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0. 毁灭之器!
    看着莫燃兴奋的发红的脸颊,沐风一直等到她高兴的劲头过去一些才道:“这么说,我们可以出去了?”

    说完,沐风眼神微微变了变,‘我们’这样的词不像是从他口中说出来的,可是刚刚那么随意就说了

    莫燃不知道沐风在想什么,只道:“当然!”

    沐风道:“这里隔绝任何空间,包括空间类的法器,就算你知道怎么怎么破阵,也没有法器可以用。”

    莫燃却道:“谁说我没有?”

    说着,莫燃嘴唇快速阖动,抬手一摇,一串清脆的铃声顿时传了出来,沐风垂眸一看,却见莫燃手脚之上都带着一串铃铛,红色的细绳,银色的铃铛,在白皙的皮肤上很是可爱。

    沐风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会,这铃铛显然是个非同寻常的法器,刚刚她动来动去都没有听到声响,必定是这铃铛自己有隐藏的功能。

    “如何做?”沐风问道。

    莫燃道:“看我的就好了。”

    见莫燃走开了,沐风阻止道:“虽有法器辅助,但催动起来也不容易,我可以助你。”

    莫燃却摇了摇头,“藏音四弦环只听我的召唤,你助不了了,不用说了,我能做到。”

    说罢,莫燃深吸一口气,又念了一串口诀,阴阳笛应声而出,莫燃将阴阳笛横在唇边,想着风啊咯就告诉她的心法,缓缓吹奏起来。

    一阵阴风在本来密不透风的阵法中刮过,笛声阴冷,甚至有些刺耳,即便莫燃不动,藏音四弦环之上的铃铛也错落的响动起来。

    阴阳笛自有阴阳,此时莫燃吹的便是‘阴’字的旋律。

    “呼——”

    阵法之外,一股阴风掀了过来,卷起满地的灰尘,地面上似乎也聚集了一层浅浅的黑气,那黑气不停的加重,只一会便像是弥漫了一层烟雾一般!若是人站在其中,那黑气必定已经到了人的腰际!

    厚重的黑气如有指引一般,翻滚着向石台的方向涌。

    耳边似乎传来真真鬼哭狼嚎般的声音,尖锐的,虚幻的,让人听去直竖汗毛,黑气之中见见漂浮起一个个似人又似兽的东西,黑漆漆的,只是个轮廓,根本分辨不出是什么。

    那东西越来越多,从石台上望去,无边无际的阴气汹涌,无数幽魂漂浮在其中,场面别提有多诡异!

    莫燃不禁退了一步,被眼前的情形惊了一瞬,沐风的爪子扶住了莫燃,声音沉稳的说:“是怨念化成的残魂,被你的笛声引出来的,收你控制,不会对你不利的。”

    沐风这一次是真的惊讶了,如此厚重的阴气!就算是在鬼域都见不到!小奶娃这笛子一吹,再加上那铃铛一(v?v)响,就跟号角一样,将时间至阴之气都引来了!

    这里本就是荒无人烟的地底,若是换在任何一个城池,如此阴气过境,必定寸草不生!这等阴气,早已成千上万倍的超出了阴阳平衡!太过可怕了

    他已经知道小奶娃所谓的破解之法是什么了,她想用至阴之气瓦解封印阵中的之阳之气。

    小奶娃怎么会有这样的法器?任何能够打破平衡的法器,都是逆天的,使用者必定会因此付出代价的

    与此同时,莫燃稳住了身形,眼神沉了沉,她也吓了一跳,上次在散修的酒馆里,她吹奏阴阳笛时就听到了这些声音,只是没有看到酒馆外的情形,没想到会是这样!

    若当时她继续吹下去,那酒馆中可还有人能活着出去吗?

    她终于知道阴阳笛所谓的“杀”是什么意思了,就这样的杀法,跟屠戮有什么区别!真难想象,世间怎么会有如此逆天的法器,又为何落在了她手中?

    莫家,又是哪里得来如此多逆天的东西?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何况莫家在青门是天帝眼皮子底下的家族!

    忽然间,莫燃心中沉重了许多,她拥有这些东西,意味着她必须担起相应的责任,起码,莫家不能重蹈覆辙

    收敛起心神,莫燃专心吹奏阴阳笛,那浓重的阴气已经在石台之外飞快的聚集,发现无法进入石台之后,那黑气一直往上爬,如一道黑幕在视线中慢慢拉起,没用多久,前后左右都被遮了起来!

    那些已经有了形态的黑影趴在金色的结界之上,想进来,只是刚一靠近便被你金光照的烟消云散,只是它们像那些阴气一般,根本不知畏惧,前赴后继,而且好像永无止境一般!

    四根柱子上的金光猛然暴涨!交织在其中的金色绳索也变得更加凝实起来,阵内金光刺眼,阵外却是阴气滔天!两种能量对抗着,作为召唤阴气的人,莫燃一点都不好受,那强大的对抗之力也同样压在她的身上,她从来不知道吹奏一个乐器会是如此艰难!

    每每提气,胸肺中便火辣辣的,像是要炸了一般!莫燃紧紧皱着眉,她知道她绝对不能停顿!破阵也要一鼓作气!

    忽然,莫燃注意到那金色的柱子底部染上了黑色,心中一喜,总算看到了希望!

    笛声和铃铛的响声淹没在杂乱的嘶吼之中,封印阵之中渗透进越来越多的阴气,那金色的绳索从最底部一根根的家消失,速度很慢,但的确是至阴之气占了上风!

    眼看着那些金色的绳索渐渐往上退去,沐风的眼神慢慢讳莫如深起来,他真的要被一个小奶娃救了,这三界也真的要因为这个小奶娃改变了

    视线转到莫燃脸上,金灿灿的眼眸却顿时凛然,凝眸看着那碧绿色的短笛里流出的鲜血,滴滴答答的落在了地上,尾巴猛的拍了拍地面,抬起爪子,差点拍掉她手中的笛子,可到底还是落在了旁边,若是打断她,她才是真的痛苦吧。

    沐风往前靠了靠,头抵在莫燃身后,尖锐的獠牙就在她身侧,可他却是为了给小奶娃一点力量,哪怕很小。

    视线盯着四根柱子上越来越暗淡的金光,交织的金色的绳索也退了一半,阴气涌进阵中,在石台上聚集起来,围绕在莫燃身边。

    又过了一会,眼看莫燃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而封印阵也大有大势已去的意思,沐风慢慢从莫燃身后退开,忽然腾空而起,直直冲上了封印真的顶端,在遇到那密密麻麻的金色绳索时僵持了片刻,不一会,只听一声巨响!

    “轰——”

    头顶所有的金色绳索一并被冲破!阴气趁势而上,缠绕在四根柱子上盘旋向上,眨眼间的功夫,金光退去!四根柱子先后轰然倒地!

    “轰轰轰——”

    也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声音,地面不停的震动起来,悠远而厚重的轰隆声响彻天地!

    莫燃猛然放下了阴阳地,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传奇,稍稍抬眸,看着无边无际的阴气,像是被墨色染黑的云海,阴冷的感觉直入心底!

    而那阴气之中处理的数不尽的幽魂,幽幽的对着她,忽然,不管它们什么形状,都矮了下去,像是‘弯腰’一般,那高高低低的嘶吼像是另类的朝拜。

    阴阳笛在她手中隐隐泛着翠绿的光,阴气在她脚边前前后后的闪动,却始终没有近前。

    莫燃慢慢站直了身体,怔怔的望着这一切,此情此景,像是某种阴暗又郑重的仪式,而被朝拜的人就是她!

    莫燃顿时觉得手中的阴阳笛有千斤重,她若真的在哪里用了,岂不是贻害四方?

    身后忽然贴上来一个身体,坚硬的胸膛和微热的温度,莫燃下意识的屈肘攻去,可手肘却在版图被一只手拦住了,一个略显低沉的声音道:“别打,是我。”

    虽然声音不一样,不似妖兽模样时洪亮,可莫燃还是很快想到,是沐风,这里除了他们俩,再没有别人了。

    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站着一个男子,比她高出一头,男子剑眉星目,与他的兽形一样,让莫燃一眼看到的仍然是那双眼睛,瞳孔是罕见的金色,依然像小太阳一样,弧度流畅的双眼皮,给那张本就英俊的脸更添几分直爽。

    “你靠这么近干什么?”莫燃的视线从那双金灿灿的眼睛移开,皱眉道。

    放在莫燃的手肘的上的手往下一滑,抓着她的手腕在一旁划了个半圆,阴阳笛所过之处,地面上的阴气向远处退去,沐风这才放开她,迈到了旁边。

    “你辛辛苦苦的救我出来,总不愿看着我被这些阴气缠身吧?”沐风道。

    莫燃看了看手中阴阳笛,神色有些晦暗,“你会怕吗?”有这样的力量,任何人都会怕吧?恶魔也不过如此了

    沐风垂眸,笑了,“怕什么?”

    莫燃没说话,沐风却用脚画了个圈,正好是阴气给他和莫燃空出来的圈子,他不无惬意的笑道:“不是还有你保护我吗?”

    莫燃看向沐风,“我怕我保护不了。”

    她忽然觉得这阴阳笛和藏音四弦环根本就是烫手山芋了,疯老九到底知不知道这阴阳笛能召唤出什么?天帝连无间界都容不下,更何况阴阳笛所能制造的,怕是无视一切的毁灭!

    沐风没有立刻说话,他自然清楚,这样的法器落在谁手中都是个隐患,更何况眼前的还是个小奶娃,可话又说回来,谁又能保证拿着它就不会出事?

    小奶娃害怕是因为这东西伤害到了她不想伤害的人,可纵观天下,哪来的圣人?小奶娃觉得担负不起这个责任,可在他看来,也没有人做得到了。

    “你可以的,就像我能站在你的圈子里一样,只要你想,你可以将任何人都保护的很好”沐风顿了顿,很快又道:“你并没有做坏事,你用它只是自救而已,还救了我,你能召唤出它们,也能让它们回去,对不对?”

    莫燃看着沐风,慢慢思考起来,没错,这些阴气是她召唤出来的,她一定也能让它们回去,可是怎么做呢

    莫燃拿起阴阳笛端响起来,阴阳笛只有两种吹走方法,属阴和属阳,她召唤这些阴气自然是用‘阴’字的旋律,若要让它们回去,难道只需要吹奏‘阳’字的旋律?

    想着,莫燃拿起了阴阳笛吹奏起来。

    “铃铃铃”

    藏音四弦环喝着悠扬的笛声清脆的奏响,欢快而满是生机!跟刚刚是完全不同的感觉!刚才那旋律让人听着阴暗而负面,这声音却令人止不住的轻快起来。

    脚边两尺多高的阴气如浪潮般退去,几息之间便消失无踪!

    四周恢复了空旷,没有了那沉沉压在心上阴郁,身心都畅快了许多。

    “原来你真的会吹曲儿,改日吹给爷听吧。”沐风说道,耳边的旋律没有了,竟有些舍不得。

    莫燃道:“改日再说吧。”

    沐风却道:“你怎么一点亏都吃不得,现在约好,也好给爷一个念想,青山不改水长流,下次见面时,爷报你的救命之恩。”

    莫燃顿时抬眸,“你不会真的要去找天帝报仇吧?如今青门是太子掌管,你怕是找不到天帝在何处。”

    沐风笑了笑,一双小太阳很是夺目,很衬他的不羁,“爷既然出来了,怎么也要回天界转转,否则,天界那些宵小,真以为爷好欺负了。”

    说着,沐风垂眸看着莫燃,“你离开须弥界吧,跟你的家人一起,封印阵已破,三界已经打通了,海域的最北面连通无间界。”

    莫燃抿唇,她知道沐风是什么意思,这里的封印阵一破,天界肯定会后知后觉,也一定会来查破阵之人的,到时候,矛头一定会指向她的。

    过了一会,莫燃却只道:“出去再说吧。”

    沐风一边走,一边却是道:“怕什么,爷能帮你挡着。”

    所以他才急着回天界,除了寻仇,也能让天界乱一阵子,天界也就不会那么快注意到小奶娃了。

    “我没怕。”莫燃不愿多解释,她只是想到,三界真的要变了,“我们要怎么出去?”

    沐风看了看莫燃,竟然有点猜不透小奶娃心里在想什么,摇了摇头,转而道:“这里是地脉深处,我带你出去。”

    沐风像莫燃伸出手,莫燃正要递过去,眼前却是一闪,几个人突兀的出现!

    莫燃看去,竟是唐烬、苏雨夜、江潮、张恪、柳洋、厉鸣犴、元炽。

    唐烬闪身过来,一把将莫燃拽入怀中,那碧蓝色的瞳孔中弥漫着一层绿,紧绷的眉宇之间浮动着丝丝死气,看的莫燃愣了一下,“唐烬,你”

    “小情人,你刚刚消失了,我差点以为你把自己弄丢了。”唐烬打断了莫燃的话,语气有些阴沉的说道。

    莫燃知道唐烬是在后怕,可她更想知道的是,此时的唐烬,为何有点像像曾经那个灭之麒麟?这浑身的死气,太像了可是,他不是已经融合了那个半魂吗?

    “说来话长,从龙殒之焱的火源处掉下来之后我就和沐风一起被困在封印阵中,刚刚解开,具体的一会慢慢再说吧,唐烬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

    唐烬抱了抱莫燃,怀中真实的温度让他心中焦躁平复了许多,他慢慢放开莫燃,摸了摸自己的眼睛,道:“没什么,太紧张了。”

    从莫燃消失的时候开始,他就有种想大开杀戒的暴躁,契约通道一点回应都没有!要知道他与莫燃的契约其实是跟妖禁的契约,更是封印,若莫燃真的出事他也不会受契约的牵连,可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让他暴躁不已。

    直到刚刚天翻地覆的一番动荡,他才发现这地脉深处原是藏着一个空间的,这才下来,亲眼看到莫燃,一颗心才重重的落回了肚子里。

    莫燃有点怀疑,可其他人也站在眼前,真不是细问的时候,莫燃看了看众人,知道这几个男人又吓的不轻,岁感觉有许多话想说,最后只笑道:“有惊无险,别担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