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2. 九公子注意保暖
    这房间也很眼熟,初进来时莫燃甚至有些恍惚,跟回到过去的某一天似的,那九公子依然坐在珠帘和红罗帐之后,莫燃也随便坐了。

    屋里两个伺候的女子却是随后就出了门。

    莫燃拿出刚刚的红手帕,望着隐约可见的红色人影,道:“九公子这是专程请我上来的吧?不知有何贵干?”

    里面的人笑了笑,说道:“难得姑娘还记得我。”

    莫燃道:“九公子太谦虚了,我是孤陋寡闻了,事后才知道捕风堂的大名,可即便不是因为捕风堂,九公子风华绝代,想忘记都难啊。”

    “哦?”那人却传来些许玩味的话语,“我以为姑娘除了自家夫君,眼里盛不了别的男人呢。”

    莫燃却道:“没那么夸张,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这双眼睛仍然盛得了美色,不过,心里放不下了倒是真的。”

    珠帘后的人停了几秒然后抚掌而笑,“我能入得了姑娘的眼,也不错了。”

    见他迟迟不说为什么请她上来,莫燃不由的再次提起,“扶风城和寒水城南辕北辙,我记得九公子不曾踏出过扶风城的,莫非那时也是场面话,不作真的?”

    那九公子却笑道:“那倒不是,我说的都是真的,捕风堂多在三国北部活动,我更是好多年一直待在扶风城,不过那次见姑娘,听姑娘问起我曾去过哪里,细想真没去过什么地方,觉得可惜的很,这不,请命来了寒水城,正因为南辕北辙,才算换了环境啊。”

    莫燃顿了顿,“这么说还跟我有点关系了?”

    话虽这么说,莫燃心中却不由得暗骂里面坐着的一只老狐狸,半天都不透露有什么事,话说的好听,可她信了才怪!

    那九公子道:“是有关系,我得谢谢姑娘,不过今日在寒水城见到姑娘也纯属意外,未曾想姑娘竟然已经是兽宗掌门的弟子了,不知我现在说恭喜是否晚了点?”

    莫燃按捺住抽搐的嘴角,“是挺晚的,捕风堂干的就是捕风捉影的活儿,我以为在九公子知道我这个人的时候,就应该把我祖上三代都查清楚了,可实际上你现在才知道我拜了兽宗掌门为师,就捕风堂这个效率,不知道平日里是不是喝西北风的。”

    “呵呵呵”那九公子笑出声,“姑娘口舌犀利,让我刮目相看呢,一般人都反感被人探听自己的私事,我纵是知道姑娘一些事情,也不敢在姑娘面前细数啊。

    不过,捕风堂纵然是捕风捉影,也要有风才行,我只知道姑娘家中父母夫君,却不知道姑娘祖上三代,从去年你出现在不死丛林开始在须弥界留下痕迹,往前都是空白,就连你的夫君们,除去唐二公子和白矖,其他人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若真要细数姑娘的过往,捕风堂还真有些力不从心呢,偏偏买姑娘消息的人又越来越多”

    莫燃喝了口茶,听着九公子的话,心里却是想笑,干这一行的就是不一样,真能把许多看似没有联系的事情都盘在一起,他说的这么条例,怕是把从她来到须弥界到现在的所有事情都一清二楚了。

    她的消息很值钱?

    想着,莫燃嘴角一勾,却是笑了,“那九公子,你来寒水城,该不会是来查我的?”

    珠帘后的人确却是不语,端着酒杯悠悠的喝,不承认也不否认。

    莫燃就不明白了,这人还图什么?专门来给她透风?告诉她盯着她的人很多?这算不算消息?不要钱吧?“九公子,捕风堂卖的是消息,规矩我也懂,你们就做你们的买卖,我没什么意见,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她没什么见不得光的事,真不怕捕风堂挂牌出售,倒是现在,真没兴趣在这暧昧的房间里喝茶了。

    “那云浅的事呢?他如今已经是蜘蛛门归魂殿殿主,还有那条黑龙,如今应该已经在妖域了吧?还有北丘岛乃三界地脉所在,封印妖兽被放出,三界相通已成事实,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有人关心,封印的妖兽是何方神圣。”

    莫燃刚站起来便听到这样一番话,眯着眼睛望向珠帘后面的人影,眉心一皱,心中也浮起一丝阴霾,这一回,是走不成了。

    莫燃往里面走去,扶起了珠帘,四面红帐垂垂,那九公子的面貌也更清晰了一些,一如初次见到时那般惊艳,斜倚在软榻上,墨色的长发如锦缎,拂过肩头,垂落在软榻边缘,衣襟大敞,一条腿曲起,一条腿伸直,肌肉线条流畅美好,不管是若隐若现的胸膛,还是一双诱人犯罪的腿,都如春药一般让人上瘾。

    整个人宛如一片热烈的枫叶,妖艳中带着稳重,稳重里透着与这花楼不甚相融的神秘。

    莫燃停下了脚步,而里面的人抬眸望来,一双狐狸眼勾魂摄魄,“姑娘怎么停了?”

    此人,哪里是什么良善之辈?光听他说话还以为是正人君子,进退有度,可见到真身,分明像只狡猾的狐狸,演起戏来有鼻子有眼,差点把莫燃都忽悠过去。

    “不敢进去,九公子魅力过人,我怕会头脑发热。”莫燃淡淡道。

    “姑娘真有趣。”那九公子笑道,近看时才发现,他一举一动都妖冶荡漾,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邀请的味道,莫燃见过妖孽,但没见过这么骚的,果然花楼里混的就是不太一样,“姑娘站着,我坐着,我心里过意不去啊。”

    莫燃却道:“不必,我站着挺好的,九公子是对我感兴趣还是对你说的那些事感兴趣?”

    那人笑道:“呵呵,不瞒姑娘说,我都感兴趣呢,虽说云浅、黑龙、北丘岛的妖兽都是旁人,可若把他们跟姑娘的关系稍微一捋,就比较有趣了,哦对了,还有花家的那个小辈”

    莫燃没有正面回应,因为她不确定这个人知道多少,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比她想象中的厉害,之前她不当回事,只是相信就算他们手段再厉害,涉及到六族妖兽和天界的事情,他们都是突破不了的,可此时听他讳莫如深的话,他必定是知道了。

    起码,他的眼界是在三界,能看到六族妖兽,也能看到已经埋没的过去,就连血杀是云岚国大皇子的事情都能查证,这个捕风堂她真是低估了。

    过了一会,莫燃轻轻一笑,并没有被拆穿的狼狈,“九公子,听你这么说,好像的确挺有趣的,只是,他们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实在想不明白,要不你帮我捋捋?”

    那九公子笑道:“也好,姑娘愿意听我啰嗦我已经很高兴了云家不遗余力的追杀云皇后母子,云皇后是死了,可云浅却生死不明,两年前还曾有杀手追去凡间界,之后就再无动静了。

    云皇后是魔,在外界是传说,可在捕风堂却是铁证如山,云皇后生前就对蜘蛛门执着的很,云浅回来之后果然还是入了蜘蛛门,人与魔所生的后代,很少有能活下来的,可云皇后的两个儿子却都活的好好的。

    而且,云浅远比她母亲还要厉害,这么快就已经做了归魂殿的殿主,说起来,他能这么顺利,也少不了姑娘的帮助呢,你们二人从世俗界便认识,感情也算是深厚了吧。

    若没有姑娘的一番配合,那次巨塔也不会死的那么快了。”

    莫燃瞳孔一缩,血杀一直都在暗处,她以为,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人知道他的行踪,可没想打他竟然如此清楚!心中蔓延出了杀意,若是他真的知道那么多,放着就太危险了!

    莫燃明明不显山不露水,可那九公子却诧异道:“姑娘莫急,我以为姑娘沉得住气呢。”

    莫燃冷笑道:“九公子,莫非我跟你有仇?”

    那九公子摇头,“姑娘与我无冤无仇。”

    莫燃道:“那你如何编这种消息套在我身上?这消息卖出去,岂不是给我引火上身?”

    “呵呵呵,姑娘,这消息我若是要卖,今天就不会跟你说了。”九公子依旧不疾不徐的,“非但不卖,我还要送你一个消息,云皇后之所以对蜘蛛门那么执着,是因为蜘蛛门里有云皇后很感兴趣的东西。

    这个说来就有点话长了,在魔域,魔的种族也是很多的,其中有一个很特别的种族叫做天魔,这种魔诞生起便是高级魔,而且天魔都有不死之身,历代魔王都是出自天魔。

    只是在三界大战之后,天帝将天魔一族都封印了,而这个封印就在蜘蛛门主殿的圣物身上,巧的是,云皇后就是天魔,早前被云家封印,竟是躲过了一场浩劫。

    后来被云岚国皇帝放出,还娶做皇后,不过云皇后可从来没放弃去找蜘蛛门的主殿,作为最后一个天魔,她必定会想方设法的去解开天魔一族的封印的。

    哦,现在嘛,云浅已经是最后一个天魔了,如今魔域怕是一团糟吧,若云浅回魔域,说不定还能混个魔王当当,可看起来,他并没有这个打算呢。”

    “九公子的话,我是越来越听不懂了。”莫燃说道。

    那九公子却笑道:“姑娘何必一再装糊涂,其实天魔的封印会放在一个蜘蛛身上,大概是因为天魔一族本就不死不灭,只有放在活物身上,才能断绝他们的生路,为了维持这个封印,那只蜘蛛已经越来越逆天了。

    而为了养这只蜘蛛,蜘蛛门都是无所不用其极的,有时候恨离门和毒门也会跟蜘蛛门沆瀣一气,不觉得惊讶吗?为什么暗三族会和王三族、隐三族并称须弥界九族?

    那是因为,暗三族成长到现在,都是仙界默许的,这个须弥界,原本就是仙界的棋盘,不管怎么挪动,不管谁吃谁,那都在仙界的掌握之中。

    云浅的目的是那个蜘蛛,姑娘如此精明,该不会想不到,蜘蛛若出了问题,云浅就必死无疑了吧?”

    莫燃此刻心中已是惊涛骇浪,须弥界九族都在仙界的掌握之中,世俗界形三族更是,三界大战之后无间界也沦落到任人欺凌的地步!

    忽然想起曾在归魂殿偷出的日记——天帝派人暗中除去那些早已脱离仙籍的人,莫家庄就是例子!

    仙界,又是仙界!那里不应该是所有人追求大道巅峰的地方吗?何以如此乌烟瘴气?如此肮脏不堪?

    细细想来,三界竟然没有一块干净的地方!这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若莫燃只是个普通百姓,生老病死,不过百年就化为一捧尘土,那三界如何对她来说还不是天书?可她不是!她是莫家人,她的男人们更不是!

    三界这张网,她要如何一点点的揭开?还要让她所保护的人都幸免于难?

    莫燃忽然挑开面前的红帐,闪身站在软榻前,男子妖冶的身体更具冲击性,可莫燃只盯着那双笑意盈盈的狐狸眼,灭神剑瞬间架在了那九公子的脖子上,冷声道:

    “九公子,我得谢谢你送我的消息,它的真实性我会另外求证的,你很厉害,可不巧的是,我不喜欢被人愚弄,杀了你,既能灭口,还能堵住你想威胁的话,你说是不是?”

    那九公子身体往下滑了滑,似乎想避开灭神剑,可莫燃的剑也跟快跟了上去。

    九公子修长的双腿交错了一下,看不出丝毫紧张,红衣敞开的更大,诱惑的很,不管是男是女,见到这种妖孽,怕是早就忘了什么杀人不杀人了,先扑上去再说!

    可莫燃却目不斜视,那九公子盯着莫燃的脸,微微舔了舔唇:“姑娘的性子我很喜欢呢,只是姑娘有一句话说错了,我不是要威胁姑娘,那是无能之辈才会用的烂招,我只是拿出了比较有诚意的条件,想跟姑娘做一些交易而已。

    姑娘不是目光短浅之人,我为了跟姑娘今天这番谈话可是准备了很久呢,姑娘不想先听听我们的交易吗?”

    莫燃道:“杀了你,我不是更划算,连交易也免了?”

    那九公子却呵呵的笑,“姑娘,不想多交一个朋友吗?捕风堂对朋友可是很好的。”

    莫燃看着他,良久,忽然收起了剑,灭神剑煞气忽然消失,九公子稍稍坐直了身体,低笑道:“姑娘到底是进了我的帐中请坐吧。”

    莫燃坐在软榻的另一侧,视线里几乎都是那两条诱人犯罪的长腿,莫燃随手抓来床上的毯子一甩,不偏不倚的盖住了那两条腿,面无表情的说:“九公子注意保暖。”

    那九公子看了看腿上的毯子,愣了一秒后笑歪了身体,那妩然的身姿更加让人已不开眼,“多谢姑娘,我见多了怕我热的女子,却还是第一次见到怕我冷的女子。”

    莫燃没有接话,她是有过杀了他的想法,但也只是瞬间而已,她刚刚那么做也只是想告诉他,她不可能被他牵着鼻子走而已。

    过了一会,九公子给莫燃倒了茶,他自己喝的却是酒,“我记得姑娘不喝酒我可以再说一次,我并不打算卖这些消息。”

    莫燃却道:“就算你卖,也没人信。”

    那九公子笑道:“是,这个世上还是愚人多,像姑娘这般一经点拨便通晓全盘的,实在少之又少,可他们、总会相信血杀就是云浅吧?好,这些都不必说了,否则叫姑娘不悦。

    关于血杀、六族妖兽、还有姑娘你的消息,我会稍加整理,把姑娘不希望世人知道的信息都去掉,然后卖出去,既不会对姑娘不利,反而会帮到姑娘吧?

    而我需要姑娘帮我做一件事。”

    莫燃看向他:“什么事?”

    那双狐狸眼笑着弯起,九公子勾唇道:“偷东西。”

    莫燃道:“这世上还有你偷不到的东西,要借我的手?”

    那九公子笑道:“当然有,这件事只有姑娘能做到,兽宗通天塔的塔眼,天一门五宝池的池底莲盘,沧月国离家宗庙的玄天镜。”

    莫燃眉头一皱,冷哼一声:“九公子,你不识数吗?这是三件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