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5. 交友广泛
    花凌月这一转头,莫燃才看到他的正脸,心中小小的惊了一下,因为花凌月的右眼竟是整片的白!根本没有瞳孔!乍一看有些瘆人,更别说他现在根本没把一个融火期的女子放在眼里。

    莫燃顶着两个高阶修者同时施加的威压,慢慢道:“我叫莫燃,是太子殿下的幕僚,花家主,花公子在云都被绑架,现在当务之急是救人,就由唐家暂时代为筹集两千个霊,日后花家再将两千个霊如数还上,另外,如果花家主信得过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将会派人前往蜘蛛门赎回花公子。”

    两双审视的视线异常明显,莫燃显的不慌不忙,可脑门上已经隐隐汗水密布,高阶修者的威压可不是那么好受的。

    此时,云瑶忽然站起身来,与莫燃并肩而立,“莫燃说的没错,如果二位家主赞同,就请立刻收回威压!否则”

    花凌月不动声色,眼眸一转,一只纯白的眼睛,一只正常的眼睛,看起来非常诡异,“否则如何?”

    正在这时,一股完全有别于花凌月和唐玥薏的威压从殿后猛然笼罩过来!生生的打断了那两人胶着在一起的威压!花凌月和唐玥薏紧皱着眉头,同时向大殿后面的方向望去,一时间都是震惊莫名!

    刚才那威压太过强悍!太过霸道!只是一个简单的接触,两人便能断定,就在朝天殿的后殿之中,有一个比他们强出许多的强者!

    当今世上,众所周知的高阶修者屈指可数,花凌月和唐玥薏都是不灭期的修者,他们的名号无人无知无人不晓,基本上两人都是可以在三国之内横着走的人物。

    比他们还强的修者,那便是沧月国那位风流皇帝离心了,据说前几年他已经晋入了归仙期,离心早已不问世事,最近一次传出消息还是几年前的那次晋级,没想到今年竟然公开宣布要来斗霊大会观赛了!

    就冲着目睹这位传说中的强者,斗霊大会也绝对比以往热闹许多。

    而唐玥薏和那位离心之间的恩怨,如今就算唐玥薏还想手刃这个‘负心汉’,基本没有可能了,归仙期与不灭期之间可是有天壤之别的。

    另外一个传说中的强者,便是三会的会长,三颠圣人了,他是早就晋如归仙期的修者,行踪不定,已经几十年没有消息了。

    除了这两个已经在归仙境的修者,他们想不道谁还能一出手就是如此强的威压!难道,云岚国的皇帝虽然闭关了,可是还有王族的高阶修者暗中坐镇?

    这一次不仅是花凌月,连唐玥薏都谨慎了几分,二人同时站了起来,却听花凌月说道:

    “华某无意冒犯,只是小辈命悬一线,心中着急,还望前辈恕罪。”

    唐玥薏也道:“臣已知罪,还望前辈息怒,臣这就遵太子殿下旨意救回花公子。”

    两人都收敛了许多,那笼罩在朝天殿的威压才缓缓的退去,仿佛回应一般,那两人松了口气,但不免心中揣测,看来云氏王族的准备远比他们所知道的要充沛。

    莫燃也松了口气,心想在这些目中无人的高阶修者面前,果然有足够的力量才能说话。

    云曜很是震惊,他也不清楚为什么后殿之中会突然传出如此强烈的威压,而且花凌月和唐玥薏还会同时认错!可即便心中再疑惑,他还是迅速调整了自己的表情,重新坐下,他道:

    “既然唐家主和花家主都冷静下来了,那么,二位是否赞同方才莫燃所提的意见?”

    唐玥薏看了看莫燃,一双妖娆而犀利的眼睛罕见的正视着莫燃,话却是对云曜说的,“太子殿下,我没意见。”

    莫燃淡定的回以一笑,而花凌月却是说道:“我也没有意见,只是我还有一个要求。”

    云曜顿时道:“花家主请讲。”

    花凌月也看向莫燃,“我希望殿下派这个女子去蜘蛛门。”

    云曜皱了皱眉,当下便想拒绝,蜘蛛门无恶不作,也不按常理出牌,他怎么能让莫燃前去冒险?可他正要说话,莫燃却抢先一步道:

    “花家主放心,殿下本来就是要派我去的。”

    云曜猛的看向莫燃,眼中满是不赞同,可莫燃却并不理他。

    “家主,君儿要亲自去救哥哥,这个女人才融火期的修为,君儿不放心!”却听忽如君说道。

    而花凌月直接站起身来,修长的身体在军装的衬托下更加板正,他牵起花如君的手,不容置喙的说道:“就按照太子殿下的安排去办。”

    说着,他向云曜看了一眼,淡淡道:“花某告辞。”

    说罢,一大一小两人便径自离开了,花如君似乎还想争取,她频频回头,可花凌月脚步不停,她便也不敢再说话了。

    而在花家的人离开之后,唐玥薏也告辞了,外人都走了,云曜才匆匆跑去后殿,他当然是要拜见刚刚出手相助的高阶修者,可他根本没有找到人。

    莫燃在他身后道:“别找了,如果人家愿意现身,刚刚直接就出去了。”

    云曜却疑惑的看向莫燃,“莫燃,为什么你好像什么都知道的样子?你难道不奇怪是不是真的有老祖在皇宫坐镇吗?”

    莫燃道:“现在看来显然是的,你也不想想,你父皇怎么可能一点准备都没有?”

    云曜想了想,顿时笑了,“也是那就好,过几天云都的高阶修者会越来越多,我还担心会控制不住场面,现在倒是放心多了,不过,也不知道那位老祖到时候会不会露面”

    顿了顿,云曜话音一转,忽然道:“对了,莫燃,你怎么能说明天你去蜘蛛门呢?蜘蛛门杀人不眨眼,而且喜欢抓女子做鼎炉修炼邪功,我手中又不是没人,你这样做太危险了!”

    莫燃却道:“今天我打断那两人的比拼,花家主心中本就不满,虽然因为那位神秘前辈的原因他退让了,但是他毕竟是高阶修者,容不下我这等泛泛之辈放肆,他不能欺负你,就只能拿我开刀了,况且这个要求对他来说也很合理,你完全不能拒绝,既然不能拒绝,何不主动一点?”

    云曜眉头紧锁,显的有些沮丧,“对不起莫燃,我虽为太子,却保护不了你”

    莫燃揉了揉云曜的头,不由得又想起了还在家里的弟弟,她道:“别再说这样的话了,你把交易的地点给我,我回去准备准备。”

    云曜还想派人暗中保护莫燃,可被她拒绝了,“蜘蛛门也不是吃素的,你派其他人去反而会拖累我,我一个人怎么都能脱身,至于花良玉,花家比你更紧张别担心了。”

    云曜这才作罢。

    离开了朝天殿,莫燃重新坐上出宫的马车,她上车的时候唐烬已经在里面坐着了。

    “我配合的如何?”唐烬挑眉问道。

    莫燃却是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你的药解了?”

    唐烬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蓝色的眼睛清澈如水,可那一颦一笑之间却是说不出的风流,“这个我也太清楚,要不你坐过来点,我试试看药性除了没。”

    莫燃一撇嘴,能说出这话,那药性肯定是没了。

    唐烬忽然道:“明天我跟你去蜘蛛门。”

    莫燃道:“不需要。”

    唐烬却道:“我知道你不需要,但我也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反正明天你换回花家那个没修为的少爷是毫无意外的,我只是要去看看,那个跟你勾结的蜘蛛门内应是何方神圣。”

    莫燃嘁了一声,唐烬一脸的肯定,想必是知道些实情的,莫燃也就懒得撒谎,便道:“你说错了,这可不是我跟他勾结,是唐甜,她惹的事,我可是在帮你外甥女善后。”

    唐烬微微挑了挑眉,“这丫头倒是从来不消停。”

    莫燃看了看唐烬,不由得问道:“对了,那个辞音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唐烬却是一笑,“辞音?你对他感兴趣?这个问题你问谁不好,非要来问我,你这是在刺激我,回去之后先把这个辞音处理一下吗?”

    莫燃几乎想翻白眼了,看着唐烬一脸变态的笑容,无语道:“我是想知道唐甜跟唐玥薏之间是怎么回事,唐甜不肯跟我说,我只能问你了。”

    唐烬往后一靠,“这样啊”似乎放松许多的样子,他稍微想了想,道:“这件事情也很简单,辞音是唐甜召唤出来的霊,唐甜对辞音喜欢的很,几年前不顾唐家长辈的反对,非要跟辞音成亲。

    大婚当日,婚礼已成,唐玥薏却突然问辞音愿不愿意做她的霊,而且只要伺候她两年,如果愿意,她可以切断辞音和唐甜之间的契约,让辞音恢复自由,然后辞音同意了。”

    莫燃皱眉,还真够简单的,“那然后呢?辞音和唐甜就反目成仇了?唐甜跟唐玥薏之间的关系也变的这么诡异?”

    唐烬嗤笑了一声,“有什么好诡异的?家族里的丑闻,这已经很小儿科了。”

    莫燃沉默了一会,这当着是丑闻了,唐甜跟此音之间竟然有这么一段过去?她实在难以想象,像唐甜那样的人,要如何的喜欢,才能让她有了想成亲的念头?

    她有那么一对变态的父母,从小又颠沛流离,看惯了世间的阴暗面,虽然她很强势,可内心的不安全感比谁都来的强烈,她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的,她只信她自己,也正因如此,她基本上不会感情用事爱上一个霊并且成亲。

    可事实是她真的做过

    唐玥薏那是真的变态,她是怎么以一家之主的身份在唐甜的婚礼上让辞音做他的人的?

    “那辞音跟唐甜之间的契约真的解除了?”莫燃忽然问道,人与霊之间的契约霸道的很,是不可能接触的啊!唐玥薏是怎么做到的?

    唐烬点了点头,似乎知道莫燃在疑惑什么,便解释道:“唐玥薏有一只九尾吞噬兽,也是一个上古神兽,这神兽能吞噬契约,”

    莫燃哑然,当真无话可说了,如果换做她,兴许直接就对唐玥薏拔刀相向了,唐甜能忍到现在,还能恭敬的扮演着鞍前马后的小辈形象,莫燃当真佩服

    “这事情还没到两年吗?”莫燃不禁问道,刚才唐烬明明说唐玥薏只要求辞音伺候她两年。

    唐烬却道:“两年?呵,早已过去五年也多了吧。”

    莫燃不禁道:“你这个姐姐真变态。”

    唐烬不以为意,轮回无数次,他见过的变态又不在少数,当真没什么好奇怪的,莫燃跟他聊这些,他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那为什么辞音还跟着唐玥薏?”莫燃又问。

    唐烬耸了耸肩,“谁知道他怎么想的?你一直问他干什么?不如跟我聊聊,你跟蜘蛛门是怎么回事吧?”

    莫燃却道:“我跟蜘蛛门能怎么回事?”

    唐烬则道:“如果没事的话蜘蛛门会灭莫家庄?这次蜘蛛门抓了花良玉,竟然要求云岚国单独派一个人去蜘蛛门,这么荒唐的要求,也就你敢揽下。”

    被提到这个,莫燃不禁也沉思了起来,虽然在皇宫的时候宽慰云曜让她放心,可并不代表这件事情就好处理。

    血杀把交易的地点定在了蜘蛛门,这对她来说可是个巨大的诱惑,她起码可以光明正大的走进蜘蛛门里去了,只是在外人看来,她一个融火期的修者单枪匹马去蜘蛛门,那跟送死无异!

    如果她明天安然无恙的把花良玉带回来了,又如何堵住许多有心之人的悠悠之口?就说蜘蛛门信守诺言,她一手交霊,他们就一手交人了?或者蜘蛛门害怕花家、唐家、云岚国王族,所以没敢做得太过分?

    这说法多少还是牵强了

    “但我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血杀不可能不为我想到这些,也许他另有准备也说不定。”过了一会,却听莫燃说道。

    唐烬眉毛一挑,“血杀?就是跟你勾结的那个蜘蛛门的门人?”

    莫燃看了他一眼,道:“那是我朋友,什么勾结,你不要把话说的这么难听。”

    唐烬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半晌才轻飘飘的说了一句,“你交友可真是广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