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3. 反将一军!
    莫燃一行回到云都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莫燃从一早离开,到晚上回来,用了整整一个白天,不过归魂殿被毁的消息却是先他们一步传回了云都,莫燃还没来得及回家,就被叫去了皇宫。

    大概是离心、洛川、唐玥薏、花凌月四个大人物在,皇宫竟然也超乎寻常的热闹,王公大臣几乎都没有缺席,其他几个皇子也都在。

    云曜只担心莫燃,看着莫燃完好无损的回来了,他才把心放到了肚子里,这才忍不住的高兴,莫燃救出了花良玉,而且离心和洛川都对莫燃不吝夸奖,这可是比人求都求不来了,这样一来,莫燃是再一次惊掉了一种大臣的眼睛!

    别说是离心洛川这样的人物了,就算是同朝为官的唐玥薏,众人想巴结她都是难比登天,没想到去一趟蜘蛛门,莫燃大难不死,还让两个顶尖的强者记住了她的名字,要知道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跟强者搭上关系,相当于白白领了一张免死金牌啊!

    当晚宫中的宴会几乎一直开到了第二天早晨,莫燃好几次想走,可都被一群人热情的拦下了,直到离心几人离开,莫燃才找到机会脱身。

    出门的时候已经佛晓,莫燃急着回去,可迎面却撞上了一个酒鬼,那人满身的酒气,跟莫燃迎头撞上,莫燃稍微避开了一些,可那人却摇摇晃晃的倒在了地上。

    莫燃本来没打算搭理,那人喝的似乎晕头转向了,可她正要错身走开的时候,那人忽然紧紧的抓住了她的脚,口中呵斥,“哪个不长眼的撞了本皇子,还不干净把爷爷扶起来?”

    莫燃不耐烦的看了他一眼,稍一使劲便把脚拽出来了,只是那人却摔了个四脚朝天,顿时大喊大叫起来,“来人啊!给本皇子把这个不长眼的东西拿下!问斩!”

    顿时涌来许多侍卫,可一看之下却是为难了,倒在地上的是五皇子云韦,他口中‘不长眼的人’是莫燃,现在谁不不知道莫燃是谁,谁还敢对莫燃做什么?

    再说了,众人都知道云韦平时是什么样的人,看样子是在耍酒疯了,这命令是听还是不听?

    “你们下去吧,当做没看到就行了。”莫燃忽然说道,那些侍卫相视一眼,如蒙大赦的退回原位了。

    这时,云韦却是自己挣扎着站起来了,骂骂咧咧的嫌没有人去扶他,在看到莫燃站在跟前时,眯着眼凑近看了半晌,“你是谁?哦,我想起来了,你是莫燃,呵呵呵,的确好看的很,比我玩过的女人都漂亮,我就不明白了,我和二哥哪里不如那个杂种了?父皇非要让那个杂种当太子,还给他物色了你

    那个杂种的毛长齐了吗?他会疼女人吗?莫燃小妞儿,跟着我怎么样?跟着我要什么有什么,我甚至可以让你做我的正妻!你何必去伺候那个小杂种呢?呵呵呵,今夜良辰美景正好,你跟本皇子睡一次,保证你再也离不开我!”

    说着,云韦整个人都朝着莫燃扑了过来,只是他似乎醉的不轻,莫燃只退了两步就避开了,而云韦淫笑着,口中说着“你别躲,本皇子迟早抓到你”的话,又追了过来。

    就这样,莫燃面无表情的退,云韦跌跌撞撞的追,路上见到这一幕的侍卫都强迫自己忽略了,可心里却忍不住的好奇,这事情莫燃要怎么解决

    过了好半晌,拐过了回廊,角落里有些暗,而云韦也猥琐的笑道:“这下可以了吧?**一刻值千金,别害怕,本皇子会很温柔的!”

    说着,云韦再次扑过来,不过这次莫燃可没躲,而是快速的扣住云韦的胳膊把他摔在了地上,在他想爬起来的时候一脚踩了上去。

    云韦不停动弹,喝了酒神智还有些不清楚,也忘了用灵力,他大喊:“莫燃!让你跟本皇子那是本皇子看得起你!你不过就是个来历不明的女人而已!而我是云岚国的五皇子,你想跟云氏王族作对吗?我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咳咳”

    话还没说完,胸口却是剧痛,差点喘不上气来,他似乎听到了自己肋骨折断的声音!

    莫燃脚下继续用力,眼看着云韦疼的没力气再骂人,这才冷笑道:“云韦,你放心吧,我现在不杀你,你也最好不要惹我,否则,就算你是云氏王族的人,我也照杀不不误!”

    说完,莫燃一秒都没有多停留的走了,她虽然早就看云韦不顺眼,但是起码平时他不敢真对她做什么,可今天晚上他是真的喝多了,就冲他刚才说的那些话,他要不是五皇子,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而在莫燃走了之后,云韦阴沉着脸慢慢爬了起来,阴森森的道:“莫燃我看你能嚣张到几时”

    刚刚靠着墙壁站稳,却忽然被一阵阴森而腥煞的气息笼罩!云韦脸色一白,浑身都哆嗦着,一种极度危险的直觉笼罩着他,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跑!

    此时也顾不得胸口的内伤,云韦看都不看的向殿前跑去,可面前忽然出现一个满身黑衣的人!他还差点就那么撞上去!

    “你、你是谁!这里是云氏皇宫,你来这里干什么!”云韦连连后退,提高了嗓门喊道,不知道是在给自己壮胆,还是想求救,只是,不管他喊的多大声,好像都没有人听到一般。

    来人抬起头,大半张脸都被掩盖在那宽宽的帽檐之下,而唯一可见的地方也被一张黑色的面具遮住了,云韦哆哆嗦嗦的看着眼前的人,只因他带给他的压迫感太强了!

    那人忽然擒住了云韦的脖子,瞬间收紧!窒息的感觉潮水一般袭来,云韦只感觉无尽的绝望袭来,拼命的喊着救命,这里距离热闹的殿前明明不远,可是他的声音好像完全传不出去一样!

    “你、你是谁?!”云韦惊恐的问,现在已经彻底醒酒了!

    可是那人根本不留会云韦,只是收越收越紧,云韦满脸涨红,他想不通,在戒备森严的皇宫里,到底是谁有本事这么悄声无息的混进来,可现在命在旦夕,云韦手里的人命不少,可是他想不出谁有本事来找他索命!

    忽然,云韦断断续续的说:“宫、宫里的侍卫都看到、看到我、我是被莫燃拉过来的,如果、如果我死在这,莫燃一定、一定脱不了干系!”

    云韦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说,也许是求生的本能,可就在他说完之后,脖子上的手好像松开了许多!很快,那人一甩手,将他仍在了一旁。

    云韦见那人没动,连滚带爬的跑回去了!直到跑进了宴会的大殿,进门的时候还被绊了个狗吃屎,样子狼狈到不行,引起一阵哄笑,可云韦却丝毫吼回去的心情都没有,现在浑身都冒着冷汗,他知道,他刚才差点就死在那了!

    “五弟怎么回事?”二皇子云毅扶起来他来问道,许是看出他的样子很不对劲。

    云韦紧紧的抓着云毅的胳膊,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般,“二、二哥,有人要杀我!”

    说着,云韦带了人赶回刚才的地方,却发现那早已没人了

    而另外一边,出宫的路上,莫燃的马车上,此时却是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个自然是莫燃,而另外一个、却是血杀。

    此时莫燃满眼审视的看着血杀,而血杀坐的四平八稳,也就任由莫燃看着。

    “你想杀云韦?为什么?”莫燃问道,没错,她教训了云韦之后还没走远便感觉到了一样,她很熟悉的血杀的气息,所以便没有走,可是在那等了一会,她发现血杀根本不是想吓唬云韦,而是真的要杀他!

    说真的,她之所以忍着云韦,到底是顾忌着他还是皇子,不管是谁杀了云韦,她都会面临一大堆的麻烦。

    可面对莫燃的问题,一向有问必答的血杀这次竟然直接选择了沉默,这就更让莫燃奇怪了,她试探着问,“是因为他侮辱我?”

    血杀依旧没有说话,莫燃倒是笑了,“那就不是了”

    莫燃最终也没追问下去,只是心里有了这个疑惑,总觉得血杀心里藏着什么了不得的秘密

    “十一爷爷现在在哪?”下车之后,莫燃才再次问道。

    血杀也才开口,“就在你家里。”

    莫燃挑了挑眉,二人进了别院,此时太阳已经出来了,可青在做早饭,而她爹爹却是在练剑,很多人都围坐在海棠树下那张大桌子上,一大早人就很齐,也很热闹。

    唐烬、张恪、苏雨夜也都在,看样子昨天晚上回来之后他们也并未休息。

    “爹爹早!”莫燃冲莫云枫喊了一声,莫云枫晨起练剑,记忆中没有一天中断过,现在也依旧未变。

    莫云枫看了看莫燃,又练了一会便收剑走了过来,“累不累?”

    莫燃笑道:“不累爹爹你快来,他们都是我重生后认识的朋友,这次真的全了。”

    莫云枫却道:“我已经知道了,等你回来黄花菜都凉了。”

    “是啊,莫燃小朋友,洗洗手可以吃早饭了,还是说,宫里的晚宴太丰盛,你吃了一整晚怕是不想吃家里的饭了?”苏雨夜笑道,他斜靠在椅子里,军装领口的扣子松开了两颗,虽然莫云枫在场,但并没有影响他开莫燃的玩笑。

    莫燃拉过一把袖子笑呵呵的说道:“怎么会呢?我身在宫中心可早就飞回来了,喝了几杯酒,就等着可青的早饭呢”说着,她笑眯眯的看了看苏雨夜,在苏雨夜隐隐觉得不妙的时候,却听莫燃又道:

    “对了爹爹,这是苏雨夜,这是张恪,他们一直在华夏来着,才刚到须弥界不久,苏雨夜是苏文哲的小叔,我也跟着他们唤他一声叔叔,以后你们兄弟想成就好了,苏雨夜觉醒的最早,对现在和过去的来龙去脉估计也是最清楚的,你要是觉得无聊,可以跟他下下棋聊聊天什么的。”

    莫云枫眉毛微挑,那意味深长的模样跟莫燃有时候还真像,真不愧是亲父女“是吗?”

    莫云枫眼神毒着呢,他醒来才几天,可已经把这些人都认的齐全了,倒不是他刻意去记的,而是这一个个的都积极的往他跟前凑。

    这其中多数人都是跟莫燃生死与共过的人,而且有些还是她的契约兽,可即便如此,这些男子怎么看都不是随便讨好人的主,可在面对他的时候,那样子简直可以说是小心翼翼了。

    莫云枫很轻易就发现他们对自家女儿的小心思了,更何况,这些男子各个都有自己的自信的傲气,对莫燃的喜欢可是从不屑于遮遮掩掩的。

    这个苏雨夜嘛他昨天晚上就已经见过了,而且他记得很清楚,但是他是这么自我介绍的:“莫叔你好,我是苏雨夜,莫燃有跟你提过我吗?我是她的追求者,刚刚从华夏追到这里,以后还打算一直追下去”

    他倒是开门见山,比任何人都来的直接,只是,他要追的可是他莫云枫的女儿,想到自己的女人如今惹了如此多的桃花,莫云枫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发愁,以前一直觉得她在男女感情上不开窍,自己就比任何男子都杀伐果断,实在让他烦恼了一阵,可没想到一觉醒来,却都变了

    他的女儿只有一个,追求者却如此多一个个都想着怎么从他这里名正言顺的把他女儿娶走,反倒让莫云枫不舒服了,当初之所以让莫燃接手莫家庄,那就是怕有人娶走自己的宝贝女儿,以后就算是莫燃要找丈夫,也只能是入赘莫家的,别想让他的女儿嫁出去!

    所以苏雨夜说完之后,莫云枫便略显惊讶的说道:“小燃不是已经选择了白矖吗?你打算如何追?”

    当时苏雨夜的表情很精彩,似乎跟现在差不多,明明笑着,可嘴角的弧度总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有惊讶,但更多的却像是默默算计

    “莫燃小朋友,不要闹,我喜欢你,将来我们可是要琴瑟和鸣的,你怎么能让我跟莫叔兄弟相称呢?那成何体统?”

    有些宠溺有些埋怨的话,将莫燃雷的外焦里嫩,本想借此捉弄一下苏雨夜的,没想到被他反将了一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