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9. 沙虫之计!
    青鹭火拖着长长的尾翎,一对彩凤倒竖的眼睛睨向莫燃,脆声说道“我说过,我会回来的再回来时必定是屠城之日你既然不走,我也不管你是不是天选之人了”

    莫燃却道“你也未必是我的对手你修行不易,如今妖域之门已开,你大可回到妖域,天高海阔,不必与你仇视的人类修者同处一片天空之下今日是你屠城还被屠,你就那么肯定吗”

    那青鹭火顿时喷出一股青焰,鹭鸣一声,“话不投机半句多用输赢来说话吧”

    莫燃祭出灭神剑,飞身迎战,可她还是说道“不管你信不信,我不愿与你一战。”

    青鹭火却愤然喝道“我给你几分面子,是因为萤草之光认可你,你若不是与世无争之人,那萤草之光选择你也是白选我也不怕辛劳一回杀你”

    莫燃运转灵力,将异火附着在灭神剑上,剑势更猛身形飞快的周旋在青鹭火周围,换上了舞天衣,身形更加轻盈,她道“我就是我,我莫燃这辈子不会为他人的眼光而活

    什么萤草之光,我得到便是我的,没理由叫你认可也无需你来失望更不需要你替天行道我本想救你一命,但现在看来,你更欠收拾”

    一人一兽认真起来,越战越酣城内亦是水深火热,烽烟遍地

    而此时,就在广场的角落里,一个黑色的身影慢慢浮现,他手中拿着一个手炉一样的盒子,随后另外一人从远处奔来,在他跟前站定。

    来人却是临野,他的战袍染血,眼中满是猩红,沉声问另外一人,“沙虫,你要怎么做你确定不会伤及我席泽城的修着”

    不用说,另一人必定是毒门沙虫了,那阴冷的声音道“临城主,你我日后不免相见,我自会给彼此留条后路,不会杀人再说了,我只对这些妖兽感兴趣,杀你的人干什么”

    临野咬牙问“那你到底要怎么做想让我做什么”

    沙虫睨了临野一眼,黑暗中一双眼睛如毒蛇一般,透着些诡异的绿,他道“很简单,我知道你这广场中有位祭司准备的法坛,你只需打开此处的无相之境便可。”

    临野却勃然大怒“放肆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无相之境飞祭司之用,怎可轻易开启那是要遭天谴的”

    沙虫冷笑一声,兜帽下的脸稍稍抬起,帽檐下诡异的绿色更浓,不屑待“天谴那临城主是不是要再想想,到底是要全城覆灭,还是要遭天谴”

    正当临野犹豫之时,沙虫却忽然掐住了临野的脖子,他的手并没有怎么用力,可那猛然紧逼的威压便将临野压制的死死的,另一只手抬起,那虫蛇盘绕的手炉之中,慢慢爬出了一条通体黑色的甲虫,头顶两个不停晃动的触角,露出一半的身体似乎在试探。

    沙虫残忍道“这虫子名叫噬心蛊,最喜欢盘踞在人的心脏里,我若不让它动,它便乖乖的,我若让它动,它能把人的心脏掏空

    临城主,我希望你明白,我有很多办法让你同意,只是选择了你比较喜欢的一种,但我的耐心有限,你可别不知死活的一直浪费。”

    临野打了个寒颤,他早该知道,求助于沙虫根本就是与虎谋皮,沙虫根本不会听他的可事已至此,也由不得他反悔了。

    临野最后道“无相之境一旦打开,所有人的灵力都会被禁锢,你最好信守诺言,不要动我城中的修者,否则就算我奈何不了你,可开关无相之境的办法在我身上,我可以让无相之境一直开着到时候,你也别想拿到你想要的”

    沙虫哼了一声,似乎完全不把临野的威胁放在眼里,他放开了临野,“请吧,临城主。”

    临野走到了广场北端的台子上,将几个手诀打入了地面,不一会,只见太子瞬间真懂起来,高低错落的变幻一阵,很快便换了一番模样,一对形态狰狞的兽形雕塑立于两端,台子中央升起一座方鼎。

    沙虫看了看那鼎,阴森森道“原来这就是你们祭祀之鼎,也不过如此。”

    临野没有管他,而是又看了一眼还在血战的众人,抬头望去,却见空中莫燃和青鹭火打的难分难解,青鹭火杀气冲天,莫燃也气势全开,那场面每次见到都让人热血沸腾

    收回了视线,临野将手放在了那方鼎之上,这方鼎乃是祭祀用的法器,内置无相之境,是保护祭祀的一种幻境,凡入幻境之人,都如同凡人,不能使用灵力,而开启的无相之境的心法只有他知道。

    就在临野打算开启无相之境的时候,沙虫却忽然拂开了他的手,阴森道“不是现在,鱼还没有全部咬钩,不到收网的时候。”

    临野道“你还要等谁”

    沙虫哼笑一声,“就凭青鹭火还请不来魔影蝠大军,还有大鱼没来呢。”

    临野深深的皱起了眉头,又看了一眼空中,莫燃和青鹭火还未分出胜负,可双方都负伤了,莫燃对付一个青鹭火还算可以,若再来一个更厉害的妖兽,她如何应对

    在临野暗自担心的时候,沙虫却已经将这一幕看在眼中,他若有所思的看向空中身披红色战袍的女子,忽然道“如今席泽城中,外人只有兽宗弟子,这个女人才元婴期,竟然跟一个将近四百星的妖兽打的难分胜负,也只有如今颇负盛名的三大强者的徒弟、莫燃了吧”

    临野冷声道“毒门整天流窜在荒野,竟然也知道云都发生的事。”

    沙虫道“如果连这么大的事都不知道,我毒门还配在九族之内吗只不过,今日之后,兽宗可就知道你跟毒门有往来了,你、不怕吗”

    他的话音刚落,临野瞬间满眼杀气的瞪向他,低吼道“今日之后,你我谁都不认识谁我跟你没有往来你休想把主意打到莫燃身上”

    沙虫笑了,那笑声也如豺狼一般,毫无人性可言,“放心吧,我说了,不伤你城中之人。”

    临野这才放心。

    而此时,莫燃久战青鹭火不下,忽然一个闪身,残影四现

    青鹭火心道不妙,果然,威压如飓风一般袭来,乌云蔽月,雷声轰鸣它已经见识过一次破空斩,那剑势犹如闪电,劈开鸿蒙而来,毫无躲闪的余地

    “啾”

    青鹭火仰头嘶鸣一声,彼时剑芒划破黑暗,正带着摧枯拉朽之势劈将下来只是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个巨大的黑影忽然出现生生接下了那一剑

    夜色奇黑,也正是有剑芒落下时的光,莫燃才稍稍看清忽然出现的妖兽竟是一只八臂猿身形奇大,拱起的背脊如山脊一般,浑身隆起的肌肉更如巨石,他弓身挡在了青鹭火后面,破空斩落下的剑芒劈在了它身上,那碰撞的白光却只在它背上僵持了一会,然后消失了

    也许那一剑伤了它的皮毛,但也只是伤了皮毛而已

    好厉害的护体罡气好厉害的妖兽

    莫燃很是惊讶,八臂猿如此罕见的远古血脉,竟然也会出现在这里虽然它只是以双臂的形态出现的,可是真正的八臂猿最能代表身份的特征并不是八条手臂,而是它那从头到尾一道金灿灿的毛发

    莫燃自熟练破空斩以来,从未遇到过如此厉害的对手一招出去,竟跟挠痒痒似的这只八臂猿的修为起起码有六七百星了

    妖兽的六七百星,那边是可以与成神的修者相提并论了这么说,魔影蝠是这只八臂猿找来的吗

    莫燃还未做反应,之间四周白光骤起一道透明的能量将整个广场都笼罩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