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8. 吃软不吃硬
    莫燃这洞房一觉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她昏昏沉沉的,只觉得太荒唐,她觉得两世都没有那般身不由己过,陷入**的漩涡里,怎么挣扎都不管用,脑海中都是自己迷乱的呻吟和热情的举动,让她非常怀疑,那还是不是她?

    “既然都醒了,就别再装睡了。”耳边传来江潮慵懒的声音,他抱着莫燃,手放在她的腰际,轻轻的揉着。

    莫燃眉心跳了跳,抓住了江潮的手,咬牙扔开,翻个身想背对他。

    “嘶”可这寻常的动作却害她不浅,身体像是散架了一般,每一个零件都在抗议着罢工,她稍稍一动便有瘫了回去。

    不知道是疼,还是酸困,总之半晌都动不了,尤其是两条腿,好像已经不是她的了。

    莫燃猛的睁开眼睛,满眼凶光的看向身边的人,“禽兽”

    江禽兽伏低了身体,将手探向莫燃的腿,不轻不重的按摩,眼眸看着莫燃,笑道:“洞房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你一直在说‘慢一点’‘快一点’,害我经常会分不清你到底是要快还是要慢。”

    莫燃怔怔的望着江潮精致的脸,她怎么从来没发现江潮能这么厚脸皮!她颤抖着手指着江潮,气的半天没说出话来。

    “呵呵”江潮却是抓过她的手轻轻一吻,语气软了一些,低沉的声音让人沉醉不已,“你只是躺太久了,起来活动一会就好了。”

    说着,江潮起身,同时也把莫燃拉了起来,让她靠在自己身上,两只手都帮她放松腿部的肌肉。

    莫燃本想踢开这个禽兽的,可被这么按摩着太舒服了,莫燃没有跟自己过不去,放松了身体靠在江潮身上。

    “其他人都去哪了?”莫燃问道。

    江潮笑道:“醒来只看到我很失望吗?”

    莫燃哼了一声,“他们跑的倒是快。”如果都在这里,她的身体就是真散架了也要把他们挨个揍一遍,尤其是鬼医!

    洞房时她太反常了,虽然脑子是清醒的,可身体根本就身不由己!跟中了春药没什么分别,只是她中的药显然高级多了,竟然让她从头到尾都印象深刻,如果忘了也就罢了!

    就是给她十个脑袋也绝对想不到,鬼医竟然也会给她准备这种药!

    就在莫燃怨念深重的时候,一人推门进来,却是鬼医和唐烬,两人都端着一个盘子,只不过鬼医端的是药,唐烬端的是饭。

    江潮只抬眸看了一眼,就继续给莫燃按摩了,而鬼医将药端了过来,这种放松身体药只能是熬制的,并不能炼成丹药,只是在他尝试了几次想喂给莫燃喝的时候都被她躲开了。

    “嗤”唐烬忍不住笑出声,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无涯,我算是看出来了,小情人这是在恼你呢。”

    鬼医也看了看莫燃,只淡淡的说道:“先把药喝了。”

    “不喝。”莫燃道,她觉得非如此不能表示她的愤怒。

    鬼医却道:“不苦。”

    莫燃愣了一下,依旧没喝。

    而鬼医一手端着药,将几颗海棠果塞进了莫燃手里,“凉了药性就没了。”

    莫燃低头看着手里的海棠果,只觉得再多的气都在瞬间被扎破了,就失神的一会功夫,鬼医已经将汤药喂完了。

    唐烬在一旁看的瞠目结舌,悄悄的摸了摸下巴,真是见识了,莫燃这人吃软不吃硬,他以为鬼医这要被晾几天了,没想到就这么轻飘飘的解除危机了?

    唐烬也挺意外鬼医会给莫燃下药的,不过自从上次不小心中过一次鬼医的药之后,唐烬就对鬼医很警惕,洞房那晚在他给莫燃递上茶水的时候,手指在那茶壶里一搅,他下意识的就觉得那不只是醒酒药,原来鬼医看上去冷傲孤僻,可那并不代表他纯良无害啊

    莫燃是不想再提起洞房的事情了,所以也没有刻意去问,距离洞房过去到底有多久了,总之不可能是昨天晚上,她明显感觉天亮过一次。

    有了鬼医的药,再加上莫燃活动了好半晌,终于活过来了,吃了些东西莫燃就去了海棠院,一进门便看到男人们和她爹爹相谈甚欢的情景。

    “姐姐,你来了啊,我们等你很久了。”莫羽飞笑道。

    “呜呜,大姐姐!”婴童也喊道,看着莫燃,衣服泫然欲泣的样子,他似乎很想扑到莫燃怀里去,可一想到自家鬼王大人的眼神,还是忍住了,鬼王大人似乎很不喜欢他那么做。

    莫燃看去,却见莫羽飞捧着一张地图,刚刚似乎在看,而婴童坐在那张大桌子上,穿着一件小黑龙的连体衣服,两只小腿晃来晃去,而他面前却有三个人紧紧的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莫燃的视线从那三人身上掠过,心想不知道婴童是怎么把这三个人找出来的,而那三人正是被关在北苑多时的淫时雨。

    “救、救命啊”桃花苏抖着嗓子虚弱的跟莫燃求救,他现在更加更深地固的认为,莫燃根本就是天使!三天两头给拿他们试蛊虫的琪琪格南琴是大慈大悲的观世音!

    她们简直善良仁慈极了!眼前这个婴儿大的笑起来可爱无比的小孩才是真正的恶魔啊喂!只过了一天而已,堂堂淫时雨兄弟三人就快神经衰弱了!

    那可爱无比的小恶魔说狼人金身上的刺青太难看了,愣是匕首一挥,在狼人金身后画了个血淋淋的美女轮廓,凹凸有致的,又洒了些不知道什么药,看样子除非扒了那张人皮,否则那个轮廓是消失不了了。

    狼人金一个铁塔一样的汉子,哭的已经流不出泪了。

    而拐子李,小恶魔说他长的太恶心了,三下五除二就把拐子李引以为傲的抽象派头发剃了光头,还特意点上了六个戒疤,看上去就像个变态的和尚。

    而桃花苏,小恶魔说他不男不女的,看着雷人,强行灌了一堆药下去,又抓了几个妓馆的女人去诱惑他,桃花苏自从被莫燃抓到北苑之后就没开过荤,现在就算给他一头母猪他也能义无反顾的上,别说是女人了。

    当他流着口水的扑上去的时候,才万念俱灰的发现,他的下半身不能用了

    桃花苏当时寻死觅活的,拐子李和狼人金拉都拉不住,最后还是小恶魔轻飘飘的一句话点燃了他苟且活下去的希望,“只是下了点药,又不是切了,没出息”

    所以,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三人就算手脚都自由的仍在那,也兴不起一点逃跑的念头,因为他们都清楚,除非他们想立刻马上就死,甚至是生不如死!

    莫燃走过去摸了摸阴童的头,“你抓他们干什么?”

    阴童可怜兮兮的抓着莫燃的袖子,“大姐姐,童童好无聊,童童不想跟鬼母他们回去,你去帮我求求鬼王大人,让他把我留在这吧,我能做的事情可多了!”

    莫燃意外道:“鬼王让你回鬼域吗?”

    阴童点头,大眼睛里泪汪汪的,“大姐姐,求你了,你最疼童童了!”

    虽然知道阴童这可怜的样子多半是装的,可她还是耐不住他这样求她,随即点了点头,“好,放心吧对了,这三个人别弄死,我留着还有用。”

    果然,阴童马上笑逐颜开,眼里的泪水都好像瞬间蒸发了,一个劲儿的点头,“大姐姐放心吧,童童最会调教不听话的人了,这三个丑八怪就交给我,我一定交给大姐姐三条忠心耿耿的狗。”

    说完,阴童忽然拍了拍自己的嘴巴,改口道:“三只忠心耿耿的老鼠,嘿嘿。”

    因为莫燃心爱的将军是条狗,所以在北苑很忌讳对狗不敬的话,阴童喜欢胡闹,但向来知道分寸。

    而淫时雨三人则是欲哭无泪,老鼠那是什么东西

    莫燃走进堂屋,众人的视线自然而然的集中在她身上,被众人关爱的眼神盯着,莫燃几乎挪不动脚步了,生怕他们抓住成亲这件事不放,莫燃一坐下就若无其事的跟鬼王道:

    “让阴童留在这里吧。”

    鬼王看着莫燃,笑了笑道:“亲爱的主人,我在这陪着你还不够吗?鬼域要有人镇守,你别听那个假小孩哭两声就不心疼我了啊。”

    莫燃道:“哪有那么严重?”

    鬼王却道:“怎么会不严重?你若留下阴童,便让无涯回去替他。”

    鬼医此时就坐在旁边,莫燃怎么可能赞同这种主意?“鬼域已经进入正轨,难道四使必须寸步不离吗?”

    鬼王叹了一声,道:“主人你想让他们在须弥界逗留,是暗示我让我回鬼域吗?”

    莫燃皱了皱眉,恨不得一掌拍上那笑意吟吟的俊脸上,咬牙耐着性子道:“那你就回去吧!”

    鬼王很是伤感的看了莫燃一眼,“亲爱的主人,你能对我绝情,我却一步也离不开你,若非要如此,我只好费一番脑筋了,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阴童想在须弥界待着就让他待着吧。”

    莫燃问道:“何事?”

    鬼王长长的睫毛掀起,眼角泄露了一丝笑意,“今晚找我侍寝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