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9. 不怕贼偷, 就怕贼惦记【一更】
    “血杀,一个天魔。”刑天道。

    迦蓝却笑道“不如说是你们的情敌”

    刑天道“现在看来是的。”他倒是不意外迦蓝这妖僧什么都爱观察,反而问道“是不是很有趣”

    迦蓝的笑宛如佛像般温和而慈悲,他从也从不掩饰自己对这些人的兴趣,“是。”

    刑天却猛的一甩棍子,那些咬在上面的鱼被甩的四散游走,他看向迦蓝道“看戏的人往往不知道自己早就是戏中人。”

    迦蓝似乎并不懂刑天的讳莫如深,可他道“同台的都是角儿,小僧若在戏中,那也是参与了一场好戏,何乐而不为”

    刑天不语。

    魂落却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他问道“纤丝虫毒是什么毒”

    刑天道“淫毒。”

    魂落的手紧了紧。

    竹屋内,气氛低迷,鬼医给莫燃穿了衣服,盖好被子之后看向血杀,他平静的说“你现在走,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血杀只看着莫燃,“我等她醒来。”

    鬼医道“莫燃中的是淫毒,你若真为她好,现在就走。”

    血杀看了一眼鬼医,他当然知道昨天晚上莫燃不对劲,可他不可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对他来说那很重要不过血杀并未解释,他只道“如何解”

    鬼医道“若能找到竹心虫,便可解。”

    血杀抿唇,面对几个并不欢迎他的人,他最终说了一句,“等莫燃醒来,我有话跟她说。”

    鬼医看了看莫燃,他道“她快醒了。”

    莫燃昏迷是因为纤丝虫沉睡了,等到纤丝虫稳定了,她自然会醒来,而鬼医随后竟然出去了,厉鸣犴、唐烬、江潮也各自出去了。

    即便他们真的想把血杀碎尸万段,但那也要莫燃同意才行,他们绝对不想让莫燃为难,所以真当事情发生的时候,都选择避开了,让莫燃自己处理。

    血杀坐在床前,一双异瞳静静的落在莫燃身上,他也想不到昨天晚上会发生那样的事,可他却并不后悔,他接受的很平静,而且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心安,就像是一粒随风四散的尘埃,就在昨夜有了归处。

    不管莫燃会怎么对他,他都知道他该做什么。

    不久,莫燃眼皮颤了颤,慢慢睁开了,即便做好了心理准备,血杀还是坐直了身体,好看的下巴紧绷着。

    莫燃看清了旁边坐着的人正是血杀后,先是愣了一会,很快就记起昨天晚上她带着血杀去河边修炼,虽然后来的事情她不记得了,可是她在清醒的时候就隐隐感觉到纤丝虫毒发作了,再加上情事过后的疲累,莫燃脸色一僵,这都天亮了

    “我”莫燃艰难的看向血杀,问不出口了,她四下看了看,却见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人,她还是把心一横道“我是不是对你做了什么”

    血杀去盯紧了莫燃的眼睛,那双异瞳魔魅又深沉,像是有吸力一般,让莫燃无法移开,血杀道“你不记得了吗”

    一听这话,莫燃心里就凉了一截,“对、对不”

    莫燃想解释一下,不是她忘了,而是完全没印象,可是血杀却忽然打断她道“不记得就算了,你不用跟我道歉。”

    莫燃爬起来靠坐着,她很歉意,她最近好像总是做这种糊涂事,血杀的话让她有点难过,她也不想这样,血杀不同于刑天,他沉默寡言,可他们一直都相处的不错,她很珍惜这个朋友,她真的不想因为那种事情把他们之间的关系弄的很奇怪。

    她想,如果她今天处理不好这件事情,弄不好就失去血杀这个朋友了,正因为这么想,所以思绪异常混乱,半晌都找不到语言。

    血杀却道“你不必自责,昨天晚上的事我才是诱因,如果不是因为我,你的毒也不会发作。”

    莫燃道“是我考虑不周到。”

    莫燃也不想让血杀自责,如果她不是太自信,如果事先通知一下鬼医,也不会发生后来的事。

    血杀的眼神微微波动,他看着莫燃道“莫燃,我一直没告诉你,你帮我修炼时的心法是双修心法,否则普通的修炼也不足以牵动你的毒性。”

    莫燃愕然的看着血杀,慢慢皱紧了眉头,这都是什么事都乱套了莫燃抓着自己的头发,如果血杀也能清空了昨晚的记忆该多好

    现在到底怨谁谁都怨不得,可谁都又摘不干净

    血杀不忍看到莫燃这样,他慢慢拿开莫燃的两只手,握在自己手里,等莫燃抬头看他时,他道“魔的**太强,如果不双修,根本无法修炼,我找你帮忙时并不想让你困扰,所以没告诉你,没想到还是伤害你了,你没做错什么,我事先并不知道你中毒了,如果知道,昨天晚上我也还会去找你的。”

    莫燃被血杀这一番话说的措手不及,在她怔愣的当口,血杀又道“我等你醒来,只是想告诉你,以后别躲着我。”

    说完,他半是强制的把莫燃重新按在了床上,给她盖好被子然后道“你躺一会吧,你昨晚没有休息。”

    没有休息没有休息莫燃被这四个字震的头晕眼花,等她回过神来时,血杀都快下楼了,莫燃叫住他道“你要去哪里”

    血杀道“回蜘蛛门。”

    莫燃半个身体探出了床,道“你是不是杀了三阴殿殿主现在蜘蛛门可能已经给你设好陷阱了你回去干什么”

    血杀嘴角的冷意融化了些,他回过身看向莫燃道“他的修为我已经消化了,就算有陷阱也难不住我。”顿了一会道,“解决了这件事,我还要回来见你。”

    所以当然要活着回来。

    莫燃一时无话了,眼看着血杀下楼离开了。

    来到楼下,并不意外的见到了这个竹屋的男主人们,血杀稍微停顿了一下,说道“十日后我来送竹心虫。”

    说完便闪身消失了,厉鸣犴皱了皱眉,他这么一说,还不是必须放他走了

    几人都有点诧异,但却都有松一口气的感觉,起码找到了竹心虫,莫燃的纤丝虫毒有解了,只是看样子又多了一个甩不掉的牛皮糖。

    别人尚可以周旋,可血杀却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他对他们没有任何敌意,但也更不存在什么亲近,他对是不是莫燃的男人也没有执念,但他绝对是永远围着莫燃转的。

    有句话虽不适合,却很贴切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莫燃虽没什么睡意,可是想到血杀就这么光明正大的把她送回来了,自家男人们也都已经知道她偷吃了,莫燃一下就没胆量下去了,窝在床上当鸵鸟,等快到中午的时候,莫燃实在躺不住了,掀开被子下楼去了。

    魂落在炒菜,江潮靠在一旁时不时指点他,厉鸣犴在竹林里练拳,刑天躺在长长的秋千上,似乎晃着睡着了,迦蓝端坐在茶台旁,念着那串朱红的佛珠慢慢的转,鬼医肯定是在他自己的房间里,中午太阳这么大,鬼医一般不会出来的。

    气氛很轻松也很惬意,全然没有莫燃预想中的紧绷,她坐在饭桌上,桌子上已经摆了几道菜,都是很清淡的菜,似乎是按照她的口味做的。

    她挑了一根青菜放进嘴里,微微有点诧异,虽然还是有点咸了,但是跟昨晚相比已经好太多了又去尝另外一道菜,却被一双筷子敲了回来,江潮端了一盘爆炒虾仁放在桌子上道“没看到旁边放着筷子吗”

    莫燃摸了摸自己的手,小声道“我的手也很干净”

    魂落也解了围裙过来,一双紫眸期待的看着莫燃,“莫莫你尝尝,我做了一上午。”

    五菜一汤,虽然简单,可每道菜他都炒了至少三遍了,即便如此江潮也没说能过关。

    莫燃挨个都尝了一遍,然后道“可以吃了,进步很大”

    魂落不由的笑了笑,那能令天地黯然失色的容貌可比桌子上的菜下饭多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天晚上不太好的吃饭体验,其他人都不敢再尝试了,只有莫燃和江潮两个人吃了不少,魂落的成就感蹭蹭直飚。

    等放下筷子,莫燃探究的看着江潮,而江潮稍稍抬眸,勾唇笑了一下,“你这么直勾勾的看着我,可是对我有什么想法”

    莫燃道“难道你没什么话想问我吗”

    江潮笑出了声,“问你什么问你洗碗吗”

    莫燃低头看了一眼,洗碗算什么事难道他就不问问血杀吗“我是说”

    江潮却抢先一步道“不洗就去藏书阁,你抓紧在兽宗修炼的机会吧,否则短时间内你不会再有机会回来了。”

    莫燃被推出了门,关于昨天晚上的事,她连主动说的机会都没有,见他们都各自做自己的事了,莫燃也带着疑惑去藏书阁了。

    江潮说的没错,这次离开兽宗之后,短时间内不会回来了,她会随厉鸣犴一块去天一门了,是去拜宗门,也是取五宝池的池底莲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