:“必定会去,花公子亦可去沧月国晒晒太阳。”

    花良玉正要说话,却忽然撇过头去咳嗽了两声,这动静也很快吸引了花如君的注意,她不悦的看了一眼莫燃,“沧月国与雪霁国相隔何止万里,又隔着左右不死丛林,来回一趟几经波折,两个月都不一定能去,哥哥身体不好怎能那么折腾?雪霁国的太阳虽然照不花雪城的雪,但也格外暖人,哥哥不必专门跑去沧月国。”

    “君儿,不得无礼。”花良玉沉声说道。

    可花如君却道:“君儿说的没错,哥哥你累了吧,你一直在咳嗽,我们回去吧”

    花良玉看了看云曜,虽然有白纱挡着,但也能感受到他的抱歉和无奈,花如君在花家被宠的没边,就算在雪霁国皇帝面前,她也是这样,可在不熟悉的云曜面前,肯定被人以为没有规矩。

    不过云曜却道:“无碍,花小姐少女心性,也可爱的很呢,既然花公子身体抱恙,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花如君是一刻都没想多待,当即便站起来告辞,花良玉对她这样也似乎无话可说了,起身跟她一同离去,刚走了一会,云曜瞥见桌子上的藤圈,顿时拿起来提高声音道:“花小姐,你的藤圈忘带了。”

    花如君回头看了一眼,不怎么高兴,但语气控制的还好,“那是我扎来玩的,太子殿下扔了便是。”

    一直到两人走出了茗园,莫燃才拍了拍云曜的肩膀,好笑道:“别看了,人早就走远了。”

    云曜脸一红,不禁道:“我没看她。”

    莫燃却道:“你没看谁?”

    云曜正要接话,却忽然意识到接了就是不打自招,顿时尴尬不已,莫燃却是笑出了声,“花如君才十三岁,已经风姿斐然了,再过几年,必定是个迷倒万千才俊的大美人,你要真看上了,早点下手也不是不行”

    莫燃的笑声本就让云曜很无措了,听她说完,云曜更是结结巴巴的道:“莫、莫燃你说什、什么呢?我什么时候看、看上”

    莫燃却是打断了他的话,变的一本正经,“嗯,我知道了,你没看上花如君,你也才刚成年而已,这一定不是情窦初开,罢了,我都是开玩笑的。”

    云曜却是一愣,情窦初开?

    莫燃看他这副样子,更加肯定自己猜对了,只是一想到那个任性又泼辣的女孩,云曜的喜欢会不会得到回响还真是希望渺茫啊。

    “好了,我也要回去了,之后我都一直会在云都,你有事可以直接派人来找我。”莫燃说道。

    云曜还有些云里雾里的不怎么在状态,目送莫燃离开后一直盯着手里的藤圈发呆。

    莫燃虽然比花如君他们晚走几步,可出宫的路上却又跟花如君他们的马车碰上了,不过莫燃知道那是花如君的马车,花如君却不知道旁边走的是莫燃。

    不知道怎么想的,莫燃悄悄的放开了神识,那边马车上传来花如君的声音:“云岚国的太子不也是个十几岁的小毛孩吗,凭什么说我小云都的男女都喜欢戴花环和藤圈上街,我好不容易编好的藤圈还掉在地上了,君儿一定会亲手给哥哥再编一个的”

    花良玉却道:“就算君儿拿来,哥哥也不能戴,不必再惦记了。”

    花如君却不同意,“谁说不行了?哥哥回去之后再戴,可惜别人一定不知道,哥哥佩戴这藤圈一定比任何男子都出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