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8. 你得信我
    莫燃被一阵敲门声叫了起来,她开门一看,却是公众的侍卫。?“大人,陛下传唤。”那侍卫道。

    瞧了瞧别的房间也被敲开了门,莫燃便知道这是在叫他们集合了,“好,我马上去。”

    那侍卫施了一礼,很快便离开了。

    莫燃正要走,却忽然想起她那只霊还在里面睡觉,转身又回了房间。

    站在床前,看着抱着被子睡的天昏地暗的少年,微微张着嘴,看上去毫无防备,“起床了。”

    可莫燃这一声完全没有传到少年的耳朵里,他依旧一动不动,莫燃不禁想着,他这一觉也许真的睡的挺幸福的,毕竟她可是听了几个小时的呼噜声的

    莫燃倾身推了推他,可他只吧唧了一下嘴,不知道嘟囔了句什么,转个脸继续睡了。

    莫燃惊奇的顿了顿,这怕是她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难题,她可从来没见过赖床的人

    在床边上站了一会,莫燃脑海中想了许多叫醒的办法,可都没有付诸实践,不禁拍了拍脑门,觉得自己把一件小事想的太复杂了,忽然提着少年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

    “我说,你不会是装的吧”

    莫燃还未说完,少年伸长了手似乎想捞回被子,结果被子没捞到,倒是一把抱住了莫燃的腰,整个人缠了上去,头埋在莫燃颈窝还蹭了蹭,“母亲别叫我,一会老爹又要来揍我。”

    莫燃眉心跳了跳,一掌打开了缠在她身上的人。

    “砰——”

    少年被打出去,砸在了屏风上,倒在一堆木屑中。

    “嘶”

    少年揉了揉屁股,睁开眼看向莫燃,眼中还有点初醒时的迷惘,不过那表情却是相当暴躁了,“我他妈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啊!又揍老子!”

    莫燃抱着双臂看着他,“当然不是,我可没你这么一个便宜儿子。”

    少年愣了一下,眼中的神色变的清明,甩了甩头,那一束小辫子也跟着甩了甩,“主人姐姐”

    看了看被自己压坏的屏风,少年跳了起来,整整衣服,走过来无辜的看着莫燃,“主人姐姐,你人这么美,要是再温柔点就好了”

    莫燃笑了,“我温柔的叫过你了,但是并不管用。”

    少年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大概是想起自己睡觉的德性,一时没有反驳。

    莫燃转身往出走,“该走了。”

    少年留恋的看了看床方向,虽然没睡够,但昨天晚上睡的格外好呢面上扬起微笑,少年大喊着“主人姐姐”追了上去。

    少年跟在莫燃身后,表面上规规矩矩的,口中却小声道:“天还没亮呢,老皇帝真着急。”

    莫燃不禁道:“闭嘴,不然你就回契约空间吧。”

    少年顿时抿紧了唇,他可不想去

    不久后,众人在朝天殿聚集,莫燃一进门便看到了江潮,他穿着一袭白衣,跟赫森和敖放聊天,还有神音派的女子。

    莫燃径直走了过去,江潮背后跟长了眼睛似的,在莫燃走近的时候回头看过来,“睡的好吗?”

    莫燃还没说话,元炽便探头过来,嘻嘻笑道:“睡的很好呢。”

    神音派的女子脸色不太好,他看了看元炽,有看了看江潮,忽然问道:“你们昨天是一起睡的?”

    元炽看向那个女子,“当然,床很大,我跟主人姐姐都睡的很好。”

    那女子眼神之中闪过一丝不屑,又有些看好戏的等着江潮的反应,她就是不服莫燃昨天契约了鹤神,连江潮这般优秀的男子竟然也会跟她结成双修道侣,在她看来,莫燃根本就是运气好,攀上了几个神秘莫测的男人,她自己的本事也不过尔尔。

    连赫森跟敖放看着莫燃的眼神都有些微微的暧昧,只有江潮若无其事的以手代梳顺了顺莫燃的银发,垂眸一笑,“小燃有个毛病,从来不招惹小男孩,你叫她一声姐姐,就一辈子都是弟弟。”

    这话自然是说给元炽说的,元炽愣了一下,然后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他很不喜欢江潮的语气,尤其是’一辈子’三个字,他的一辈子长的很,不可能也绝对不会应了别人的话。

    而这时,江潮又对莫燃道:“他抢你的床,你怎么不来找我?”

    闻言,赫森和敖放都笑出了声,敖放吹了声口哨,“有了道侣就是不一样啊,看你们这么恩爱,我都想去找个道侣了呢。”

    而神音派的女子则是咬牙,尽量不让自己的嫉妒表现的太明显,捏着剑走到了别处。

    只有莫燃嘴角急不可查的抽了抽,江潮平时可不会这么温柔的跟她说话,那语气惊的她魂都颤了颤,她很想说,她躲还来不及,怎么会自己找上门去?

    好不容易昨晚宿在皇宫,她可以名正言顺的单独睡的好吗

    “我没抢主人姐姐的床,是她让给我睡的。”这时,感觉妖品被质疑了的元炽说道,可看着赫森和敖放恍然大悟的神色,他又感觉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

    可不是说错了吗?他这不是主动交代了,昨天晚上他和他的主人姐姐纯洁的很吗。

    莫燃也懒得说什么了,反正江潮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而且,正巧看到了唐甜,她招手叫了她过来。

    唐甜走近了,莫燃才发现她的脸色不太好,虽然在跟她说话,但似乎一直心不在焉一般,莫燃不禁说道:“你的相信唐烬,要是他救不出人,我就”

    唐甜看了她一眼,“就如何?”

    莫燃低声道:“我就休了他。”

    唐甜低低的笑了,连江潮也笑道:“莫燃,你这话敢当着唐烬的面再说一遍吗?”

    莫燃也低声道:“敢,为什么不敢?”

    不过,那底气似乎不太足,不过看到唐甜露出了笑脸,她也就不觉得丢面子了,昨天他们都在皇宫在,唐玥薏也不知道有没有做什么手脚

    笑了一会,唐甜慢慢敛了神色,她看着莫燃,道:“我与辞音太久了,也该过去了,我爱过他,他也背叛过我,可那都不重要了,我们都为此付出了代价,我不恨了,他也该真正自由了,若你能救他出来,莫燃,我欠你一个人情,用什么还都可以,哪怕是我的命。”

    莫燃愣住,看着唐甜忽然有些沧桑的神色,心里防备被扎了一般,她曾很多次都想知道唐甜和辞音到底是怎么回事,唐甜从不愿提起。

    而之所以提都不想提,那是因为她还恨,也是因为她还爱,可此时,她如此三言两语的说起,却是再也没有遮掩,不恨了,大概也不爱了,放下了。

    这样的唐甜她很想看到,可当真看到的时候又忍不住心疼。

    别这样,唐甜还是应该嚣张一点,狂妄一点,目中无人一点莫燃想这么说,可看着唐甜,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动了动唇,后悔自己没有让唐烬无论如何救出辞音,后悔自己没有早点看透,辞音始终都是唐甜心里的一个结。

    莫燃的手放在唐甜肩膀上,抿了抿唇,半晌道:“唐甜,若唐烬救不出辞音,我真休了他。”

    再严肃的气氛也被莫燃这句话弄的搞笑了,唐甜转头笑着,而莫燃却很快又道:“唐甜,不管你信不信别人,你得信我,你信我,你失去的,我都会帮你夺回来,伤害过你的,我都不会放过,你所爱的,我也帮你守好了。”

    掌下的肩膀微微僵硬了瞬间,唐甜侧过身,眼中有水光闪过,可嘴角勾起,嗤笑道:“说这么煽情干什么?我看上去很废吗?”

    莫燃却道:“不,你不废,但我看不得自己人受委屈。”

    唐甜挥开了莫燃的手,“别小看我。”

    莫燃笑了笑,眼神有点深邃,这一刻,她是真的开始算计唐玥薏了,主动找上来的麻烦,她一贯都是见招拆招,可若是触及到她的底线,莫燃谁都敢动!

    一个人强大的理由可以很简单,可以因为一个人,一件小事,一句无心的话,而莫燃只是不想看到唐甜颓而已,如果唐玥薏的存在对唐甜的影响那么大,那她就,除掉她!

    正在这时,几人施施然走进朝天殿,莫燃抬眸一看,却见唐甜身着紫衣,一派贵气,嘴角勾着一抹笑,四下环顾一周,很快便看到了莫燃,嘴角一扬,举步走了过来。

    而莫燃却很是惊喜的看着他身边的人,一袭月白色的长衫,绿眸落在了唐甜身上,那温柔的脸,可不是辞音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