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9. 拜我为师
    听完莫燃所说,琪琪格南琴当即拍案“虽然沙虫已死,但是蛊毒始终是个隐患,这件事拖不得,明日便去吧,我若是解不了他们身上的蛊,你们也好尽快想其它办法。”

    狐玖听琪琪格南琴这么说,立刻便道“那好,明日我去接三娘。”

    过了一会,琪琪格南琴皱眉道“这毒门到底有多大的本事,我倒想见识见识了。”

    琪琪格南琴身为北疆的圣女,出生就泡澡毒虫水中,一直以来她最自信的也是蛊,即便来到这须弥界之后,许多蛊她都不认识,但那也是因为她不曾接触过,可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自己最熟悉的东西打了耳刮子,琪琪格南琴决计是咽不下这口气的。

    听琪琪格南琴这么说,莫燃才突然想起来她还有东西给她,将几本书递了过去,莫燃道“这上面都是一些稀有的蛊虫,是我在兽宗的藏书阁抄的。”

    琪琪格南琴打开一看,顿时便有些爱不释手,她道“还是你知道三娘所好。”

    莫燃见琪琪格南琴捧着书就不关心别的了,赶紧阻止她道“三娘,这书留着你慢慢看,现在咱们得走了,你不是着急着回去吗”

    被莫燃这么一说,琪琪格南琴才反应过来,匆忙站起来便走,“对对,趁现在还不晚,我们赶紧回去。”

    狐玖站起来,本想挽留的,可是见那两人都无心再待着了,只好作罢。

    出门前琪琪格南琴忽然走向淫时雨三人,三人一直在角落里装死,现在看到琪琪格南琴走过来,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却见琪琪格南琴手中忽然出现一把剑,杀气溢出。

    三人大惊自从被抓了,琪琪格南琴可这没动过杀心,可这一回他们清楚的感受到,她要杀他们就在琪琪格南琴扬起的剑要落下的时候,桃花苏忽然大叫“我知道妖兽的蛊毒怎么解别杀我”

    “我也知道仙子饶命啊”

    琪琪格南琴停住,但似乎并没有打消杀人的想法,她道“你们三个嘴严的很,我不指望你们救人,好歹也在我家做牛做马这么久,我亲自送你们上路,也够诚意了。”

    桃花苏冷汗直冒,飞快道“我说的可都是真的啊仙子你要相信我啊,毒门六窟之中,每个窟下蛊都有独特的技巧,即便外人知道如何解毒,若不知道其中的技巧,也会适得其反啊”

    琪琪格南琴皱了皱眉,本来想着这三人留着也撬不出有用的东西,今天既然带出来了,杀了也干净,可现在却有些犹豫了。

    狐玖却在这时道“三娘,把他们留在这吧,我替你看好。”

    琪琪格南琴收起了剑,点头了。

    等他们一出门,狐玖便让刀刃把三人带走了,他则不由的脚步一转,推开环廊的门出去了,那门一推开,外面就是花楼大门,见他出来,一片尖叫声响起,楼下顿时聚集了许多人,许是没想到九公子今日会突然现身吧。

    刚走出门的莫燃三人也被这盛大的场面吓了一跳,一群人挤来挤去的,像是要疯了,看众人失控的样子,莫燃不由的抬头一看,却见狐玖倚在栏上,红衣艳艳,侧着身子也看着她,见她抬头还回以一笑。

    那一瞬间,莫燃只觉得自己的耳朵快炸了,是被众人的尖叫声震的,这么乱,莫燃也懒得隔空跟他客套,快步离开了。

    快到家时,唐甜却忽然对琪琪格南琴道“伯母,您先回去吧,我还有些话跟莫燃说。”

    琪琪格南琴当然一百个放心,事实上她现在担心的是自己,临走前又跟莫燃串了一遍,确保没有漏洞了才回去

    其实他们串通的内容很简单,今天的确是去找狐玖了,也的确是为了妖兽蛊毒的事,只有见面的地面不是在花楼而已。

    唐甜拉着莫燃去了巷口的酒馆,唐甜要了酒,虽给莫燃倒了,但她一口都没喝,唐甜早就习惯莫燃这和尚样了,自己喝也愉快的很。

    唐甜也是跟莫燃闲聊,两人心照不宣,许久不见,这种坐在彼此身边的感觉就挺好的,她把她们分开之后云都发生的许多事都讲给莫燃,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太子把五皇子给杀了,五皇子算计太子,太子差点葬身妖兽口中,后来太子回去找了一个由头把五皇子给抓了,然后把他以往做的恶心事都挖了出来,数案并审,牵扯到不少朝中大臣,最后皇帝下令杀了五皇子。”

    “太子的位子是坐稳了,不过他跟二皇子之间恐怕还有一场角逐,你都没看那小子,长大不少,也狠了不少。”

    “赫森晋级到元婴期五层了,敖放晋级到元婴期七层了,这两人现在可是身价倍涨。”

    “云都出现不少强者,似乎都是被皇帝请去的,不够这事皇帝也没知会唐家。”

    听了半天,莫燃不由的打断道“你怎么不说说唐家”

    唐甜顿时笑了,“唐家有什么好说的,你不都知道吗”

    莫燃却道“我知道什么你跟唐烬都走了,唐家由谁盯着”

    唐甜不由的拍了拍莫燃的肩膀,“呵呵,你也太小看你男人了,舅舅要拿下唐家,还用他亲自坐镇吗不过你想听也无妨,你猜猜看,为什么我们走的这么放心”

    莫燃直接摇头,“猜不到。”

    唐甜嘲笑她,“你是猜不到还是不想猜唐家一共二十七个长老,唐玥薏死后长老们当然不服,可以继承家主之位的人怎么轮都轮不到舅舅那里,许是嫌他们太烦了,二十个人长老,舅舅杀了十七个,剩下的人就都倒戈了,呵呵呵,你说好笑不好笑”

    莫燃微微皱了皱眉,“唐烬真敢杀。”

    唐甜却道“不仅如此,凡是之前跟唐玥薏走的近的唐家人,舅舅也都杀了,云都唐家,几乎死了大半的人,这一个月以来,唐家忙的都是从唐家分支调人去云都重新培养,现在的唐家,已经没有人敢反了。”

    莫燃不由的吸了一口冷气,唐烬大开杀戒

    这时,唐甜放下酒杯,认真的看着莫燃的眼睛道“虽然唐家人的死活我不在意,可是舅舅的确有些反常了,杀起人来停都停不下,我感觉他在你身边时好了许多,你多多留意一下吧。”

    莫燃眼神一凛,唐烬今天才道,可她已经察觉道唐烬不对劲了,一时阴沉一时小心,她以为是厉鸣犴的事情刺激到他了,可似乎也并非如此。

    半晌,莫燃点头道“我知道了。”顿了顿她转移了话题,道“辞音呢他去哪了”

    唐甜脸上的笑容不变,眼神却是看向窗外黑漆漆的夜色,“谁知道呢,他自由了。”

    莫燃才不信,心里自由才是真的自由,唐甜说了不算,得辞音自己接受才算。

    看来他们俩后来也没有往来了,莫燃也不再问,只是道“五大门派很快就公开收新弟子了,你有没有想过去门派修行”

    唐甜道“没有。”

    莫燃挑眉,“为什么”

    唐甜却一贯的底气十足,“门派那些老道,能讲出什么新东西我可瞧不上。”

    瞧她骄傲的模样,莫燃道“随你吧,实在不行的话你拜我为师也行啊,我能教你的也不少。”

    唐甜怀疑的上下打量莫燃,过了一会轻挑的说道“说实在的,有个学问我的确挺想跟你请教的,你要是答应教我,我也不怕拜你为师。”

    莫燃只是开玩笑的,她知道以唐甜的骄傲劲,怎么可能忍气吞声跟她差辈可听她这么说,莫燃不禁有点疑惑了,“哦你倒是说说,你想学什么”

    唐甜道“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事,就是御夫之术,你看看,多少神话中的男人都相继扑到你的脚下,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奥秘,你若教我,我立刻磕头拜师。”

    莫燃气的一脚踢了过去,果然就不能相信唐甜嘴里能冒出什么好话来,还御夫之术,她要是真有御夫之术还用过的这么水深火热吗八个男人戏本来就够多了,现在又多了一个厉鸣犴,鬼王、苏雨夜都还在莽原,最难过的两关都不在眼前,她现在心里都还悬着呢

    唐甜跳下椅子躲开,沿着楼梯的扶手滑下楼去,莫燃正要去追,却被小二叫住结账,莫燃扔了钱追出去,追着唐甜满大街的跑,不知不觉就跑回家里了。

    莫燃一头扎进了一个人的怀里,不是她没看清,是被人守株待兔了,抬头一看却是唐烬,莫燃不禁道“你先放开我,我抓住唐甜打一顿再说。”

    唐烬却不放,低笑着说道“打她还不容易吗明天我把她捆到你面前让你打,今天天色已晚,我们先睡觉吧。”

    唐甜听到唐烬的话了,回头看了一眼,只能恨舅舅不是亲舅舅,眼里除了老婆没别人了,她朝莫燃做了个鬼脸就跑了,哼,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吧,反正今天晚上莫燃也不一定能过的好,而且,指不定明天他们都没空想起她呢。

    在唐烬俯身在她耳边说睡觉的时候莫燃就动不了了,只能看着唐甜跑了。

    唐烬拉着莫燃往回走,磁性又温柔的声音道“你若有事出去,直接跟我讲一声便好,拉着三娘做什么你也不怕连累三娘。”

    莫燃脚下闪了一下,这是诈她的吗“不是啊,是三娘找我”

    唐烬若有所思道“哦,那就是三娘找你去花楼三娘去那干什么难道是跟父亲之间闹矛盾了”

    莫燃冷汗一下就冒出来了,她怎么敢把这个锅扣在三娘身上好多年没尝过爹爹的家法了,指不定明天就得挨一顿打,另一只手飞快的抓住唐烬的胳膊,快速道“虽然是我叫三娘去的,但我是办正事,那不是怕大家多想吗”

    唐烬看了看贴过来的莫燃,嘴角的弧度大了一些,“我当然明白,小情人你不用解释。”

    唐烬拉着莫燃回了房间,挥手点了灯,接着便宽衣解带,将脱下来的衣服一件件的仍在了屏风上,见莫燃傻站着,也不介意,就当着她的面脱,而且故意放慢了动作。

    衣服慢慢下滑,露出宽阔的肩膀和蝴蝶骨上那一对刺青似的骨翼,灯光下看时多了几分阴沉和诡异。

    莫燃刚刚还在不由自主的看着美男宽衣,可在看见那对骨翼的时候不禁走了过去,伸手摸了摸。

    她才刚一碰,唐甜的衣服便唰的掉在了地上,忽然回身抱着她一块摔进床里了,有唐烬垫着,莫燃当然没摔着,看着唐烬碧蓝的眼中窜起的火苗,莫燃惊醒,“我不能做”

    唐烬却叹了口气道“不能做什么我知道小情人你中毒了,你的确不能动欲念,可我太想你了,我的身体也太想你了,所以小情人,你帮帮我吧,你知道该怎么帮我的是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