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5. 吃醋?
    张恪拉住了莫燃的手,笑道:“你这是干什么?把她们都吓坏了。”

    莫燃抬眸,看着张恪眼中明媚了许多的笑意,不由的说:“好吧,算我错了但你、你是我的,怎么能让别的女人随便摸呢。”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明明听到了!莫燃转头,挥开了那些女子,“你们都出去,这不需要你们伺候。”

    那几个女子此时也不敢继续在这待着了,只是却也没有退出去,而是由于的看着前方。

    前面是一道彩色的珠帘,反射着屋内的旖旎的红光,而在珠帘之后两三米处却是一道高高垂下的红绡帐,而在那红绡帐之后,却是放着一张软榻,隐约能看到一个男子的侧躺的身形,红色的衣摆落下,修长的腿稍稍支起,手里闲适的握着一盏酒杯,此时,那人轻轻笑了一声。

    “呵呵”

    他似乎看了半天的戏,那声音勾人的很,莫燃不禁的想着,光靠这声音就能让人神魂颠倒了,而且,明明是花楼的哥儿,这房间里布置的倒是严密的很,连个脸都不给。

    却听那九公子又道:“都是些蠢材,姑娘都说了那英俊公子是她的夫君了,你们也瞧瞧自己的身份,还想勾引公子还不快把你们的拿手的本事都拿出来,给二位客人助兴。”

    闻言,那几个女子一同矮身向莫燃和张恪赔了不是,然后便碎步走上了屋里的一个舞台上,舞台是圆形,直径也就两三米,一个女子抚琴,一个女子弹琵琶,一个女子吹箫,另外三人则是随着音乐翩翩起舞。

    楼里的姑娘,最拿手的当然是伺候人,其次,当然是风花雪月的技艺了。

    “吃醋就是吃醋,不敢承认吗?”张恪却忽然说道,莫燃想蒙混过去,他偏不让,能让她有这种觉悟,张恪怎么会轻易放过?如此向来,被拉进这里也不无收获了。

    莫燃看向张恪,皱眉想了想,她自然清楚逢场作戏就是逢场作戏,被摸一下又不会掉块肉,可看着刚刚那几个女子围绕在张恪身边,她心里就别扭的很,她是吃醋了,可又觉得自己太小气了,有点矛盾

    莫燃也不回答,转过身端坐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纠结和烦躁,她自己有八个男人,可别人碰碰张恪她都不舒服,她又有什么立场要求张恪?

    抬头看了看前面三个女子妖娆的舞姿,一回眸一扭腰都勾人的很,花楼里的姑娘,学的就是勾人的本事,谈不上高雅,也不低俗,但她一个女子都觉得这些女人身姿柔美的很,被说是男人了。

    想着想着,莫燃越皱越紧,也越来越烦躁,她好像头一次有了危机意识,她和他们之间,真的是铜墙铁壁,永远不会变吗?

    若是变了呢?不,不行!绝对不能变!不然,她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忽然间,她有点明白什么叫因爱生恨了,就像唐玥薏和恨离女,岂不是被伤的狠了?

    可悲的是,既然爱过,真心对待过,却要去恨,亲手抹杀掉自己憧憬过的幸福,想想都可怕。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张恪看着莫燃,发现她情绪不对,不禁奇怪,“不承认就罢了,你这是恼羞成怒?”

    莫燃忽然站起身来,拉着张恪就走,“走吧张恪,我不想在这了。”

    张恪挑了挑眉,“你怎么了?”

    一边问,一边却也站起来了,因为她看出莫燃忽然很抗拒这里。

    “怕你被勾引,还是离开比较好。”莫燃半真半假的说。

    张恪愣了一下,忽然笑出声,“这世上只有你能勾引得了我。”

    莫燃想了想,颇有些认真,喃喃的说了一句,“你说的对”

    张恪却斜了莫燃一眼,“神神叨叨的,不知道你在瞎想些什么,不管你在想什么,都给我停下。”

    莫燃甩了甩头,也不想钻牛角尖,可她控制不住,想着还是离开这花楼再说吧。

    “而且真是恩爱呢,看的我很是羡慕呢,姑娘若不想辜负这位公子,我自然知趣,不会要求姑娘春风一度,只是你们已经进了我的房间,楼里的人都知道我今天接客了,你们若是现在离开,岂不是砸了我的招牌?二位是客人,自然无所谓,只是我以后在这楼里可就不好混了。”

    正在这时,那软榻的上的九公子幽幽开口,那声音美妙的很,听着实在是一种享受,用这样的声音说出的话,实在让人难以翻脸,更难拒绝他的任何要求了。

    “九公子,有这么眼中吗?”莫燃道。

    那九公子笑了笑,“呵呵,姑娘是客人,自然不知道楼里吃人的规矩,我也不过是讨口饭吃,求个安身立命的地方,我这屋里有酒有美人,二位如不嫌弃,就在这小坐片刻,晚走些可好?若姑娘不喜楼里的人,我让她们出去便是。”

    莫燃还没说话,那九公子却是放下酒杯一挥手,“你们都出去吧。”

    而后,不管是吹奏的还是跳舞的女子,眨眼间便出去了。

    “二位请。”

    那九公子说道,透过珠帘和红绡帐,莫燃看到那人坐了起来,微微整理了一下衣服,可他穿的那么少,整理不整理不都一样吗。

    莫燃看了一眼张恪,张恪垂眸,笑道:“九公子如此盛情,恭敬不如从命。”

    张恪都这么说了,莫燃也就没坚持走了,主要是刚刚那几个让她心乱的女子都出去了,楼里虽然热闹,但这屋里倒也清净。

    “九公子为何不出来一见?”

    莫燃问道,微微眯了眯眼睛,刚刚被一群女子弄得眼花缭乱,不及细想,可现在安静下来,这九公子虽然是花楼里的人,可说的话却句句让人难以拒绝,花楼里成了精的姑娘她也不是没见过,可如此不卑不亢的,她还真没见过。

    这些人在花楼里根本没有地位,更何况是在须弥界,这些花楼都是掌握在大势力手里,楼里的人这辈子都翻不了身,而这九公子的派头,的确有些奇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