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6. 骗回家
    莫燃被带去了花良玉的房间,他的房间似乎是专门挑了向阳的方向,而且在通风的窗口都设下了防风的结界,屋子里到处都是阳光,明媚,但很热

    花凌月和花如君紧跟着莫燃,那样子颇有些监督的意思。

    顶着两双视线,莫燃旁若无人的坐在床边,她正想撩开床边的帷幔,花如君却忽然道:“谁让你打开帘子了?就这样看不行吗?哥哥的病最怕风了,一点都不行!”

    莫燃看了一眼花如君,感情你家哥哥是属水蒸气的是不是?见点风就蒸发了?而且睡在这么华丽的床上,轻纱帷幔一层隔着一层,比大姑娘还娇贵!

    莫燃从来没觉得世家的人有什么好娇贵的,现在才发现自己是孤陋寡闻了,此时坐在这里,莫燃有种自己根本不是女子的感觉

    “花小姐,依你的意思,我就这么看着就应该知道怎么诊治你哥哥,是不是?”莫燃不无可笑的说道。

    花如君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虽然知道自己强人所难,但是看着莫燃接近她哥哥她心里就是不痛快,不由得说道:“你不是已经知道我哥哥的病情了吗?”

    莫燃嗤笑一声,干脆懒得跟花如君说什么了,她看向花凌月,“花家主,如果你们就是这样阻碍我诊治的,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花家主从一开始就是想致我于死地啊?”

    云曜很少开口说话,但是他也发现了,花家人不仅对他有偏见,对莫燃也是!如果只是偏见也就罢了,可如果真的是想置莫燃于死地,云曜绝对第一个不答应!

    所以在莫燃刚说完之后云曜就沉下了脸,他将莫燃视为至亲至信之人,就算是他有好感的花如君,就算是强者如花凌月,他也不能让莫燃受这个欺负。

    却听云曜道:“本太子可是亲自见证了你们只见的交易,莫燃会医好花良玉,但二位也应该清楚如何尊重一个炼丹师吧?莫燃是本太子请来的,也就是云家请来的,如果二位有什么不满,请先跟本太子说吧!”

    闻言,花如君倒是多看了两眼云曜,似乎有点别扭,云曜这番强调是真的有点严重了。

    花凌月自然不会被云曜的几句话威胁到道,他只是看着莫燃道:“我只看结果。”

    莫燃笑了一声,她明白了,只要花良玉的病情有所好转,他自然会践行他的诺言。

    正在这时,却听床上的人咳嗽了几声,醒了过来,轻声说道:“水”

    他的声音很弱,这几天似乎的确过的不太好,莫燃心里也有点过意不去,唐烬那家伙根本不把花良玉当病号,在归魂殿的时候没少让花良玉吃苦,那个时候花良玉都扛着,等到回来一放松,自然是卧病不起了。

    花如君的动作很快,立刻就倒了水过来,看上去很熟练的样子,不过她刚端到床边上,莫燃把水从她手里接过去了,余光看到花如君一脸不满的样子,莫燃心里不禁好笑的很,不过也爽快的很,她算是看出来了,让这个少女吃哑巴亏,最好的办法就是从花良玉身上下手。

    心里想着,自己真是越活越回去了,竟然跟一个小孩子计较,可事实上却很高兴就对了。

    莫燃扶起花良玉,把水递了过去,花良玉靠坐在那,似乎这才发现周围气氛不太对,一转头,却见莫燃坐在跟前,不禁惊讶道:“莫燃?我不是做梦了吧?”

    莫燃脱口道:“难道你做梦会梦到我?”

    花良玉愣了一下,然后脸红了,他的皮肤本就是有些不健康的白,再加上他长得本来就跟白面书生似的,脸红的时候再明显不过。

    莫燃挑眉,心想该不会真的梦到她了吧?不过这话她可没敢问,要不然估计花良玉会直接动刀子的

    “我和云曜来看看你的身体怎么样了,刚刚也跟花家主说过了,我会医治好你的。”莫燃转移了话题,也顺便提醒他还有旁人在场。

    “咳咳”花良玉低头喝了一些水,面上的红晕渐渐淡了下去,“多谢太子殿下记挂。”

    云曜道:“花公子客气了,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尽管跟莫燃说。”

    花良玉这才直视莫燃,那眼神有点欲言又止,这两天躺在这,心里总想着莫燃会来找他,想着他是不是雪鹿这件事情,不知道是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影响,他还真的有几次梦到莫燃了。

    他甚至梦到自己变成了雪鹿的样子,而莫燃就骑在他背上,他再也不怕风,不怕冷,在雪树妆成的冰原上奔跑,更可耻的,等他一觉醒来,他竟然、竟然脏了裤子

    以至于他换衣服的时候妹妹花如君还在一直追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他怎么能告诉她怎么回事这种事情打从他记事以来也是第一次啊

    所以突然见到莫燃的时候,他几乎是吓了一跳的,现在看着她都觉得心里七上八下的,好像自己干了什么坏事一样,只能拼命的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催眠自己那只是个梦,完全没别的意义

    “我现在没,没什么不舒服的”花良玉说道,他拿不准莫燃要怎么给他看病,只能这么说。

    莫燃却伸手搭上她的脉,没注意到花良玉几不可察的一抖,过了一会,莫燃道:“你的身体太虚,不能服用丹药,我需要配制一些特殊的草药,给你掺入水中沐浴,你的身体会好起来的。”

    “就这么简单?你到底会不会看病?哥哥的病连左副会长都束手无策,用什么草药沐浴一下就能好,你当我是三岁的小孩儿吗?”花如君当即说道。

    莫燃却不冷不热道:“在我眼里,三岁跟十三岁没什么区别。”

    言下之意便是,她真的把花如君当作三岁小孩。

    花如君正要发怒,却听花凌月道:“需要什么草药?”

    那声音平淡而威严,莫燃知道花凌月这是在考她,不过莫燃今天还真是有备而来的,她一本正经的写了一张药方,交给了花凌月。

    她并不担心花凌月看出什么,因为她敢肯定,花凌月根本看不懂这药方,倒不是因为花凌月不懂丹药,而是因为药方上的草药都是很普通的药,在须弥界也许就跟野草似的,可在世俗界,这些都是货真价实的草药。

    她专门找郑雨薇做过功课,如果是医治一个常年寒气入骨的病人,这的确是对症的良方,只是须弥界根本没有普通人,也许花凌月连这些草药是什么都不知道。

    果然,花凌月道:“这些灵药在何处购置?或者需要花家派人去采摘?”

    莫燃差点就笑了,难道花良玉以为这些草药是什么奇珍异宝吗?莫燃只道:“不必,这些草药我自己找就行了。”

    就连花如君都奇怪的看了她一眼,虽然说炼丹师一般都不缺草药,但是也绝对不会拒绝草药,就连他们家主都开口了,这个时候莫燃就是要几千年的灵芝,就是去不死森林深处去,家主也一定会满足她的,可莫燃竟然说要自己准备,她不会是傻吧?

    花凌月也不纠结于此,把药方递给了莫燃,“什么时候开始?”

    莫燃道:“我需要一点时间准备这些药,你们也需要准备一下,尽快把花良玉送到我的府上。”

    这话一出口,花如君几乎要跳起来了,“为什么!为什么要让哥哥你府上?”

    莫燃言简意赅:“因为我才是丹师。”

    一切当然要听她的,花如君噎了一下,还是道:“既然只是沐浴,在这里不就行了?我怎么能保证哥哥在你府上住的习惯。”

    这时,却听花良玉说道:“君儿别说了,听莫小姐的便是。”花如君还想说话的时候,却听花良玉又道:“这些年我看的丹师也不少,奇怪的要求见的跟更不少,莫小姐的要求并不过分况且,我的病我自己知道,若是医不好,你们也别为难莫小姐。”

    “哥哥你说什么呢?她刚才已经跟家主保证过了,一定会医好你的病,否则”花如君急忙劝道,生怕花良玉失望似的。

    花良玉却打断道:“否则什么?”

    花如君意识到自己说多了,连忙道:“没什么哥哥,总之她一定有办法的去她府上就去她附上吧,哥哥不必担心,我会陪着你去的。”

    花凌月倒是没说什么,也许他还是会等着看结果,但把花良玉‘骗’到莫燃府上却是就这么成了。

    直到离开花家下榻的别院,云曜才担忧的问她:“莫燃你有把握吗?”

    莫燃斜了他一眼,“我会做没把握的事吗?”

    云曜道:“那倒不会但你的做法总是这么惊世骇俗”

    正说着,头顶却忽然传来“咦”的一声,然后一个清亮的声音喊道:“你们站住!对,就是说你们呢!”

    莫燃和云曜站定,抬头一看,却见那飞起的屋檐上,最高也最显眼的地方大大咧咧的坐着一个少年,那人三两下啃完了一个水果,随手一扔便跳了下来,稳稳的落在二人跟前。

    少年个子比莫燃高了半头,脸上是少年特有的张狂和青涩,身形看起来有些单薄,可身后却背着一把跟他的身形很不搭的巨剑。

    莫燃挑了挑眉,道:“离战星?”

    少年顿时笑开,“果然是你啊!”

    云曜却左右看看,有些搞不清情况,还是莫燃给他介绍后才知道,这少年名叫离战星,是沧月国的一个皇子,不过几年前就进了兽宗,从来不参加皇族的走动,他不知道也不奇怪。

    于是半道上莫燃就跟云曜分开了,云曜回了皇宫,莫燃则是带着离战星去了江边的酒楼。

    离战星大大咧咧的坐着,环顾四周,不由道:“这倒是个好地方,看来你在云都适应的很不错啊在兽宗的时候就听到一些你的消息,想着斗霊大会也许能见到你,我才刚来几天而已,大街小巷议论的都是你,莫燃,你太让人意外了。”

    莫燃笑了笑,“须弥界好像没什么秘密。”

    离战星却道:“你干的那些就不是能藏住的事情不过,虽然你现在名声赫赫,修为也精进了不少,但我回到兽宗也没闲着,你答应我再见面的时候一定跟我切磋,你不会赖账吧?”

    上次在习泽城,莫燃想着能拖就拖了,谁知道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可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翘着离战星一脸跃跃欲试的表情,莫燃不禁道:“你该不会来云都就是找我的吧?”

    离战星道:“找你是其中之一,斗霊大会是整个须弥界的大事,兽宗也来了不少人,这等大开眼界的机会,谁不想来?别跑题了啊,你现在是大忙人,但总要告诉我一个准确的时间,什么时候能跟我一战?”

    莫燃心知这切磋是逃不掉的,便道:“后天吧,后天你到我府上,别的地方人多眼杂,我府上安静。”

    离战星自然没有意见,他也不想引人围观,当下便同意了,只是补充的问了一句,“到时候我带大师兄去可以吧?”

    莫燃点了点头,“当然可以。”

    正说着,却见一个男子走了过来,衣着看似随意,但穿在他身上去很矜贵,他笑着往莫燃旁边一坐,“巧了么这不是,随便走走就遇到两个熟人。”

    离战星似乎有些惊喜,却并不怎么意外,他道:“是挺巧的,师兄,原来你跟莫燃也很熟?”

    来人正是唐烬,而唐烬看了看莫燃,意味深长道:“熟,怎么不熟?师兄我可是要跟她过一辈子的,能不熟吗?”

    离战星一愣,然后诧异的看了看两人,“师兄,莫燃,你们”

    莫燃嘴角抽了抽,无从解释,只得说道:“唐大公子嘴上每个把门的,想说什么就说了,战星你怎么什么都信?”

    离战星有点怀疑,“是吗不过师兄开玩笑的话也不一定就是假的,上次在门派里笑言要拿到金乌之火,我们都没当真,没想到他真的去不死丛林深处了,也真的拿到金乌之火了,哦对了,后来龙舟折梅的时候,那金乌之火不也被莫燃你赢去了吗?”

    唐烬也道:“也许那金乌之火就是我给你准备的呢,这可是天意,也是我们俩之间的缘分。”

    离战星挠了挠头,总觉得唐烬和莫燃之间好像的确很黏糊的样子,自己在这里倒是有点多余了,反正跟莫燃之间的切磋也定下了,离战星想还是自觉点让走吧,便道:

    “那个莫燃,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后天去找你。”

    莫燃问道:“你要去哪?你对云都熟悉吗?”离战星可是她带出来的,总不能让人就这么走了。

    离战星却道:“虽然不熟悉,但也不至于认不得路,再说我还可以问路,大师兄去了佣兵工会,我也去瞧瞧。”

    不知道为什么,说这话的时候,离战星有些不自在的看了看唐烬,唐烬却是一脸平淡。

    很快离战星便走了,莫燃转向唐烬,这才奇怪的问道:“你跟风修永之间怎么回事?”

    唐烬更加奇怪,“我跟他之间能怎么回事?清清白白,我的心,我的身体,我的人都是你的”

    莫燃有点受不了这厮贫嘴,受不了的打断他,“停停停,谁要听这个了?怎么你一来离战星就走了?”

    唐烬却道:“哦,难不成你还不想他走?那我是不是得问问了,我的主人,我的小情人,你是不是看上离战星了?”

    莫燃觉得没法跟唐烬好好说话了,站起来就想走,可唐烬却拉住了她,“呵呵,风修永在我眼里算什么?你这问题不是白问吗?他稀罕兽宗的首席弟子之位,我让给他便是,还能甩掉一个跟屁虫,何乐而不为?”

    莫燃不禁问道:“什么跟屁虫。”

    唐烬道:“离战星呗。”

    莫燃不太明白,“离战星是跟屁虫?你的?”

    唐烬道:“现在是风修永的。”看莫燃一脸茫然的样子,唐烬干脆点明道:“离战星满脑子琢磨的都是修炼、功法,成天跟在我身后喊打喊杀,我嫌他烦的很,风修永又成天追着离战星跑,为了让离战星转移注意力,风修永当然要卯足了劲争兽宗的首席弟子咯。”

    莫燃脑子里更浆糊了,唐烬不禁笑出了声,“这都不明白吗?风修永喜欢离战星呗。”

    “风修永喜欢离战星?”莫燃有点受到了惊吓,这个她还真的没有看出来

    唐烬笑道:“当然,就像我喜欢你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