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5. 再现狂潮
    三人一顿,然后洛川笑呵呵的说道,“不愧是老夫的徒弟,原来是奔着斗魁来的,好!为师相信,斗魁一定是你的!”

    聂狰也满意的点了点头,“好好好,为师越看你便越欢喜,为师就是欣赏有胆量的年轻人,也好,等你拿了斗魁,为师给你庆祝,到时候可是双喜临门,为师清净了许多年,这便吩咐门派里准备了。”

    离心笑道:“乖徒儿,你是为何留在离家太子身边的?离家皇帝许了你什么好处?不过那都不重要了,为师跟那小皇帝要个人他怎会不给?况且为师带走的还是自家的徒儿。”

    三人自顾自说,似乎完全把莫燃那句“考虑考虑”给忽略了,而且,你们一口一个为师,一口一个徒儿,知不知道莫燃很尴尬!还有,你们就认定了莫燃是斗魁了是不是!

    说罢,洛川轻抚胡须,一派道骨仙风的模样,轻松的走回了他的前排,原本和离心并肩坐着的聂狰则是若无其事的往旁边挪了两个位置,目不斜视的看向擂台。

    离心则是抱起离巳亲了一口,摸着他的脑袋道:“小家伙乖。”

    离巳的脸黑成了锅底。

    三人的争抢忽然就结束了,多亏了莫燃的几句话,可莫燃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因为她好像被推进了一个坑,这个坑叫做‘斗魁’,她本是找个借口,若能让三人松口,那么,她是不是能拿到斗魁不好说,可若不拿斗魁那还不是轻松的很,只要输一场就好了。

    可为什么现在竟隐约有种,她必须拿到斗魁的压力?这三个大佬分明是徒弟也要,斗魁也要的意思!

    莫燃现在真的是心在滴血了。

    唐甜拍了拍莫燃,笑了,“恭喜。”

    莫燃看了一眼唐甜,“喜从何来?”

    唐甜笑的戏谑:“大赛夺魁,喜得良师,得获盛名,用平步青云形容亦不足矣。”

    莫燃翻了个白眼,她就不该指望唐甜会说出什么好话,“你这三喜,分明是三座大山。”

    唐甜拍了拍莫燃的肩膀,“换个角度想想吧,你看他们的眼神,那都是一个个嫉妒的灵魂。”

    莫燃没有去看,但用头发丝都能感受到四周黏在她身上的视线,这等罕见的事也能被她遇到,她也挺服的。

    正说着,却听擂台上响起主持人的声音,“下一组选手,江潮,陈治!对阵的霊都是魔魂!”

    莫燃顿时坐直了身体,视线立即转向了擂台。

    厉鸣犴刚刚坐过来之后就没离开,现在看到莫燃一听到江潮上场就这么精神,没好气的嗤了一声。

    两人先后落在了擂台上,莫燃在看到那一抹白色的身影时,嘴角不由的牵起,刚刚萦绕在脑海的烦恼也有点消散了,不知道是不是那天大婚的时候她那番话破了江潮的禁忌,他开始穿白色的衣服了。

    而他手执折扇,洒然落在擂台上的时候,嘴角牵起若有似无的笑,迷人极了。

    江潮和他的对手相互拱手示意,一举一动都在空中的屏幕被放大了无数倍,矜贵的气质和无可挑剔的外表,顿时引来一阵以女子为主的尖叫。

    其实莫燃很期待江潮的比赛,他是以不死鸟佣兵团副团长的分身参加的,莫燃知道他们的用意,经此一役,不死鸟肯定也会从佣兵工会脱颖而出,他们也很重视斗霊大会。

    不死鸟佣兵团的团长是莫非,其他人则都是副团长,这一次参加斗霊大会的人只有江潮和莫非,因为其他人都不是人,没有契约霊,自然不能参加了。

    所以成败都看江潮和莫非了。

    只是莫燃竟然都不知道江潮的契约霊是什么,江潮也只是曾经闲话似的跟她提过一次,说他契约了一个霊,便再无其他了。

    也不知道是江潮根本没在意还是在搞神秘,总之这一拖,她竟要在这种场合才能知道他的霊。

    魔魂,这倒是稀罕了,当初被打入霊界的,多数都是无间界的大妖,但也有不少天界的仙客,这些仙客与无间界‘同流合污’,自然被一并抹杀了,跟那些大妖一样,他们同样修成了霊体,而且在霊界,这些仙客应该是最靠近王之谷的。

    只不过,这些仙客肯定‘不配’再被称作仙了,大妖各有各的种族,而这些曾经的仙客则是被归入了‘魔魂’。

    观众席也挺沸腾的,这应该是继莫燃之后,最有看点的一组了,魔魂应为本身就很强,很少有人能召唤出来,而江潮和陈治两人的霊竟然都是魔魂!

    “嘶——”

    观众席传来一阵吸气声,却是擂台上的两人已经召唤出了各自的霊,并不是妖兽那般庞大的身形,只是两个悬浮在空中的黑色身影,两个魔魂一闪而逝,陈治的战斗合体是一套铠甲,而江潮的战斗合体却令众人一惊!

    那魔魂竟是化作了一抹菱形的尖角贴在了江潮的眉心!若非仔细找,众人还真发现不了!

    莫燃也很是惊讶,这么小区域的战斗合体,说明江潮和他的霊契合度很高,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战斗合体的形态很多,但宗旨都是强化,修者可以强化的地方很多,身体强度、速度,法术的强度、速度,而这些强化需要的战斗合体、都不再头上。

    如江潮这般,将合体选在如此高难度又危险的地方,就只能是强化神识了!

    这当然不是意识合体,也没有意识和提那样不可估计的危险,强化神识的难度在于修者与霊必须修习同一种功法,危险处在于,强化的同时也有可能过度消耗神识导致神识受损,若是这样,即便是打败了对手,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了。

    世间功法何其多,修者跟霊修习同一种功法,这概率得有多低?可今天竟然被众人见着了!

    “我记得你家江潮休息的是诅咒之术?”唐甜在莫燃耳边说道。

    莫燃看了看她,很快又将视线转回了擂台,可同时也点了点头,似的,诅咒之术,一般的功法也许门类众多,可诅咒之术却少的很,尤其是高级的功法,所以对于江潮来说,召唤出跟自己相同功法的霊的确是有可能的。

    而此时,陈治祭出一把长枪,可江潮只一转折扇,手中的折扇却是换成了一个红色的权杖!

    那权杖的柄细长,而顶部却是一弯流畅而暗黑的断刀,刀身上还有这一个浮起的骷髅头,看上去阴暗的很!

    “逆风!那是权杖逆风!”

    “怎么可能!逆风有主了?”

    “孽海童鹤出山了吗?!他回来了吗?!”

    “那是他的徒弟吗?一定是吧?不然逆风怎么会在他的手里?”

    谁知,在江潮祭出那把权杖之后,众人的反应更是炸了锅,连主持人也突然冲上去暂停了比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