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4. 一燃难求
    一言既出,众人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洛川说的是“徒弟”,而不是弟子!

    聂狰第一个反应过来,他上下看了看洛川,表情古怪的说道:“我可是记得,你发誓不再收徒,否则就学那妓馆的姑娘,跳艳舞的,不是我说你,你跳不跳艳舞我并不关心,只是你这一把老骨头,吓死人可如何是好?”

    本来洛川的话就够让人震惊的了,没想到聂狰又扔了一个重磅炸弹!莫燃本来也被洛川突然而来的话给弄的愣住了,可听到聂狰的话,忍不住喷了出来,可看着洛川的老脸红里透着黑,莫燃硬是忍了下来,以手掩唇咳个不停。

    众人的脸色也变的相当好看,都在隐晦的观察着洛川,然后都默默的转过了头,大概是想到那画面太刺激了吧

    洛川的胡须都挡不住那一直蔓延道脖子根的红色,他狠狠的盯着聂狰,而聂狰只淡定的回视,这个誓言只有他们几个人知道,聂狰却在这种场合说出来了,不出明天,这件事必定天下皆知!那他天一门掌门的脸就真的不要了!

    厉鸣犴摸了摸眉头,掩饰了那一瞬间的尴尬,他也不知道有这回事

    “我何时说过这样的话?聂狰,玩笑不是这样开的!”洛川咬着牙说道,身体僵硬的坐的笔直,眯着眼威胁的看着聂狰。

    可惜聂狰完全无视了洛川的眼色,继续‘好心的’的提醒洛川,“我说,你真的忘了吗?我可是帮你记着的,这种事情马虎不得,你发过誓的,若不兑现,道心有损,必定成了你将来大道路上的心魔啊。”

    这下洛川就差吹胡子瞪眼了,话说到这个份上,洛川已经很不的一把大刀砍死这个讨厌的聂狰了!“聂狰,你是非要跟我作对是不是?”

    聂狰很有诚意的说,“你这是什么话,我们多少年的交情了,我至于吗?我只是关键时候提醒你一下,免得你犯糊涂而已,这就是忠言逆耳吧。”

    说虽这么说,聂振嘴角却是露出一丝快意的微笑,正如他所说,他们都是多少年的交情,彼此太了解了,刚刚洛川往这一坐,一开口,他就知道洛川这是要抢人了,他只是看莫燃资质卓越,本想试探将她收入兽宗,没想到洛川的反应这么大,竟然直接收徒?

    这倒是让聂狰不得不琢磨了,洛川自己发的誓他自己不可能忘掉,可为什么这家伙不顾誓言要收徒呢?明明之前他也并没有关注这个莫燃

    暂时不明白洛川为何改变了注意,不过聂狰可不想看着洛川心想事成,必定要拌一脚才行。

    莫不是这莫燃还有什么特别之处而他不知道?

    聂狰心里不由得活泛起来了。

    洛川只觉得双眼都冒金星了,他是绝对霍不出老脸去学妓女跳艳舞的,本来是想先把人定下,别让人抢去了,时候在想办法,可现在却是骑虎难下了,要他说,宁愿不收徒,也绝对不能破这个誓言的

    “师傅”这时,厉鸣犴坐在了他身后。

    洛川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有点迁怒了,若不是为了他追老婆,他也不用被聂狰那老家伙将这一军。

    “咳”厉鸣犴清了清嗓子,他知道这些修炼到这个层次的人最在意的就是这好不容易攒起来的清高,跳艳舞这种事几乎是比死都可怕的,为了不让洛川打退堂鼓,他道:“师傅,您若真发过这样誓,也好办,自古师徒同宗,您发的誓我来承受也是一样。”

    洛川一愣,顿时开怀大笑,“哈哈哈哈,对啊对啊,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喂,老家伙,我发过这样的誓又如何?莫燃这个徒弟我是收定了!艳舞由我的大弟子去跳,你还有什么意见吗?”

    众人也是一惊,纷纷看着洛川和厉鸣犴师徒两人,不得不说,这主意真绝了。

    聂狰也不可思议的看着这脑洞清奇的师徒二人,似乎被二人的不要脸吓的不轻,就算是换个人跳,那也是堂堂男子汉,去跳艳舞真豁得出去。

    而莫燃此刻却是看向厉鸣犴,事情到了这个份儿上,她要是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她就是天字一号的傻了,必定是厉鸣犴怂恿洛川这么做的!

    厉鸣犴回给莫燃一个狂妄又挑衅的笑,他现在还憋着一口气呢,不太想跟莫燃说话,她一声不响的就把自己嫁出去了,这两天还不知道在哪个野男人怀里度过的,那天大婚,要不是从唐甜那知道了消息,他都不知道她大婚!

    莫燃皱眉,厉鸣犴果然是个难搞的家伙。

    正在这时,洛川笑着看向莫燃,手拂过长长的胡须,一秒钟变的道骨仙风,很是和善的道:“莫燃,我见你剑法超绝,资质也是上上乘,只是,虽然你悟性极高,可剑意还有些急躁,这是你对剑法还不甚了解的愿意,我看你这丫头应该没有拜过师吧,我今日便收你为徒,传道受业,为师必定不会有所保留,就看你本事,能学几成了。”

    说完,洛川依旧笑着看莫燃,仿佛在等她感恩戴德的行拜师礼一般,毕竟开口收徒的人是天一门的掌门,换做这里任何一个人,恐怕早已五体投地了吧。

    莫燃却是为难,她不得不承认,厉鸣犴给她出了一个巨大的难题,别说拒绝,就是犹豫一下都会触犯众怒!洛川根本没有询问她便单方面的决定了,难道她真要拜这个师?

    若真要拜师倒也不是不行,洛川说的没错,她的确从来没有拜过师,剑意都是自己养成的,若是得他指点,也不失为一件美事。

    只是拜师非同小可,就像厉鸣犴说的,师徒同宗,日后她若是拖累了洛川,岂不是害了他?

    这师还是拜不得!电光火石间,莫燃下了决心,抬眸看向厉鸣犴,这事是他撺掇的,由他来终止也最合适不过。

    厉鸣犴却瞥开了视线,不论莫燃想什么,他都不会改变主意,那天眼睁睁的看着她被鬼王抱进了洞房,他的心已经被刺的面目全非了,现在没有什么事比得到她更重要的了。

    莫燃心里冒气一股大火,耽搁一分一秒都让她无法交代

    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拒绝了再说莫燃深吸一口气,缓缓道:“多谢前辈厚爱,莫燃自认”

    正说着,却突然被一个脆生生的声音打断了,却是离巳拉着离心的袖子,天真的说:“祖爷爷,这个姐姐这么漂亮,你不收她做徒弟吗?”

    众人绝对没有想到,这收徒这么大的事情,竟然被一个小孩童给打断了,循声望去的时候,却见离家的小世子坐在离心怀里,茫然的望着忽然看着他的众人。

    “小家伙,不要乱说话。”离心刮了刮离心的鼻子,想着这个小不点一直低着头不理他,现在倒是语出惊人。

    莫燃也看了一眼离巳,虽然疯老九这场子救的也不怎么样,但不得不说,起码把她从风口浪尖拉下来了,让她短暂的松一口气,而且,为了她,疯老九连‘祖爷爷’都叫了,莫燃还有什么好抱怨的。

    “巳儿没有乱说话,祖爷爷难道有徒弟吗?”离巳却是一点都不松懈的说道。

    连离家太子和太子妃都暗暗抹了把冷汗,心想自家儿子怎么什么都敢说,要是这位老祖一个生气,那可如何是好

    洛川也不悦的看着离心,“老家伙,你哄好你家小世子,虽然这小萝卜头乱说话,不过童言无忌,你可是一个徒弟都没有,一身衣钵也没得后传咯。”

    洛川说话时颇有些幸灾乐祸的模样,他可是有两个徒弟了,瞧,他已经认为莫燃成为他的徒弟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离心这个人虽然几百年都不会离家皇宫,连自己的子孙都认不全,可他的确是个极其护短的人,就算洛川没说什么难听的话,可他就是不乐意了,当下抱起了离巳,问道:“小家伙,祖爷爷没有徒弟,这有什么不好吗?”

    离巳想了想,依然天真的说:“当然不好,大侠出门都要带一个手下,而祖爷爷只能自己动手而且,你看那个白胡子老头,他还嘲笑你!”

    末了,离巳那小小的手一指,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洛川瞪眼,可离心却是大笑,“哈哈哈,好小子!”

    离巳却一脸不解的看着离心笑的前仰后合,其实心里痛骂不止,还不赶快放下老子!还有那个洛川,竟然敢叫他小萝卜头,他日后非得把他打成萝卜头不可!

    半晌,离心止住了笑,看向洛川道:“你也别在意,你都说了,童言无忌,不过,你倒是提醒了我,我还没有徒弟,无人传我衣钵,我看这丫头就很好,你都有了一个徒弟了,这个徒弟就割爱吧,给我得了。”

    洛川指着离心,“离心,你这脸还要不要了?收徒这么大的事也能让来让去?”

    离心依然淡定道:“别人不能让来让去,我们二人多少年的交情了,还分彼此吗?”

    洛川抖着胡须,脾气都要爆了,“你滚!”

    莫燃见两人之间的气氛隐隐紧张,觉得她不能装聋作哑了,连忙道:“二位前辈都请息怒,莫燃直视平凡资质,被二位前辈厚爱也很是惶恐,恐怕自己不够格,斗霊大会上人才辈出,我今天只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唯恐让二位前辈失望,不若二位前辈再看看别的修者,也许还有许多比我更出色的修者。”

    洛川和离心这才同时把视线放在莫燃身上,两人反倒没有急着说什么,而是别有深意的看向莫燃。

    久等不到回音,莫燃忍不住抬眸看了一眼,在看到两人深沉的眼神时,心中暗道糟糕,她只想着适时终止了这一场闹剧,却不想引起了这两人的注意,她的表现哪像一个普通的修者?

    就算是王三族和隐三族的后辈,面对这样的场面也不可能淡定,可莫燃说话虽然谦虚得体,可她太冷静了,更像是一个旁观的调停者,似乎不像是她所谓的‘惶恐’,而是根本无心拜师。

    这倒是有趣了。

    而莫燃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她什么都想到了,就是没想到她应该扮演一个怎样受宠若惊的修者

    可她现在也无法补救了,更不能再说什么,现在是说多错多,只能硬着头皮等着。

    “哈哈,我看出来了,这丫头是选不出来,你们两个也真是老不羞,竟然把这么一个难题丢给了一个小丫头,这不是在为难人吗?我看你们也别争了,这丫头御霊了得,御兽必定也不会差,跟着你们只会耽误功夫,不如拜我为师,跟我回兽宗。”

    说着,聂狰带着几分豪放的看着莫燃,道:“丫头,不管你有没有契约兽,日后为师都能给你找几个神兽,你先口头拜我为师,等斗霊大会一结束,为师带你回兽宗,再办一场隆重的拜师礼,为师想想,到时候得让兽宗所有副掌门和长老也来给你敬茶。”

    莫燃僵硬的举着手,看着一脸憧憬的聂狰,欲哭无泪。

    而洛川一张脸黑成了锅底,“老不死的,你这就不是老不羞?”

    离心也道:“你这就不是为难人?”

    聂狰回答的理直气壮,“我聂狰的徒弟,按备份来算,当然是宗内的长辈了,让兽宗上下尊为长,有何不妥?”

    洛川冷笑一声,想说这老家伙是避重就轻,不谈他半路杀出来抢人,说些没用的干什么,可他不想跟聂狰争吵,只道:“我天一门就没有副掌门、没有长老了吗?我洛川的徒弟就不是长辈了吗?”

    离心道:“我离家倒是没有副掌门,没有长老,不过整个沧月国都是我离家的。”

    事情不知道怎么演变成了现在这样,三个大佬要争,谁说话管用?旁人只能屏息等着,眼看着三人由正常的据理力争变成了一句句的软刀子,再接着就快演变成真刀真枪了,豆大的汗滴出现在了众人的额头上。

    众人也不禁羡慕起莫燃了,被这三个巨头争抢,那该是多么荣耀的事啊,说出去都够吹一辈子了,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怎么就没有砸他们脑袋上呢?

    就在莫燃也如坐针毡的时候,那三人竟然突然看向莫燃,都笑的阴森森的,“丫头,你来选吧。”

    莫燃想选原地爆炸!可这显然不是选项,只好稳住道:“莫燃资”

    洛川大手一挥,打断道:“丫头,你别说什么资质不够,惶恐什么的,你就是亏朽木为师也能把你雕成栋梁!你直接选为师就行了!”

    聂狰顿时道:“丫头,斗霊大会结束之后为师先带你去一趟不死丛林吧,给你契约一只神兽,然后再返回兽宗,你不选为师,还犹豫什么?”

    离心则道:“丫头你成亲了没有?若是不想成亲也无妨,离家子孙甚多,英俊有才的男儿也不少,你随便挑一些拿去,若你更爱法宝,我想想你把斩魔剑应该在离家皇宫,也一并送你,我看你这丫头脑子活泛的很,跟着这两个老古板那是暴殄天物,跟着我,包你东西也学了,乐子也享了。”

    此时的莫燃才是骑虎难下,而众人都已经羡慕的吐血了,直接去不死丛林内部契约神兽?由聂狰保驾护航还有什么做不成的?屠魔剑?!那传说中离氏皇族唯一的一把八品上等斩魔剑真的摆摆手就送人了?这天大的好事给他们吧!

    莫燃闭了闭眼,心想除非她真的选一个人,可这是下下策,选任何一个人都是得罪另外两个人,这三人也许并没有那么真心要收她为徒,只是这么一吵,就像洛川说的,不管她资质如何,这徒弟是必收不可了

    “三位前辈,且听我一言,莫燃必定不敢挑选三位,而且,若是拜师,我也必定不能辱没了三位前辈的名声,如今正是斗霊大会的决赛,我若拿了斗魁,再行拜师,三位前辈也好再考虑考虑,我这徒弟是不是值得收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