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7. 策略竞争,故人来见
    洪烈愣了半晌,忽然深深的鞠了一躬,赞叹道:“姑娘的悟性实在独特,我心服口服,不过我想说的是,青明剑阵变化无穷,是我学艺不精,而非青明剑阵有问题,日后希望能与姑娘有更多交流的机会。”

    莫燃笑道:“自然,青明剑阵也让我大开眼界。”

    二人回到座位,众人却有些难以平静,接下来几个门派都有好几个人去挑战仙剑门的青明剑阵,只是效果并不理想,多数是输了,刚刚拉着脸的王副掌门这才慢慢恢复。

    离战星忽然道:“你看他们,多半还是输了,莫燃,还是你太强了。”

    诸如此类的话,莫燃已经懒得听了,她暗暗放缓了呼吸,静静看着前面的切磋,刚刚强行用神识让她很是疲惫。

    等到这堂课结束时,已经快中午了,众人心满意足的散去,兴致还是很高涨。

    莫燃都已经走出了门,却忽然停了一下,只因众人都围在门口,嚷嚷着往前挤,也不知道是什么这么有吸引力。

    莫燃抓住正要跑过去的一人问道:“那是在干什么?”

    那人也是兽宗的内门弟子,本来还挺不高兴的被人扯住的,可一看是莫燃,整个人都变的温柔起来,“莫师叔,那是交流会的记录人,交流会三十天,他会从头跟到尾,把所有的切磋和有趣的事情都记录下来,印成书简,很畅销呢!切磋的排名也都是他在记录。”

    莫燃颇感惊奇,几个门派在修炼之外竟然还有这么多好玩的地方,怪不得大家对交流会的名额都争的头破血流的,原来这还是个扬名立万的机会啊

    此时,那人又道:“今天有莫师叔指点,我们赢了六局呢,说不定今天我们不垫底了,莫师叔也要去看看吗?”

    莫燃摇了摇头,那么多人,挤都挤不进去。

    “那我去了!”那人说完就跑了。

    莫燃又看了一眼那里,只听有人在那扯着嗓子喊“我哪有这么丑?你给我画错了吧?重新画重新画啊”“我什么时候倒地吐血了?我输了也很潇洒啊!”“你怎么瞎写啊,洪烈和莫燃什么时候互相欣赏了!”

    听到了不少自己的名字,莫燃也很好奇那个人到底记录了些什么,让五大门派的内门弟子们这么不淡定。

    刚才那个弟子好像说,这小本子还挺畅销?上面真的有写她跟洪烈互相欣赏吗?你他妈不能不负责任啊,这东西要是传到自家男人们手里,她要怎么解释?

    正要走的莫燃也有点犹豫了,忽然改变主意走上前去,结果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挤,许多人回头看到是她都主动让了路,还殷切的帮她推开了前面的人。

    莫燃一路道谢,很顺利的站在了人群中心,就在角落里放着一桌一椅,桌子上摆着文房四宝,而椅子上坐着一个略显消瘦的男子,骨骼倒是修长,穿着一身白袍,只是好好的衣服在他身上也不不知为何七长八短的,很是奇怪。

    那人头上扣着一个宽沿的帽子,翘着腿大喇喇的坐着,一个天一门的弟子拿着一塌纸正道:“哎呀错了错了,我是献殷勤,但那也是对神音派的林姑娘,不是曹姑娘啊,你怎么能乱点鸳鸯谱呢?”

    莫燃凑过去看了一眼,发现纸上记录的还挺详细,许多重要的对话都有记录,而切磋的部分会用简单图来代替,那线条虽然简单,可却也将一个人的神韵勾勒出不少,旁边还批注了一些招式。

    莫燃顿时明白为什么这东西畅销了,这不仅记录着五大门派交流会的八卦,还有很多有价值的东西,这东西是有含金量的。

    她在那一塌纸里面翻了翻,很快找到了她和洪烈切磋的部分,抽出来一看,差点直接撕了!你说你没有插图就算了,瞎画什么!她什么时候躺洪烈怀里过?什么时候‘频频对视’过?什么时候约定下次私下切磋过?

    莫燃把那张纸往桌子上一拍,沉声道:“先生,你既然记录交流会,怎么能如此失实?我跟洪烈只是切磋而已,谁让你即兴创作了?”

    而椅子上的人只是晃着腿道:“那么当真干什么?不过就是些八卦吗,你们不就是想要这样的效果吗?如果不这么写,不这么画,哪有那么多人买,没有人买的话,哪有钱赚?”

    莫燃皱着眉,正想说什么的时候,却忽然疑惑的盯着椅子上的人,那声音怎么听着有点熟悉呢?

    忽然,莫燃拿走了那人脸上盖着的帽子,那人眯着眼有点不耐烦的看向莫燃,而莫燃却惊讶的说:“星圣!怎么是你!”

    她不会看错,真的是星圣!这厮自从来到须弥界之后也不知道在哪里混,只在她大婚的时候出现了一下,之后再也没有消息了,莫燃是万万想不到会在兽宗见到他!

    星圣也吓了一跳,突然跳了起来,抓过那一塌纸翻过围廊,脚下生风似的跑了。

    莫燃立刻追了过去,留下一群没搞清楚状况的人们。

    半晌,追到僻静处,星圣自己停下了,蹲在地上抱着头,哼唧道:“不跑了不跑了,反正跑不过你。”

    莫燃抱着双臂,皱眉问她:“你怎么混到兽宗来了?”

    星圣依旧蹲在地上,还跟以前一样怂,不过还是那么自我感觉良好,“我怎么就不能来了?记录五大门派的交流会,至少要对五大门派有相当深刻的了解,这一点我可是当仁不让,我也是经过层层选拔,力挫一众竞争对手脱颖而出的!你有什么意见吗?”

    莫燃却道:“你怎么会对五大门派很了解?”

    星圣不满的看着莫燃,“你太小看我了吧!何止五大门派,我对须弥界都了如指掌,否则还有什么资格做危月使?再说了,这半年多我在须弥界明察暗访,生里来死里去的,好歹我们朋友一场,一见面就追着人打,你还有没有点朋友爱了”

    莫燃抽了抽嘴角,“我什么时候追着你打了?是你不由分说就跑的好不好?”

    星圣理直气壮道:“那我不跑还让你当着五大门派的人打我吗?那我多没面子?”

    莫燃简直无语,所以她就一定会打人吗?为什么星圣对她的误会这么深?半晌,莫燃道:“你起来。”

    “不起!”星圣就是不动。

    莫燃看着他抱头蹲在那就来气,还是危月使呢,怎么会是这个德性?“那你就这蹲着吧。”

    说着,莫燃转身便走了,直到她消失在路口,星圣在跳起来追上去,远远跟在莫燃后面。

    等回到了竹屋,莫燃站在楼上,看着在门外徘徊的星圣,想不通他脑子里都装这些什么东西。

    “那是谁?”白矖把莫燃按在了椅子上,手指轻轻的在她的太阳穴揉按。

    白矖的手指带着丝丝凉意,让她一上午隐隐作痛的头顿时放松了许多,莫燃往后一靠,看着头顶那张艳丽又禁欲的脸,感觉更舒服了,“星圣,他不是一直跟着苏雨夜吗,也不知道他怎么跑这来了。”

    白矖往外看了一眼,道:“就是那个危月使吗?二十八星辰使最终都会回到离火手下的,他来找你也不奇怪,找到你就能找到离火。”

    “是这样吗?”莫燃道,“不过,他的修为倒是突飞猛进。”

    白矖道:“二十八星宿使有传承,修为增进也不奇怪。”

    听白矖低沉的声音,再加上他按摩的舒服,莫燃都有些昏昏欲睡了,也就不想去琢磨为什么星圣那么别扭了,不过睡着之前她还没忘了说:“今天下午爹爹和娘亲他们就到了,等他们安顿好,我明天得抽空去看他们才行”

    莫燃睡了一觉,神识受伤之后更容易深睡,而且因为白矖和鬼医都在,莫燃心里放松的很,自然睡的很好。

    一觉醒来时候,四周一片漆黑,原来已经是深夜了

    她翻了个身,准备继续睡到天亮时,却冷不防见到以上黑暗中异常清醒的碧绿色眼眸,莫燃心跳都快了许多,这才发现白矖就躺在她身边。

    莫燃道:“你睡不着吗?”

    白矖微微点头,“不想睡。”

    “怎么了?”莫燃下意识的问。

    白矖却道:“你的侍寝三则我已经看过了,几天是我侍寝,还有几个时辰就过去了,所以睡不着。”

    莫燃浑身一僵,本来还温情脉脉的气氛顿时变的有点奇怪,本来还想,白矖如果睡不着的话,她陪他谈谈心,说说话,月下花前,多浪漫啊。

    可万万没想到,他只是因为在心疼自己越来越短的侍寝时间而、失眠吗?

    白矖忽然撑起了身体,“主人,你不困了吗?”

    看着那双黑暗中幽幽发绿的眼睛,还有忽然浓厚的男人气息,莫燃犹豫道:“困”

    白矖却道:“可是你已经睡了很久了。”

    莫燃又道:“我还受伤了”

    白矖点了点头,“嗯,我知道,这一次我们不双修了,你不能用神识,我们只做就好了,而且你躺着享受就好”

    “不、不用”不用这么体贴啊!

    只是,不等她说什么,白矖已经准确的堵住了她的嘴,上下其手了。

    莫燃倒是想据理力争一下,可仔细一想,她还想没理,侍寝三则可是她定下的,若是她不遵守,以后就没人会遵守了而且,没用多久,莫燃就被白矖越来越熟悉的热情弄的丢盔弃甲了。

    后来恍恍惚惚的还想着,白天下午的时候,白矖是不是专门伺候的她那么困,让她睡了那么久,养好了精神,大半夜都不需要睡了?

    第二天一早,白矖把莫燃收拾的清清爽爽的,送她出门,还不忘提醒她:“主人,我等你回来一起下山。”

    莫燃抽了抽嘴角,看着白矖双手扣在一起低眉顺眼的样子,就差没有像将军一样对着她摇尾巴了,她是越来越发现,白矖把什么都做的那么好,以至于她对他完全没有戒心,连他什么时候打小算盘都看不出来,导致每次都是被吃干净了才如梦初醒

    张了张口,最终还是没说什么,家里的男人各个都是人精,斗不过就是斗不过,她还欠火候,得好好修炼才行

    来到浮云斋,莫燃第一时间就像右侧的角落看去,果然,仍旧是那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星圣就在那坐着,他更早发现莫燃,见莫燃看他,抓紧了纸笔,整个人都警惕起来,那架势,好像只要莫燃过去,他马上跳窗跑似的

    莫燃无语的收回视线,去了自己的位置。

    下意识的,莫燃又看了一眼天一门的方向,厉鸣犴已经来了,可这厮这两天真是低调的不行,一个眼神都不给她,太反常了

    今天还是仙剑门讲道,只是换了人,不是那个王副掌门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天莫燃表现的太出色,今天兽宗的弟子都兴致高昂,切磋的时候纷纷请战。

    而且因为离战星每次战前战后都旁若无人的请教莫燃,其他人有样学样,不管有没有把握都会找莫燃商量,结果意外的好,赢了许多场不说,莫燃关于剑法和招式的见解总是很独到,众人都是受益匪浅,事半功倍。

    结果,大概兽宗这边的气氛太团结了,五大门派都都各自围起了小圈,仙剑门以洪烈为首,天一门以厉鸣犴为首,神音派以项白蕊为首,落霞宗以苗思雨为首,渐渐成了点将出马,开始玩策略了。

    照例是将近中午才结束,众人的学习热情不知道比平日里高涨了多少倍,莫燃想着自己还要下山,一颗都没逗留,而星圣见莫燃走了,也揣着他的纸追上去了。

    莫燃知道星圣跟过来了,可他只是远远跟着,莫燃忍无可忍,停下来道:“星圣,你要么站到我面前来,要么,我打断你双腿。”

    星圣犹豫了一会,小跑了过来,“我这双腿很贵的!怕你赔不起,我勉强过来了。”

    莫燃问他:“你鬼鬼祟祟的干什么?”

    星圣道:“什么叫鬼鬼祟祟?我这是保持距离,苏雨夜说我要是离你太近,他就废了我,我的命更值钱,如果非要我选,我宁愿选断腿。”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莫燃实在搞不懂星圣的脑子里怎么跟装了浆糊似的,她看着星圣道:“你清醒一点,我有正事问你。”

    星圣下意识的一听腰板,“我清醒着呢,什么正事?”

    莫燃道:“你说你对须弥界了如指掌,那我问你,你对捕风堂了解多少?”

    星圣抱着双臂,奇怪道:“你打听捕风堂干什么?是要打听什么消息吗?捕风堂的消息很贵的,每则消息的价钱都是按字算的,有什么问题你问我吧,我收费便宜。”

    莫燃忍不住一巴掌排在了星圣头上,这厮是钻钱眼里出不来了!“我不打听消息,我只大厅捕风堂。”

    星圣揉了揉脑袋,失望道:“不打听消息啊捕风堂不就是卖消息的吗,生意遍布各行各业,而且包揽三国和海域的大小岛屿。

    别的势力起码还划分了地头,可捕风堂不一样,你说它有地盘吧,它也却是没有个总部分部什么的,你说它没地盘吧,它又到处都是,花楼,酒肆,茶馆,几乎无处不在。

    这个捕风堂有点玄乎,不过你算是问对人了,我可是调查了它两个月呢!”

    见他忽然停顿了,一脸欠揍又得意的模样,莫燃随手翻出一个储物袋扔给了他,那里面装的是金币,星圣一下子笑的无比灿烂,莫燃就没见过这么爱钱的,不过,也太好满足了点。

    莫燃催促他:“快点说。”

    星圣顿时笑呵呵道:“我发现,捕风堂里不全是人类修者,还有很多高阶妖兽,我顺着捕风堂出现过的痕迹一直追,发现,捕风堂可不一定是须弥界的组织!

    里面重量级的人都是高阶妖兽化形的,好家伙,我在想捕风堂是不是妖域的妖兽搞的,我想去妖域来着,后来想想,那地方太血腥,我的小命太值钱,还是不去送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