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3. 江潮,我心里住了你
    在众人的注视下,莫燃从容不迫的说道:“可不管怎么说,你今天又穿了这样的衣服,虽然不在大齐了,可百花岁岁开,千古一江郎,依然适用。

    我到现在还是没想通为什么你就不穿白衣了,可我不想自寻烦恼的去想了,因为你这朵花,我打算摘走了。”

    说着说着,莫燃笑了,“今天是我娶夫,江潮,你可愿意嫁给我?”

    人群之中响起一阵喧哗,显然是没想到大婚进行到现在竟然还有这么一出!厉剑兴奋的吹了一声口哨,他以前一直以为莫燃就是女神,而且是那种没有七情六欲的女神,所以对于身边爱慕的视线,她从来都没有正眼瞧过。

    如今才算彻底明白,人莫燃不是没有七情六欲,而且挑剔的很,瞧瞧堂屋里站着的那几个新郎,随便一个拎出来都是秒杀一片的人中之龙啊!

    江潮一双眼睛沉沉的看着莫燃,嘴角的笑更加倾国倾城,他说话了,却没说愿意与否,“呵呵,你已经有七位‘美娇娘’,差我一个?”

    这话一出口,莫燃还没说话,柳姓美娇娘就不满的说道:“是啊,莫燃,不差他一个,我们赶快拜堂吧,那家伙不乐意。”

    其他人的嘴角的笑容也有点冷,还有点复杂,江潮的话太随便了,若是这话换一个人来说,现在也许就横死当场了。

    七个男人‘嫁’给一个女人,听上去是滑天下之大稽,可男人们不介意,因为他们已经看明白了,除此之外没有圆满之法,他们不想折磨莫燃也不想折磨自己。

    鬼王、白矖、唐烬、鬼医,四人早已历尽沧桑,在三界的巅峰不可一世过,也在轮回之外蛰伏过,世俗的条条框框早已不在他们眼中,是娶是嫁并没区别,重点是他们得到心爱的人了。

    而苏雨夜、张恪、柳洋,六族妖兽的后裔,在雄厚的实力之外,同样是天之骄子,即便是今生二十几年,经历过的动荡与兴亡也不少,如今的他们正是猖狂的时候,同样不可能会把旁人的眼光放在心上,他们要的也只是莫燃而已。

    任何人都可以说这样的大婚荒唐,可唯独江潮不可以,不仅因为莫燃对他的情,更因为他是北苑的人,他们也算朝夕相处过,江潮若是连这样的眼界都没有,那他连喜欢莫燃的资格都没有,连站在他们面前的资格都没有。

    莫燃却并没有因为江潮的话而生气,反而大声笑了,笑了一会才停下,就在众人摸不着头脑的时候,莫燃停住笑,看着江潮说道:

    “江潮,日后你要是想起今天的事,也不知道会不会后悔,故意说这样的话来气我,这可一点都不像你,本来,我以为今天只是我跟白矖的婚礼而已,没想到他们商量好了。

    我承认,我是逃避了很久,但也不只是逃避,而是我弄明白而已,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喜欢你们,可我现在弄明白了,我喜欢,而且很喜欢,所以我才接受这场婚礼。

    如果今天真的只是我跟白矖的婚礼,我依旧会给你们每个人一个婚礼,只不过我就真的只能嫁很多次了,他们的办法倒是帮我解决了一个大问题,省了许多事。

    江潮,我喜欢你,不管是娶还是嫁,你是我心上的人,你从了我,可好?”

    莫燃这番话说的,许多人都愣了,唐屋内一度静悄悄的,虽然莫燃对着江潮说的,可她却承认了,她喜欢他们,而且很喜欢

    几个穿着喜服的男人神色不约而同的出现了惊喜的痕迹,他们都知道,即便莫燃心里对他们有情,可那东西很模糊,他们逼着她她才敢稍微去正视自己。

    他们多想从莫燃口中听到这三个字,没想到却在这个时候如愿了

    不过,如果不是看着江潮,而是看着他们说就更好了。

    唐锦文、厉剑之流已经在起哄着说‘从了她’‘嫁给她’之类的话了,而被当面表面的江潮却抿紧了唇,不说话也不表态,让众人跟着着急。

    莫燃竟还不疾不徐,淡淡笑了笑,“没关系,我让你久等了,现在我多等一会也理所应当。”

    她的视线忽然移开,在众人身上扫视了一圈,眼神定格在离战星身上,竟朝他走了过去。

    众人傻傻的看着莫燃的举动,一时间有点兽血沸腾,才想着继江潮之后,莫燃难道跟离战星也有故事?

    感觉到众人热烈的视线,正在看戏的离战星忽然绷紧了身体,也搞不清状况,只看着停在面前的莫燃,说话忽然有点结巴:“你你你你找我干什么?”

    莫燃却道:“借你长剑一用。”

    离战星一愣,然后下意识的一把剑柄,他背后的长剑飞出,递给了莫燃。

    莫燃笑了笑,拿着那把长剑返回,离战星顿时松了口气,不明所以的看了一眼身边的风修永。

    莫燃拿着剑停在江潮面前,不远处的陈倚素提醒了一句,“小燃,今天是你们大喜的日子,不可舞刀弄枪。”

    莫燃笑着看了看陈倚素,“二娘放心,我有分寸。”

    众人更好奇了,莫燃拿剑干什么?总不会是要砍江潮吧?

    却听莫燃道:“江潮,你很喜欢看我舞听潮剑,我再给你舞一次。”

    说罢,莫燃退后了一些,轻盈的运起了剑,一招一式行云流水,听潮剑本就洒然如风,那摇曳的红衣更添热烈,莫燃一动不动站在那都美的令人窒息,更何况使出这般灵动的剑法!简直迷乱了所有人的眼!

    大概今天到场的宾客,这辈子都不会忘了,曾经有个身着嫁衣的女子舞过这样一场剑,乱了不知道多少人的心。

    粉色的海棠花被剑气所引,纷纷扬扬的飘进了堂屋,被剑气紧紧的缠绕在女子周围,捡起越来越凌厉,看得出这剑法看似温和,可越到快结束的时候便越凌厉。

    众人都看出些门道来了,心想这落剑之时定是惊涛骇浪的一笔!不禁屏息等待,而就在那剑气越来越强,隐隐到厚积薄发之时,莫燃的招式却戛然而止!

    长剑脱手,连莫燃都捂着胸口连连退后了好几步!

    被卷在空中的花瓣纷纷飘落,众人惊讶的望去,不可置信的看着莫燃,怎么会失手?

    鬼医先一步闪身到了莫燃跟前,手指在莫燃的手腕上拂过,随即淡淡的看了莫燃一眼。

    莫燃调整了一下呼吸,然后看向众人,道了声“无碍”。

    鬼医也松开了莫燃,她的确无碍,只是一时灵气动荡而已。

    莫燃重新走回了江潮面前,她笑着,“可惜了,听潮剑我也使不出了,以后,再也不能给你舞剑了。”

    江潮的眼神微微有了波动,莫燃嘴上说着可惜,可语气里却一点都没有。

    莫燃注视着江潮的眼睛专注而认真,缓缓道:“那天我落荒而逃,而且哭了很久,但我懂了,我让你久等了,也让你伤心了,我一直在想该怎么告诉你,我离不开你,以后不管路有多长多久,我都不能放开你了。”

    “我知道你为什么不用剑了,听潮剑,剑起于潮,落在无心,你心里住了人,再也不是无心了,你本是心无旁骛的,是我拖了你的后腿,我会对你负责的。”

    “因为我也使不出听潮剑了,我心里也住了人,我也不是无心了,以后,你们不能再指责我铁石心肠了。”

    “江潮,我心里住了你。”

    堂屋之内静悄悄的,众人看着莫燃的神色都很诧异,好像今天才认识她一样。的确,这样的莫燃他们肯定是第一次见,如此认真,如此真挚,如此温柔,如此感性。

    江潮眼中的情绪翻滚着,握着折扇的手更紧,良久,他笑了,闭了闭眼,那长长的睫毛扇动着,睁开时眼中水波流转,那洒然的笑意从嘴角爬到了眼中。

    他的确等了很久,如若莫燃不是给他相同的感情,他永远都无法接受。

    没有人知道,莫家庄被灭之后,在那座大坟前,他最后一次为莫燃舞剑,可听潮剑却再也舞不出了,他悔,他恨,他绝望,肝肠寸断,莫燃早已住在他的心里,可他发现的时候,她却不见了,永远不见了

    若非那个神秘人出现,他可能就自我了断了。

    他太害怕失去莫燃了,也太重视这份感情了,正因如此,他才要等,等莫燃也喜欢他,爱他,否则,他宁愿守在所谓的‘朋友’的层面。

    好在,他等到了,而且,他敢保证,这世上再也没有什么能把他们分开。

    江潮轻笑着说道:“我没有喜服。”

    莫燃眼睛亮了亮,江潮这是答应了。

    “还要什么喜服,没得穿就不嫁了吗?过了这村可就没这个店了。”柳洋瞥了瞥嘴说道,虽说是在给莫燃和江潮找台阶下,可心里就吃味的厉害,这个江潮太狡猾,太奸诈了!骗的莫燃这么深情的表白,他都没享受过这样的待遇!

    其它几个‘新娘’虽然没说什么,但恐怕都留到秋后再算了。

    莫燃却是又往前两步,将不久钱扯下来的盖头盖在了江潮头上,笑道:“有这个就够了吧。”

    ------题外话------

    啊啊啊啊啊终于拿下江潮!酱紫的江潮宝宝也想嫁啊啊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