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6. 她是变态【二更】
    斗霊大会的决赛安排的很紧凑,不管前一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决赛的第三场还是照常进行了,只不过众人对于莫燃的关注已经前所未有的高了。

    在那些大街小巷的赌坊中,莫燃已经成了争夺斗魁的热门人物,一时间云都都是莫燃的传说,编的版本已经有十几个了,而且把她自席泽城之后的许多事情都挖了出来。

    而莫燃成亲的事情也被众人知道了,毕竟莫燃成亲时也不是偷偷摸摸的,只是那时候举办的低调而已,现在有心人一查,自然都查出来了。

    现在传的神乎其神你的当属莫燃的夫君们了,外人不知道莫燃到底跟几个男人成亲了,更不知道这些男人是什么身份,因此传的沸沸扬扬。

    “莫燃才没有什么双修道侣!人家那是’娶’夫,我听不死鸟佣兵团的人说的,就他们副团长,柳洋和白衣,那都是莫燃的夫君!”

    “那天她身边的那个高阶修者,肯定也是她的夫君,要不然怎么会那么亲密!”

    “还有还有,昨天坐在她身边的那个人你们看到了吗?那个人可是唐烬!就是那个唐玥薏宠的没边的弟弟!他也是莫燃的夫君!”

    “我也听说了!你们说,莫燃跟唐玥薏之间结下了这么大的梁子,唐烬竟然第二天就若无其事的跟莫燃出双入对,你们说,唐烬这是要媳妇不要唐家了?”

    “要我我也不要,有那么貌美的媳妇,为她死都值,别说是离开家族了!”

    随便走过一个地方都是这样的议论,莫燃坐在江边的茶肆,百无聊赖的听着这些市井传言,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她对面坐的是唐甜,两人在这都快坐了半个时辰了,却谁都没有说话。

    距离那天鬼王跟唐玥薏针锋相对已经过了三天,决赛的三场淘汰赛都已经结束了,出线的只有二十人,而这二十人将在一天后车轮战,争夺斗魁。

    莫燃和唐甜都在这二十人当中。

    江边的风很柔软,莫燃本来以为这里也是唐家的酒楼,昨天才知道,这酒楼是唐烬的,虽然唐烬一直顶着唐家人的帽子,可这些年他自己还真弄了不少自己的地盘,比如北苑,比如这酒楼,用唐烬的话说,纯碎是闲着玩玩的,不然就真没什么可打发时间了。

    这两天都没见到唐玥薏,她干脆不出现了,而唐烬也没有刻意撇开跟谁的关系,他照样出入唐家,唐加人似乎并不敢说什么。

    莫燃有点摸不透唐烬是怎么处理唐家的关系的,她昨天也问过他,可唐烬却只神秘的说了一句,“把唐家除了费时又费力,一点都不好玩,小情人,早晚我把这唐家送给你。”

    “你跟辞音是怎么回事?”最后,还是莫燃先开口的,否则她不知道唐甜能沉默到什么时候。

    “没怎么回事,就算有怎么回事,也是他,跟我没关系。”唐甜没什么情绪的说道。

    莫燃道:“唐甜,你真的什么都不跟我说吗?如果跟你没关系,唐玥薏会拿他威胁你?唐玥薏又不是傻子。”

    唐甜看向江面,依然什么都不想说的样子。

    莫燃转了转茶杯,有点恼火,唐甜现在就像是受了惊的刺猬,对谁都满是戒备,她实在有点跟她耗不下去。

    忽然,莫燃道:“你不想说你身上到底有什么诅咒,好,那我不问,你不想提你父母,我也不问,你不想听到辞音的名字,可如果你真的不关心,告诉我又有什么关系?

    唐甜,我们是朋友,我希望你明白,不管你说什么,在我这里得到的都是承认和支持,你我之间,我真的不知道有什么是难以启齿。

    更何况,你以为到现在为止,这还是你自己的事吗?唐玥薏让你们唐家的子弟去杀我,若杀了我她一定乐见其成,若杀不了,她也有办法置我于死地。

    她唐玥薏会因为我拜了离心为师就想除掉我?她会这么沉不住气吗?这里面真的跟你没关系吗?”

    莫燃说完,过了一会之后,唐甜收回了视线,她看着莫燃,眼中微微有了波动,好歹有了反应,莫燃也微微送了口气。

    唐甜也许对她的自己的事情闭口不谈,但不会对她的事也毫无反应。

    果然,唐甜神色变化,似乎经过了许久的思想斗争,才沉着脸开口,“唐玥薏知道我想摆脱她的控制,她认定杀了你就能让我乖乖听话,她想让我知道,我斗不过她。”

    莫燃皱眉,“唐玥薏是唐家的大家主,你们之间似乎积怨已久,她若真那么恨你,不是很轻易就能杀了你吗?”

    唐天嗤笑一声,“恨一个人,杀了他就够了吗?莫燃,你没见过变态吧?”

    “你说唐玥薏是变态?”莫燃挑眉,“你有什么好让她恨的?”

    唐甜冷笑着,“有一样东西,唐玥薏这辈子都得不到。”

    唐玥薏得不到的东西?莫燃想了半晌都没有想到,而唐甜显然是不愿意说透了。

    过了一会,唐甜闭了闭眼道:“你身边有鬼王,唐玥薏应该暂时不敢动你,但也不能留着她,她是个疯子,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唐甜也想亲手阻止唐玥薏,可她做不到,唐玥薏的修为始终是她跨不过去的一座大山。

    “唐烬在盯着她。”莫燃只简短的说道。

    唐甜眼神微动,此时她要还以为唐烬是她那个二世祖一样的舅舅就怪了,她顿时问道:“我舅舅是怎么回事?难道真如他们所说,他为了媳妇不要唐家了?”

    莫燃像是在回敬刚刚唐甜对她的闭口不谈,只道:“你去问唐烬啊,我怎么知道?”

    唐甜果然没有再问,两人算是扯平了,便绕过了这个话题。

    莫燃忽然想起一件事,她道:“唐甜,诅咒石不是在你手里吗?”

    唐甜微微一愣,似乎完全没想到莫燃把话题跳到了这里,不由的看向莫燃。

    而莫燃又道:“当初我以为你抢走诅咒石是为了抹掉灵魂上奎木使的奴印,其实,你是想拿它解除唐玥薏口中的那个’诅咒’对不对?”

    唐甜微微点了点头,承认了。

    莫燃又道:“但这两者你应该都没有做到吧?”

    顿了顿,唐甜依然点头。

    莫燃也沉默了,诅咒石的力量很强大,一般人根本驱使不了,唐甜拿回诅咒石,若有唐玥薏出面帮忙,那还有可能做到,可现在看来,唐甜根本不可能去开这个口,而且,弄不好唐玥薏根本不知道唐甜去过神之囚牢!

    莫燃道:“斗霊大会结束之后我会去北丘岛,你也去吧,童鹤说不定能解开你的诅咒。”

    唐甜眼中有火光在跳动,那一瞬间她似乎有些条件反射的兴奋,几乎想都没想就点头了,她不会放弃这样的机会。

    莫燃隐隐笑了笑,就算没弄清楚怎么回事,看到唐甜振作也是不小的收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