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9. 给他们一个惊喜
    形三族出现在须弥界,也许隐三族和王三族会稍感兴趣,可离心几人却并没有放在心上,虽然苏雨夜和张恪两人修为都不俗,但论修为、论资历,离心几人都远在二人之上,定然没有主动去关照两人的道理,所以这回几人几乎忽略了俗语和张恪的存在了。..

    而他们对二人的看法如何,对苏雨夜和张恪本人来说毫无影响,甚至乐得如此,他们本来就不是来找这些人的,此时二人只是瞧着巨塔被打的那么惨,眼看坚持不了多久了,苏雨夜轻笑了一声,忽然说道:“给他们一个惊喜吧。”

    张恪看了他一眼,催促道:“那你快点。”

    苏雨夜却道:“这么久都等了,现在怎么反而沉不住气了?”

    张恪看了看殿内的方向,一想到莫燃现在就在那里,他什么心思都没有了,只想立刻赶过去,被苏雨夜嘲笑了也没反应,低头把玩着魔方,手指转的越来越快。

    苏雨夜却是以指做刃,在掌心划开了长长一道口子,鲜血顺着伤口流下,苏雨夜将那血一送,悉数滴进了湖水之中。

    几滴血滴进那么大的湖中,根本不会引起他人注意,可是水中却是有东西格外敏感,水面之下很快就聚集了一大片黑色的影子,密密麻麻的聚拢在一起,仔细一看,却都是蜘蛛。

    又过了一会,那些蜘蛛却忽然散了!就像是受到什么惊吓一样,瞬间窜的无影无踪,可水面下却浮现另外一个若隐若现的大家伙……

    “吼……”金晶豹怒吼了一声,瞬间张开了翅膀,弓起身体呈警惕状,一双金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湖面。

    这一声吼倒是引来其他人的注意,见金晶豹一副大敌当前的样子,几人不禁把视线转向了湖面,一看之下却纷纷皱眉,洛川不由的说道:“那是什么东西?”

    却见湖面上荡开了一圈一圈的涟漪,湖水也像是喷泉一样被顶上来许多水柱,紧接着,却见一条条钢筋似的蜘蛛腿从湖面上支了起来!莫不是这巨大的湖水之中还藏着一只蜘蛛妖兽?

    几人心中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而很快,那蜘蛛便现出了大半个原型,血红色的身体完全从水中站了起来,身上的水像是瀑布一样哗啦啦的流了下去,那蜘蛛阴森的眼睛在众人身上扫视,带起了一阵浓浓的血腥气!

    “这是……”离心皱了皱眉,“血蜘蛛?”

    “早就听说蜘蛛门驯养着一种很奇特的血蜘蛛,一直都无缘得见,如今看来,这东西的确有点邪门啊。”洛川捋了一把胡须,眼睛泛着精光,打量着那只血蜘蛛。

    “哈哈哈哈……你们死定了!你们竟然把它给惊动了!今天在这里的每个人都别想活着离开了!”巨塔忽然疯狂的大笑,本来已经是穷途之末,现在却忽然见到了血蜘蛛!这蜘蛛沉睡在湖中,没有血池阵法的召唤是不会轻易醒来了,可现在却出现了!

    若是莫燃在这里,也一定会非常惊讶的,她以为在血池门口见到的两只血蜘蛛就是蜘蛛门门徒口中那‘圣物’了,可若是跟湖中这只血蜘蛛比起来,那两只蜘蛛怕是连它的孙子辈都算不上!

    眼前的蜘蛛身上有着不亚于一个上古妖兽修为,还有着让人望而生畏的阴森气息,即便是巨塔,在看到这大家伙时,第一反应也不是‘救兵’来了,而是慌张的往后退去,好像再晚一点就会被那血蜘蛛吃了一样!

    原来,归魂殿真正的血蜘蛛是藏在这湖水之中的!

    “吱!”那血蜘蛛忽然张开了嘴,发出一声短促而刺耳的尖叫声,像是刀子划过耳膜一般,难听的很,腹下的肉全部翻了起来,流出大量的粘液,一双眼睛阴森森的转动,似乎在寻找着目标。

    血蜘蛛嗜血,平日里都是血池的能量在供给它,可刚刚苏雨夜的血、可是纯正的真龙之血,那吸引力对于血蜘蛛来说,就是十个血池都比不上!所以它才会破天荒的出现。

    “呵,那就领教领教吧。”离心说道,话音刚落,人已经飞射而出。

    “老夫也正有此意!”洛川说道,也攻了过去,同时对厉鸣犴喊道:“鸣犴你去解决掉其它的门徒,不要放走任何人!”

    “是,师傅。”厉鸣犴应了一声,那野兽一样的眸子却是在苏雨夜身上看了一眼,就刚才那鲜血的味道,别人闻不出来,他却是知道就是苏雨夜制造的障碍。

    既然领了命,厉鸣犴也没闲着,飞身攻向了正准备护着巨塔离开的几个副殿主,花凌月则再度逼近了巨塔,这一次攻势极猛,不久便将长剑架在了巨塔的脖子上。

    花凌月面无表情的说道:“打开这个结界。”

    巨塔却是大笑,吐出一口黑血,“做梦!”

    花凌月把剑往前送了送,那脖子上顿时喷出一缕鲜血,花凌月冷冷的说道:“要么死,要么打开结界。”

    巨塔顿时不敢再动,他的眼神一边往湖中血蜘蛛的方向瞟,一边阴沉沉的威胁,“花凌月你别忘了,你家那个废柴小辈还在我手里!你若杀了我,那个病秧子马上就会给我陪葬!”

    巨塔本想拖延时间,现在血蜘蛛被引了出来,他们都是凶多吉少,但至少他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希望逃脱,此时话音刚落,却见花凌月那只完好无损的左眼中划过一丝阴戾的杀气!巨塔顿时哈哈大笑,就连脖子上被划出的血痕也不甚在意了。

    “你找死!”花凌月沉声道。

    而巨塔却道:“花家主还真是爱惜小辈啊,一个废物也值得你亲自跑一趟,真是令人感动啊!”

    巨塔这回反倒是不怕了,因为他发现,花凌月很紧张那个花良玉!只要花良玉还在他手上,花凌月是不敢轻易杀他的!

    “我再说一遍,打开结界!”花凌月说道,手起刀落,却是齐齐的斩断了巨塔的一只手臂!

    巨塔低吼一声,野兽一般浑身紧绷的瞪向花凌月,哪想花凌月反手又是一剑,把他正准备拿药的另一只手也斩断了!巨塔满脸狰狞,断臂之处血流不止,一双眼睛眦的血红,他吼道:“花凌月!老子要让你这辈子都见不到那个废物!”

    可花凌月的脸上一片阴沉,忽然剑尖一挑,将他的一只断臂扔向了湖面的方向,正正好落在了血蜘蛛的口中!而对于这飞来的食物,血蜘蛛囫囵吞枣一般的笑纳了。

    “打开结界。”花凌月又道,他用能量抄起了巨塔的另一只手臂,那样子似乎在说,如果他还是不配合,这只胳膊也会被喂给血蜘蛛。

    巨塔此时恨不得生吞活剥了花凌月,可硬生生的忍住了,断臂若是重新接上,也不是什么难事,可却是重新长出来,那就难了,肌理再生的丹药可不是那么好求的!

    巨塔咬着牙,“把断臂给我!……我立刻打开结界!”

    花凌月居高零下的看了他一眼,确定他刷不出什么花样之后才随手把那只断臂扔给了巨塔,巨塔动作飞快的将断臂接上,上了药,恨恨的看了一眼血蜘蛛的方向,此时离心和洛川再加上一个唐玥薏,正合力对付那只血蜘蛛,而以三个不灭期修者的力量,竟然也只跟那血蜘蛛战了个平手而已!

    巨塔站起身来,单手连连结印,打在那红色的结界之上,不一会,那结界晃动几下,却是忽然开了!

    巨塔在前面带路,带着花凌月先进了殿内,大殿之内的建筑多数都有隔绝神识的作用,此时花凌月根本无法搜寻花良玉的位置,便让巨塔带他去找,“别耍花样!”

    巨塔嘲笑一声,“就那个废物还需要我耍花样?”

    “看来你的胳膊是不想要了。”花凌月冷冷的说道,而回应他的只是巨塔阴森森的哼声。

    巨塔带着花凌月往地牢去了,他心中另有一番算计,那个来历不明的女人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若是碰上了,他便是腹背受敌,可地牢中还有一些机关,他可借助地牢暂时甩掉花凌月,至于那个废物花良玉,没有利用价值的人他根本不作考虑。

    巨塔倒是打了一手好算盘,可也许很快他就会尝到苦果了,莫燃和花良玉早就逃出了地牢,也打乱了地牢的机关,只是这一切他的‘七副殿’并没有告诉他而已。

    门前的结界已经打开了,苏雨夜只回头看了一眼湖面,便一闪身进了殿内,张恪自然紧随而至,金晶豹则扇动翅膀朝远处飞去。

    眼看没人再有闲暇四顾,厉鸣犴手中的动作也凌厉了许多,只一会便把十几个历劫期的副殿主解决了,紧接着闪入了大门。

    苏雨夜凭着记忆中的方向找去,白麒麟既然已经出现了,想必是被鬼王那些人用结界隔绝了,否则此时也不会如此‘风平浪静’。

    在路上碰到一些尸体,张恪稍一查看,见到那黑漆漆的伤口时,嘴角微微露出一丝笑意,这是莫燃的手笔无疑……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