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9. 不敢吗?
    莫伊伊从秋千上跳下来,看了一会元炽,敏感的问莫燃,“姐姐,元炽哥哥怎么了”

    莫燃摸了摸她的头,道“他想家了,没事的,伊伊,你去叫羽飞,你们一块在门口等我。”

    莫伊伊疑惑的歪了歪头,“姐姐你要跟我们一起上街吗”

    莫燃点头,莫伊伊顿时被这个好消息逗高兴了,应了一声就往出跑,可跑了几步之后才想起什么似的急刹车,回头对元炽喊道“元炽哥哥,你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吗伊伊和姐姐都会帮你找的,还有姐夫们,他们都可厉害了。”

    说完,莫伊伊还惦记着要出去,立马跑了。

    元炽让秋千停了下来,看向莫燃,“谁说我想家了”

    莫燃一副早已看穿他的模样,越是表现的不在乎,就越是在意,元炽总是强调他是未成年,却又表现的一点都不在乎他父母,没想过去打听他父母现在在哪里,没想过回去,这是一个熊孩子的心思吗再说了,元炽也并非完全熊孩子,他条理清晰,心思细腻,能从霊界自己挤出来,已经是非常人能做到的了。

    “还用谁说吗不如你跟我说说你到底要干什么吧,我可不喜欢留着一个随时都可能给我挖坑的霊,如果你够坦诚,你要做什么事情,也许我非但不会拦你,若有余力,我还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你也不用琢磨了,我不喜欢在家里还动这种脑筋,直接说说,你为什么非要找三界之外的世界吧。”

    元炽盯着莫燃,过了一会,放弃防备似的一笑,“三界之外的世界这种话,除了你,怕是没有人肯信我吧心里坦荡的人眼睛都是无垢的,我大概知道为什么鬼王他们会选你了,他们选的确实是你而非妖禁。”

    停顿了一会,元炽接着道“这样最好了,我也不想藏着掖着,你,还有你身边的妖兽都是角,怪累的,我之所以要找界面跳跃的位置,就是因为,我那两个不负责任的父母就是从那离开的。”

    莫燃挑眉,她只是觉得这两件事情蹊跷,却并没想过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此时当然惊讶,不禁问道“那他们就是从封魔古迹离开的你确定”

    元炽道“不能更确定了我又不是没去过,他们早就在找那个位置,也曾告诉我如何离开,只是那时那么热闹的三界大战,错过了我还配是鹤神吗所以所以后来你都知道了。”

    “呵呵”莫燃不禁笑出声,她算是听明白了,这就是一个熊孩子贪玩走丢了的故事,只是这个三界大战可不是什么游戏,须弥界合力尚且玩不转,更被说一个还未成年的鹤神。

    几万年啊太久远了,久远到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人都会遗忘,可就是有百分之零点零零一的人却化作了执念,也就是这样的听起来不怎么样的执念,也许就能颠倒乾坤,让那些被遗忘的过去、重现。

    “你笑什么我说的绝无虚假,那你呢你会让我回封魔古迹”元炽撇嘴道。

    莫燃嘴角还带着一抹笑,靠在粗壮的海棠树上,眼睛盯着一片树叶,却是不知道陷入了什么思绪,元炽想打断她,可又忍住了,无聊的慢慢晃着秋千。

    游移的眼神落在莫燃身上,她今天穿着白色的裙子,只有衣襟之上有些银线花纹,虽不华丽,可无比素雅干净,银色的长发很耀眼,这样静静站着的莫燃,温柔不失英气,还有几分超脱世俗般的潇洒,实在有些矛盾,可又奇异的和谐

    可在外人面前时,她一般都低调又神秘,他大概明白她的分寸,在自己不熟悉的人和环境中,永远不要把自己的底牌都抖落出来,那才是智者的行径。

    而他之所以能看到她如此放松的状态,原因也只有一个,她并不防备他,不是说说而已。

    眉如远山,眸似星辰,面若芙蓉,肤如凝脂,身姿曼妙,杨柳细腰,本已是天生尤物,般般入画,可最难得的是,抽竹做骨。

    世间从不乏美人,可美人多千篇一律,只因画皮难画骨。

    “你有没有想过,你的父母是不是真的不负责任”这时,莫燃忽然开口。

    元炽正有点出神,被莫燃这一声惊的差点从秋千上跳下来,慌慌张张的坐好,实在不懂他窘迫什么,拔高了声音道“当然不是鹤神怎么会不负责任”

    莫燃视线转向元炽,他的脸有点红,似乎是因为他自我矛盾的话,虽然口口声声都说那两个不负责任的父母,可真由莫燃来问的时候,他偏袒的心思也很明显。

    莫燃懒得纠结一个矛盾的熊孩子的想法,她接着道“那你又想过没有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你还惦记着找他们,难道他们就没想回来找你吗”

    元炽愣了一下,声音更高“离开的大妖就没有回来的封魔古迹一定是只能出,不能进”

    莫燃却淡淡的打断了他,“可能吗既然是界面跳跃,那必定就是双向的。”

    见元炽还要反驳,莫燃按住他道“你不要太想当然了,我敢肯定,界面跳跃不是那么简单的,我不是不帮你,而是你的信息太没有说服力了,而要去做到,却要付出意想不到的代价我不喜欢做没有把握的事。

    每个秘密都是一个精密的机关,你抽出了一个零件,它就不再精密了,会一点一点的展露出原形,你就是那个零件,封魔古迹如果还藏着秘密,迟早会一层层拨开的。

    等吧,几万年都等了,现在就没耐心了吗”

    元炽抬头望着莫燃,心中竟有些松动。

    “或者你亲自把这个秘密挖出来,不刺激吗不敢吗”莫燃挑眉一笑,虽是激将法,可熊孩子好像就吃这一套。

    元炽冲口便道“鹤神会怕我正愁无聊呢,这下有事做了。”

    莫燃笑了笑,放下心来,想着自家弟弟和妹妹可能已经在等她了,便也打算出去了。

    “你要去哪”元炽在身后问道。

    “却见几个人,你想去”莫燃回头看他。

    元炽跳起来,跟着莫燃一起往出走,可却道“云都能有什么人好见的,不去,我自己溜达去对了,那条老龙他们走了,说是去地图上的地方了。”

    莫燃猛地站住,“走了什么地图”

    她还没来得及宣布自己新订的家规,本来停了元炽的劝已经消了的气立马又窜了上来,把她丢在床上,现在告诉她,他们走了

    元炽似乎感觉到了莫燃的怒气,往旁边躲了躲,“我可不知道,老龙只说地图,没说什么地图啊,你不知道吗”

    “我怎”忽然顿住,取出刚刚顺带拿来的地图,这可不就是苏雨夜说的地图吗可这是什么地方她根本不知道啊

    “苏雨夜还有谁走了”莫燃问道。

    元炽道“老龙,白孔雀,雷鹏,树妖,还有一条小龙,再加上鬼王、鬼医,就这些了。”元炽道。

    莫燃道“你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吗”

    元炽耸了耸肩,“叫名字多麻烦啊。”

    莫燃皱了皱眉,连苏文哲和秦歌也跟着去了,是有什么特别的事吗“江潮和白矖呢”

    元炽道“江潮说他去酒馆了,白矖在佣兵工会。”

    不然不再问了,等见到江潮和白矖再问不迟。

    “姐姐,你终于出来了,我们去哪里玩”一看到莫燃,莫伊伊几乎坐在将军背上手舞足蹈了。

    莫燃道“伊伊乖,我们要先去见几个人,等见完了人,姐姐再带你玩。”

    伊伊道“都听姐姐的,只是,我们要去见谁”

    莫羽飞却似乎想到什么,“昨天爹爹让我今天别去佣兵团,还说让我准备去门派修行,姐姐,难道你是要带我们去见你的三位师傅”

    莫燃笑道“正是那你应该也想过你想去哪个门派了吧”

    莫羽飞认真道“帝国学院将来多半是要给王三族效力的,我不作考虑,兽宗以御兽见长,天一门都有涉猎,也都不弱,姐姐的意思我明白,相比之下天一门更适合我,也更适合伊伊。”

    莫羽飞知道,莫燃无非是担心他和伊伊的安全,他知道她做的事情很大,也很危险,他帮不了,但他能不拖累她,让她没有后顾之忧。

    莫燃不禁摇头,“羽飞,你怎么还是这样,像个小老头,都不反对我吗”

    莫羽飞奇怪的看着莫燃,“为什么要反对这是最好的安排了,我也确实需要在前辈指点了,有我在,伊伊也会很安全的。”

    莫燃叹了口气,只能笑了,“好。”

    元炽不知道从哪里顺来的鸡腿,一边啃一边道“主人姐姐,你这弟弟也太实在了,不过你以前是怎么使唤他的,把他调教成现在这样,简直为你是从啊。”

    莫燃睨了他一眼,“你想知道”

    元炽点了点头。

    莫燃却道“好啊,那就等着吧,几个月,或者几年等到你也为我是从的时候,你自我回顾总结一下,到底是为什么。”

    “嗝”元炽猛地噎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