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1. 事有蹊跷
    临野坐在莫燃对面,端起茶杯便喝。

    “诶”莫燃抬起手想要阻止,可却晚了一步,眼睁睁的看着临野喝下去了。

    “怎么了?口好渴,等我喝点水再说。”临野一边说着,一边又喝了几杯。

    莫燃咽下了想说的话,她总不能说刚才那杯茶是刑天倒在地上又收回来的吧

    过了一会,等临野喝够了才道:“今天真是凶险,若不是你在,今晚这关还不知道能不能过,我已经派人查看过了,兽潮退回了不死丛林,应该是暂时不会来攻城了,可却没有退去,我正想与你商量,是不是马上派几个人去搬救兵。”

    莫燃道:“我对这些并不了解,是不是要请救兵,你决定便好。”

    临野却叹了口气道:“这兽潮是想困死席泽城,要派人出去的话就必须派高阶修士前去,可席泽城又是用人之际,此时抽调修者,实在难以做到。”

    莫燃想了想问道:“若是决定求援,你打算向谁求援?”

    临野道:“往北越过乌山是虎林城,虎林城是刘华将军守城,他手中的八军团很强,若是刘将军能率八军团赶来,兽潮之危怕是能解只是,刘将军只听皇上调度,再请他之前,我必须先禀报皇上,皇上同意出兵才可以。

    只是此去云都要翻越千山万水,且不说路途遥远,兽潮年年有,皇上怕是不会相信席泽城有多艰难,云岚国是个军团都是非国战不动的,我去求皇上调度,怕是徒劳

    若是请佣兵工会发布任务,这任务的定级又该是如何?如此史无前例的兽潮,怕是五星任务都不为过了,可五星任务的酬金席泽城都拿不出来”

    说着,临野深深的皱起眉,看来苦恼很久了。

    莫燃没有说话,不过心中却刚知道请个援兵竟也如此费劲,在须弥界这三个帝国之内,一城之主的权力很大,大到可以自己养兵,因为在这个全民皆修者的世界,不会有任何人的资源强过王三族,所以就算城主养的兵再多,也翻不出王三族的手掌心。

    就像各国的军团,都是掌握在王三族的手里,这些军团的实力完全可以吊打一般的军队,这一点莫燃倒是有所耳闻,听说只有成功筑基的修者才有资格正是成为军团的一员。

    莫燃不懂这上奏时有什么程序,又有什么困难,但看临野一筹莫展的样子,似乎全无希望。

    至于佣兵任务五星是任务中的最高级别,赏金必定是稀世珍宝,否则不会有人敢接这种任务。

    过了半晌,莫燃道:“不论如何,我敢肯定兽潮很快回卷土重来,而且必定会比今天的更难以招架,你若请不来援兵,那恕我直言,席泽城你守不住,不如想想如何保命。”

    临野的脸色一下子变的沉重而难看起来,他艰难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弃城保命?”

    莫燃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而且,不是你弃城保命,而是席泽城所有的修者。”

    临野只犹豫了一会便斩钉截铁道:“不行,决不能弃城,从我父亲,我的祖父,临家世代都是席泽城的脊梁,应对过多少兽潮都从未退过,我也不会退。”

    莫燃早就看出了临野的执着,可她现在不想跟他辩解,转而道:“这件事先放放,我还有事问你。”

    临野也调整了一下情绪,道:“对,你说有很重要的事问我,到底是什么事?”

    莫燃皱眉道:“我与青鹭火战至不死丛林,它跟我说,之所以有这次兽潮,是因为不死丛林中有数百万的妖兽落入了人类手里,我没听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知道吗?”

    临野的脸色却瞬间更加难看起来,从震惊到了然,似乎还有丝丝恐惧,呢喃着问:“它真是这么说的?所以这次的兽潮是报复?”

    莫燃却立刻问道:“什么报复?你知道是怎么回事?”

    临野却好像陷入了自己的思绪,神色不停的变化,最后竟然突然站起来就向门外走去,“我突然想起还有些事情没有安排,莫燃你先休息,我晚一点再来找你。”

    莫燃却忽然一拂手,房门应声关上,下一秒莫燃就无声无息的拦住了临野,她皱眉看着临野,道:“临野,我是敬你爱民如子,欣赏你心如赤子,感谢你当初施我以援手,才在得知你兽潮围城时立刻赶来。

    可今日一战,席泽城的情况我已经了解了,我敢肯定,今天那只青鹭火也只是头阵,之后还有更高阶的妖兽,我本已通知六长老带人前来,但就在不久前,我已经又去信一封,让他们按兵不动了。

    席泽城之围已成困局,兽宗弟子来了也解决不了,唯有弃城才能保命,但就算如此,我也打算战至最后一刻,这都是因为你临野值得我这么做。

    可眼下情况已经如此糟糕了,你竟然还瞒着我至关重要的事情?你叫我如何全力帮你?”

    临野脸色青白,似乎极度为难却急于解释的样子,“莫燃,这件事很严重,我现在还不能跟你说,你等我一会,我一定向你解释如何?”

    莫燃道:“不行,这件事的确很严重,若不弄清楚,我不会让你出这个门。”

    临野却很急,甚至忽然出手,想要强行开门出去,可他哪里快得过莫燃?在他的手刚刚碰到门边的时候就被莫燃扣住胳膊甩了回去。

    看着跌坐在椅子上的临野,莫燃愈发怀疑的质问道:“临野,我们虽然相处不多,但我自认对你也算了解,有什么事情是连说都不能说的?”

    面对莫燃不信任的眼神,临野心中略苦,却终究咬紧了牙,“莫燃,等我一个时辰,之后我保证向你解释,我现在必须离开,你再我信我一次,好不好?”

    莫燃盯着临野看了好半晌,忽然道:“你去吧。”

    临野立刻站起来往出走,莫燃这次没拦他,而他也在出门不久后脚步飞快的消失了。

    临野的样子太反常了,莫燃盯着门口的方向,心里多了一些不确定,忽然怀疑自己这一趟是不是来错了。

    忽然一个蓝色身影闯了进来,凌丰大步走来,见莫燃的门敞开着还开玩笑道:“该不会知道我要来吧?早早就开门迎接?”

    莫燃收回了思绪,坐在一旁问他,“你怎么来了?”

    凌丰也不比较莫燃这么严肃,他进门手随后就把门关上了,还鬼鬼祟祟的超外面看了许久,这才忽然跑过来,神色比莫燃还要严肃,那严肃之中甚至还有些难以抑制的恨意,“莫燃,我刚刚见到一个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