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4. 原来是为情所困【二更】
    虽然又是血淋淋的被抱回来,但这一次男人们却没跟莫燃计较,因为他们早就知道莫燃一定还会去通天塔的,既然改变不了她的想法,就只能支持她了。

    所以当莫燃爬起来的时候家里气氛好极了。

    活动了一下身体,虽然鬼医把她的伤都医好了,但那疼痛的感觉却被身体记住了,浑身上下、五脏六腑还是疼的,过了一会才下床。

    厉鸣犴过来扶着莫燃道:“还有哪里疼吗?”

    莫燃道:“不疼了,狐玖和三娘那里如何?”

    厉鸣犴想起那个狐狸精,脸色微微变了一下,还记得昨天见到他时的惊讶,不男不女阴柔的很,可女孩子好像就喜欢这款,心里的警笛顿时就拉响了。

    回过神后厉鸣犴道:“三娘让你放心,那些妖兽的蛊她可以解,这几日都在配置解药。”顿了顿特意补充道:“你就安心在兽宗吧,山下的事不用你操心了。”

    当然也就不用取剑那个狐狸精了。

    莫燃并不知道厉鸣犴的小九九,听到他这么说倒是放心了,“那就好,本来我也在想,去虫山窟的时候要带谁去。”

    厉鸣犴顿时道:“那还用想吗,我啊。”

    莫燃当然想到厉鸣犴了,可她道:“光有你我不行,虫山窟陷阱重重,多点人好照应。”

    跟厉鸣犴商量了一会,莫燃已经有了主意,不一会就去找了聂狰。

    九层峰前殿,莫燃看着聂狰道:“师父,那日围攻虫山窟时,我希望厉鸣犴、洪烈、苗思雨、项白蕊随我同去,除此之外,我想询问赫森和敖放两人,若他们也愿意去就再好不过了。”

    聂狰对赫森和敖放还有印象,道:“可以,三会跟九族来往并不密切,这两人同去倒是如虎添翼。”

    五个门派不偏不倚,各自选了一人,而敖放是在各种复杂的环境中摸爬滚打过来的佣兵,比门派的弟子不知道靠谱多少,而赫森是丹师,此行三个丹师,但愿能保证安全。

    莫燃给赫森和敖放送去传讯符之后就去了藏书阁,在她刚出现不久,刑天就跟守在那似的随后就到了,刑天平时多数时候都在犯困,但这几日却用功的很,莫燃的时候他也坐在窗沿上看。

    到了晚上,刑天果然带着莫燃再次出现在了通天塔,跟冥狼一战,又是带着一身的伤被刑天送了回去。

    在鬼医医治莫燃的时候,刑天照样站在门口,而恰巧这时,迦蓝拎着一只兔子从竹林中回来,把那兔子扔进鱼池之后,他看了一眼刑天,见他身上点点缀缀都是血迹,打破沉默道:

    “小僧听说战神刑天上得天入得地,只有一个地方没去过,就是地狱小僧还听说,跟冥狼大战之后,没有死也没有入地狱的,也就只有刑天一人。”

    刑天并不奇怪自己被认出来了,冷漠的看了一眼迦蓝,“你听说的真多。”

    迦蓝笑了笑:“霊界几万年,小僧听的故事的确挺多。”

    他低头看着池子里的鱼儿,银发落下,眉宇间满是慈悲,可他此刻想的却是,这些鱼儿贪嘴的很,多少荤腥都吃不够。

    过了一会迦蓝又道:“这个屋子里的人都很有趣,可小僧只见你心事重重,如若不介意,可否把你的心事说来听听?”

    刑天才没有无聊到把自己的心事说给一个和尚听,不过他却问道:“你说说哪里有趣?”

    迦蓝想了想,道:“比如,佛门中都是佛音,霊界内都是暴力,三界之内哪里都熙熙攘攘,唯独这里方寸之地却清净的很,神、魔、圣人在这里都是普通人,鬼医在这里施展医术,白麒麟在这里种花种草,刑天在这里为情所困,小僧在这里喂鱼,岂不是很有趣吗?”

    刑天瞳孔一缩,却是冷淡道:“你倒是看的明白。”

    所谓当局者迷,这和尚说着无心,可刑天却豁然开朗,他可不是为情所困吗?莫燃误会了那天她毒发时对他做的事,他虽暗自得意,可却苦于莫燃并不想承认此事,若真的发生过,她还真能当做春梦一场吗?

    带莫燃去找冥狼,一次比一次沉重,原是根本舍不得莫燃受苦!他日思夜想都想不透的事情,原是他对莫燃动情了?!

    动情了

    他不愿远走,也不愿沉睡,只死皮赖脸的巴着莫燃,并非觉得好玩新鲜,而是她能让他心安。

    原来如此。

    刑天回身看了一眼,忽然一言不发的走进了夜色里。

    迦蓝摇了摇头,仿佛是对着水里那些鱼儿说话,“这世上有一成不变的东西吗佛都会变呢。”

    说罢,他侧耳听了听竹屋里的动静,主人似乎很倔啊,她执意要挑战冥狼,家里那几个男人倒是被她折磨的不轻。

    半晌,身后又传来动静,迦蓝看去,却是一大堆竹子被堆在了地上,刑天去而复返。

    迦蓝不禁问道:“你这是何意?”

    刑天四下打量着,道:“盖房子。”

    他心里的疙瘩已经解开了,当然不能再避着任何人了,他现在还隐隐有些兴奋,嘴角泄露了一丝笑意,怨不得他看谁都是黑白的,只有莫燃是彩色的,只要有她在,他心里便欢喜的很。

    所以他得住在这里,日夜守着,他也得仔细想想,如何‘假戏真做’才行。

    迦蓝没说什么,只是觉得这竹屋又多一个有趣的人。

    刑天选好了地方,就在跟原先的竹屋错开一些的右边搭起了房子,所有的活都是他亲自上手的,他觉得挺有意思的,屋里的人围着莫燃忙活一夜,刑天却是忙活了一晚上盖房子,天亮时也盖的差不多了。

    厉鸣犴出来看了一眼,差点就把那新盖起来的竹屋给拆了。

    江潮在门口观察了一会,他倒是没去拆房子,只是对刑天道:“你压坏了我的水渠,记得修好。”

    刑天挑了挑眉,难得的没有反驳,他丢下手里的活儿,去看了看水渠的位置,竹屋盖过去的时候压住了,他索性将水渠挖了出去,拐了个弯把房子圈进来了,弄好之后他还满意的很。

    等莫燃醒来的时候,刑天的房子也盖好了,莫燃很是诧异,也有点心虚,生怕刑天嘴里不严实,把她做的强盗事给捅出来。

    刑天好像看懂了莫燃为何欲言又止,趁没人的时候小声对她道:“你放心吧,不该说的我一个字都不会说的。”

    莫燃终于松了一口气。

    白天莫燃再去藏书阁的时候,刑天没去,因为他在忙着布置他的新家了,一直到晚上,莫燃到了通天塔的时候,他才准时出现。

    虽然几次大战都是冥狼在单方面的虐莫燃,但莫燃却真的感觉跟它挺熟悉了,每次到了之后都要先聊几句,看着冥狼脸上那道狰狞的伤疤,也不觉得多可怕了。

    莫燃很好奇的问冥狼,“你到底为什么要守在通天塔?我若真的拿走了塔眼,你会不会狼啸?”

    当然冥狼不会回答她。

    “罢了,战吧!”莫燃道,祭出灭神剑来攻去,虽然每次她都败的很惨,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收获也颇多,出招比以往更快更猛,反应也比以往敏捷许多,冥狼的招式一点都不花哨,甚至可以说单调,可即便如此,依然能死死的压制住她。

    在大战半晌之后,莫燃忽然发狠间冲上了冥狼的背,死死的抓住了它的毛发,即便它身上的雷电将她的手掌电的血肉模糊!

    莫燃眨了眨眼,额头上的血流进了眼睛里,晕开后一片猩红,让她看上去也狰狞了起来,莫燃收回灭神剑,感觉自己身体的极限快到了,可她实在不甘心一直输!

    冥狼躬着身体一甩,差点把莫燃甩下去!莫燃稳住身形,抬头时看到悬浮在空中的塔眼,那东西也就鸵鸟蛋那般大小,只是折射的光将它的样子放大了。

    莫燃忽然飞快的念了一串口诀,手中掐诀,遥遥一指,喊了一声“收!”

    在她松手的同时,冥狼也成功的将她甩到了地面上。

    熟悉的疼痛感在四肢百骸蔓延开来,莫燃正痛的眼冒金星的时候,只感觉地面轰隆隆的震动起来,她以为是她在眩晕,可当刑天扶起她之后,勉强睁开眼睛一看,却见山上多处雪崩,那厚厚的积雪轰然倾倒!

    “塔眼呢?”刑天问道。

    莫燃正要说话,地面的震动突然停止了!她抬头一看,声音微弱道:“还在那。”

    刑天看了一眼,塔眼果然在那,他道:“刚才你把它拿走了?”

    莫燃喘息了一会,还想说话,可刑天却心疼的厉害,不忍她再说什么,抱着她飞快回去了。

    而冥狼却盯着塔眼,紫眸中变幻莫测,不复往日的冷漠和平静。

    其实刚刚莫燃使出了‘吞噬之境’,就算跟冥狼的大战对于它来说不疼不痒,可她还是想弄点水花出来,她只是突发奇想一试,没想到真的把塔眼吞噬了。

    在塔眼消失的那短短一会,通天塔大受震动,晃了许久,察觉到异样的聂狰飞身去看,却见他留下的结界完好无损!

    即便他是兽宗的掌门,也不能轻易踏入十九层,只扬声问道:“冥狼大人,刚才可是有人闯塔?”

    一道雷电劈在聂狰脚下,冥狼没有现身。

    不过这就够了,聂狰也放心了,因为他深信,只要冥狼还在,塔眼就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