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8. 被吃?被困?
    众人看着,久久都回不过神来,然而很快,洞中响起一声声沉闷的炸响!紧接着地动山摇起来!龙殒之焱也翻江倒海的一般,高高的掀起了热浪!

    “是封印!”有人喊道。

    众人都在躲避着龙殒之焱,莫燃却站在原地没动,她已经收服了龙殒之焱的火种,火源便不会伤害她了,透过重重燃烧的火海,莫燃紧紧盯着震动传来的地方。

    看到了!莫燃身形一闪,飞快的接近,就在火源底部,巨大的能量盘亘在那里,似乎有东西想冲出来,莫燃祭出灭神剑,狠狠的刺入那能量之中!

    “轰!”

    霎时间,巨大的能量井喷一般冲天而起!莫燃退开老远,等到那能量渐渐弱下来之后,下面却是出现一个透明的窟窿,莫燃没做犹豫的跳了下去。

    在黑暗中坠落许久,莫燃忽然被那隧道甩了出来!差点摔的四脚朝天,莫燃站起来,飞快的观察四周,很快就被前方的巨大妖兽吸引了视线!

    握紧了手中的灭神剑,莫燃顿时警惕了几分。

    正前方是一个巨大的石台,处处都散发着萧瑟而沧桑的味道,连空气中都萧索的很,这里,确实不知多少年没有过人气了。

    而那石台上卧着被封印在此的妖兽,龙头搭在地上,闭着眼睛,似乎在沉睡一般,只是那一口白森森的獠牙很是狰狞,龟身如山,只是龟壳之上落满了灰尘,还长出许多色侧暗淡的野草,竟看不出龟壳本身的颜色了。

    粗壮的尾巴蜷在身侧,它一动不动的时候,看上去像个化石一般。

    龙头,龟身,麒麟尾,当着是鳌。

    莫燃慢慢往前走去,脚步声在寂静的环境中显得尤为清晰。

    忽然,那鳌森森的獠牙动了动,莫燃刚一停下,它一张口,一声巨吼冲出,“吼——”

    霎时间地动山摇!能量如暴风一般,差点将莫燃吹了出去!好在她用了定身术,站稳了脚,只是迎面一阵下雨一般的水泼过来,顿时将她从头到脚淋了透!

    湿漉漉的头发粘在眼睛上,莫燃僵硬的拿开,看上前方已经睁开眼睛的妖兽,不防被震了一下,它的眼睛竟是金灿灿的颜色,两只眼睛跟两个小太阳似的,此时不屑的垂着,有些张狂,似乎在欣赏她的狼狈。

    莫燃慢慢从空间里拿出手帕,仔仔细细的擦了擦脸,然后捏着手帕的一角,像是嫌弃极了又强忍着一般,“我说,这该不会是你的口水吧!”

    那两只小太阳怔了一下,狰狞的大嘴一张,吐了一口口水,洪亮的声音传来,“这才是口水!要感受一下吗?”

    莫燃飞身闪开,也还好她闪的快,要不然她真就领教了,闻言,顿时长舒一口气,“不必不必,您还是省省吧。”

    强忍住想要回三藤戒洗一澡的**,莫燃用灵力蒸干了衣服和头发,又看向鳌,清了清嗓子道:“你好,正式介绍一下吧,我叫莫燃,是来放你出去的。”

    两只小太阳稍稍一转,就已经把她从头看到了脚,龙口一张,莫燃下意识的在身前张开了结界,生怕再被淋一遍雨。

    可事实上并没有,那鳌又合上了嘴,粗壮的尾巴“啪”的一声打在了地上,“你走近一点。”

    莫燃也发现它不是再给她冲一遍水,有点尴尬的卸下了结界,却没有往前,“还是别了,万一你这么多年没吃东西,拿我打牙祭怎么办?”

    “呵,就你?浑身上下都没二两肉,塞牙缝都不够!再说了,爷我不喜欢吃生的。”那鳌粗声粗气的说道,尾巴又拍打了一下,催促道:“往前站!你不是来放我出去的吗。”

    莫燃抬眸看了看它,心中稍稍放松一点,虽然在这里封印了那么久,可他依然是神,沟通起来并不费力。

    莫燃往前走去,那两只小太阳就盯着她,一直到她走到它跟前,眼中才露出满意的神色。

    那鳌低下头,顿时,莫燃眼前都是那白森森的獠牙了,这要是稍微张一下嘴,她就会被活吞了

    “那个,你真的不吃生的吧?”莫燃问道。

    那鳌却忽然张开嘴朝莫燃咬来!莫燃正要闪开,却发现它只是咬着她的衣服把她扔上了石台,离它更近了,离那两只小太阳也更近了。

    “你知道我是谁吗?”那鳌问道。

    莫燃点了点头,“知道,如果不知道我还说什么放你出去?”

    那鳌却是盯着她道:“那你先说说,你手里的剑是怎么回事吧?”

    莫燃握紧了灭神剑,暗道大意了,鳌既然曾经与刑天有过一战,必定是知道灭神弓的,旁人看不出灭神剑是化形而来,它却一定可以。

    “说实话,否则爷不介意吃一回生的。”在莫燃开口之前,那鳌又补充道。

    莫燃顿时道:“现在它是我的。”

    闻言,那鳌却是大笑一声,“看来你知道它以前是谁的,你是谁,是如何契约灭神弓的?”

    莫燃稍微松口气,还好他没有追问刑天,想必他也觉得,如果刑天还活着,这灭神弓一定不会落在旁人手里吧。

    可他的问题依然犀利的很,尤其是那两只金灿灿的眼睛盯着她,仿佛她稍一说谎,他就会看穿一般。

    莫燃道:“我刚才不是介绍过了吗?我叫莫燃,至于这灭神弓,是偶然所得。”

    那鳌却没有说什么,只是盯着她看,好半晌,莫燃都觉得安静的过分的时候,那鳌却是一拍尾巴,嗤笑道:“你没说真话,你能到这里,说明你已经收服了龙殒之焱,如今早已沧海桑田,世人怎会知道鳌?

    这里的封印除了当年封印我的人,没人知道真正的意义是什么,你来放我出去,天界必定不知情,你一个须弥界的小小修者,对我、对天界之事却如此淡定,你怎么可能仅仅是一个简答的名字能自我介绍完的?”

    它说话时,那种强者的俯视无形中笼罩着莫燃,莫燃笑了笑,确实,在这种人面前藏着掖着,的确是自讨苦吃,她道:“我没骗你,只是没有细说而已。”

    那金色的双眼瞥向她,“你说你是来放我出去的,你觉得我需要吗?”

    莫燃看了看四周,石台之上有四根石柱,石柱上拴着锁链,锁链的另一端拴在了鳌的四肢之上,锁链上浮动着金色的铭文,可现在已经很黯淡了,应该是因为封印阵已经几乎不复存在了。

    大概只要这些铭文彻底退去,它自己也可以挣脱了。

    莫燃道:“如你所说,是天界的人将你封印在这里,与须弥界无关,你是坤门的神,必定恩怨分明,待你出去,能否不要跟须弥界计较?”

    那鳌却道:“凭什么?”

    莫燃道:“不能凭什么,我只是在跟你讲道理。”

    莫燃也很语塞,今天这鳌一定会被放出去的,可童鹤的意思是让它欠一份人情,可她怎么知道事实是这样,它已经完全可以自己出去了。

    而她现在又不知道其他人去哪里了,是还在龙殒之焱的火源处,还是出去了?不管如何,她都要做完原定的事情。

    “呵,那我就跟你讲道理,我还有仇人在天界等着,我也懒得在须弥界耽搁爷就给你一个机会,你来解开这封印,放我出去,我承了你这个情。”

    莫燃不禁抬头,有点诧异它这么好说话,立刻道:“好!一言为定!不可以反悔。”

    它巨大的龙头重新搭在了地面上,“不可以反悔的人是你才对,先说好,你要是做不到,我就吃了你,或者把你也捆在柱子上,让你每天给爷唱曲解闷。”

    莫燃挑了挑眉,觉得它的话听着哪里怪怪的,但没有深想,只是觉得这只鳌太小看她了,这封印都破成这样了,随便怎么做都能解开吧。

    莫燃走到一根锁链旁,拿起灭神剑一砍!“叮”的一声,那锁链果然应声而断!

    轻笑一声,莫燃转身走到另外一根锁链旁,再次轻松的斩断,接着是第三根,第四根。

    莫燃回身,不禁道:“你自由了。”

    可那鳌却是一动未动,只是略带嘲笑的反问了一句:“是吗?”

    莫燃你正要说话,地面却猛的震动起来!石台四角的柱子还忽然拔高!一直延伸到几十米的高空!石柱之上飞快的盘旋着金色的铭文,而一条条金色的绳索在四根石柱之间飞快的穿梭,一直从几十米的高空压了下来!

    直到压在鳌之上才停止!若非有鳌在上面当着,那绳索一定会继续往下!

    此时的石台,就像是一个金色的蚕茧一般,将鳌和莫燃一起囚在其中!

    莫燃惊了半晌,等到一切动静停下之后,飞快的冲向石台边缘,那金色的绳索看似光线一般,却在她靠近的时候释放出庞大的能量,将她挡住了!

    莫燃又奔至另外三面,就连头顶也试过了,却发现都出不去!

    莫燃闪身至鳌头之下,“这是怎么回事?你早就知道对不对?”

    那两个小太阳睁开,看着莫燃道:“你是选择让我吃,还是存着以后慢慢吃?”

    莫燃眼眸一沉,转身看向那密密麻麻的金色的绳索,刚刚她还站在外面,现在却是只能看,出不去了怪不得这鳌从始至终都如此淡定,原来他知道封印解开的同时,却是触动了另一个封印!而且这个封印比前一个强悍太多了!

    弄不好,她真的也被困在这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