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7.
    377。

    欲秋不语,而莫燃追问道:“你都不知道灭神弓是刑天的战魂,你是怎么知道黑猫是刑天的?”

    欲秋看着莫燃,颇有些意味深长,“因为刑天是禁兽,难道你没想过吗?”

    “我为什么要想?”莫燃问道。

    欲秋却道:“看来你是真没有想过将这些禁兽纳入你的羽翼也罢,反正你才是妖禁的主人,随你怎么想。”

    莫燃垂眸不语,只抚摸着灭神弓,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她才闲谈一般的问:“那你是禁兽吗?”

    欲秋点头,大方承认,“是啊,怎么,你想契约我吗?”

    莫燃却哼道:“我才不信你真的愿意,你不是不想住在这四季如夏的长青木上面吗?我要是契约了你,就‘欲秋’这两个字,我叫一次就会提醒我一次,你不是情愿跟着我的,何必呢。”

    欲秋皱了皱眉,“你想的真多,你怎么就知道我是怎么想的?”

    莫燃耸了耸肩,“我不全是在为你想,妖禁太强了,强到我都没有把我完全掌控的地步,如果有一天我不是它的主人了,那被它封印的妖兽又会如何?”

    “你怎么可能不会是它的主人?除非你死。”欲秋道。

    “这种假设没什么意义,契约与不契约对我来说也没有区别。”莫燃道,就比如欲秋,他离不开长青木,也就离不开他,苏雨夜、张恪、柳洋都是禁兽,她更不会怀疑他们会分开。

    “算了,不跟你瞎聊了。”莫燃忽然道,她总觉得欲秋神神秘秘的,虽然在他暴露身份的时候就已经说明了他的来历,可她总觉得无法真正看懂他。

    顺手抓了一把花瓣放进口中,有点涩,也有点甜,莫燃一边走一边道:“其实你的伙食也不错啊。”

    莫燃睡舒服服的跑了一个澡,浑身都放松下来,径直去了丹房炼起了丹,几卢丹药过后,莫燃想着她对四品几乎信手拈来了,得抽个时间充裕的时候试试五品丹药。

    药架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玉瓶,装着她最近炼制的丹药,莫燃找了一个储物袋一股脑全装起来,想着放在这都碍手碍脚了,得想办法处理一下。

    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她进三藤戒起码得两个时辰了吧?天都快亮了,外面应该打完了,那些妖孽们也应该冷静下来了吧

    深吸一口气,莫燃闪身出现在竹屋内。

    房间里还弥漫着一股萧索的冷气,但气温似乎已经在回升了,莫燃四下一看,却见鬼医、白矖、江潮、魂落四人都静静的坐着,谁都没有挂彩,只是各自还挽着袖子,衣衫也不似平时那般整洁,平时丰神俊朗的四人,此时都有些豪放的模样,倒是挺稀奇的

    这时,察觉到莫燃出现的魂落走了过来,紫眸有些安抚,“莫莫,我们帮你出气了,你别不高兴。”

    莫燃看着魂落,忽然想起来她应该还在生气,于是沉声道:“没事了,不要让我再见到那只猫就行了见到刑天也不行。”

    魂落却顿了一下,却听白矖道:“主人,刑天恐怕还会来找你的,不过你放心吧,他来一次我打一次。”

    江潮走到莫燃身边,以指代梳抚摸了一下莫燃的头发,慢慢道:“你以后还是放弃豢养小动物吧,你后宫还有那么多大型妖兽等着你爱抚呢。”

    莫燃浑身爬起一层鸡皮疙瘩,江潮这话什么意思?该不会看出她是在推卸责任吧管他呢,该招的不该招的她已经全招了,今天不跟她算账,以后也不能翻老账!

    假装没听懂江潮话中的意思,莫燃道:“对,我也发现了,我再也不相信小动物了。”

    “他不会拿回灭神弓的,这点你放心吧。”这时鬼医说道,他时不时会拂他的衣服,虽然面色不变,可打了那么久,他似乎很介意身上沾了什么脏东西,“我要去三藤戒。”

    “喔。”莫燃点头,询问了其他人之后,干脆把鬼医、白矖、魂落都弄进去了。

    “一会我要下山,我师傅来了。”江潮说道,他脱去了外衣,朝着浴室走去。

    莫燃想到了那个行事很奇怪的童鹤,跟过去问道:“他来干什么?有什么事吗?”

    江潮道:“不知道。”

    莫燃倚在门口,抬眼的时候发现江潮已经露出白花花的后背,宽阔的肩膀,柔韧的蝴蝶谷,劲瘦的窄腰莫燃呆了一下,想转身的时候忽然想到,江潮又该嘲笑她了,映着头皮,还装作很随意的盯着他脱光了衣服然后埋进水里。

    松了口气,但也遗憾的很,那么棒的身材,她真没仔细看过,细想自己是不是太暴殄天物了

    “擦一擦你的鼻血再看。”江潮说道。

    莫燃下意识的一摸鼻子,却什么都没摸到!抬眸就看到江潮两手搭在浴桶上笑的一派风流,察觉被调戏的莫燃不由的走了进去,双手撑在浴桶边缘,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江潮倒是大方,任莫燃怎么看,还道:“要不要一起洗?”

    莫燃道:“放不下。”

    江潮却道:“如果你真愿意洗,我可以提供至少十种姿势放下我们两个。”

    莫燃挑眉:“比如?”

    江潮笑道:“玄蝉附、山羊对树、空翻蝶”

    “打住!”莫燃及时打断了江潮,就算她不知道这是什么姿势,可也知道不是什么正经的洗澡姿势。

    江潮果真停下,脸不红心不跳,似乎真的是在闲话一样。

    莫燃却忽然俯身吻住了江潮的嘴,在他愣神的瞬间撬开他的唇齿一阵扫荡,手也沿着他的脖子抚摸到他的锁骨和胸膛,还一路点火似的往下摸。

    很快,江潮反客为主,抱着莫燃纠缠她的唇舌,半晌,江潮呼吸渐渐加重,手摸到了莫燃腰间,正要帮她宽衣解带的时候,莫燃却猛的挣开了,都来不及看他便冲出了浴室,只留下一句话飘在空气中,“我还有急事,早安吻不错!”

    江潮伸着手,眼睁睁看着莫燃跑了,一双向来云淡风轻的眼睛有些泛红,使劲闭了闭眼,“好啊,学的很快”

    半晌,江潮睁开眼睛,无奈的低头看了一眼,点了火就跑,莫燃是真的胆肥了

    而跑出去的莫燃,一口气出了竹林才深深的呼了口气,摸了摸感觉还很烫的脸,还好跑得快,要不然她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她也是抽风了,竟然去招惹江潮。

    不过想到江潮现在有可能愁眉苦脸的样子,又觉得扬眉吐气的很。

    “你在傻乐什么呢?”忽然传来一个声音,从一旁的石头上跳下来一人,正是星圣。

    莫燃从不给别人看笑话的机会,看了他一眼道:“我在笑,二十八星辰使,也不过如此。”

    星圣几乎跳了起来,脸色一变道:“你怀疑我可以,那是因为我还没有继承全部的力量,但你不能怀疑二十八星辰使!我们是天地造化的杰作,你根本不知道我们合体的时候有多强!”

    莫燃却笑着摇了摇头,举步往山下走去。

    看莫燃一脸不信的样子,星圣急的说了许多,“天地创造二十八星辰使就是因为没有办法杀刑天,刑天就是死于星辰是使手中你知不知道?”

    莫燃瞥了他一眼,想着要是他知道刑天没死,他这信念是不是就崩塌了?“那你知不知道星辰使为什么被放弃了?”

    星圣纠正道:“什么被放弃了?那是功成身退了!”

    莫燃中肯的说道:“就算是功成身退了,二十八个人,你们怕是不会聚齐了,时间太久,变数太多了。”

    星圣却坚持道:“不可能,我相信会聚齐的。”

    莫燃没再跟星圣抬杠,否则星圣快气的冒烟了,于是及时转移了话题,“你在我门口等着干什么?不去做你的记录官了?”

    星圣一拍脑门,懊恼道:“差点忘了正事,还不是因为你,一大早刺激我我来是要告诉你,那个九公子,我查到点有趣的东西。”

    莫燃顿时停下,“真查到了?你说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