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7. 十五禁兽
    那‘醒酒药’三个字咬的极重,满眼的戏谑,莫燃盯着唐烬,不知道是不是他笑的太勾人了,莫燃只觉得有点渴,顿时看向鬼医,“再给我倒杯水。”

    鬼医垂眸看她,只道:“一杯就够了。”

    莫燃觉得奇怪,他怎么知道够不够?然后道:“我很渴。”

    鬼医点了点头,然后去换了一个茶壶,给她连着倒了好几杯茶,莫燃都喝了,她能感觉到鬼医的醒酒药发挥作用了,她的头的确没有刚才那沉沉的感觉了,嗓子也舒服多了。

    只是,为什么她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劲?比如鬼医为什么换一个茶壶给她倒水?

    “还喝吗?”鬼医淡淡的声音传来。

    莫燃摇了摇头,表示喝够了。

    “咳”莫燃努力板正了脸色看着几人,试图找回一点主动权,“今天大家都挺累的”

    “我们不累,主人。”白矖道。

    莫燃沉默了一下,忽略了白矖的话,继续道:“我挺累的,大家也都早点睡吧。”

    “你已经睡了好几个小时,难道没歇过来吗?”张恪笑着问道。

    莫燃淡定的回道:“是啊,就感觉还是很累。”

    张恪似乎想了想,一笑,“也好,那就早点睡。”

    听他如此善解人意的话,莫燃几乎以为他听懂她的话了,如果不是他一边向她走来,一边脱着衣服的话。

    莫燃瞠目结舌,阻止的话都来得及说,便看到张恪已经爬上了身后的床,其他人竟也沉默着除去了外衣,一一躺在了床上。

    莫燃僵硬的扭着身体看着他们,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最后是苏雨夜若无其事的拍了拍身边的专门空出来的位置,问道:“不是累了吗?过来啊。”

    大红色的被子,随意的盖在几人身上,几人神色轻松的靠在床头,鲜艳的喜服褪去之后是或黑或白的里衣,领口或紧或松,似露非露,脱下凌厉张狂的外衣,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妖孽。

    莫燃觉得眼睛有点不够用,头脑也有点发热,愣愣的摸了摸鼻子,总觉得呼出的气都是冒着火的,不会是流鼻血了吧

    哦,还好,没有。

    “你们,都在这睡吗?”莫燃干干的问道。

    苏雨夜道:“这张床这么大,难道你以为是给你一个人准备的吗?”

    莫燃顾左右而言他,“是啊,所以换张床吧,这床太大了。”

    苏雨夜又道:“莫燃小朋友,你不会以为我们结婚,洞房,然后还各睡各的?”

    莫燃还没说什么,江潮却是笑出了声,似乎不想容忍莫燃牌的鸵鸟了,“苏兄,还跟她说这些干什么?”说着,又看向莫燃,“莫燃,今天拜堂的时候,是你豪情万丈的说要娶夫的,如今我们已经在你床上躺好了,你这个‘夫君’是怎么当的?”

    莫燃努力的绷着脸,虽然很想抽自己两巴掌,怎么就给自己的挖了这么大的坑,可也不可抑制的暗咒这几个‘记仇’的男人,非要看她的笑话吗?

    “我这不是没经验吗,这种事情我也是第一次做啊。”莫燃道。

    鬼王垂眸笑了笑,忽然倾身,把莫燃拉上了床,莫燃是不想配合的,但是苏雨夜也来拉了一把,只转眼的功夫,莫燃已经夹在苏雨夜和鬼王中间了。

    莫燃如坐针毡,鬼王却忽然道:“修为都已经是元婴期了,虎胆怎么变成鼠胆了?”

    莫燃下意识道:“你说的是我吗?”

    鬼王挑眉,“不是你是谁?”敢在他面前横眉冷对,字字诛心,可不是虎胆吗。

    莫燃来不及细想她是不是变了,就听鬼王又问:“你能感受到狱火鬼车吗?”

    莫燃巴不得换个气氛,只要不再提‘洞房’,说什么都好,于是心里欢天喜地,面上严肃的说:“我早就想问了,狱火鬼车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只知道我融合了狱火鬼车,但我并不知道它在哪里。”

    鬼王把玩着她的手指,慢慢道:“鬼车是上古妖兽,如今三界之内也有不少鬼车,可狱火鬼车,以前没有,现在嘛,有一个。”

    莫燃不解道:“似懂非懂”

    鬼王笑了笑继续解释,“鬼车不喜血腥,不喜杀戮,不通人性,也懒理兽道,唯独喜食火,不论是人间烟火,亦或是天地异火,见火必食,很多鬼车的死都不是因为寿元,也不是因为修为,而是撑死的。”

    “葬身于异火的鬼车数不胜数,异火之下无轮回,鬼车不会轮回,但执念会留在异火之中,古往今来前赴后继那么多因此而死的鬼车,传言集齐十五个禁兽的血液,就能唤醒鬼车之王——狱火鬼车。”

    “不过狱火鬼车只是一个影子,只存在于非常态的意识中,没有实体,只能寄托在人类的身体里,那天,你若没有收服狱火鬼车,它就会吃了你的。”

    闻言,莫燃诧异的问:“我收服了这么厉害的东西,我现在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鬼王道:“急什么,等你再用异火的时候就知道了。”

    莫燃想了想,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于是问:“这狱火鬼车,真的是第一次出现吗?”

    鬼王抬眸看了莫燃一眼,忽然问了一句,“亲爱的主人,你身体不难受吗?”

    莫燃觉得奇怪,心里想着狱火鬼车的事情,没什么犹豫的说:“不难受啊,怎么了?”

    不过在她说完之后就自然的掀了掀被子,被夹在中间太热了。

    鬼王笑着摇头摇头,继续道:“你还不明白吗,世间本无狱火鬼车,相由心生,狱火鬼车是我们创造出来的,它为你所用,可助你吞噬异火。”

    莫燃愣住,“助我?”

    视线从男人们脸上扫过,见他们都是早已知情的淡定,莫燃心中涌起一片热潮,他们到底是担心着她以身育火,这狱火鬼车,便是为了给她护航的吧,这等虚无缥缈的事情,他们竟然真的做了。

    一瞬间也明白了许多事情,他们消失了这么多天,准备成亲只是小事,召唤狱火鬼车才是真的吧?这等大事,容不得丝毫干扰,若不一举成功,狱火鬼车的神一散,就再也凝聚不起来了。

    他们为了她,什么都想到了,可她却还总是躲躲闪闪,莫燃顿时都有点瞧不起自己了。

    “十五个禁兽之血是什么意思?”莫燃轻声问道。

    “亲爱的主人,你可真是迟钝的可爱,三界之内,称得上‘禁’的,唯有妖禁,禁兽便是被妖禁封印的妖兽,召唤狱火鬼车是逆天而为,非反常手段不能成事,也只有以禁兽之血才能召唤。”

    听着鬼王的话,莫燃低着头掰手指,雪鹿既然能被妖禁封印,那六族妖兽恐怕都是禁兽,小黑虽不是兽,但似乎也在妖类,再加上鬼王,白矖,唐烬,这最多也就十个,哪里来的十五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