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8. 失控的夜【二更】
    可不等她探究便惊讶的发现,本来不相容的魔气和灵气,此刻却互不相犯!那魔气沿着她的经脉运转了一圈,最后又回到了血杀体内!

    莫燃顿时想起,血杀很久以前就这么跟她修炼过,但是他们俩的能量从来没有冲突过!可是刚刚她用灵力试探的时候为什么不行?

    不过现在都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她集中注意力配合血杀修炼,那些魔气从她的经脉中淌过,带起一阵阵燥热。

    然而此时,除了专心修炼的两人,就在这个莫燃本以为绝对不会出现第三个人的地方,不远处的一颗树上,一个人晃着双腿坐在上面,把水里的两人看的一清二楚。

    那人一身红衣,腰间随意的系着一根带子,墨发垂下,阴柔绝美的脸庞,还有那两条修长均匀的腿,乍一看宛如月下妖精,他此时也没有刻意躲藏,大喇喇的坐在那,许是知道现在那两人忙于修炼,都不会发现他在这。

    而此人,正是寻了血杀一天的狐玖。

    那血杀虽然能量不稳,却警觉的很,狐玖找到他时,还来不及表明身份,他就跑了,好不容易再找到他的踪迹,他却是跑来兽宗了。

    他来此处必定是找莫燃,所以狐玖也就不着急了,慢慢跟在后面,等到真需要他帮忙的时候他再现身,这么做也只是比较好奇莫燃和血杀为什么会走那么近而已。

    血杀一路上甩掉了那么多人,却在找到莫燃时倒下了,这般信任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交付的啊

    没想到莫燃把人带到这种地方了,要不是跟上来,他自己可找不到这里,看到莫燃三下五除二的扒光了血杀的衣服时,狐玖怎么都想不通莫燃要干什么,总不至于趁着血杀昏迷把他带到荒郊野外行男女之事?

    结果莫燃只脱了血杀的衣服,然后跟他一块修炼了,狐玖有点失望,不知道是不是没有看到莫燃脱自己的衣服

    在看到水里聚集的魔气时,狐玖惊了一下却是明白了,这血杀的来历还真不简单,是魔也就罢了,竟然还是天魔!魔跟人类生下的天魔,真是有趣极了

    其实关于给血杀脱光了衣服这件事,莫燃也是懵的,她当时哪有时间细想,只是记得上次给血杀疗伤时他就说要脱光,如果她细细想一想就不会犯这种错误了。

    上次血杀是被血蜘蛛所伤,可这次他并没有受伤,自然也不需要疗伤。

    此时,莫燃却觉得越来越难熬,她的身体越来越燥热,一阵阵熟悉的情潮涌了上来,她咬牙硬挺过去,可不一会便更加燥热难耐,断断续续,反反复复,莫燃苦不堪言。

    此时她还清醒,知道任这样下去,纤丝虫毒肯定会发作的,可血杀还没结束,她要是这个时候抽身退出,也不知道会不会令血杀前功尽弃。

    只犹豫了一会,莫燃便咬牙继续了,拼命忽略那种让人抓狂的**,实在混沌的时候忽然狠狠咬在了舌尖上,刺痛袭来,那磨人的**也退去了不少。

    “咦?”

    狐玖狐疑的看着水里那两人,莫燃面色潮红,嘴角慢慢渗出一丝血迹,而血杀,脸上带着面具虽什么都看不出来,可身上的气势却是越来越强,这家伙是要晋级?

    莫燃不应该不知道轻重吧?她的气息也很奇怪,现在不放手,肯定也是为了帮血杀,可狐玖实在有点担心莫燃。

    越来越多的魔气疯狂的涌入了血杀体内,地面上出现了他的晋级纹路,那纹路不停的闪烁,看来血杀这次的晋级特别猛。

    血杀是魔,可他修习的却一直都是人类的功法,狐玖倒是不明白他是如何转换的,而此时,那晋级纹路竟然也是人类的方式,眼看着他的修为在不灭期七层、八层、九层之间不断的跳,最后从九层前期、中期,一直闪烁在就九层后期!

    狐玖有点坐不住了,抬头一看本来晴朗的夜空开始聚集雷云,忽然飞身跳了下去,打算先去把莫燃抢出来再说。

    看样子血杀能一鼓作气冲破归仙境的壁障!晋级归仙境时可是有九道雷劫的!雷劫若到,莫燃还不得跟着陪葬!

    而且,血杀是魔,若在兽宗渡劫,那还得了?

    可就在狐玖接近两人的时候,血杀的晋级忽然停止了!停在历劫期九层后期没有再动!狐玖只好又回到了树上,害他白操心一场,血杀该是自己压制了晋级,他也知道兽宗不能乱来,他自己成为众矢之的事小,连累了莫燃事大。

    雷云顷刻间散去,血杀结束了晋级,从修炼中睁开眼睛,他收回了手,刚看清莫燃的神色,莫燃却忽然朝他靠了过来,冷不防将他推进了水里,血杀想要起来时候,莫燃却抱住他准确的吻住了他的唇,四肢紧紧的缠在了他的身上。

    血杀竟然一时间挣脱不开,水花四溅,血杀吃力的带着莫燃浮上水面,靠在了河边的石头上。

    “莫燃”血杀叫了一声,可莫燃毫无反应,一双软绵的手在他身上四处点火,早就被扒光了的血杀现在似乎更方便莫燃‘作案’了,贝齿在他锁骨上啃咬,血杀一双异瞳变幻莫测,红色的似血,黑的似魔。

    “莫燃你怎么了?”血杀压抑着**问道,他倒是想推开莫燃,可手却不听话的很,落在她身上的时候就想抱紧。

    “你话好多。”莫燃迷迷糊糊的说道,又一次用嘴堵住了血杀的话,脸上接触到冰凉的面具,莫燃咕哝了一句“什么东西”,便伸手去摘,不料就要摘下来的时候又被血杀带了回去。

    血杀沙哑的声音道:“你不会想看的”

    莫燃此时当然不会细想为什么他不让看,一停下来便浑身难受,她很快忘记了什么面具,撕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不一会她也一丝不挂。

    血杀再也受不了如此引诱,将莫燃刚刚脱下的衣服垫在石头上,翻身将莫燃放了上去,紧接着欺身而上

    一整夜抵死缠绵,莫燃和血杀全然不知今夕何夕,不过却苦了在树上守了一晚上的狐玖。

    若说他们修炼时他是在护法,那后来形势突变,两人滚在一块了他还守着,他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了,混迹花楼夜巷也不知道多少年了,见过的、听过的活春宫也不知道有多少,可从来没有过像今天这样难熬的。

    **前所未有的直接,让他整晚都焦灼不已,想走,却怎么都移不开眼睛,漫漫长夜,对他来说可真是水深火热了

    等到那边的两人云收雨霁,血杀抱着莫燃在石头上坐了许久,眼看着太阳一点点升起,他才吻了吻莫燃的眼睛,自己穿好衣服,又用他的斗篷将莫燃裹的严严实实的,抱着她离开了。

    隐在树上的狐玖这才现身,身形飞快的掠到了那个石头上,一双狐狸眼憔悴中带着深深的复杂,再一次低声道:“多管闲事”

    他本是正大光明跟到此处,最后却做了偷偷摸摸的‘树上君子’?关键是,他隐隐感觉有什么东西要脱离他的掌控了

    莫燃一夜未归,男人们都知道她是在后崖修炼,可谁都没想到早晨她是被血杀抱着回来的!

    她身上裹着血杀的斗篷,发丝凌乱,情事过后的慵懒和毒性过后脸上的苍白都让了解她的男人们一眼就看出发生了什么事。

    鬼医从血杀手里把人抢了过去,径直抱了回去,血杀没有阻止,可在他想要跟过去的时候,却被几个人同时拦住了。

    厉鸣犴眼神凶狠的道:“你想怎么死?”

    厉鸣犴敢肯定,绝对是血杀引诱了莫燃,要不然凭莫燃的意志力,就算是纤丝虫毒发作了,也能先回来,而不是被血杀这家伙染指!从华夏开始他就知道这家伙惦记莫燃了!

    血杀却平静的面对厉鸣犴的怒火,一双异瞳从消失在竹屋的莫燃的身影转了过来,他道:“如果莫燃让我死,我没有怨言,如果你想让我死,恕不能从命。”

    唐烬冷笑了一声,杀气溢出,“昨天晚上怎么回事?”

    血杀却道:“我不想解释。”

    几人僵持了一会,无形的气势对抗在一起,就算血杀落在下风,脚下依然分毫不动,最后是刑天状似无意的推开了对峙的几人,在几人就要动手之前,刑天道:“你们不去看看莫燃吗。”

    唐烬、厉鸣犴都立即跟去竹屋了,厉鸣犴也跟了过去。

    刑天倒是不急着去,想来那里有鬼医也足够了,他只是有点苦恼,他都还没有追到莫燃,怎么又凭空杀出一个血杀来?

    刑天也蹲到鱼池旁边,拿着一根棍子搅动水里的那些鱼,那些鱼倒是有些血性,都聚上来咬他的棍子,虽是自不量力,可逗弄这些只会吃的家伙倒是挺好玩的。

    本来在研究早餐的魂落也走了过来,不过他比较暴力,手指伸进水里一搅,那漆黑的能量晕开,差点就把池子里的鱼都杀了,最后却是迦蓝使出金色的佛光化解了。

    “拿它们撒气有用吗?”一旁的迦蓝问道,很快又道:“刚才那个人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