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1. 暴风狼之死
    沉浸在修炼中,不知不觉就已经天亮了,莫燃睁开眼睛时还愣了许久,清晨的光透过不甚严实的木屋照了进来,萤草之光早就消失了,而她此刻灵台清明,浑身也无比舒畅,定是萤草之光的缘故,那种来自一草一木间的能量,好像比吃丹药管用多了,而且她很明显的感觉到,识海的稳定了许多。

    本以为昨晚会是很难熬的一晚,没想到这么快就过去了,而且她收获颇丰!直到这时,莫燃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后来吸收萤草之光的时候竟然丝毫感觉都没有,难道是因为她修炼太过专注了?

    只好等下次再来的时候印证了

    垂眸一看,这才发现,在她面前蹲着黑猫,一双猫眼定定的瞧着她,也不知道它在这多久了。

    莫燃站起来,顺便也一把捞起黑猫,道:“你今天很闲嘛,怎么想起来看我了?”

    黑猫在莫燃怀里蹭了蹭,“喵”他每天都很闲!他每天都在!只是你看不到!家里多了几个男人之后你就看不到了!

    黑猫很想细数一下他被忽略的那么多瞬间,可终究忍住了,心情从激动到平静,绕了一个大弯,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他会想这么多,想多了又觉得头疼,以至于这么多天他都弄不清楚,为什么他的行为越来越奇怪,连他自己都看不懂了。

    莫燃很快就回了竹屋,一阵风似的回了卧室,鬼医坐在屏风后的书桌旁,那是二楼唯一一个阳光不会光顾的地方,而白矖站在敞开的窗户旁,此时正回头看着莫燃一回来就换衣服。

    黑猫被莫燃仍在床上,在莫燃的衣服兜头罩在他身上的时候他也有点懵,等他用爪子掀开头上的衣服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只手,抓起他就扔出去了。

    那一下子,可真没手下留情,要真是一只普通的猫,被这一扔可能一辈子都找不回来了,而黑猫在空中一翻,挂在了一棵竹子上,在细细的竹子上徘徊了一会,他们就真的以为他没脾气吗?

    “主人,你怎么当着那只猫的面换衣服?”白矖问道,他怎么没发现,莫燃对刑天这么没戒备?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啊?”莫燃飞快的换号了衣服,奇怪道:“黑猫?它不就是猫?”

    “谁说他是猫了?”白矖的神经瞬间紧绷起来。

    莫燃顿了顿了,被白矖问的有点懵,她似乎理所当然的认为那只猫就是个宠物了,“难道不是吗?”

    白矖忍不住吸了口气,这几天刑天对他们扔来扔去的行为很忍让,他还有点奇怪来着,他就那么怕莫燃知道它是刑天吗?为什么?如果他干脆冲动化形了,倒也省事了。

    莫燃对人的警惕心很重,可对一只猫却小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白矖忽然有点忧虑,前段时间就只有黑猫跟着莫燃,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相处的

    心里想了一些事情,回过神来时莫燃已经换好衣服了,白白错过了大好的美景。

    莫燃系好了腰带便又往出走,白矖拉住她道:“什么事这么急?不是刚回来吗?”

    莫燃回头说了一句,“我有约了,不过应该很快就回来了。”

    白矖非但没有松手,而且抓的更紧了,碧绿色的眸子一抬,望进了莫燃的眼中,慢慢道:“主人,你有约了?”

    那小眼神、怎么还忧郁了?莫燃愣了一下,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奇怪?

    见莫燃不说话,白矖的声音也低了一些,“是谁?他很英俊吗?是五大门派的弟子吗?主人,你有新欢了吗?”

    莫燃一把拍开白矖的手,浑身抖了抖,这深闺怨妇的感觉是怎么回事!莫燃没好气道:“是约战!哪来的新欢?”

    白矖的眸子这才松动了些,嘴角一勾,咧开一个倾国倾城的笑,一下子就把莫燃的恶寒给笑没了,罢了罢了,美人怎么会有错了?

    “那祝主人旗开得胜,我在家等你。”白矖道。

    莫燃脸上带着笑很欣慰的走了,直到快走出竹林的时候,莫燃忽然停了一下,嘴角的笑慢慢收住,晃了晃脑袋,一阵无语,她好像中毒了!傻笑什么?竟然还想着打完架赶紧回来?

    不能再想了,妖孽果然祸国殃民,她都要不务正业了!

    今天可是跟神音派的任珊珊约战的日子,莫燃飞快到了七层峰,七层峰有首宗内最大的演武场,莫燃去的时候,那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了。

    莫燃直奔着人群中的擂台而去,飞身落在擂台上,银发高高竖起,紫衣高贵,光彩照人,嘈杂的四周顿时响起一阵高呼!

    在场大多数都是兽宗的弟子,内外门皆有,今天两人约战可不是什么秘密,三天的时间足够所有人都听说了。

    其他门派的弟子也没有缺席,他们甚至期待已久了呢。

    “哼,我还以为你不敢来了!”任珊珊冷哼道,觉得莫燃是故意吊人胃口,故意来晚了这么久。

    莫燃也懒得解释,周围的人都在叫着她的名字,莫燃抬头压了压,示意众人噤声,也懒得跟任珊珊解释,直接道:“我是来迟了一点,一会开始之后,我让你三招。”

    “哼,好大的口气!”那任珊珊喊了一句,话落,手中忽然出现一把琵琶,食指飞快的波动起来!琴声如剑,一瞬间便疾风骤雨一般飞射向莫燃!

    莫燃背着手躲避,扬声喊道:“一招。”

    “我什么时候才能做到这么快?音杀,莫燃光靠躲都能过。”离战星不禁说道,看莫燃穿梭在几乎连成一片的音律之中,很是赞叹。

    旋身落下,莫燃安然无恙。

    任珊珊见此,琴声一变,更加尖锐!杀机也更加浓郁!可莫燃依旧应对的游刃有余,“两招。”

    “莫燃真的要让她三招啊!”

    “虽然两人修为相当,但莫燃的实力远在任珊珊之上,她赢了任珊珊几乎是轻而易举啊,真想不通任珊珊怎么还敢下战帖,是不是吃错药了?”

    “我还以为任珊珊有什么必杀技呢,再等等看吧”

    而此时,只听莫燃喊道:“三招!该我了!”

    众人讨论着,以为会有什么惊喜出现,直到莫燃第三招都轻易躲过了,众人几乎看到了最终结果,莫燃一出手,任珊珊怕是更没机会了。

    果然,莫燃祭出长剑飞身攻去,不一会就攻破了她琴音设下防御,音攻本来就是远攻,结界一破,音攻便没有优势了!

    任珊珊飞快换了剑,跟莫燃打了起来,两人的优劣一目了然,任珊珊几乎是被莫燃压着打。

    忽然,任珊珊喊了一声“暴风狼!”

    一直庞然大物忽然出现,怒张的口直接朝莫燃咬来,莫燃抽剑回身,而趁着这个空隙,任珊珊忽然闪身远远躲在了暴风狼身后!

    “哈哈哈她躲开了!多好笑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修者躲在契约兽后面的!”

    “我也是第一次见到,挑战者到底是任珊珊还是暴风狼?”

    “别说一个暴风狼,就是来十个八个,也没什么用吧!”

    众人顿时笑开了锅,因为任珊珊躲的可真够远的。

    莫燃跟暴风狼过了几招,忽然飞快的往后退去,站定之后皱眉看着暴风狼,它身上还有那天被魂落打过的伤痕,灰色的毛发上沾了许多干涸的血块,一看就是事后任珊珊没有给它治伤,倒是那两颗被魂落拔掉的獠牙已经长出来了。

    可这都不是莫燃忽然凝重的原因,而是因为暴风狼似乎很不对劲!它弓着身呲着牙,獠牙之间哗哗的躺下汩汩黑色的液体,带着些腥臭的味道,喉咙里发出一声声凶恶的低吼,身体痉挛似的不断抽搐。

    这一停顿,众人也发现了暴风狼的异样,奇怪的互相讨论。

    “暴风狼怎么了?该不会是吃多了吧?”

    “什么吃多了?这样子更像是吃了毒药吧。”

    “快看他的眼睛!”

    而莫燃也发现了,那暴风狼长啸一声,低下头睁开眼的时候,一双眼却是入魔一般的血红!浑身也似乎冒着一股诡异的黑气,而更令莫燃惊讶的还在后头。

    那只暴风狼的修为忽然暴涨!他脚下的晋级纹路突兀的冒了出来,从二百七十二星飞快的增长!二百八十、二百九十、三百、三百一十三百六十、三百七十、三百七十二!

    整整长了一百星才停了下来!

    众人看的目瞪口呆!“怎么可能!暴风狼怎么一下子涨了一百星的修为?”

    别人想不通,可落霞宗的弟子却在疑惑了瞬间之后便了然了,苗思雨皱眉道:“可惜了一只暴风狼,废了。”

    离战星听到了苗思雨的话,不禁问道:“为什么这么说?那只暴风狼怎么了?”

    苗思雨是此次落霞宗二十个弟子中的核心人物了,已经是六品炼丹师,几乎是跟赫森齐名的天才炼丹师了,人长的小小的,却精明老练,素以稳重大气为人称道,可在看向离战星的时候却脸颊一红,顿了顿才道:

    “哦,你、你有所不知,那只暴风狼吐了心血,浑身恶臭,几乎入魔,是因为它服了禁药有种丹药的名字叫做‘背水一战’,名字虽好听,可其实不是正派的丹药。

    这种丹药只能给妖兽吃,能瞬间激发妖兽所有的潜力,通常都会让妖兽逆天晋级,可一旦吃了这药,一旦它的潜力用尽,必死无疑,这只暴风狼,活不过半个时辰了。”

    离战星才没注意苗思雨的变化,他只是诧异于‘背水一战’的恶毒,顿时厌恶道:“这就是任珊珊的底牌吗?这种人也配参加交流会。”

    苗思雨顿时道:“我也觉得不妥,任珊珊确实过分了。”

    而此时,莫燃不知道暴风狼吃的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变成了这样,可她知道,这只暴风狼现在已经完全没有理智了!那血红的兽眼当中,只有血腥的杀气,丝毫别的情感都没有!

    “吼!”

    那暴风狼站稳了身体,大吼一声,猛的冲了过来!

    莫燃的长剑刺在它身上,可却被硬生生的弹了回来!身体都仿佛变成了一块刀枪不入的铁板,那毛发几乎成了一根根刺刀!

    竟然能将身体也强化到这种程度!

    莫燃一边惊讶着,一边猛的换了剑!七品灵剑根本伤不到它!

    而那灭神剑一出现的时候,煞气肆意,那在空中划过的一道道漆黑的弧度,凌冽的剑芒让众人目瞪口呆!

    “那就是莫燃的本命法器!”

    “我竟然有幸得见!它叫什么名字?那把剑的煞气好重啊,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不知道什么时候,黑猫也窜了过来,在擂台后的高墙上蹲着看,再一次见到莫燃用灭神剑,竟有种莫名的欣喜,当初他决定一睡不起,连灭神剑都扔了,没想到它竟然认可了莫燃,更没想到莫燃会带着它出现在他面前。

    虽然他扔了灭神剑,可灭神剑跟他心意相通,几乎人剑一体,就算解除了契约,也永远是他的一部分。

    说起来,若非有灭神剑,即便莫燃能找到他,也叫不醒他。

    听到众人参差不齐的惊呼,黑猫的嘴角奇怪的撇了一下,认识灭神剑的,大多数是死人,他们能够这么近的见一次已经算幸运了,就算莫燃告诉他们那是灭神剑,又有谁知道它的来历?

    “破空斩!”这时,忽然听莫燃低吼一声,剑芒划过,一瞬间剑气四溢!头顶风云忽变!刚刚还大太阳,一瞬间阴沉沉的,隐隐有雷声轰鸣,莫燃一剑攻来,犹如蛟龙出海,势不可挡!

    庞大的剑意笼罩在暴风狼的周围,那双猩红的眼睛只盯着莫燃,竟连危险都感觉不到,还在疯狂的朝着她撕咬咆哮,直到那破空一斩落在他身上,漆黑的剑芒一闪,直直的从他身体中穿过!

    咆哮声戛然而止,冲到半空的暴风狼忽然砸在了地上,庞大的身躯震的地面都颤了几颤。

    莫燃飞身落下,看着那只不断抽搐的暴风狼,灰色的毛发几乎全部被血染红,此时无力的张着嘴,吐出大口大口黑色和红色夹杂的血块,一双发红的眼睛渐渐变成黑色,也渐渐黯淡,它回头,似乎想找它的那个主人,可头做不了那么大幅度的动作,中途便耷拉下来,一下子没了动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