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6. 阵中比试
    也只瞬间的功夫,待那刺眼的白光消失之后,莫燃睁开眼睛一看,却诧异的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变了望着四周苍翠的竹林,莫燃飞快的定下神来。

    竹林之中也并非她一个人,还有许多人,应该都是席泽城的人,他们身上还是放才血战时的衣服,身上沾满了血迹,而此时也并非那皓月血战之夜,竟变的一片清朗,竹林间有幽幽的清香。

    在莫燃还没弄清楚情况的时候,其他人却在短暂的怔愣之后飞快的朝着一个方向跑去只几秒钟的功夫,竟然消失了大半

    莫燃皱起眉,竹林一望无际,可往远处便是青烟弥漫,看不清烟雾之中的情况了。

    视线转向剩下的人,莫燃慢慢握紧了手中的剑,灭神剑幽幽的散发着阴冷的煞气,可莫燃却心中一惊因为她发现她身上的灵力没有了

    又重新试了好多遍,经脉中聚集不起丝毫灵力,连异火也毫无动静仿佛仿佛她本来就一无所有一般

    不对劲莫燃冷静的很快,这种情况她不是没见过,当初在找到欲秋和长青木的时候,长青木也给她出过这样的难题,有过一次慌张的经历,莫燃此时冷静非常。

    她看向不远处站着的iq青衣女子和彪形大汉,女人端庄美艳,长发挽起,头戴一支简单却独特的蓝色羽毛发簪,男人身形极其魁梧,站在那就如一头熊一般,浑身拱起的肌肉一跳一跳的,看上去很是吓人。

    男人的长相也很是粗狂狰狞,脸上交叉的两道刀疤也让他看起来更加凶狠,一男一女站在一起,实在有些美女与野兽的感觉。

    而此时,两人都用不善的眼神看向了莫燃,很快,剩下所有人的眼神都看向了莫燃,而且从四周慢慢围了过来,每个人身上都散发出或轻或重的杀气

    莫燃凝眸,在众人在她周围围起了一个圈子的时候,看着始终没动的一男一女道“你是青鹭火,你是八臂猿。”

    那青衣女子顿时指着莫燃愤怒道“你们又使了什么手段人类果然卑鄙狡诈”

    一听她的话,莫燃便确定她说对了,那么,此刻周围的这些人,也都是攻城的妖兽的化形了。

    最后,莫燃把视线放在那个魁梧的男人身上,他是八臂猿,也只是这些妖兽之中修为最高的,既然他来了,她便没必要再在青鹭火身上浪费口水了。

    莫燃沉声道“八臂猿,真是不巧,还没领教你的本事,我们就一起被困在这里了。”

    那青鹭火怒道“谁跟你我们你少给自己脸上贴金了”

    青鹭火还要继续泄愤,那八臂猿却伸出胳膊把她划拉到了一边,那粗壮的胳膊几乎挡住了青鹭火半个身子,而在他阻拦之后,青鹭火惊讶了瞬间,随即乖乖的退在一旁不再言语。

    八臂猿看向莫燃,声音也很粗放,可眉目间的气势却透出几许沉稳,“你为什么不走”

    莫燃暗自赞许了一声,不愧是高阶妖兽,比之一般的妖兽就是睿智了许多,将灭神剑背在身后,莫燃笑了笑道“我如果知道怎么逃,我还会继续呆在这里吗”

    在她说完之后,不等八臂猿说话,莫燃紧接着笑道“这话不对,也许我的确不会走。”

    不知道八臂猿听懂没有,但他却直接问道“那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莫燃点了点头,不过她倒是很意外这个八臂猿如此的心平气和,隐约之中他似乎还挺信任她是她的错觉吗

    顿了顿,莫燃摘下一片竹叶,拿在手中端详片刻,道“竹林无风,大家都没有了灵力,空气中的香味是无相草的味道我记得大战之时的广场是席泽城集会的广场,城中祭祀之地应该也在此处。

    有非常重要的祭祀时,城主会打开无相之境,这是一种幻阵,入阵之人灵力会被封住,以确保祭祀的虔诚和顺利我们应该还在广场,只是被困在了无相之境当中。

    刚才那些人之所以反应那么快,是因为他们都是席泽城的修者,必定参与过城中的祭祀,知道如何离开幻阵。”

    听闻此言,周围的人都有些躁动,可只有八臂猿神色不动,只是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看着莫燃道“他们放弃你了。”

    莫燃慢慢挑眉,审视着八臂猿,“你这话听着怎么有点像挑拨离间”

    八臂猿道“他们要连你一起杀,还用我如何挑拨”

    莫燃摸着下巴,道“你倒是看的明白不过,你就不紧张吗妖兽不熟悉诅咒之术,更不懂祭祀,就算你是神,没有了灵力你根本什么都做不了,还不是一样等死”

    那八臂猿却忽然吩咐左右“去探路。”

    几人应了一声,飞快的跑向了竹林边缘,莫燃却皱眉道“这里不是真的竹林,也没有真的出路,你派多少人探路都没用,只是送死而已。”

    那八臂猿却一点都不在意,他道“死又如何”

    “死又如何”莫燃眯眼看着那个又高又壮,此时看起来还有点蠢的男人,“你都这么说了,我当然无话可说,反正又不是就我的人死。”

    那八臂猿却忽然朝莫燃走了过来,即便化成了人形,那大块头走起来好像也能踩的地面颤动,他边走边道“妖兽跟人类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明知要死,妖兽也会去现在,让你看看没有了灵力,我还能做些什么。”

    莫燃往后退了几步,灭神剑划过一道弧度,横在了身前,皱眉道“八臂猿,你要干什么”

    八臂猿道“有灵力的话,我跟你打是欺负你,现在没有灵力,公平打一场。”

    莫燃真不知道该笑还是该怒,惊异无比的看着八臂猿道“跟我打八臂猿,我跟你无冤无仇,打什么就算没有灵力,你那块头,五个我加起来也不及你,哪里公平了还是说我打了你的女人,你这是为她出气”

    说着,莫燃看了一旁的青鹭火,青鹭火顿时涨红了脸,却不是怒的,倒像是又惊又羞,有点小心又期待的看向了八臂猿。

    可八臂猿却道“与她无关,我早想与你一战。”

    “什么你早想与我一战我虽小有名气,但也不至于这么火吧”莫燃怀疑的问,见八臂猿脚步不停,像是认真的,莫燃也瞬间正了脸色,冷声道“别再往前了有灵力你或许能赢我,没有灵力,你必输”

    八臂猿真的停下脚步,眼神从莫燃脸上移动到了漆黑的灭神剑上,忽然道“我们公平打一场,这把剑,你放下。”

    “八臂猿,你人长的这么大块,想法怎么这么天真光长了个子忘了给脑子匀点了吗放下屠刀,我成不了佛,得变成你手下的亡魂吧”莫燃好笑道。

    八臂猿却忽然踏出一脚,躬身前倾,双拳也紧握起来,那裸露在外的手臂肌肉和胸肌都弹跳着,做出邀战的姿势,“不用跟我说那些乱七八糟的,你必须跟我打,你我都只有这一次机会,你要是赢了,我就听你的。”

    莫燃是真的有点怀疑这八臂猿脑子是不是有问题了,现在被困在无相之境中,他不想着怎么带那些妖兽出去,还有闲心在这跟她打架

    而周围那些妖兽也是些不知轻重的,这个挥手竟然还拍手叫好起来,催促着他们快点动手。

    八臂猿又说了一句“在妖兽当中,邀战是不能拒绝的,这是比性命更重要的事。”

    “我不是妖兽。”莫燃咬重了语气强调,可八臂猿却不说话,只等着她。

    莫燃哼笑一声,把灭神剑一甩,剑身斜插入土,莫燃忽然阴笑“我赢了你就听我的,这话的意思,是自愿被我契约吗”

    妖兽听到契约二字,跟听到骂娘是一样的,连周围的妖兽都躁动的将怒气对准了莫燃,可八臂猿却淡定依旧,那张狰狞的脸面向莫燃,道“不,除了契约。”

    莫燃无趣的摆了摆手,“那我懂了,你这么做,不过是想试试我的深浅,但听不听我的就算了,我从来不需要一个质疑我的人,你跟青鹭火还真是配。

    若非你中途出现,我已经擒住青鹭火了,不过这一架、我跟你打,赢了你就是赢了她。”

    说罢,莫燃也做出邀战的姿态,两人对阵,寂静片刻,两人心照不宣的同时进攻八臂猿的动作又快又猛,左手掌风扫过,右手马上扣拳击来即便没有灵力,也有雷霆之势

    莫燃可不会小看一个早已脱胎成神的妖兽,一招过去,两人都心中有了数,八臂猿还有有些诧异,眼神凛冽了许多,而莫燃神色愈发平静,心中也愈发的静,不需回看,已经无比精准的回身攻去,抓住那八臂猿的手腕,在他腿上一蹬,身形在空中翻过一个漂亮的弧度,在另一边落下之时,还没等八臂猿再攻,人已经瞬间消失

    在八臂猿回头的瞬间,莫燃已经出现在了另一侧,屈手在他腋下的穴位重击,很快又闪身出现在另一侧,攻他的另一个穴位

    众人惊讶的看着八臂猿几乎手忙脚乱,高大身形几乎没有挪动,倒是那残影不断的在他周围闪过,他们竟半天都没有看到莫燃的人影

    “她、她还有灵力吗她骗我们吗”众人不禁说道。

    而此时,八臂猿忽然半跪在地,而莫燃也同时出现在他前方,负手站定,看着面前的男人,嗤笑道“输了就输了,不必行此大礼,而且,我没有灵力,这场比试是你想要的公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