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8. 画地为牢【一更】
    莫燃顿时愕然,雪鹿,当真只有她想不到的,没有不存在的,雪鹿也是早已销声匿迹的神兽,应该不会有人以为雪鹿还会有回来的一天了吧,当初三界大战时,有一个战场就在雪鹿的族地,雪鹿虽然是妖兽,但对生存的地方很是挑剔。

    它们的族地是三界之内极寒之地,没有了族地,回归之后的雪鹿也几乎无法生存,这有点不可思议,但听说当初雪鹿灭族,最大的原因不是战斗致死,而是跟族地一起消失的。

    莫燃心中想着,手中却是在默默的给花良玉重新布置阵法,唐烬没有阻止她,但却在一旁凉凉的说道:“别管他了,既然是雪鹿,他就冻不死,只会难受一点而已。”

    莫燃却道:“难受还不够吗?花良玉是不是跟你有仇,或者雪鹿是不是跟你有仇?”

    唐烬道:“有仇?过去是没有,就怕将来会有”

    莫燃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懒的想他话里是什么意思了,她不好阵法之后道:“花凌月知道他是雪鹿吗?”

    唐烬道:“应该不知道,但一定清楚他的轮海有猫腻,雪鹿的封印很深,花凌月的修为应该还看不出来,但六族妖气释放之后,雪鹿的妖气也会一点点加重,迟早花凌月会找出玄机的。”

    莫燃皱了皱眉,顿时想到了祈天阵时那个青门仙客说的话,心中一凛,看了一眼花良玉,一时间更加重视了,正如唐烬所说,真让她给碰上了,她既然先一步找到了雪鹿,当然不能在放任他回到花家。

    只是这好好的,她总不能把花良玉绑在她这吧?她跟他、跟花家都交代不了啊

    “先想想怎么出去吧,你是要我带你出去,还是如何?”唐烬却是打断了莫燃的想法,漫不经心的看着莫燃。

    莫燃知道他能很轻松的带她出去,可是她现在还不能走“别着急,至少要等到晚上,我觉得这里会有好戏看的。”

    唐烬挑了挑眉,“哦?那就等等吧,我喜欢看戏”

    过了半晌,唐烬不甘寂寞的开口,“你冷不冷?”

    莫燃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我又不是花良玉,冷什么?”

    唐烬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看了一眼不停头顶不停滴滴答答的破砖,又看了看没几块囫囵地儿的地面,空气中是血腥味和腐臭味混杂在一起,令人作呕,若是一般的姑娘见到这样的地方,早就投入心上人的怀抱了,可偏偏莫燃稳稳当当的坐在那里,老僧入定一般,唐烬只觉得无穷无穷的挫败感向他袭来。

    想着,唐烬忽然走到了莫燃跟前,不由分说的把莫燃揽进怀里,收紧了怀抱不让她挣扎。

    “你干什么?”莫燃一边推他一边质问。

    唐烬却慢悠悠的说道:“你不冷我冷啊。”

    莫燃无语的瞪着唐烬,“你冷你抱着我干什么?”再说了,谁会相信他冷!

    唐烬却理所当然的说道:“这里只有你跟花良玉,我总不能抱着他吧?”

    莫燃这次彻底无话可说了,跟一个装模作样的人还有什么话可说!只不厌其烦的去掰的唐烬的胳膊,唐烬微微低头看着莫燃,嘴角噙着一抹笑,他非但不冷,而且有莫燃在怀里拱来拱去的,都有点热了

    就在这时,两声咳嗽传来,成功的吸引了莫燃和唐烬的注意力,两人看去,却见刚才还躺在地上的花良玉不知道什么时候做起来了,身上裹着两床被子,刚才咳嗽也应该不是难受,而是故意提醒那两个‘忘乎所以’的人

    莫燃倒是想挣脱唐烬的怀抱,可惜几番努力未果,继续下去她也知道很奇怪了索性往后面一靠,有舒适的人肉靠垫,当然比冷硬的囚牢好多了,至于别的,她不想就是了。

    莫燃对花良玉道:“你好些了?”

    花良玉点了点头道:“好多了,多谢莫小姐了你们这是也被绑到这里了?”

    莫燃却道:“不是,我们是专门来找你的。”

    花良玉有些不解,莫燃则把自己来赎他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顺便介绍了唐烬。

    闻言,花良玉很是抱歉,他道:“是为连累你们了,我们先在都身陷囹圄,还不知道能不能出去”

    莫燃则是顿了顿,然后说道:“花良玉,我也不跟你绕圈子了,我刚刚查看过你的身体,你的轮海被冰封了,这件事你们家主知道吗?”

    虽然隔着纱帽,莫燃还是依稀可见花良玉的惊讶,只听他有些戒备的问:“莫小姐,你问这个做什么?”

    莫燃道:“当然是救你,你的轮海和修为都还有救,但这件事稍微有点复杂,你先告诉我,你的轮海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我的修为还有救?”花良玉似乎对这件事很敏感,当下便冲口而出,那模样与他以往的修身养性很是不符。

    莫燃点头,“当然,你的轮海只是被封印了,并非废了,只要解开封印,当然有的救。”

    而花良玉再度惊讶道:“你能解开我体内的封印?”

    似乎因为太激动,说完之后就咳嗽了两声,而莫燃只不慌不忙的说道:“我既然说得出这种话,必定是有把握的,至于谁来给你解开封印,你现在不用管那么多你是不是该跟我说说,你的轮海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花良玉这才慢慢道:“我十五岁那年,家主找到了鸣凤的火种,我那时已经是融火期八层,我想试试引明峰火入体,便跟家主提了,家主也同意了。

    只是没想到,引火入体时完全失败了,若非家主将火种收回,我也葬身在鸣凤火之中了,只是自那之后,我的修为也尽毁,虽然没有断了灵根,但从头修炼却完全不一样了,身体也差了许多,畏寒怕风,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两年前的一天,我浑身忽然剧痛,昏睡了几日几夜,醒来时才发现我的轮海被冰封了,这这几年来,我的修为本就跟没有一样,被冰封了轮海我也并没有大惊小怪。

    只是身体更不如从前了,更加冰寒,又一次家主亲自查看过我的脉,他也是知道的。”

    花良玉虽然说的平淡,但少不了语气中带着几分落寞,少年时期从神坛跌落,虽然身为花家的少爷,待遇不会差,但每一个见到他的人眼中少不了同情亦或是可怜,甚至是幸灾乐祸,明里暗里编排他的也不少,甚至还流传着许多花家病秧子少爷的童谣。

    他的妹妹花如君也是一代天才,众星捧月,生怕自家哥哥被人欺负,连小孩唱几句童谣都会追上去揍,弄得她在花家人眼中一直都是个不讲理的小霸王。

    对于这些,他劝阻无用,可什么事都有妹妹挺身在前,花良玉心中怎么可能好受?

    “一只雪鹿还想引火入体,没死就不错了。”唐烬忽然不轻不重的来了一句。

    “唐公子你说什么?”花良玉问道,他可能想唐烬,其实对唐烬也有所耳闻,他是唐玥薏的亲弟弟,非常受宠,又是兽宗之前的首席大弟子,如今他算是得见真容了,果然气度非凡,而且与莫燃也是郎才女貌,极为般配

    那日初见莫燃的时候他便惊为天人,不似一般女孩争奇斗艳,她安静的坐在那个小太子身边,谈吐风趣,眼无杂物,跟她交流实在舒服的很。

    之前昏睡的时候虽然意识不清,但也能感觉到有人在搬动他,给他布了阵法,醒来时浑身已经是暖的了,睁眼看到莫燃时竟有一丝欢喜,只是他跟唐烬抱在一起,却令他很意外,莫非,他们两个是恋人

    莫燃用胳膊撞了一下唐烬,让他不要乱说,她则是看着花良玉说道:“我知道你十五岁时引火入体为什么失败,而且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你当时一定会失败的,你能活着就不错了,并非因为你修为不足,也不是因为你意志不坚。”

    “哦?莫小姐何出此言?”花良玉的音调上扬了许多,显然他很疑惑,而且从他醒来周,莫燃跟他说的每一句话都仿佛很有深意的样子,除了那日在皇宫见她时的潇洒和淡然,她又让他看到了不可捉摸的一面

    莫燃却是问道:“你可知道雪鹿这种神兽?”

    唐烬慢慢点了点头,脑海中很快找到了雪鹿的信息,“知道,我很喜欢这个传说中的妖兽,与世无争,听说血族的消亡不是因为战争,而是因为族地被毁。

    妖兽虽然一定程度会被地域和环境限制,但高阶的妖兽几乎可以忽略这些了,可雪族是个很忠贞的种族,它们对家人和恋人忠贞不二,而且为此专门举行了仪式,画地为牢,将雪族与冰原之地绑在一起,族地亡则族亡,虽然在外人看来有点极端了,而且最后一族都随着冰原之地消亡,但在我看来,只要是跟家人和恋人在一起,死也算不得什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