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3. 来去自如
    刚刚走开不远,莫燃就把刚才的事情抛在脑后了,新的环境让她隐隐有点兴奋,逛的兴起,还买了许多东西,在一个卖灵草和丹药的摊位上停了许久。

    摊主笑容满面的一直给莫燃解释,因为莫燃已经从他这里买走很多东西了,包括灵草、丹药、还有丹方。

    “仙子放心,我们在兽宗的坊市卖东西,绝对是童叟无欺的,您闻闻这丹药的香味,绝对没问题!要是掺一点假,给我们十条命也不够死的啊。”

    “这是拟形丹,吃了之后能把人变成小动物或者小植物,只是药效维持的时间比较长,半个月后自动解除,您可别小瞧这拟形丹,这并非幻术,而是真变,所以,修为再高的人也是看不出来的。”

    “诶不可!仙子不可,这个丹药是气体,不可打开。”

    莫燃拿着手里的瓶子,奇怪的看向摊主,指了指瓶子上的字,问道:“‘魔气’,这算是什么气?”

    那摊主的连忙解释,“就是一层魔气罩,近日须弥界之内混入不少低级魔物,低级的魔物只能靠气味分辨异类,所以这魔气能瞒天过海呢。”

    莫燃若有所思,这坊市卖的东西针对性真的很强,“你的意思是,寒水城已经有了魔物?”

    那摊主道:“仙子不知道吗?寒水城虽没听说有了魔物,可是不死丛林已经有了,这界门一开,最嗜血的当然是魔物了,比谁都来的快,有不少佣兵已经遭遇过了,看着速度,寒水城出现魔物也用不了几天了现在买些魔气吗?虽然您修为高怕是看不上,但是小心驶得万年船啊。”

    莫燃放下了那瓶魔气,最终没有买,她已经逛了好几个小时,这九层峰的坊市夜晚十二点是会闭市的,眼看时间将近,莫燃也就打道回府了。

    用玉石打开了门,刚一走进,莫燃几不可查的皱了皱眉,黑猫喉咙里发出咕噜的低叫,有人!

    慢慢合上房门,莫燃朝楼上走去,空气中飘着一股若有似无的血腥味,待站在楼梯口,莫燃一眼便看到趴在地上的人,一身漆黑的斗篷,将他整个人都罩住了,可身下却淌着一滩血,气息也若有似无,看起来伤的不轻。

    “喵”黑猫叫了一声,轻盈的一条,爪子拂开了盖在那人头上的帽子,落在地上优雅的踱步。

    月光下,一张金色的面具泛着寒光,莫燃眼眸不可置信的一缩,快速来到那人身边,扶起他道:“血杀?怎么会是你?”

    只是,怀中的人没有说话,他完全没知觉了。

    来不及多想,莫燃找到他的手腕一摸,脉象紊乱,体内的能量乱成一团,他这个样子,竟是很像走火入魔!

    莫燃半抱着他,把人拖在了她的床上,那张床她还没睡,就被血染了,飞快撕开了血杀的衣服,胸口还有一个黝黑的洞!竟然还跟人打过一架,而且对方一看就是下了死手!修为也绝对不弱,否则怎么可能把血杀打成这样!

    在莫燃心里,血杀简直是杀神,怎么可能有对手?

    莫燃紧紧皱着眉,脑海中飞快的想着怎么救人,血杀体内的能量并非灵力,丹药不管用,甚至有可能起反作用!

    “血杀,血杀!”莫燃又叫了两声,拍了拍他的脸,可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如果他醒着就好了,起码能运转能量,不至于让体内的能量一直摧毁他的身体

    一时想不出结果,莫燃先取出了许多灵药,倒在了血杀的伤口上,那胸口可怕的黑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慢慢长出了新肉,只短短十几秒便恢复了平滑。

    外伤并不碍事,关键是内伤

    莫燃闪身进了三藤戒,飞快的去摘了一颗长生果,连欲秋都没见到就闪身出来了,让树冠之中躺着的欲秋一阵奇怪。

    丹药不敢吃,可长生果是天地灵物,绝没坏处。

    可拿在手中要喂的时候,莫燃又犯了难,这长生果拳头大一个,不咀嚼是吞不下去的,可血杀这样要怎么咀嚼?

    几秒钟后,莫燃扶起血杀,让他躺在她腿上,嘟囔了一句,“这是救人”

    说罢,莫燃自己咬了一口果肉,稍加咀嚼之后喂给了血杀,嘴唇相贴,舌尖触碰到血杀的,莫燃有瞬间的不自在,还有一点强烈的不安,心里一直重复着,她这是救人,不是接吻!况且天知地知她知,连血杀也不会知道,自家男人们应该也不会知道吧?

    “喵”忽然一声猫叫,软糯糯的,似乎在疑惑似的,忽然跳到了旁边,黑曜石似的猫眼看着她,莫燃直起身体,冷不防咳嗽一声,差点咳岔了气。

    莫燃看着黑猫,很认真的解释了一下,“我这是在救人。”

    “喵”嘴对嘴就可以救人?这是什么功法?这个人是天魔,有一具不死之身,今天死了明天就活了,救他干什么

    可惜刑天没开口说话,莫燃怎么知道这一声喵包涵了这么多信息?她还想着救人要紧,不敢耽搁呢

    好在长生果在口中会慢慢融化,很容易就咽下去了,等把一整个长生果都喂下去了,莫燃刚刚松一口气,却见面具下下一双诡异的异瞳静静的看着她,轻轻眨动间还带着些虚弱,可他确实醒了

    莫燃扔掉手里的果核,脸上的又惊讶又高兴也有尴尬,所以笑的很奇怪,都伤成这样了!怎么说醒就醒了?

    “你醒了就好,你的伤要怎么治?我怎么帮你?”莫燃很快整理了情绪,关心问道。

    血杀依旧看着她,过了好半晌才道:“把我放进水里。”

    莫燃点头,她去浴室把浴桶注满了水,而且取了三藤戒的泉水,又去卧室把血杀扶了进去。

    衣服肯定是不能脱了,莫燃正要服他进去,可血杀却道:“等等”

    莫燃停下,血杀竟然慢慢去脱自己的衣服了,莫燃忍不住道:“你是疗伤还是洗澡?”

    血杀很虚弱,他没看莫燃,但却回答了,“疗伤。”

    他都说疗伤了,莫燃也不好再说什么,本想等他的,可他实在是太慢了,莫燃手指溢出一丝灵力,顺着他的衣服上下一滑,那衣服就全数堆在脚底了,一点布料都没有留下。

    莫燃眼睛直视前方,道:“我没看,你还是快点吧。”

    血杀也不管自己瞬间就一丝不挂了,只是看了看莫燃,慢慢迈进了,浴桶当中。

    “你疗伤吧,我就在旁边给你护法。”莫燃道。

    可血杀却道:“你得帮我。”

    慕容安诧异道:“还要怎么帮?”

    血杀靠在浴桶上喘息了一会,才道:“你也进来,你帮我修炼过,我告诉如何运转我的魔气,你来、帮我运转。”

    闻言,莫燃先是想了一下,她的确帮血杀修炼过,但那时她什么都不需要做,可这一次,血杀让她帮他运转魔气?似乎也可行,只要血杀信她就行

    只是那浴桶就那么点大!能放下两个人?他还没穿衣服?刚刚为了救人喂长生果什么的,天知地知他们两个知,还有一只猫也知,也就罢了,要在共浴一池水,就算是救人,这纸还能包住火吗?

    不行不行,她可是有家室的人,必须拒绝!

    “要不你穿上衣服?”可事实上,莫燃拒绝不出口,只是委婉的表达了一下她的不方便。

    血杀睁开眼看她,面具下的脸不知道什么表情,可那一黑一红的异瞳却是有些了然,他慢慢道:“不必了,你出去吧,一会,我死后你不要把我的尸体从水里拿出来,就不会断了我的生路”

    “我需要脱衣服吗?”莫燃却忽然说道,打断了血杀的话,血杀都交代后事了!这怎么行?身为朋友,她怎么能让血杀就这么孤零零的走了呢?

    “什么?”血杀问道,没明白莫燃怎么突然说这样的话。

    莫燃快速道:“对不起血杀,我真是太狭隘了你快告诉我如何帮你疗伤吧,我需要脱衣服吗?”

    身体重创,脑子似乎也转的慢了,血杀没反应过来莫燃为什么要道歉,可他听懂了,莫燃改变主意了,打算帮他疗伤了,便道:“不必。”

    呼莫燃心里舒了口气,还好。

    和衣进入浴桶,莫燃盘膝坐下,两人抵着膝盖,浴桶的大小堪堪容纳两人,水面晃晃悠悠,水下那具**的身体健壮而充满着力量美,肤色竟然很白,平日里捂的那么严实,其实这身体还是很有料的啊

    莫燃盯着血杀的脸,已经尽量目不斜视了,可眼睛大不是她的错,余光的范围也有点大

    “我告诉你口诀,你记住”血杀说道。

    莫燃点了点头,双手与血杀相抵,按照血杀教她的口诀念了起来,过了一会,只觉血杀体内有虚弱的气息凝凝聚,莫燃一鼓作气,又过了一会,已经有极细的魔气顺着他的经脉运转了起来。

    莫燃稍稍放松了些,起码进入正轨了,正要慢慢疗伤,心想着明天早上肯定能保他无恙了,可忽然!浴桶中的水瞬间变成了黑色!像是瞬间由灵泉变成了一桶墨汁一般!

    那不是染黑的,是魔气!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魔气,强烈的让人头皮发麻!

    “喵”

    黑猫跳上了浴桶边缘,仰头又叫了一声,那声音尖锐刺耳,可随着它的叫声,一个透明的结界却是笼罩在小楼周围。

    莫燃只来得及看它一眼,关键时刻还是很管用的嘛,否则这么强的魔气,这又是在首峰,不出几秒钟就得把人吸引过来

    随即莫燃也无暇分心了,因为血杀体内的魔气忽然变得异常浓郁起来!她引导着那些魔气,飞快的修复着他体内的经脉,可修复的过程却有点血腥,魔气一路摧枯拉朽,把他的经脉一寸寸的绞碎了,然后在一点点的复原!

    血杀的身体不停的扭动着,可他却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若不是莫燃知道那得有多疼,还以为血杀没有痛觉呢,真是能忍

    不过,修复的速度竟然出奇的快!只过了几分钟,血杀的经脉已经完好无损了!而且,那原本一团乱的能量也仅仅有条,这简直堪比变魔术了!刚才还奄奄一息,现在就啥事没有了

    半晌,莫燃慢慢放下了手,看着血杀也睁开的眼睛,诧异道:“你用魔气疗伤?这也太逆天了吧?这魔气是哪来的?”

    莫燃低头看着墨汁一样的水,怎么都想不通,而血杀却道:“水能接地气,我的魔性特别,什么伤都能用魔气治愈,这些魔气来自魔域,我可以召唤。”

    “魔气还可以召唤?”莫燃惊讶。

    血杀道:“这是我的命,只要我需要,当然可以来去自如。”

    来如自如啊

    莫燃还没反应过来,水里的颜色顿时变了!变的清澈见底!血杀那两条光溜溜的腿和下面的东西一览无遗,莫燃一呆,随即闪身掠出了浴桶,妈的,谁让你来去自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