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5. 醒了就别装了
    一些巧合就那么碰在了一起,让黑猫有种很奇特甚至震撼的感觉来不及多想,黑猫飞快追了上去,舞天衣既然有鬼车的翅膀,轻盈无比,穿的人犹如背生双翅,无比灵活。

    而莫燃忽然换上了战甲也正是因为如此,这悬崖陡峭的很,他直直的向上翻阅还是有些吃力的,她可根本不知道黑猫心里想的一大堆。

    这战甲是在华夏的天一门得到的,那日救了离火之后,被离火一激,她直接就拿走了这件战衣,其实天一门藏宝阁里的宝贝都是认主的,她但是没有多想,只以为自己跟这战甲有缘而已。

    而后来,她虽拿到了这战甲,却一直没什么用处,直到晋入元婴期的时候偶尔一试,才发现这战甲大有乾坤,原来之前是她的修为不足以驾驭这战甲。

    现在她都怀疑,是不是离火当初就知道这战甲的厉害,所以故意让她选的可想想离火刚见面时那么目中无人的样子,说不定还是为了看她出丑呢,谁知道呢

    莫燃已经爬了很高了,她感觉再爬下去都快爬出通天塔了,可怎么还没看到尽头“这悬崖不是有什么猫腻吧”

    莫燃想着,忽然停了下来,把傒囊叫了出来,傒囊小小的身体从灵石里钻出来,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还没等莫燃问话,傒囊的小细嗓便软软道“主人的主人,你怎么跑到幻阵里了找小傒有事吗”

    还真有幻阵还让她爬了那么久莫燃一阵无语,冥狼还没找到,竟然就被愚弄了一回,“小傒,快给我找一下出口。”

    傒囊道“是的,主人的主人。”

    小小的身影转了一圈,忽然朝着一个方向一指,就好像水里扔了一块石子一般,那地方凭空波动起来,很快,莫燃周围便完全变了一副情形

    她已经不在悬崖峭壁上了,而是站在一片辽阔无垠的雪山之上,四周风声呼啸,却千里无人,万里不见生灵,雪地上亦是干干净净,没有任何被踩过的痕迹。

    傒囊打了个激灵,似乎有点冷,一下子钻入了灵石,只露出一个头问“主人的主人,还有什么吩咐吗”

    莫燃摇了摇头,把它送回了空间。

    她抬头看了看,却见天空之下,静静的悬浮着一只眼睛,蔚蓝的眼白,漆黑的瞳仁,很美,也带着一种奇妙的强悍与不可窥视的庄严,看上去真的很像一只眼睛。

    “难道这就是塔眼”莫燃低声道,有点震撼,它就那么静静的悬浮在那里,有种亘古存在的神秘感。

    上次她连塔眼都没看到就被打回去了,没想到塔眼藏的还挺隐蔽,有人能偷走就怪了

    莫燃往前走了几步,却冷不防一个矫健的身影从天而降,忽然拦住了她的前路

    是冥狼

    莫燃惊了一下,可反应也很快,收住了脚步,凝眸看着眼前的冥狼,跟上次所见差别很大,主要是它的体型缩小了很多,可依旧雄风凛凛,相比起莫燃来说,依然是一口便能吃下的样子。

    银色和灰色相间的毛发,在这片雪山之上更显桀骜和王者风范,确实,在这里,他就是王,一个孤独的王。

    毛发之间隐隐流窜着紫色的闪电,两眼之间的伤疤让它看上去很是狰狞。

    它刺了呲牙,依旧是悄无声息的出现。

    莫燃有瞬间被当场捉赃的感觉,可她很快就调整好了情绪,她只是比较震撼通天塔的塔眼,又不是要偷

    几秒钟之后,莫燃才道,“嗨,又见面了,最近过的好吗”

    冥狼徘徊了几步,显然他很自在,却好像也并没有兴趣听莫燃说话。

    “喵”黑猫忽然叫了一声,声音很是尖锐,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轻盈的落在了莫燃肩膀上。

    那双银色的耳朵抖动了一下,黑漆漆的眼眸望向了黑猫,竟眯了一下,刺了呲牙,那面目一下子更狰狞了。

    “喵”又见面了,你怎么还是过的这么可怜

    狼眼看了一眼莫燃,又悠悠的转开,似乎在问刑天跟这个女子的关系。

    黑猫却没立刻作答,他想了想,忽然发现,他也不知道他跟莫燃是什么关系。

    “喵”过了一会黑猫才叫了一声,他说的是“她会是下一个打败你的人”。

    没错,他虽然说不上来他跟莫燃是什么关系,可他却能肯定冥狼和莫燃以后会产生的关系。

    冥狼的嘴角咧了一下,好像在嘲笑一样,他不明白,刑天为什么会觉得他打赢过,他从来没有用过咆哮地狱而已。

    而且这个女人,他刚刚诞生的时候都要比她强。

    “你到底在叫什么你们是不是认识”目睹了一猫一狼眉来眼去,莫燃终于忍不住打断。

    “喵”认识。

    莫燃这回听懂了,还真认识,莫燃把黑猫抓了一下来远远的仍走,口中还道“让它别放水。”

    说着,莫燃祭出了灭神剑,顿了顿道“如果你们之间有仇,也别迁怒啊,我们这是决斗,我们公平一点。”

    说着,莫燃先一步攻了上去,一瞬间出现在了冥狼的上方,快而狠,在冥狼抬头的时候,莫燃抓着身后的战袍一挥,人却是又诡异的出现在它的正前方。

    灭神剑直直的朝着冥狼头刺过去,可就在毫厘之间,灭神剑却忽然停滞不前冥狼只慢慢的转会了头,越过没身兼看向莫燃,他一动不动,可好像天地万物都为他所用一般,那无形的罡气结结实实的挡住了她

    “嗡”一阵悠远的嗡鸣,一道能量忽然反弹了回来,莫燃握着剑瞬间倒飞了出去

    莫燃一个灵活的回身,脚尖的在雪地上轻点,一刻不停的又攻了上去而过了不过两招便又被震了出去,可莫燃很快又杀了回去。

    黑猫在远处踱步,刚开始还能安静的看着,可看着莫燃一次次的被打的飞走,不管甩的多狼狈,不管流了多少血,她都仿佛入魔一般,一刻不停的翻身杀回。

    舞天衣的防御很强,可此时也彻底被冥狼打破了,莫燃不可抑制的多处挂彩。

    黑猫有点焦虑,他不是没有看过别人战斗,可这是唯一一次他想喊停的过了一会,黑猫忽然向远处奔去,到了一处较低的地势,很快就没了猫影。

    激战中的莫燃早就无心外物,根本不可能关注到黑猫的动静,只是过了一会,忽然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弓他后路,不要跟他面对面”

    蓦然听到了,她皱着眉,可却没有立刻反映过来这声音是从哪里来的,又是什么意思,可紧接着那声音又道“试着用异火幻化兵器,你砍不坏他的防御的。”

    莫燃这才发现,原来那声音是指点她的,她之前一直在尝试离的冥狼更近一点,可冥狼这一次体型虽然小了很多,可却比上次难对付多了好像这次才是动真格的一样,她打了这么就连他一根毛都没有碰到

    她甚至在怀疑,其实黑猫跟他有仇了,否则怎么这么不放水

    刚刚她也一直在奇怪,为什么在冥狼面前,她什么都发挥不出来,就好像遇到了克星一样,破空斩被他的雷电反制,血龙吟她更不敢用,这厮会生吞,而她最趁手的灭神剑也处处掣肘。

    此时也来不及想说话的人是谁,忽然建收回了灭神剑,凌空一握,一把异火凝结的长剑顺价出现

    莫燃飞身攻去,红色战袍扬起,银发飞舞,莫燃在雪地中飞快的呈z字形移动,身形快到只能看到一个隐约的残影,她真的放弃了攻击冥狼的正面,而是想方设法的攻塔后

    “咔”

    一声轻响,在莫燃耳中却无比清晰,是冥狼的护体罡气破了

    莫燃抑制住瞬间的狂喜,一鼓作气逼近长剑落在冥狼身上,那紫色的电光缠绕了过来,几乎顺价就要窜到她身上来,可莫燃在收剑的时候依然看到她的剑带下了一簇灰色的毛。

    她碰到冥狼了尝到了甜头,莫燃浑身的战意更浓,身形一下子消失,在冥狼的雷电劈下来之前便鬼使神差的避开了。

    其实莫燃现在也明白了为什么刚才有个声音提醒她攻冥狼的后路了,这里几乎是它的弱点冥狼的反应明显比刚才慢了许多,虽然几乎看不出来,可身在其中,莫燃自然更有分寸。

    莫燃得意了没多久,很快就又落入了下风,刚刚冥狼几乎只在被动防御,现在却开始主动出招了,那紫色的雷电一次次的披在身上,莫燃从头到底,几乎也要通电了。

    不知道第几次被雄厚的能量逼开之后,莫燃落在雪地上,失去控制的身体在厚厚的雪地上压下一个人形的坑,手中异火凝成的长剑忽然消失。

    莫燃看着正在头顶的通天塔塔眼,那塔眼好像也在看着她。

    忽然,一张俊美的脸出现在视野中,挡住了她头顶的塔眼,不过他的眼睛也够独特的,黑曜石一般,深沉而纯粹,眼神有些惺忪,脸上没有表情,可却张口说道“别怕,我马上送你回去。”

    说着,那人弯下腰来把她抱了起来,扯起那红色的战袍盖在她身上。

    莫燃眼里有点模糊,可她还是看到了他慵懒的的墨发拂过肩膀,落在地上,在雪地上蜿蜒铺着,小溪一般

    原来是他啊,这人真的是兽宗的啊

    想着想着,莫燃闭上了眼睛。

    刑天低头看了一眼,也没再管冥狼,抱着莫燃忽然就消失了。

    刚刚杀气凌然的战场忽然间落幕,雪山之巅就只剩下呼啸的风。

    冥狼望着刑天和莫燃消失的方向,视线慢慢移到了地面上,洁白的雪地中印上了一串串的血红色,瑰丽无双,这方圆几百米的战场,竟令人心生不舍。

    不舍呵

    冥狼矫健的身影瞬间便跳出了在那个战场,朝着雪山深处行去,用不了几个时辰,那里会重新变成一片雪白,跟以前一模一样,以后也会如此。

    亘古不变。

    刑天抱着莫燃出现在了竹屋二楼,把莫燃放在了床上。

    现在还是深夜,正巧几个男人都在等莫燃回来,所以在刑天抱着莫燃出现的瞬间,鬼医、白矖、江潮、魂落便瞬间奔至床前。

    “抱她过来。”鬼医荒芜的眼中多了一丝深沉的杀气,眼眸掠过刑天,却没有问怎么回事,说完之后直奔于是而去。

    其实在看到莫燃的伤势时他们就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莫燃浑身都是裂纹,那是雷电所伤,跟上次的伤势一模一样。

    几人配合的极为默契,白矖抱着莫燃进了浴室,而鬼医已经在浴桶里注满了水,还在快速的加入药材,江潮急去莫燃的战袍,莫燃被放进了水中。

    莫燃身上的裂纹和外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鬼医又喂了她几颗丹药,忙乱了将近半个小时,莫燃身上的伤便几乎没有痕迹了。

    这时江潮才打破半个小时以来的沉默,问鬼医“如何”

    鬼医道“等她醒来吧,睡一觉就好了,神识没有损伤。”

    几人同时松了口气,神识没有损伤就好,她的神识才刚好,若反复受创,会影响修为的。

    这时,魂落却冷不防的一拳砸向了刑天,只是刑天是什么人在那拳头过来的时候就皱眉往后退了一小步,不多不少的避开了拳风。

    “你带她去哪了你想找人打架你自己去啊,害她干什么”魂落低吼道。

    “是她想打,她想变强,为什么不打。”刑天道,惺忪的眼里有些不悦。

    “你以为她是你吗你是个疯子,她不是你出来,我不想在跟你动手,莫莫还要休息。”魂落道,紫眸溢出丝丝死气,浑身的气息都变的阴沉起来。

    刑天却不为所动,“我不会跟手下败将打第二次。”

    魂落笑了一声,嘴角勾起,却有些摄人心魄的危险,“这世上没有常胜将军,谁输谁赢还不一定,何况,你还有灭神弓吗”

    刑天看着莫燃,面无表情的果断道“无聊,不打。”

    什么都比不上看她醒来有意义。

    “刑天,你认识冥狼。”鬼医却忽然说道,没有责问,语气也阴冷平常,这话是陈述句,但也是再一次确认。

    刑天点头,“我曾与冥狼有过一战,不分上下。”

    鬼医没有说话,而是点了点莫燃的额头,“醒了就别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