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9. 一只狂猫
    “你们可真无聊。”刑天慢慢道,他看了一眼四人,惺忪的眼中并无波澜,他站在那里,除去那惊人的俊美与长长的墨发,似乎并无危险性,就像还是那只慵懒的猫。

    若是随便拉过来一个人,告诉他这是刑天,怕是不会信吧?

    “比不得你刑天,无聊到装成一只猫。”离火嗤笑,好像从来不会放弃毒蛇的机会。

    “你们想找我打架?”刑天问道,他看着四人,问的很随意。

    “并不想。”魂落道,“你以为打了那么多年,我不烦吗?”

    确实,魂落是青门的战神,而刑天是三界的战神,两人曾经不知道打过多少次,魂落尚在记忆没有恢复的时候对黑猫的感觉就不好,如今才算明白怎么回事,两人可是做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宿敌。

    离火的感觉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不过黑猫常常待在三藤戒,他见到的机会比较少,也幸好现在时过境迁,青门已经不是离火和魂落的青门,如若不然,在场的几人当中,谁都不能容谁。

    “那正好。”刑天淡淡的表示,他也不想动手,顿了顿,他问:“何事?”

    这四人言语刺激他现身,刑天不信只是’老朋友’打个招呼。

    鬼王笑了笑,“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啊,说起来也是小事一件,想必战神不会拒绝的。”

    刑天道:“说说看。”

    鬼王一翻手,将一个墨色的小瓶子放在了桌子上,道:“劳烦战神跑一趟小千世界,将这水倒小千湖。”

    “不去。”刑天却是想都没想的拒绝了,青门那个地方,他并不想去。

    “我说,难道战神变成了缩头乌龟?现在连踏进青门的胆量都没有了?”离火嘲讽的说道。

    而刑天却只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不敢去青门的人是你们,不是我。”

    他是不想去,那个地方太脏。

    离火皱了皱眉,红眸显得有点暴躁,差点就站起来跟刑天动拳头了,可却被魂落唤了一声名字制止了,魂落并不想一会莫燃出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一片废墟。

    这时,江潮拿起桌子上的瓶子,道:“这是涅河水,能染黑一切,若将它倒在小千湖,小千湖的镜面定然不能再用,也就无法窥视三界,莫燃已经是元婴期,顺利收服几种异火,天劫是早晚的事。

    可她还不能被青门锁定,现在能进出青门如入无人之境的人,只有你,你不去吗?刑天。”

    这才是他们今天的用意,其实几人早就猜测黑猫便是刑天,只是刑天之死是很多人亲眼所见,所以才会怀疑而已,若非这件事必须他去做,他们也不会这么急着求证。

    闻言,刑天这才抬眸,视线落在那个小小的瓶子上,涅河的水、自然是鬼王弄来的。

    却见刑天伸出手,没见他做什么,那小瓶子就到了他手里。

    四人都没说话,却都知道,刑天这是要去了,他们的确证明了黑猫是刑天,也达到了让他千湖的目的,只是四人并不觉得有成就感。

    因为刑天在听到这个要求的时候拒绝的毫不犹豫,可在听到江潮的解释时又答应的直截了当,虽说他们是为莫燃筹谋,可却并不愿看到刑天也热络于此,毕竟他们绝对不能小看莫燃招桃花的本事!

    正事解决了,安静下来时江潮又担心起了莫燃,不知道刚刚灭神弓失控是否让她吃了苦头。

    “你为什么被封印在三藤戒里?”魂落问道,似乎想转移一下注意力。

    刑天反而淡淡的反问:“这世上谁能封印我?”

    魂落皱了皱眉,似乎无法习惯跟这个昔日的宿敌平静的交谈,尤其是他明明古井无波实则无处不透露着一种张狂的时候,“你不会是要说,你是自己封印自己的。”

    刑天却想了想,那黝黑的眸子里虽平静,却隐隐有种回忆的遥远,“我是想死的。”

    闻言,离火笑了笑,目露凶光,“那你现在还有这种想法吗?我乐意提供帮助。”

    魂落道:“离火,还是等到他从小千湖回来再成全他吧。”

    刑天当然听到了两人的话,可好像这样的挑衅并不能激怒他,他只是平静的想了想,然后道:“这世上最有能力杀我的天帝几千年都没做到,二十四使也不过已经是极致,也依旧杀不了我。

    世人都说灭神弓太厉害,我便让了兵器,可后来我发现,即便我把脖子伸出去让他们砍,也没人能砍得下来,你们二人想杀我,作为善意的提醒,你们的爹都做不到,你们还太嫩了。”

    离火的长发无风自动,那张扬的红色像是他的心情一般,怒火狂烧!尤其是他还对当年刑天用灭神弓伤魂落的事情耿耿于怀,听到他这般狂妄,恨不得立马打一场。

    那泛着火红色光泽的鞭子出现在他手中,轻蔑道:“不如试试。”

    刑天却摇了摇头,那瀑布一般的长发也跟着轻轻摇曳,“以前我想死尚且死不了,何况现在我并不想死。”

    “啪——”那火红色的鞭子甩过,平整的地面上顿时出现一道深深的裂痕!

    而在那鞭子飞向刑天的时候,黑影一闪,刑天却是眨眼间消失了,鞭声中似乎隐隐夹杂着一声猫叫。

    “离大太子,你又怎么了?”只听一人道。

    离火回头去看,却见莫燃不知道何时站在了后面,她怀里正抱着一只黑猫,那猫微微眯着眼睛,柔软的尾巴轻轻甩动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离火在莫燃心里就是一个’不甘寂寞’的暴龙了,她刚一出现就看到离火想抽黑猫,这让她很是不解。

    离火也眯了眯眼,“蠢女人,什么叫我又怎么了?你放开那只猫,你怎么什么猫都敢抱?”

    面对离火的质问,莫燃才觉得莫名其妙,“我抱的是猫,又不是你媳妇,你急什么?”

    离火手里的鞭子飞了起来,似乎想连莫燃一块打了,“没见过你这么蠢的女人,等你什么时候成了那只猫的媳妇你就高兴了是不是?”

    莫燃也皱起了眉,“可青把你的饭换成了炸药吗?你说什么疯话?”

    “离火,别跟莫莫吵。”魂落说了一声,随即看向莫燃,“莫莫,你把这只猫放在外面吧,别送它进三藤戒了。”

    莫燃疑惑道:“怎么了?”

    鬼王笑了笑,接着解释:“这只猫的发情期到了,它不好意思跟你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