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9. 迦蓝归位!
    沙虫一双眼睛绿光大放,紧紧盯着莫燃手上的法器,他似乎发现那法器的不寻常了,正是它控制了毒虫!他堂堂虫山窟毒王,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厉害的法器!若能得到,也不枉今天一波三折了!

    “有点本事,但就凭这样就像离开,未免太过天真!”沙虫喊道。

    话音刚落,只见他猛地一甩衣袖,那宽大的袖口中飞出一片雾气,不一会便化作一簇簇的绿色火焰漂浮在四周!接着他又连续打出许多奇怪的禁制,以莫燃和八臂猿为中心,一团绿色的火焰飞快的窜开,最终形成一个诡异的图案。

    莫燃从高处向下看,隐约能看出那是一个符文,却不知道有何用途,但用脚趾头想也绝对不会是等闲玩意,而最后,沙虫将一支挂有黑幡的旗子插在了其中!

    “这是什么?”临野问道。

    沙虫阴森森的笑了,他提高了声音,也一并解释给莫燃听:“百毒阵,火以尸油为引,幡是锁魂幡,幡中有成千上万的厉鬼冤魂,一旦开启阵法,就算是归仙境修者也别想强行出来。

    阵中上百种剧毒皆非凡品,都是我毒门独一无二的剧毒,能让我用这等阵法招待,他们两个也是福分不浅了。”

    临野不禁道:“那只八臂猿也没问题吗?”

    沙虫哼了一声,“他体内已经有蛊,再加上阵中之毒,不死都是他的造化。”

    在听到沙虫的话的同时,莫燃已经拿出了好几瓶解毒的丹药,一股脑倒出来,对刀刃道:“张嘴!”

    刀刃倒是非常配合,待他张开嘴之后,莫燃把一堆丹药全数倒进了它口中。

    百毒阵主要还是破阵出去,听沙虫所说,阵中的毒都非比寻常,莫燃百毒不侵,但不知道是不是能扛住这阵中之毒。

    很快,空气中除去血腥味之外,慢慢混进了一些奇怪的味道,一会异香扑鼻,一会恶臭难闻。

    莫燃飞身而起,直奔那锁魂幡而去,沙虫正要跟着去,莫燃的声音马上传来:“你别动!你去反而会坏我的事!”

    刀刃立刻停下了,他相信莫燃,而他所说的相信,是能把性命交付的那种。

    那锁魂幡果然厉害的很,在距离它三米远的时候,莫燃便寸步难行了!它周围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力量,不管她用什么办法都无法往前。

    奇怪!莫燃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能量,这方圆也就三米的距离,却好像实心的一般,一丁点能量都扎不进去!

    在他试图用灭神剑去砍的时候,那黑幡忽然猛烈的摇摆起来,周围出现了鬼哭狼嚎之声,而且,莫燃忽然发现,刚刚死去不久的人们,魂魄还未离开体内,此时却是忽然被按锁魂幡引去了!一缕缕幽魂进入那锁魂幡,便是永远都锁在那里了,日久天长之后,也会变成厉鬼冤魂。

    这还不算糟糕,最糟糕的是,莫燃觉得自己眼前都摇晃起来,身体甚至有些不听她使唤了!这是中毒之象!看来这阵中还真有些厉害的毒!

    “不要白费力气了,你若交出你手上戴着的法器和那只笛子,告诉我心法,我倒是可以饶你一命!”沙虫的声音传来。

    莫燃放缓了呼吸,哼笑道:“白日做梦!你我都不相信的话,你还是省省口水吧。”

    沙虫道:“不知好歹!等你死了,我照样可以研究出如何使用!”说着,他见莫燃停下动作,不似方才那般活跃,了然大笑,“怎么样?中毒的滋味不好受吧?这么久还站着,不得不说,你已经很厉害了,但那又有什么意义呢,还不是死路一条!”

    莫燃不再说话,凌冽的眼睛盯着那不停晃动的锁魂幡,竟丝毫办法都没有。

    不知过了多久,莫燃膝盖一弯,跪在了地上,阵外沙虫在放声大笑,而莫燃却深知,再熬下去,她真的会倒在这百毒阵里!

    “亲爱的主人,你遇到麻烦了。”忽然,神识中传来熟悉却许久没有听到的声音,那慵懒的语调,莫燃几乎看到鬼王就在她眼前笑。

    可没有,鬼王并没有出现莫燃晃了晃脑袋,简洁道:“我中毒了,还有锁魂幡。”

    鬼王那边沉默了一下,道:“亲爱的主人,你还有力气吗?”

    莫燃道:“有。”在她意识到自己中毒之后就在保存力量。

    鬼王忽然说了一串晦涩的口诀,道:“挺清楚了吗?就这个口诀,我再说一遍。”

    莫燃嗯了一声,在鬼王重复的时候记了下来,“我记住了,这是什么口诀?”

    鬼王道:“没什么特别的意义,有人能听懂就够了亲爱的主人,你现在召唤一个霊,就加上这个口诀。”

    莫燃确认一般问了一遍,“只有这个办法吗?”

    鬼王道:“这个办法最快,你中了什么毒我都不知道,我可不敢冒险。”

    莫燃应了一声,转而便盘膝坐下,手中掐诀,不一会,地面上便出现一个黑色的召唤阵,看见这一幕的沙虫、临野、刀刃都很惊讶。

    沙虫哼道:“临死之前还想拉个垫背的?”

    契约卷在脑海中慢慢展开,莫燃在念完了召唤的心法之后,又加上了刚刚鬼王告诉她的口诀。

    一道金光划破了暗无天日的霊界,直直的落在王之谷,引起一片轩然大波!而在那金光落下的地方,许久才传出一声似刚睡醒般的哈欠,一个轻盈而干净的声音响起,“大梦一场,人间几何?”

    召唤之力越来越强,半晌,又听那声音道了一声:“阿弥陀佛。”

    莫燃只觉得神识之中缔结了一个强大的契约,神识剧痛,险些让她坐立不稳,浑身都颤抖不止,咬牙坚持了一会,等契约完成之后,那妖禁的契约之卷上突然多了一行字,还没等她看清,一阵骇人的能量忽然从地面冲出!

    莫燃睁开眼睛一看,却见一片金光悬在空中,带着无比圣洁的气息,金光之中渐渐出现一个身影,首先入目的是斜披在身上的红色袈裟,袈裟下是一身纤尘不染的白衣,衣摆下打着赤脚,右脚踝上还挂着一串佛珠。

    一头银发如瀑,眉目如画,眼眸低垂时,竟有几分慈悲之象,可肌白如雪,唇红如砂,再加上眉心之间一道血红的印记,看上去又无端的透出几分妖异。

    那人忽然落在莫燃身前,修长的手指在袈裟的环佩上轻轻一勾,将袈裟脱下来包在了莫燃身上,又将她扶了起来,那红唇微启,道:“小僧迦蓝,见过主人。”

    那声音说不出的干净,如林中泉水,叮咚作响,光是听着都觉得身心清净,近看时,男子眉间的印记仿佛刀刻的一般,带着一种奇怪的杀戮和血腥之感,可若不盯着看,那感觉又没了。

    男子一双眼睛如一潭静水,仿佛能倒映世间任何丑陋之象,唯他一尘不染,睫毛如扇,更添几分纤细,身上似有莲香,一手持佛印在前,缠着一串朱红的念珠。

    这一动一言,整个人都活了起来,直让人瞧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他自称小僧,打扮也是僧人模样,可那有僧人蓄如此长的银发?又有哪个僧人生的如此妖异貌美?

    “主人,小僧久未见人,衣着可有不妥?”似乎是因为莫燃一直盯着他看,迦蓝疑惑问道。

    莫燃顿时回神,“没、没有不妥。”

    说着,她又将眼前的男子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确定他就是她召唤出来的霊,难以想象,霊界竟然还封印着如此干净的人。

    在大齐,佛门是武学发源之地,她心存敬畏,印象中的僧人也都是众生之相,无甚特别,今天实在是大开眼界。

    “等等,你叫迦蓝?”莫燃忽然道。

    迦蓝点头,“正是。”

    莫燃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霊界关的果然不可能是善茬,这个迦蓝,必定就是当初佛门推入无尽之海的那个迦蓝了!

    忽然闭眼查看了一下妖禁的契约之卷,果然见上面多了一个名字,正是迦蓝!

    “你、你竟然能召唤出王之谷的霊!”这时,沙虫忽然喊道,震惊让他的声音更加刺耳,他竟然亲眼看到了王之谷的霊!

    莫燃也向外看去,还没说什么,迦蓝却忽然将那袈裟往上一拉,完全盖住了莫燃的头,又将她微微揽在怀里,同时说道:“主人稍等,小僧马上解决这些宵小,只是场面太脏,你还是别看了。”

    说罢,只见迦蓝将手中的念珠一抛,那念珠上带着金光,竟直直的挂在了锁魂幡的旗杆顶端!迦蓝飞快的念了一串佛号,念珠之上金光大放,无数佛印一圈一圈的围绕在空中,只见那锁魂幡剧烈的抖动起来,刺耳的怪叫声此起彼伏,鲜血自旗杆上流下,仿佛开了闸的水龙头一般,哗哗的淌了满地!

    不一会,只见那锁魂幡‘噗’的一声,诡异的烧了起来!周围的绿色火焰也陡然间熄灭,那百毒阵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