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9. 沐风,此阵可解!
    “我选择离开这里!”莫燃说道,没有回头,转身走到了一根柱子面前,上面的铭文带着很强的威压,几乎无法正视,她只看了几眼,眼睛便刺的升腾,顿时捂住了眼睛。

    缓了许久,莫燃再次正眼看去,微微眯着眼睛,却只坚持了几秒钟,眼中便干涩难忍,像是被头发丝在眼球上摩擦一般!可她还什么都没看到呢!

    强忍着疼痛继续看,眼中很快便布满了红血丝,又过了一会,莫燃捂着眼睛退开,等她睁开眼睛时,眼前一片模糊,过了好半晌,才渐渐能够视物。

    一抬眸便看到那两只小太阳半眯着瞧她,此时那鳌说道:“你连这里有什么封印阵都不知道,还敢自称是来救我的?”

    莫燃顿时问道:“你知道这是什么阵法?”

    那鳌嗤了一声,“就算我告诉你这是什么阵法,你也出不去,怎么,怕了?”

    莫燃眼中泛着红,虽然她此刻表情正经而严肃,可那猩红依然让那本就妖异的眼眸更加夺目,她上下打量着鳌,用一种很怀疑的态度,过了一会忽然道:“怕的人应该是你吧?你在这里多少年了?三界早就不是原来的三界。

    把你封印在这里的人早就成了青门之主,更是天界之主,当年一场大战,天界大获全胜,这世上的大妖小妖,陡然间损失过半,无间界再也没有能力跟天界对抗。

    这些你都知道吗?还是说,你认定了自己永远出不去,被困在在这百米见方的阵法之中,多少孤寂,多少恨,你毫无感受?”

    随着莫燃的话一句句的说出,那金色的眸子渐渐凌厉起来,尾巴猛地一甩!整个石台都战场起来!那无数道金色的锁链更加刺目,铭文也似乎在警告一般,瞬间漂浮了起来!

    阵法的威压和鳌的威压一并压了下来,莫燃肩头如有千金,压的她瞬间跌坐在地!头顶冷汗涔涔,可口中却是喊道:“你就是怕了!枉你坤门妖神,也被这阵法压的死死的!你的仇人逍遥快活,你却在这里一日日、一年年的熬,你有无尽寿元,那你还要熬多久?熬到你的仇人脑子抽筋想起来在这犄角旮旯还有你这么一个人物吗然后大发慈悲放你出来吗?!”

    话音刚落,身体忽然腾空而起!却是被嗷咬了起来!那狰狞的獠牙扣在她身上,只要少一用力,她就在他口中碎成渣了!

    “有本事你就吃吧!我就是死了也不愿意跟你一起锁在这里!”莫燃头朝下喊道,虽然被那獠牙硌得生疼,姿势也难受的很,可她现在还气呢,平白掉进了陷阱!

    那鳌却低吼一声,一甩头,把莫燃甩了下去,紧接着一张口,一股水柱喷了出来,又将她淋了一遍。

    莫燃坐在泥泞的地上,把头发一捋,气哼哼的也不说话,这地方怎么还藏着一个封印阵?不管是厉鸣犴还是童鹤都没有说,是他们也不知道,还是漏掉了?

    最关键的是,为什么只有她一个人到了这里?这鬼地方,神识根本出不来这个石台,契约通道也莫名其妙的关了,她现在谁都联系不了!本来试图跟三藤戒里的欲秋联系的,可她发现三藤戒也没有了反应!这里好像隔绝了所有的空间!

    “哼,你难道不知道,对于修者来说,死是最简单的事情,活着才难吗?爷还没吓唬你,你就怕成这样,跟个小奶娃似的,不知道你是哪里来的勇气到这的。”

    那鳌说道,语气中满是对待熊孩子一般的不耐,他一个妖兽,如果跟一个小奶娃计较,那也太掉价了。

    莫燃低着头道:“我没有怕,我来放你出去,你明知这里还有阵法,却诱我进来,想法真是恶毒!太让我失望了。”

    那鳌愣了一下,然后无语似的嗤笑:“恶毒?难道你以为爷会是个温顺的大猫?你能放了爷,爷就跟你出去,你要是做不到,爷也只是摇一摇尾巴?”

    莫燃想到了刑天,它的本体就是一只大猫,不过刑天不知道比它强了多少,他绝不会为难任何一个不相干的人莫燃顿时说道:“怪不得你会输给刑天。”

    这句模棱两可的话之后,莫燃又站了起来,走向了柱子,湿漉漉的衣服在沿路留下一串水迹。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知道我跟刑天有过一战?谁告诉你的?”那鳌顿时问道,他与刑天那一战,虽然不是秘密,但也没有多少人知道,而眼前这个‘小奶娃’知道,那就很可疑了!

    莫燃没有说话,只是捂着眼睛,原来就这一会的功夫,莫燃又被石柱上的铭文伤的不轻。

    眼睛是人体最脆弱的部分,可偏偏这铭文似乎专门不让人看,竟有这般狠毒的效果,它看不清这些铭文,要如何想办法破阵?

    “我劝你还是别看了,就算你看瞎了一双眼睛,也破不了此阵。”那鳌又道。

    可过了一会,他发现莫燃根本没有听劝,又盯着石柱看了起来,他心想这‘小奶娃’还挺倔的,忽然低头咬着她的肩膀把她弄开。

    莫燃仰头道:“你不想出去,我还想出去呢!你拦着我干什么?”

    可是眼前一片漆黑,盯着那铭文久了,一时根本适应不了,也没看到眼前的妖兽。

    鳌那金灿灿的眼睛却是眯了眯,神色有些奇怪,看着莫燃双眼猩红,满脸泪痕的模样,语气稍稍软了一点,不甚自在的说:“你哭什么?只要不死,总会有办法的。”

    他可没安慰过人,更何况还是这种会闹脾气的‘小奶娃’,反正他是不会认错的。

    莫燃胡乱抹了一把脸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哭了?正常人的眼睛谁能受得了石柱上的铭文?”

    “这样吗?”那鳌自语,接着又道:“那你不要哭了,我告诉你石柱上都有些什么铭文。”

    莫燃的眼睛正好缓过来了,也看清了透明明晃晃的两只大眼睛,她想说真的不是哭,但看着眼前的妖兽仿佛服软一样的态度,懒得辩解了,而且她更在意的是“你知道石柱上的铭文是什么?”

    “爷长着眼睛,能看。”说着,他当真转头去看铭文。

    莫燃盯着他看了一会,却见他并没与立刻离开视线!

    “你能记住多少?”鳌忽然说道。

    莫燃立刻道:“全部!”

    那鳌便不再说话,在地上找了一块干爽的地方,尖锐的指甲蘸着水写下一个个的铭文,前一个铭文刚刚写完,那水渍也干的差不多了,紧接着便开始写另一个铭文,莫燃则目不转睛的看着,将那些铭文一个个的印入脑海。

    过了许久,鳌却忽然停顿了下来,久久未动,莫燃抬头看去,却见他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莫燃顿时知道了,他的眼睛也在疼,石柱上的铭文有阵法的威压,因为他是妖神,能够坚持的时间必定比她长了许多,但也不代表完全没事。

    过了一会,他又睁开了眼睛,蘸着水继续抄写,莫燃来不及说什么,又集中注意力记了起来。

    鳌会写一会停一会,如此断断续续,等到第一根柱子上的铭文抄写了一遍之后,莫燃道:“你休息一会吧。”

    鳌却道:“我能休息,但你若因此忘了前面的,我岂不是要再看一遍?”

    说着便转向了第二根石柱。

    虽然这话不中听,但确实是这样,能一鼓作气看完当然最好了,莫燃便不再言语。

    时间在一人一兽抄写与记忆中慢慢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四根柱子上的铭文都已经抄写了一遍,那鳌的头搭在地上,紧紧闭着眼睛,而莫燃却不敢耽搁,迅速整理起记下的那些铭文。

    莫燃投入了全部的注意力,慢慢的拼凑着那些铭文,可渐渐出现雏形的时候,莫燃忍不住惊讶,生怕自己弄错,更加小心起来。

    许久,当莫燃睁开眼睛的时候,第一时间便看向鳌,然而那双金灿灿的眼睛也正看着她呢,只是那小太阳一般的眼睛里也弥漫了一圈血红,不过他看起来并未在意。

    “这个封印阵,封印的是地脉?!”莫燃张口,不可置信的问道。

    鳌眼睛之上的肌肉动了动,若他是人形,怕是在挑眉,语气意外道:“没想到你还有点本事。”

    本以为‘小奶娃’只是不死心想找出路,他抄了一遍铭文也只是不想看到她再哭,虽然这里没外人,但他自己也会觉得自己在欺负小奶娃,可没想到她还真的能看出点东西来。

    莫燃却自言自语一般说道:“怎么会?为什么是封印地脉?这样的封印动辄便是一整个界面的运数!这是有违天道的!是天帝做的吗?他怎么敢?”

    闻言,鳌倒是觉得更加有趣了,显然眼前这个小奶娃比他想象的还要强一点,封印术啊,尤其是如此罕见的封印术,三界之内都没有几个人知道了。

    他慢慢道:“你说的没错,这个封印阵的确是封印地脉的,但却并不是改变了须弥界的运数。”

    莫燃顿时抬头,“那是什么?”

    鳌不慌不忙道:“这里的地脉,不仅仅是须弥界的地脉,而且与天界和无间界息息相关,三界分离之后,这里便一直被封印着远在上古时期,陆地的最西面就是天界,海的最北面是无间界,三界是一脉相承。

    不过三界分离之后,三界之间就有了屏障,要去仙界就只能飞升,要去无间界便只能从步步险境的海域穿过界面裂缝而去。

    这个封印,就是三界之间的屏障。”

    莫燃很快又问:“怎么可能?那你也是封印阵的一部分?那在你之前呢?是谁?”

    鳌垂下眼眸,“这阵法必须以灵力做饵,之前,大概是青门的人吧,谁知道呢。”

    “那他后来怎么样了?”莫燃又问。

    鳌道:“大概死了吧,这地方可不是人待的地儿。”

    听他把这么大的一件事说的这么随意,莫燃不知道该说他乐观还是太麻木了,不禁道:“那你呢?你还不是待到了现在。”

    鳌却嗤了一声,道:“爷是妖,不是人。”

    颇有些不屑与人类为伍的意思。

    莫燃埋下头,半晌都没有说话,许是太安静了,鳌的獠牙忽然碰了碰莫燃的肩膀,但也找不到话题该说什么。

    莫燃没有抬头,“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这情况怎么有点奇怪?什么时候这个小奶娃可以这么理直气壮的问他了?这是他的地盘吧?想着,忽然龇牙凑到了莫燃跟前。

    莫燃看了看那森森的獠牙,依然狰狞,可她却并没有当回事,“要吃你就吃,吃了我,你就永远别想出去了。”

    一点都不怕?!想当初青门的大人小孩看到他也是吓的能跑多远就跑多远的,这小奶娃是不是没见过世面,不知道他多厉害?

    等等“听你的意思,你还想着出去?”

    莫燃点头,“不是想,而是必须,是一定!”

    她没有那个时间绝望,没压根没想困在这怎么办,她只会选一条路,一定要出去!她还答应了唐烬,把自己完完整整的弄出去的

    愣了一下,莫燃马上收回了思绪。

    “这个封印真的力量非同小可,就算你拼了命,也无法与之抗衡,我劝你还是别费心思了,等死更容易一点。”

    莫燃猛的抬头,根本不想听这样的话,“你不用再试探我了,我说了要出去就一定会出去的!你想在这等死我也不反对,你离开这里最多也就是去找天帝大干一场报仇而已!

    可我不一样,我还有爹娘弟弟妹妹,还有爱人,他们都在等我!仇恨给不了你出去的**,可爱让我有必须回去的理由!”

    鳌眯着眼睛,金色的眸子看着莫燃明亮而笃定的双眼,半晌,忽然沉声问:“你叫什么名字?”

    莫燃皱了皱眉,“我不是早就说过了吗?”

    鳌道:“再说一遍有什么关系?”

    莫燃蘸着水在地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你若真心问,便记好了,我叫莫燃,爹爹信了算命先生的话,说我命里犯火,便用族姓加了燃,让祖上保佑我平安。”

    莫燃说完便抿紧了唇,这个封印阵的确厉害的很,她解不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她一下都不能有,更不能想远在云都的家人,否则她会害怕的。

    她命里犯火,可四种异火她都收服了,死了不知道多少次,又活了不知道多少次,可现在她只是被困住了,没什么好怕的,她一样可以出去!

    “你爹爹也是个有趣的人。”那鳌说着,停顿了一下接着道:“能避开的命,便不是命,你若真的命中犯火,无论怎么都压不住的,不过,‘莫燃’倒是个好名字。”

    说着,那尖锐的指甲在地面上滑动,带起一阵阵石屑,很快,等他收回指甲后,地上面却是被刻下了两个字。

    “这是爷的名字,你若记不住,爷可以帮你刻在你手上。”

    沐风——

    “忘不了!”莫燃道,她连那么多铭文都能记住,何况一个小小的名字。

    垂眸看了一会,沐风忽然道:“你若破了阵,这里的地脉就会接通天界和无间界,也就是说,三界再次打通了,你没什么想法吗?”

    其实沐风是觉得莫燃太淡定了,明明是个小奶娃,为何想法却如此深沉?

    莫燃却道:“没什么好想的,你说的那些,所有的前提都是,我被困在了这里!难道就因为破阵之后的后果,我就要犹豫破不破阵吗,呵,我可没那么伟大。”

    沐风笑了笑,“你是跟谁学的封印术?”

    莫燃道:“祖传的。”

    “那你家在何处?”

    “云都。”

    “你成亲了?”

    “嗯。”

    “你”

    “你能不能不要打扰我了,你不想出去了吗?”

    “”

    沐风神色危险的看着莫燃,可莫燃老僧入定一般,用布条扭成了一根‘笔’,蘸着水在地上写写画画,事儿皱眉思索,时而抓一抓那银色的长发。

    沐风本是不爽莫燃嚣张的语气,可看着看着,慢慢不恼了,心想他也是在这地方待的久了,甚至到了逮着个人竟然想说个痛快了?

    撇开了视线,她想干什么随她去吧,若最终无果,小奶娃会不会又哭?

    不知为何,脑海中突兀的响起她刚刚吼的那句话,‘仇恨给不了你出去的**,可爱让我有必须回去的理由’

    爱吗?那是什么东西?也许只有小奶娃才会有吧,在他刚刚出生的时候,大概也有过。

    可她说的也许没错,仇恨的确给不了他出去的**,天帝是唆使了众人诱他至此,天帝是主谋,还有很多人,甚至还有坤门的妖,背叛了他。

    他想杀他们吗?想,若他们出现在他面前,他必定一个都不会留,可他却并不那么迫切的想冲破这个封印回天界报仇。

    他忽然响起他曾经问刑天的话,为什么要找上他?

    没错,当初并非他找刑天决斗,而是刑天找他,刑天说他修行已登峰造极,可仍觉单调,战斗只是能让他有一点点活着的感觉而已。

    当时他并不以为意,觉得刑天自视甚高,可自从封印在这里之后,他竟越来越理解这句话了,几百修为已经登峰造极,依然索然无味。

    年少时觉得战神就是无上荣光,等自己成了战神,却发现一切都无趣的很。

    所以,不生不死,便是永无止境的常态了。

    所以他并不着急什么时候寻仇,早一点晚一点,似乎也没有区别。

    可是?爱?小奶娃因为有爱人,所以迫不及待的想出去,如果他也有,他会急着出去吗?

    不,他没有,也没有这样的如果。

    这是,忽然听莫燃道:“是‘结’!地脉也是脉!此阵可解!”

    沐风垂眸,心中也动了动,意外道:“可解?”

    莫燃还有点兴奋于自己的发现,顿时道:“可解!而且并不难解!”

    “呵,并不难解?”沐风不禁笑了,“愿闻其详。”

    莫燃道:“这封印阵并不是什么高级的封印阵,最起码比起霊界那样的空间封印来说低了好几个档次,只是难就难在,此阵是借助天地之力,磅礴无边,如此力量,破解时也要有相对应的力量,否则便是无解。”

    沐风道:“你知道这封印真的来龙去脉,也算厉害,只是这封印阵压在地脉之上,三界之内没有人有那种与之对等的力量。”

    所以,依然是无解。

    不过沐风没有把剩下的话说出来,不想让小奶娃觉得他一直泼她冷水。

    莫燃噌的站了起来,沿着石台边缘踱步,眼睛盯着那金色的铭文看,即便干涩难忍,依旧不肯闭上眼睛,边走边呢喃着道:“不可能,一定有的没有无解的封印,只是我没有想到点子上而已

    万物相生相克,封印也一样,取之天地,天地间必定就有与之相克的力量,是什么呢,是什么呢”

    “不想要眼睛了吗?你过来!”沐风道,眼看着莫燃围绕着边缘走来走去,那双漂亮的眼睛布满了血丝,流了一脸的泪,又哭了。

    见她根本没听,沐风张开嘴把她叼了过来,“这些能量都是天地间最阳刚的能量,再多看几眼,你这双眼睛就别要了,这么漂亮的眼珠子,你要真不想要了,挖给爷玩,也好过白瞎了。”

    莫燃却忽然抓住了沐风的獠牙,“你什么什么?你再说一遍!”

    看莫燃如此激动,沐风不禁想着,小奶娃就是不经吓“好了,吓唬你的,爷不爱玩那种东西。”

    视线渐渐清晰起来,莫燃盯着那双金色的瞳孔,道:“不,前一句,你说了什么?”

    沐风道:“再看下去你这眼睛就瞎了没事,你现在还没瞎。”

    莫燃却狠狠的摇头,“不对不对,前一句,你之前说了什么!”

    莫燃深深的皱着眉,好像想到了什么,一闪而过,可怎么都抓不到。

    沐风才发现莫燃不像是被吓到,垂眸凝视她一会,回想了一下,慢慢道:“石柱上的能量是天地间最阳刚的能量,地脉属阴,如此才能封印。”

    莫燃顿时睁大了眼睛,惊喜道:“对!就是这样!以至阳刚封印至阴,反之亦可!我知道怎么破阵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