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8. 谁臭不要脸
    37 om

    “那你知不知道捕风堂有个九公子,这个人是什么来历?”莫燃问道。

    “九公子?没听说过啊。”星圣一脸茫然。

    莫燃更失望,摆了摆手道:“一边玩去吧。”

    星圣反而不服气的追上来,“你倒是跟我仔细说说那个什么九公子啊,世上九公子那么多,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哪个?”

    莫燃道:“他最近一直都在寒水城最大的花楼里,你去打听一下就知道。”

    星圣心里念叨着这个人,本来是跟着莫燃他们一块下山的,可是到了寒水城之后就溜了。

    莫燃去了江潮新置办的院子,三天前这里就已经请人收拾过了,如愿见到了自家爹爹和三个娘亲,还有随他们一起来玩了几天的魂落。

    院子虽然比不得以前宽敞了,但是花团锦簇,小桥流水,更加精致,只是没了那棵海棠树,莫燃还有点不舍呢。

    刚刚坐了一会,地缚魔和江小帝就来了,跟在他们身后的却是雪玉。

    地缚魔低着头规规矩矩的,“主人,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莫燃道:“没有了,你也去放放风吧。”

    地缚魔低头应了一声,一闪身便消失了。

    江小帝则往桌子上一靠,道:“走的时候跟两个青门仙客擦肩而过,还有点小刺激呢,不过有惊无险,主人,你打算怎么藏这只雪鹿?”

    雪玉则垂眸道了谢。

    莫燃看了看他,也许是最近经历的事情太多了,雪玉脸上原本的腼腆褪去了不少,变的沉稳多了,其实莫燃挺内疚的,自从解开了雪玉的封印之后他一直都躲躲藏藏的,她倒是想把他收进契约空间里,谁都找不到,可那对于他来说,何尝不是另一种禁锢?

    莫燃看着雪玉,却是在回答江小帝的问题:“不用藏了,一旦离开他们的视线,谁还能再找到你?就在这里慢慢打算吧。”

    雪玉静静的看了一会莫燃,然后“嗯”了一声。

    下山的时候三个人,上山的时候变成了四个人,中间多了一个魂落。

    江潮非兽宗之人,不能随便进出兽宗,所以不便光明正大上山了,而白矖是莫燃的霊,当然待的理直气壮,鬼医的话,他本就不喜欢与人相处,自然不可能让人发现他了,至于魂落,不管是明着暗着,反正一句“我一定要跟莫莫在一块”就一锤定音了。

    黄昏时几人已经回了九层峰的竹屋,莫燃靠在环廊上有点头大,看着三个大男人道:“我这小屋实在没你们睡觉的地方。”

    这竹屋是给她一个人准备的,虽然上下两层,但也只有一个卧室,一张床,她一个人的时候觉得这屋子空旷的很,可多了三个人,又觉得拥挤的很。

    “莫莫,我不睡觉,不需要床。”魂落说道,趴在桌子上跟黑猫大眼瞪小眼。

    不睡觉,不需要床?那是重点吗?难道要她一个人睡,然后他们三个人坐在屋子里看着吗?那么诡异,她还怎么敢睡?

    “小黑可以去三藤戒。”白矖道,反正他是不会去的,相信鬼医也不会,昨天晚上鬼医宁愿在楼下听墙角都一动不动,换做他、也是一样

    他们是夫妻,睡在一块天经地义,可魂落不知道是没领会其中的意思还是装糊涂,立马道:“我也不去三藤戒,闷的慌。”

    白矖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魂落,碧绿色的眼眸有点阴沉,魂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扮猪吃老虎了,在莫燃面前扮演着天真无邪,可他不就是想在这当电灯泡呗。

    看着雷打不动的三人,莫燃干脆不管了,“反正二楼是我的,你们自己想办法吧。”

    “我没意见啊,莫莫。”魂落说道。

    连鬼医也看了一眼魂落,估计也是发现这厮碍事了。

    下午,莫燃在的时候,一旁闭目养神的鬼医忽然道:“我看看你炼丹的水平如何。”

    莫燃抬眸看了他一眼,“现在吗?”

    鬼医点了点头,莫燃放下书想了想,“也好,我已经很久没有整理三藤戒的灵草了。”

    说罢,莫燃便拉着鬼医进了三藤戒,三藤戒现在的空间很大,长青木进入三藤戒之后这里的灵气更加浓郁了,好像整个空间都更加美如仙境了。

    莫燃先去灵草院子把收了许多灵草,小火灵很开心的吊在莫燃头发上打转,因为它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莫燃了。

    “主人,将军去哪了?”小火灵问道,很长时间没有见到她的好朋友,她很想他了。

    “哈哈,将军现在离我也很远,下次见到他我一定带他来看你。”莫燃道。

    小火灵很懂事的点头,“嗯嗯。”

    虽然将军不在这里,不过小火灵最近也不孤单,它有了两个新朋友,北里和南箕两只小龙鱼,南箕已经破壳出生了,不过南箕的修为没有北里那么高,现在还是不能化形,所以北里每天都会给它套一个装满水的泡泡,走哪带哪。

    北里和南箕很淘气,在三藤戒里,大概也就这两小只每天自得其乐了。

    而小火灵,整天照顾花花草草,除了偶尔有点想将军,也满足的不得了。

    莫燃跟几个小家伙玩了一会,就带着灵草去丹房了,而鬼医早就在那等了,此时负手站在架子前,正在研究那小小的洪荒巨鼎。

    莫燃在那些丹炉里挑了一个,一边准备材料,一边道:“我突破不了四品丹药,每次成丹的时候都会出问题,一直想等你帮我看看”

    鬼医走了过来,站在莫燃旁边看着她整理。

    莫燃已经非常小心了,控制着火候,在成丹的时候全神贯注的盯着丹炉,可最后还是听到‘嘭’的一声,丹炉之中冒出一股黑烟。

    莫燃无奈道:“又废了。”

    鬼医道:“再来一次。”

    莫燃点了点头,又重新开始炼丹,等炼至后半部分的时候,鬼医忽然从背后抱着她,一只手伸去握住莫燃的手腕,“你的异火应该随着你的心意动,这个时候丹炉的温度必须完全均匀,放入灵草的速度要快”

    莫燃随着鬼医的指挥移动着掌心的火焰,同时飞快的加入灵草,丹炉渐渐震动起来了,莫燃缓缓的呼吸,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后站着鬼医,她的节奏稳多了。

    不久,只听‘嘭’的一声!几颗丹药忽然从丹炉中冲了出来!莫燃飞快的抓回,看着隐隐泛着红光的丹药,莫燃有点惊喜,“这、这是四品上等的丹药!”

    没想到突破四品这么顺利,本来怎么都想不通为什么无法成丹,可当迈过那个坎时,好像也就是顺其自然。

    鬼医道:“炼丹与你的修行大大相关,修行有所成,炼丹也是水到渠成,你不要把炼丹想成是一件多么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鬼医很少一次性说这么多话,也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会多解释一些。

    莫燃若有所思,“你是说,我无法突破四品丹药,只是自己困扰了自己?”

    鬼医道:“只有方法和心境不对,丹道也如修为一样,每一阶都需要你突破,我指点的是你的方法,你之所以做到了,是因为相信我,以后,你还需相信你自己才是。”

    莫燃点了点头,很是诧异的看着鬼医,“你这套说法,若是放在落霞宗那样的地方,肯定没人信。”

    鬼医沉默了一会,却是说道:“我也不需要那些人信我。”

    看着鬼医那双荒凉眸子,莫燃有些感概,鬼医的医术可说是三界至尊了,可三界的丹道圣贤之中却没有他的名字,只因没人相信这个天才。

    忽然笑了笑,莫燃道:“就算他们信了,他们也做不到,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像你我这样的天才?”

    闻言,鬼医垂眸看了看莫燃,嘴角拉开一个小小的弧度,却是笑了!安静的脸上带起一些柔和,“我不曾觉得自己是天才。”

    “嗯?”莫燃愣愣的看着鬼医,正沉浸在眼前百花绽放一样的俊颜,有点没反应过来鬼医说了什么,过了一会才回神,想了想然后道:“你淡泊名利,我臭不要脸呗”

    鬼医却道:“这样挺好。”

    莫燃诧异道:“挺好?”这么说你还挺认同?她哪臭不要脸了?

    鬼医却把她手里的玉瓶放下,拉着她往门外走,莫燃在后面奇怪道:“要去哪?不是说看我炼丹吗?”

    鬼医道:“教你别的,你的神识还未痊愈,不能再炼丹了。”

    好像是,炼丹很耗神。

    鬼医说了要教莫燃封印阵,还真不拖沓,拉着莫燃到了书房,在桌子上画了起来,“封印阵的种类并不多,是在阵法的基础上加入了封印,你需要先熟悉阵法”

    也多亏星圣,莫燃对阵法的基础还是了解不少的,所以鬼医给她讲的时候她听起来并不吃力。

    鬼医任何讲的时候真的魅力无穷,虽然他就算是一动不动也是令人惊艳的美男子,可此时的感觉更让人移不开眼,莫燃已经非常认真听了,可偶尔还是会盯着鬼医的脸走神。

    忽然,鬼医停了下来,抬眸看着莫燃,莫燃正在发呆,顿时打了个激灵,“那个怎么停下了?”

    “你不想听了吗?”鬼医问道。

    莫燃道:“没有啊,想听。”

    鬼医又道:“可你一直在看我,阵图不好看吗?”

    莫燃下意识道:“哪有你好看。”

    说完就有点尴尬了,她怎么能在这种场合调戏鬼医呢,这不是上赶着承认她不专心吗?想着得赶紧补救,莫燃埋头看阵图,“哦这个我已经懂了,这跟刚刚那个**阵不是一个道理吗?”

    鬼医直起身,清冷的声音道:“不想学就不用学了。”

    莫燃还以为自己不认真惹他不高兴了呢,立刻道:“没有啊,非常想,你刚刚讲的我都已经懂了。”

    鬼医也不管莫燃说什么,眼眸看向莫燃,“没关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

    莫燃道:“我没什么想做的事情啊。”

    鬼医却忽然拉了一把莫燃,将她拉的坐在了他腿上,莫燃低头看着鬼医,还有点懵,这姿势是怎么回事?太暧昧了吧她双手搭在鬼医肩膀上,正想站起来,鬼医却箍紧了她的腰,道:“你不是想看我?”

    “那是那是走神了。”莫燃解释道。

    鬼医似乎不太相信,“看着我走神,难道你不是对我有什么想法?”

    莫燃被鬼医问的一阵发愣,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她这是反被调戏了?鬼医什么时候也这么会调戏人了?她依然解释道:“我是很单纯的欣赏啊。”

    鬼医道:“真的吗?”

    莫燃点头,用很真诚的眼神看着他。

    鬼医跟她对视,过了一会才道:“好吧。”莫燃以为他信了,然后就会放开她了,可事实上他也真的信了,却没有放开她,而是道:“可我不想讲了,你一直在打扰我。”

    莫燃歉意道:“我错了,我不看你了。”

    鬼医却自顾自道:“以至于我对你有了想法,我们可以探讨一下双修之道。”

    莫燃吓了一跳,“不,不用了吧?”

    鬼医忽然松开了莫燃的腰,去解莫燃的衣服,“不要跑了,今天是我侍寝。”

    莫燃一下子就被定住了,惊讶的看着鬼医,你们记得可真清楚!感情又是炼丹又是教她封印阵的,都是计划着这一出?

    唇上一热,鬼医按着她的头吻了上来,舌尖长驱直入,抱着她的手也紧了紧,鬼医虽然平日里又冷又安静,可在情事上却很强势,就像他的青岩火一样,看似毫无温度,可其实灼人的很。

    等到一吻方罢,莫燃才气息不稳的说:“去、去卧室”

    鬼医抱着莫燃站起来,莫燃真以为会去卧室了,可鬼医却一下子把桌子上的东西都扫开,把她放在了那宽敞的红木桌子,他也随即覆身而上,“一会再去。”

    “一、一会是什么时候?”莫燃问道,身上一阵清两,莫燃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衣服落在地上,连带着刚刚一沓散落的阵图。

    鬼医再次吻上莫燃,堵住了她的话,莫燃也渐渐云里雾里的,可清醒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想,到底是谁臭不要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