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0. 你怕我吗?
    莫燃一整个晚上都过的极其不好煎熬折磨她真的很怀疑唐烬到底是为她好还是找借口欺负她,那厮在她身边翻来滚去的,抱着她蹭来蹭去,蹭的她欲火高涨的时候慢吞吞的告诉她要冷静。

    念了一晚上的静心咒,在**和理智的边缘挣扎不休,等到唐烬那厮心满意足的睡了,她却欲哭无泪,干瞪着眼等到了天亮。

    唉心里长长的叹了口气,莫燃掀开被子打算下床,又突然趴了回去,把唐烬的被子一直拽到腰际,去看他背后,她摸了摸那对骨翼,昨晚就感觉这骨翼看上去阴沉的很,现在依然如此。

    正在这时,唐烬翻了个身,又顺手将莫燃抱了过去,蹭了蹭她的头发,碧蓝的眼睛睁开一条缝,笑的好不餍足,“早啊,小情人。”

    莫燃不想说话,拍了拍他的手示意他放开。

    唐烬却低笑出声,“你生气了吗”

    她没生气因为没力气生气

    唐烬胸腔震动着,抱着莫燃不松手,他道“小情人,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像什么吗”

    随便像什么,莫燃才不想知道。

    唐烬却道“不想知道就算了,小情人,昨天晚上就当我欠你的,等你解毒之后,我立刻还给你,如何”

    莫燃这才咬牙道“不,用,还”

    唐烬笑的更开心,“必须得还,这是信誉问题。”

    莫燃要起来,可唐烬怎么都不松手,莫燃干脆调整了一下姿势舒服的趴着,眼神盯着唐烬道“你的骨翼好像有点不一样了怎么回事”

    莫燃记得很清楚,她第一次见那骨翼的时候,很纯净,后来也见过许多次,也没什么异常,可这次见到,那骨翼上似乎有另外一股气息浮了出来,阴森又带着点死气。

    唐烬依旧笑着,亲了亲莫燃的眼睛,“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夫人。”

    他是承认了他的骨翼不一样了,可嬉皮笑脸的并没有打算解释,反而要拉着莫燃起床了,这一回是莫燃不让他动,“你不说清楚就别起床了。”

    唐烬望了望窗外,笑着说道“这么晚都不起床,江潮得误会我昨晚对你作什么了,一会要冲进来打人了。”

    不说这个还好,莫燃顿时怒道“你没对我做什么吗”

    唐烬无辜道“没有啊,一直是你在动我。”

    莫燃深吸了一口气,道“别想转移话题,你到底怎么回事你变的很奇怪。”

    唐烬却忽然抱紧了莫燃,把她的脸压在了肩膀上,有些阴沉的笑道“小情人,不管我怎么变,那都是我,你可别失望。”

    “什么意思”莫燃埋在他肩膀上问道,眉头深锁。

    唐烬抱着莫燃坐了起来,被子滑落下去,那完美的上身暴露出来,他轻柔的抚摸了一下莫燃的头发,然后一挥手,地面上顿时飞快的长满了绿草鲜花。

    只是,当他再一挥手,一股森冷的死气蔓延开来,幽绿的蚀骨草疯长,眨眼间就覆盖了生机勃勃,屋内一片死寂。

    莫燃诧异又担心的看向唐烬,“这不是灭之麒麟吗你不是说它被你融合了吗”

    唐烬却低头一笑,“小情人,若我还是白麒麟,我到现在都在八卦仙山,仁慈和博爱救不了我自己,你不明白吗这都是我。”看着莫燃震惊的神情,唐烬撒娇似的问道“小情人你怕我吗”

    那双碧蓝色的瞳孔一眨不眨的望着她,笑容里藏着些小心翼翼,莫燃不知道唐烬在小心什么,她全部的注意力都在另外一个,“灭之麒麟的杀戮很重,难道你要不停的去杀人吗”

    唐烬的手在莫燃背后轻轻的拍,他道“不会的小情人,生和灭的力量我会控制好的,你看,我现在不是控制的很好吗”

    莫燃反复确定“真的吗”

    唐烬举起两指道“真的不能再真,如果有假,就罚我再也上不了你的床。”

    莫燃拍下他的手指,还有心情开这种玩笑,她忽然道“昨天唐甜跟我说你杀了不少唐家的人。”

    唐烬笑了,抱着莫燃下床,把衣服拿过来给她穿,“那是他们该死,我若真的想杀人,唐家早就没了。”

    等唐烬把衣服给她系好,莫燃忽然摇了摇手,那被隐藏起来的藏音四弦环忽然出现在手上,她道“要不我再把这藏音四弦环给你戴上吧。”

    唐烬捉过莫燃的手亲了亲,好笑道“小情人,我已经是你的契约兽了,丢不了的,再说这铃铛还是戴在你身上好看。”

    莫燃终于作罢,暂时放下心来。

    早饭之后莫燃就回山了,只有唐甜留在了寒水城,琪琪格南琴没有吃早饭,莫云枫说她还没起床,莫燃有点奇怪三娘竟然会睡懒觉,但没放在心上,走的时候只嘱咐了唐甜,如果狐玖来的话,别忘了去提醒她。

    本来可以直接回竹屋的,但是唐烬非要拉着她大摇大摆的在九层峰穿梭,一路上不知道多少弟子驻足行礼,羡慕之言更是不少。

    莫燃和唐烬郎才女貌,站在一起更是般配的不得了,如今的莫燃是兽宗最有声望的弟子,而唐烬也曾是兽宗的大师兄,更何况现在谁不知道,唐烬之前本是压制了修为,现在他可是唐家的家主

    “莫师叔你可回来了”刚到竹林外,却见占梅在路上焦急的徘徊,看到莫燃时顿时跑了过来,“掌门找你,我在这等你好久了”

    莫燃站定,“发生什么事了吗”

    占梅道“不知道,但是其它四大门派的掌门也在等你,你还是快去吧。”

    莫燃点了点头,“好,我这就去。”

    唐烬顿时道“我跟你去。”

    占梅下意识道“掌门只找莫师叔,你不能啊你是唐烬师兄不对,唐家主”

    刚才光注意莫燃了,竟然没发现莫燃身边站着的是唐烬,占梅顿时有点语无伦次了。

    唐烬道“在兽宗我就是兽宗弟子。”

    占梅道“明、明白了唐师兄。”也不阻止唐烬跟莫燃一块去找掌门了。

    转身走了一会,莫燃不由的道“既然如此,你是不是也该叫我一声师叔”

    唐烬顿时抱住莫燃唤道“师叔,师叔你何日有空我知道九层峰有个好去处,我们一起去弹琴吧”

    莫燃脸一黑,“不去。”

    唐烬难过道“师叔为什么不去”

    莫燃瞥了他一眼,“是弹琴还是谈情”

    唐烬道“不一样吗师叔。”

    莫燃掰开了他的手,“你还是别叫我师叔了。”

    不一会,两人已经到了大殿门口,径自走进去,五大门派掌门果真都在,莫燃行过礼之后,只见唐烬只对聂狰行了师徒之力,对别人只是拱了拱手,他道“掌门,弟子不请自来,不知道你找莫燃有何事,如果实在不方便,弟子便出去了。”

    聂狰摆了摆手,“无碍,你们都坐下吧。”

    聂狰当然不会反对,其实唐烬这个时候回到兽宗他是很高兴的,他不仅是莫燃的夫君,此时也表明了,他还是兽宗的弟子,如此一来,相当于整个唐家都会跟兽宗同仇敌忾,这可是一股非常强势的力量。

    聂狰开门见山道“莫燃,为师找你来是要告诉你,五大门派决定刺探毒门的虫山窟,找出失踪的妖兽到底去了哪里。”

    莫燃没想到聂狰这么快就打算行动,她道“这件事的确要调查,可是虫山窟是毒门的老巢,我们任何人去恐怕都占不了便宜。”

    聂狰道“所以,我们打算派几百弟子去佯攻虫山窟,只派几人进山刺探,为师希望你去。”

    聂狰看着莫燃,那眼神沉稳中带着希冀,莫燃当下便应了。

    聂狰又道“交流会马上就要结束,五大门派的掌门会各自回山,抽调好弟子之后一并出发。”

    五个掌门又商量了一些细节,莫燃只在一旁听着,之后才各自散去。

    聂狰没走,莫燃自然也留下了,不过唐烬倒是放心离开了,他跟着来本就是想表明一下立场,若几个掌门想打莫燃的什么主意,也让他们掂量掂量,唐烬放心聂狰,自然也放心莫燃一个人留下了。

    聂狰这才说道“莫燃,你可以想想五大门派中让谁跟你一块去虫山窟,到时肯定危险,为师也不放心你单独去,只是此事是兽宗促成,若兽宗不打前阵,其他门派也不会派人。”

    莫燃点头,“我懂,师傅不必为难,我挺想去见识一下虫山窟的只是,五大门派这么做,九族怕是会不答应吧。”

    聂狰道“九族内有什么勾当,向来不会跟门派通气,消失的妖兽实在太多,为师心中不宁,我们就当不知道九族都参与了便是,反正围剿暗三族这种事也时有发生。”

    “那就听凭师傅安排了。”莫燃道。

    正当莫燃要走的时候,聂狰又叫住她问“厉鸣犴伤势如何”等莫燃回头,他又不甚自在的补充了一句“是洛川那老家伙没完没了的问我。”

    莫燃笑了笑,没有拆穿聂狰的借口,洛川要真想问,早就自己问了,她道“他的毒已经有解了,过几天应该就活蹦乱跳了。”

    顿了顿,莫燃又道“师傅,我当初拜师的时候可是推辞过好多次,可您和另外两个师傅一定要收我为徒,我是个挺能制造麻烦的人,您自己选的徒弟,该不会后悔了吧”

    聂狰顿时一恼,“你这丫头,挖苦起你师傅了哪个天才不惹麻烦我是怎么都没想到,你这哪是惹麻烦,你这净给天上捅窟窿,下手狠的很,藏了一个厉鸣犴,这下扯出个虫山窟,我都还没跟你算账呢”

    莫燃笑的更开心了,她道“师傅息怒,这都是时势所逼,如果天下太平,我也不想那么多事啊。”

    聂狰道“这几日整天找不到人影,也不知道你修炼落下多少,今天就去悬崖思过去吧,三天不准出来”

    莫燃第一次被惩罚思过,顿时蔫了不少,“三天啊”

    聂狰负手道“你还嫌多别的弟子思过都是几个月,我罚你的不知道轻了多少”

    “是,师傅,我一定专心思过,勤加修炼。”莫燃也不再讨价还价,领罚去了,不过她心里倒是踏实了不少,聂狰这算是默认了她的立场,虽然他可能只是以为他在与青门厉家为敌,却不知是整个青门或者整个仙界

    不过慢慢来也好,一下子那么大的打击说不定还会适得其反,等他看到她、他们的实力之后,选择立场也就没什么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