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5.
    37 om

    莫燃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只感觉迷迷糊糊的时候醒来过一次,看到厉鸣犴凶神恶煞的在她头顶吼,瞬间就不太想清醒了,又陷入了昏迷。

    等她再次有知觉的时候,身边还算安静,黑猫似乎回来了,因为她听到黑猫趴在她耳边呼噜呼噜的声音,她听到有人在跟前说:“放心睡,醒来就好了。”

    那是白矖的声音,这一回她是真放心了。

    总算能清醒的睁开眼时,最先发现的黑猫叫了一声,然后几个男人瞬间闪身而至,在她床前一字排开,却是白矖,鬼医,江潮,厉鸣犴。

    白矖松了口气,可眉宇皱着,放柔了语气道:“你醒了,哪里还疼吗?”

    莫燃眨了眨眼睛,黑猫的尾巴尖在她脸上扫来扫去有些痒,她犹豫道:“我好像胸口有点疼。”

    白矖的神色顿时变的进展,手按在莫燃胸口道:“是这里吗?你断的骨头已经接好了啊,怎么会还疼?严重吗?”

    莫燃道:“还、还好,头好像也有点疼”

    白矖似乎吓了一跳,“哪里疼?你的神识还没有恢复,现在不要用,再等几天。”

    莫燃又道:“好像腿”

    “腿?腿怎么也疼,腿上都是皮外伤,你是不是吓坏了?”白矖更紧张,为难那原本表情单一的脸上不停的变幻着神色,说着,转身把鬼医拉到了前面,“你不是都已经医好了吗?为什么她还这么疼?”

    鬼医垂眸望着莫燃,荒芜的眼眸中带着一丝无奈,就那么看着莫燃,也不说话,莫燃被看的渐渐不淡定了,她自己坐起来,江潮很快在她身后垫了两个枕头。

    “不疼了”莫燃说道,微微低着头。

    几人楞了一下,表情顿时都变的有点阴沉,尤其是白矖,这两天他紧张的坐立难安,可莫燃一醒来却跟他开这种玩笑,薄唇紧抿着,也不说话。

    莫燃自知理亏,她去拉白矖的手,可白矖竟然躲了一下,她只抓到了袖子,“白矖,我错了”

    实在不知道怎么说,总之既惭愧又理亏,就像小时候做错事不敢见爹爹和娘亲一样,即便自己吃了苦,受了疼,也想悄悄的自己解决,只是不想让爹爹和娘亲以为她是个毛孩子,冲动又不计后果,想让自己在乎的人安心而已。

    现在她倒是不用担心爹娘会训她了,可换成自家男人还是一个样!莫燃也挺委屈的,谁知道他们来的这么快

    白矖皱着眉,忍住不教训莫燃,可他现在睁着眼睛都能看到三天前来到这里见到莫燃时,她浑身上下连一块完整的皮肤都看不到,血肉模糊的样子,让他的心都凉了半截!

    “敢去挑衅冥狼,你真以为你是不死之身还是以为冥狼吃素?你到底有没有想过得有多少人为你担心!我告诉你,就你这样的,等你好利索了得吊起来打!我看你就是讨打!”

    厉鸣犴打破了沉默,那双野兽般的眸子瞪着,实在有吓哭小孩子的本事,却见他撸着袖子,大有把话落到实处的意思,莫燃看了他一眼,忽然那想起来昏迷的时候好像就听到他在耳边喋喋不休了好久,正想问她是死是活关他什么事,可有人比她快一步。

    白矖挥开了厉鸣犴,冷着脸道:“你敢动她一下试试。”

    厉鸣犴哼道:“对她不能这么温柔,否则屡教不改,打一顿肯定就听话了。”

    江潮笑了笑,面上不动声色,却是下了逐客令,“厉公子,我们跟夫人还有话说,麻烦你回避一下。”

    厉鸣犴气不打一处来,就说他是个外人呗?好啊,你们是一家人,他这个外人,用完了就丢呗!不过,他越过几人看了看莫燃,冷哼一转身走了。

    转过身就满眼的苦涩,他只是嘴上说说,怎么会真的打她,他疼都来不及,可莫燃却是真下得了手,而且动不动就是凌迟,还是在心口上!

    中午还意气奋发,下午就跟个破娃娃似的躺在通天塔,他才是真的怕,真的没办法

    莫燃看了看消失在楼梯的厉鸣犴,忽然觉得有点对不起厉鸣犴,那背影竟有点落寞的样子,她眼花了吗?

    “怎么跑去找冥狼了?你知不知道,冥狼是很抗拒外物的,不管是人类或是任何种族,如果它们能融入任何族群,它们就不是冥狼了!”

    白矖沉声说道,碧绿色的眸子中带着后怕与妥协,这世上意外太多了,总有他们防不住的,就比如冥狼,若地狱之门真的开了,莫燃真的、真的被送进去了,他们才是真的会疯,会死的。

    莫燃听完了,很诚恳的又道:“我错了”

    三人无奈,莫燃认错的态度比谁都认真,可他们想要的不是道歉,而是压根就别发生这种事情!

    僵持了一会,却听江潮道:“那只冥狼修为如何?”

    莫燃看了看江潮,见他嘴角含笑,与平时无异,说话也没什么奇怪,可她最清楚,江潮向来喜怒不形于色,这种情况,实在不可能真没事,她斟酌了一下,小声道:“修为怕是快登峰造极了,它身上的紫色雷电很逆天,不过它也没出全力,而且它必定不会伤人,要不然在通天塔那么多年,要伤早伤了。”

    江潮却道:“这样吗?怪不得我见到你时,你都快烤焦了,这样吧,我明天也去会会它,能与冥狼一战,机会难得啊。”

    “不行!”莫燃顿时喊道。

    “怎么了?哪里不行?”江潮挑眉,垂眸望着她,似乎在等一个不去的理由。

    莫燃语塞,顿时暗暗叫苦,江潮挖的坑,她跳进去是一点都没知觉!这要她怎么回答,说太危险,说她会担心吗?这说出来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好了,躺一会吧,我看看你恢复的如何。”许久,是鬼医拯救了莫燃。

    江潮和白矖则走开了。

    “哪里还疼吗?”查看了一番,鬼医问道。

    莫燃摇了摇头,除了有点疲惫,已经没什么感觉了,鬼医的医术真的是鬼斧神工,就她那个样子,要是放在别人身上,怕是坟头都长草了。

    “你们已经去莽原了吗?”莫燃问道,鬼王那厮竟然没有来,说明鬼域现在是真的很紧张了。

    鬼医似乎知道莫燃在想什么,他道:“还没有,魔域现在很乱,还没有搞定,再过些天鬼王他们都来过了,那时你还没醒。”

    莫燃点了点头,瞧了瞧站的很远的江潮和白矖,她知道他们听得到,还是说了一句:“我觉得冥狼没有杀心。”

    鬼医看了看她,“冥狼是与世无争,你一再打扰,自然会看到它的杀心。”

    得,鬼医虽然温和,可其实跟那两人是站在一条战线上的,一句话就堵死了她,她倒是想铺垫一下,征求他们同意之后,养精蓄锐,日后找冥狼再战,可看现在的情形,是没戏了

    “喵”黑猫叫了一声,跳到了莫燃肚子上找存在感。

    莫燃叹息着摸了摸它的头,这事闹的,愁啊。

    “喵”黑猫舔了舔莫燃的手,似乎在安慰她,那天它真不该出去‘体验生活’的,以后还是守在她身边吧。

    只是,没等黑猫怎么享受莫燃的抚摸呢,斜里伸过来一只手,提起它扔出去了,轻盈落地,猫眼眯着看向动手的人,是鬼医。

    “喵!”这一声带着些尖锐,很容易分辨它的喜怒。

    鬼医给莫燃掖好了被子,拿起莫燃这几日常看的书看了起来,似乎不打算离开了,也不允许黑猫靠近了,要不是因为刑天能保护莫燃,他们也不会放他在莫燃身边,可这一次,他从头到尾都不知道在哪里。

    如果那么没用,不如不用。

    “莫燃,你可知道这只猫是什么妖兽?”见黑猫又跳了过来,鬼医忽然问道,声音一如既往的带着些阴冷,眼睛看着书,都没有抬头。

    莫燃看着那颗剔透的蓝色帝陨正对着她,道:“不知道啊,难道你有知道了?”

    黑猫止步在了床边,眯着猫眼看了一眼鬼医。

    “喵!”竟然敢威胁他!可奇怪的是,它竟然也真怕他告诉莫燃他就是刑天。

    好,这次就先记着!

    黑猫转身一跳,下床之后几个闪身,很快就消失在竹林里了。

    鬼医这才道:“不知道,他跟着你这么久,你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吗?”

    莫燃想了半天,最终摇了摇头,“一点都没有。”

    知道莫燃醒来之后,聂狰当天下午就亲自来了,还带了不少丹药。

    “你、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没轻没重,通天塔十九层不能去,难道这还要为师亲自叮嘱你吗?也好在你命大,还有那几个小子本事,否则我刚收的徒弟就没了!

    就算你想练习御兽,你找谁不好,非要找冥狼?为师差点被你吓死!”

    聂狰全程都皱着眉头,他是真没想到莫燃会去找冥狼!

    莫燃连忙道:“师傅,我已经被训了好久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以后也不敢再去了。”

    聂狰道:“你还敢有意见吗?小命重要还是好奇心重要?我真是对你太放心了,等你好了之后去藏书阁,先把兽宗的禁地弄清楚,一个都不许错,这种事情日后绝对不能发生了!”

    不管聂狰说什么,莫燃都点头称是。

    “好了,什么都别说了,赶紧痊愈,交流会你都耽搁了三天了。”最后,聂狰道。

    莫燃道:“是,我一定赶紧好起来,争取在交流会给兽宗争光。”

    聂狰看了她一眼,对于莫燃争不争光倒是没什么大兴趣,他道:“别的都不重要,五大门派派出的副掌门和长老都是有真才实学的,机会难得,你要抓紧才是。”

    听聂狰这么一说,莫燃也顿时觉得躺着太浪费了,等聂狰走了之后就跟鬼医商量了许久,好不容易说动他。

    “其它门派也就罢了,轮到落霞宗时就别去了,回来我给你讲。”最终,鬼医淡淡说道。

    莫燃一个激动,凑过去吧唧一声亲了亲鬼医,“那当然最好了!正好我有很多问题想问你呢,我见到了许多稀奇的丹药,照着丹方炼丹却每次都不成功还有,你顺便给我讲讲封印阵吧”

    鬼医摸了摸被亲的脸颊,放下手里的书,眼中虽是波澜不惊,可心中却荡起了一丝涟漪,看着莫燃的笑,还有脸颊的吻,好像有什么很不一样。

    眉间的帝陨闪烁了片刻,这好像是莫燃第一次主动亲他,也是第一次这么高兴于他留下。

    鬼医捧起莫燃的下巴,拇指轻轻的摩挲她的唇,他只是有点留恋那个吻的温度,可这动作实在太像调戏人了,让莫燃一僵,鬼医什么时候也学会这一套了?

    “你是不是,想让我留下。”鬼医问道。

    莫燃愣了一下,然后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想反悔的时候似乎已经没用了,一时间搞不清楚鬼医怎么忽然这么问。

    “你是不是想让我们都留下?”鬼医又问。

    莫燃这回想了想,只是还没等她想出什么,鬼医就道:“说实话。”

    他的眼神太透彻了,在那一片荒芜之中,好像什么都无法藏匿,莫燃也收起了不正经的心绪,过了一会道:“你们都在不同的地方家都不像个家了。”

    其实上次在北苑,一觉醒来之后人都不见了,她生气的不是他们不告而别,而是忽然间一个都见不着的无力感,她当然知道他们所有人都有各自的事情做,就连她自己也是。

    可这样的分开,还是让人心里舒服不起来,就像娘亲以前老念叨她不着家,她那是不懂,可现在懂了,却总不能念叨自家男人么不着家吧。

    想想她也真是变了太多,而且都是因为这几个妖孽!

    鬼医倾身在莫燃额头落下一吻,又吻了吻她的唇,道:“对不起,我疏忽了。”

    他竟然没想到,莫燃会难过,会有这种想法,如果不是她忽然间流露出的高兴,他会一直疏忽下去。

    “他们不能回来,但过些天,我带你去找他们。”鬼医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