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0. 身中剧毒
    莫燃自己掀开了罩在头上的袈裟,向外一看,果然是百毒阵破了,莫燃忽然道“别让他们跑了”

    可还是晚了一步,在莫燃话音落下的时候,沙虫撕开了传送卷轴,连带着临野也一起跑了。

    莫燃皱眉,白白让这两条毒蛇逃了,日后指不定什么时候咬她一口。

    迦蓝却低头看了看莫燃,他道“主人,你脸色很不好,那两人日后再解决,还是给你先解毒为好。”

    莫燃看了看地面上血流成河,空气中充斥着浓郁的血腥味,很快道“回兽宗。”

    迦蓝却问道“主人,兽宗在何处”

    莫燃想到迦蓝还真不知道兽宗在哪里,便将白矖唤了出来。

    白矖一出现,什么都没说,只将莫燃抱进了自己怀里,又将她身上的袈裟拿下来扔给迦蓝。

    迦蓝倒是看了看白矖,只披上了袈裟,转而看向莫燃道“主人稍等,待小僧为这些亡魂超度。”

    莫燃稍稍有些意外,这些人都是她杀的,超度不超度又有什么意义但死都死了,莫燃也不想多说,只点了点头。

    白矖淡淡的看了一眼,嘴角急不可查的扬了扬,他道“这些人背叛了你,是该下地狱的。”

    莫燃道“下一世谁还会记得他们给我上了一堂课,也算是功德了只是,沙虫和临野跑了。”

    白矖道“我安排佣兵团摸一下虫山窟的底,找机会端了它。”

    莫燃沉默,看着迦蓝双手合十诵经,飘荡在周围的魂魄都被风吹散一半消失了,可迦蓝面目之间却尽是蛊惑人心的妖异,眉间拿道红印几乎艳的滴出血来,连他身上那红色的袈裟也如血染一般,丝毫没有方才的慈悲之象

    莫燃有些惊讶,看着风吹起那袈裟,吹的银发飞舞,脑海中无端的蹦出一个词妖僧

    就在莫燃惊讶的时候,迦蓝已经超度完了,等他慢慢走到跟前,那妖异的感觉似乎又淡了,圆润清冽的声音还是那般亲和,眼眸低垂时,还是隐隐慈悲,“主人,可以走了。”

    莫燃觉得是不是她体内毒性发作的原因,才会出现幻觉,把身体靠在白矖怀里,莫燃道“走吧,直接回竹屋。”

    她暂时还没有想到如何对聂狰解释席泽城发生的事,现在更没精力思考。

    不用莫燃强调,白矖也肯定回先回竹屋的,他划开了虚空之门,抱着莫燃瞬间消失了,迦蓝自然紧随其后。

    看着三人都离开之后,刀刃也化出了人形,脸色严肃的看了看剩下的妖兽,此次虽然席泽城全灭了,可妖兽也死了不少,剩下的人还都身中蛊毒,棘手的很

    这个结果,老大怕是要大发雷霆了。

    而另一边,白矖抱着莫燃出现在了竹屋,将她放在床上,而鬼医已经在等着了,他查看过莫燃的伤势之后,眉目几不可查的皱了皱。

    鬼医向来是泰山崩于前都面不改色的,见他露出这样的表情,白矖不由的着急,“怎么了莫燃只是中毒,你解不了吗”

    鬼医道“她中的毒有好几种,别的都好说,只有纤丝虫毒流窜不定,没有解药。”

    一听没有解药四个字,白矖脸色都变了,“纤丝虫毒是什么毒怎么会没有解药”

    鬼医取出了许多药材,祭出了火焰,从容不迫的炼丹,还能分神对白矖道“纤丝虫毒是淫毒,是用纤丝虫的血炼制的,没有丹药可解,但竹心虫是纤丝虫的天敌,若有竹心虫,便可将纤丝虫毒吸出。”

    白矖一惊,脸色几乎有些扭曲,他所知道的淫毒无一不是和狠毒无比,中毒之人六亲不认,修为再高也避免不了淫乐至死,身败名裂的下场

    绿眸之中迸射出一阵杀意,恨不得现在就撕碎那个下毒之人,他飞快道“竹心虫又在何处我马上取来。”

    鬼医已经炼制好了几种解毒丹,俯身喂给了莫燃,见莫燃这个时候已经昏睡了,这才道“竹心虫只有七圣竹之中才有,可七圣竹这等灵根,并非安居一处,想要找到怕是要花费一些时间。”

    白矖又道“那也要找啊在找到之前呢莫燃的毒如何压制你有办法吧”

    鬼医道“只能让纤丝虫毒流窜的慢些,却不能压制,毒性还是会不定时的发作,发作时必须以男子精血浇灌才行。”

    一下说了这么多,鬼医把地方让出过来,最后道“最近都别出去了,她身边不能离开人帮她擦擦身体换身衣服。”

    白矖听懂了鬼医的意思,但还是不放心的问,“除此之外呢还有别的影响吗”

    鬼医道“我会处理。”

    白矖这才放心,转身去准备了水,打算给莫燃擦身体。

    鬼医看了看一直安静杵在一旁的迦蓝,迦蓝会意,出门回避了。

    鬼医随后跟出来,看着迦蓝双手合十,不等他那声阿弥陀佛说出口,鬼医便道“心中没有了佛,还道什么佛号。”

    迦蓝微微笑了笑,也不在意鬼医的冷言冷语,他虽没见过鬼医,听的却不少,自然的放下了手,道“小僧习惯了,今日重见天日,还要多谢你了。”

    鬼医的眼神和声音都没有波动,淡淡道“你要感谢的是莫燃。”

    迦蓝又笑,“当然,小僧的一切都是主人的,只是素闻鬼医掌管幽冥殿,以前小僧还不知道幽冥殿到底是什么地方,如今看来,幽冥殿内的秘密、应该就是三界煞星吧。

    这些煞星不在轮回之中,生死不由天不由人,只要你幽冥殿内还有星象,这些煞星不论在何时何地都能被你找到,早就听说过一句话,叫做上有星辰河,下有罗刹海。

    小僧一直以为无间界真有罗刹海这样的地方,倒是小僧天真了,这罗刹海,指的便是你幽冥殿的星海吧,当初霊界封印了无间界多半的强者,竟然漏掉了你,想必也是鬼王与你的谋划吧。

    留你在三界,不愁日后反击,呵呵小僧荣幸,也在罗刹海之中,才有今日一见,定是你告诉主人小僧的引魂之法吧,小僧自然要谢你。”

    鬼医看了看笑的仿佛一丝杂念都没有的迦蓝,迦蓝本是戒门的守护佛,无尽之海之后,便不存在了,鬼医并不介意迦蓝猜出这些,因为他对他们已经没有威胁了。

    鬼医道“有一点你错了,你并非生来便在罗刹海,你本是星辰河里的,无尽之海之后,你的命盘就到了罗刹海。”

    迦蓝眼眸都笑弯了,眉间的红印更加鲜艳,“那小僧庆幸。”

    鬼医不再看他,不管是他厌弃了佛,还是佛抛弃了他,反正眼前的人已经不是慈悲为怀的佛前迦蓝了,他话音一转,忽然说道“我们都是莫燃的夫君。”

    迦蓝愣了一下,看了看门内,又看了看鬼医,不自觉的又双手合十,道了声阿弥陀佛,然后道“你们还包括鬼王还有谁吗”

    鬼医道“日后你都会见到。”

    迦蓝若有所思的点头,犹豫的说道“小僧、小僧还不知道如何服侍女人,此事是不是能缓缓”

    鬼医眼神骤冷,那本就阴森的气息更加骇人了,“你想服侍谁”

    迦蓝疑惑道“不是主人吗你跟我说这个,难道不是让我有所准备”

    鬼医看了看他因为紧张依然合在身前的双手,声音冷冽道“佛门中戒色,这个习惯你可以保留着,莫燃不需要你服侍。”

    迦蓝长长松了口气,顿时放下了手,他道“小僧明白了,原来鬼医是在防备小僧,小僧不知情为何物,你多虑了。”

    莫燃醒来时,天已经亮了又快黑了,黄昏的落日洒在屋内,莫燃歪着头看向外面,却见一个身披红色袈裟的男子坐在窗外打坐,银发垂在身后,从背后看去,他身上似乎沐浴着佛光。

    莫燃愣了一下才想起,那是迦蓝,她刚刚契约的霊。

    “醒了。”白矖的声音传来在,他就坐在床上看书,自然是最快发现莫燃醒来的人。

    莫燃看向他,自己坐了起来,感觉浑身清爽,之前头晕目眩的感觉早就没了,于是问道“我身上的毒解了吗无涯呢”

    白矖看了看莫燃的脸色,她似乎并没把中毒当回事,也是,有鬼医在,她从不觉得中毒是什么不得了的事,白矖道“你的毒都解了,鬼医在楼下,帮厉鸣犴医治。”

    闻言,莫燃顿时跳下了床,光着脚蹬蹬蹬的跑到了楼下,见厉鸣犴正和衣泡在浴桶当中,莫燃走进一看,却见那浴桶中盛的是黑漆漆的水,水中泡着的也不是药草,而是挤挤攘攘的虫子

    厉鸣犴脸色苍白,看起来生无可恋的样子,在看到莫燃的时候眼睛顿时放光,张口大喊“莫燃救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