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1. 是祸躲不过!【一更】
    厉鸣犴在上面示意莫燃她们上去,莫燃三人顿时御剑飞到入口,入口处还躺着七八个人,被厉鸣犴一脚一个踢下去了,她们进了那山洞之中,发现里面的分叉的通道极多,而地上、墙上到处可见悠闲的仿佛散步一边的毒虫。

    洞内阴暗而潮湿,头顶不断有水滴滴下,在地上汇聚成深深浅浅的水洼,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臭味,爱干净的项白蕊顿时厌恶的皱起眉头。

    “我们该走什么地方”苗思雨虽然也是女子,却比项白蕊不拘小节的多。

    莫燃站在那错综复杂的分叉口中间,静静的盯着看了许久,指着一个洞口道“就这里”

    其他人没有异议,本来此行就是以莫燃为首,况且他们都相信莫燃的判断,可项白蕊见那条通道狭窄逼仄,一个人走都够呛,地面上漆黑的水都不知道有多深,更别说那令人作呕的味道,极其不情愿的说道“放着那么多通道不走,为什么要走这里”

    莫燃回头看了项白蕊一眼,忽然在那条通道里洒了一把粉末,那通道中顿时爬出密密麻麻的毒虫,莫燃道“这条通道走的人最多,毒虫也最多,这些虫子当然不可能是给虫山窟自己的人准备的,而是给闯入者准备的,这条通道布置的最严谨,自然最有可能是虫山窟毒人自己常走的地方。”

    项白蕊还是不愿意道“万一是虫山窟故布疑阵呢”

    莫燃低头笑了笑,她本来就不想带神音派的任何弟子,可五大门派也不能独缺了神音派,这才勉强点了项白蕊,果然还是麻烦的很。

    敖放也撇过头去,他最烦跟这种娇滴滴的大小姐打交道,倒是赫森笑着劝道“项姑娘,你走在我后面,你身姿如此苗条,定不会碰到左右石墙的,至于这虫山窟本就肮脏,项姑娘还请担待了。”

    项白蕊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似乎是给了赫森的面子,果真走到赫森身后去了,“多谢赫公子。”

    赫森笑了笑,显得很绅士,敖放却从他身边走过时丢了一句“笑的真假。”

    莫燃倒是感激的看了一眼赫森,然后走到最前面了,她本打算先进通道的,可厉鸣犴拉住她,自己先走了进去,莫燃笑了笑,跟在了后面。

    在漆黑的通道中走了许久,突然听到有说话声,几人停下来,侧耳细听,却是有毒门之人在抱怨。

    “五大门派会不会打上来妈的,毒王死了之后都挑我们虫山窟打压,那天蚁窟的毒王不是说会接手虫山窟吗就当放屁了吗”

    “六窟之间一直都明争暗斗的,那些妖兽藏在什么地方,就只有毒王知道,现在毒王一死,其它毒王拿不到那些妖兽,才不会管虫山窟”

    “妈的,外面能不能守住我心里怎么一点都没底”

    听到此处,莫燃和厉鸣犴交换了一个眼神,不知道那两人说的是不是那几百万的妖兽。

    厉鸣犴继续往前走,不一会就看到了些许光亮,通道的出口就在前面,厉鸣犴飞快闪身出去,外面守着两个人,厉鸣犴出手便杀了一个,长剑架在了另一个人的脖子上。

    那人忽然见旁边的同伴死了,余光看见走出许多人,吓的跪在地上磕头求饶“别杀我别杀我啊我什么都不知道”

    莫燃问道“你们抓来的妖兽在哪”

    那人飞快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莫燃对厉鸣犴道“杀了吧。”

    厉鸣犴长剑往前一送,那人却立刻改口道“我知道,我知道就在地牢里”

    莫燃释放出一阵威压,那人顿时瑟瑟发抖,莫燃道“我问的是不死丛林消失的几百万妖兽在哪里。”

    那人顿时支支吾吾起来,可很快就在莫燃的威压下败下阵来,“那些妖兽都是毒王亲自关押的,我们不知道在哪里但其他的妖兽我知道在哪,都在地牢里,我可以带你们去”

    只是在他话音落下之后那长剑也斩断了他的脖子。

    项白蕊忽然说道“沙虫都死了,毒门不可能把那么多妖兽还放在虫山窟,我看我们是白来了这地方臭烘烘的,既然没有线索就回去吧。”

    莫燃没有理会项白蕊,而是继续向里面走去,解决了途中一些零散的小喽喽,走进了一个房间内,里面的空间很大,整齐的放着几十个高高的架子,架子上每一层都摆满了大大小小盒子。

    “这些都是蛊虫”项白蕊惊讶的说道,这起码得有几千种蛊吧“不能留下这些赫公子,都烧了吧。”

    赫森正要动手,莫燃却道“我来吧。”

    赫森点了点头,莫燃有更厉害的异火,此事当仁不让,等其他人退出房间之后,莫燃一挥手,将所有的架子都收进了三藤戒,这才放出异火烧了一把。

    难得有这么多的蛊虫,她最近虽然一直在搜集须弥界的所有的蛊虫资料,但其实大多都没有见过实物,况且琪琪格南琴也需要,这些蛊虫当然不能烧,她得带回去研究。

    一行人接着往前走,虽然虫山窟大部分的人都被调出去了,可内部也太松散了,难道真是因为沙虫死了的缘故

    他们找到了虫山窟的地牢,准确来说应该是水牢,里面所有的监牢都是浸泡在水中,那散发着腥臭味的水里隐约能看到黑色的虫子蠕动,项白蕊几乎呕吐着冲了出去。

    几人脸上都出现了无奈和不耐,敖放道“别管她了,去里面看看吧。”

    水牢里关押的都是妖兽,巨大本体被铁链禁锢着,坚硬的皮肉伤痕累累,更恐怖的是那些伤口之上爬满了虫子,而那些妖兽除了偶尔起伏的身体表明它们还有活着,但就算是活着,也是生不如死吧。

    莫燃皱紧了眉头,她停在一个笼子前,那笼子里一般在水里,一般吊在空气中,里面关的是一只半人马,人的脸,马的身体,那半人马似乎感觉到有人靠近,忽然呲牙暴躁的晃动着笼子。

    莫燃看到了那张人脸上浮肿的水泡,绿油油的眼睛,那眼里全是阴邪,早已没有了灵性。

    赫森看了看莫燃道“这种妖兽我也见过,虫山窟的用妖兽的身体养蛊,很少能有妖兽活下来,但若成功了,这些妖兽都是很棘手的杀器。”

    敖放似乎知道莫燃对妖兽格外宽容,他道“这些妖兽已经不是中毒或者中蛊那么简单了,已经救不回来了,我们还是想想办法怎么杀了它们吧。”

    洪烈也道“我们没时间了。”

    那些笼子精密的很,又是特意关押在水牢中,烧也烧不得,像这样的妖兽这地牢也不知道关押了多少,一个个杀可能根本杀不完。

    厉鸣犴走到莫燃身边道“别看了。”

    莫燃收回视线,忽然道“不用再进去了,我们走。”

    几人又返回去,七个人分成两组,几乎把虫山窟搜了个遍,可他们想要的线索却一点都没找到

    最后七人在入口处汇合后一起撤下山去,随后给五大门派的长老送去消息,让他们也及时撤回来。

    一场突袭打的极其利索,清点好各家弟子之后,五大门派当天就返回了。

    莫燃没有回兽宗,而是和厉鸣犴随着天一门的弟子一起去了天一门。

    来到天一门之后,莫燃来不及欣赏天一门的风景便直接去见洛川了。

    “有没有收获”洛川笑呵呵的问道,其实不管有没有收获,他今天都高兴,因为莫燃总算来到天一门了。

    莫燃遗憾的摇了摇头,“我觉得,虫山窟已经空了。”

    洛川却并没有多意外,他道“意料之中,若此事九族都知晓,那么,那么多妖兽就不可能全部放在虫山窟,不过此行也不是没有意义,五大门派总要做该做的事,至于妖兽的下落,为师会让弟子留意的。

    再说还有聂狰那老家伙,他更惦记,实在不行的话,等你见到了离心,旁敲侧击的问他一问。”

    莫燃点头。

    洛川抚着胡须笑道“今日你先去洗洗风尘,厉鸣犴会带你熟悉山门的,另外。”说着,洛川看向厉鸣犴道“臭小子,别忘了你该做的事,为师两日后就带莫燃祭拜宗门。”

    厉鸣犴的身体僵硬了一下,而洛川却笑的无比开怀,交代完就拂袖离开了。

    莫燃和厉鸣犴走出掌门别院,厉鸣犴见莫燃一直心事重重,不由的问她“你在想什么”

    莫燃道“我在想,关于那几百万妖兽的事情,毒门真的只有虫山窟参与了吗那没有沙虫就无法继续他们要做的事了吗总觉得有点牵强,这样的话,要将毒门的门主置于何处”

    厉鸣犴道“你现在想也没用,你想要线索的话还是交给捕风堂去打探吧,虫山窟明显是被放弃了,你也不必抓着它不放。”

    莫燃点了点头,“也是,不过那虫山窟的确复杂,就只是那个壳子,放在那也是个隐患,只可惜我还没办法毁了那个壳子。”

    莫燃甩了甩头,把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都甩出去,“先带我去找羽飞和伊伊吧,怪想他们的。”

    厉鸣犴道“这个时间他们肯定在专心学道,你怎么能去打扰呢我们还是先去看看你的新家吧,我可是准备了好久的,整个天一门都找不出第二个的好。”

    莫燃瞥了厉鸣犴一眼,“你先跟我说,你我的住处是不是在一块”

    厉鸣犴笑的一点都不遮掩,“原来是隔着一道墙的,一会回去我就拆了。”

    莫燃慢慢点了点头,意味深长道,“也好,顺便我帮你看看你的艳舞跳的如何,否则等到了花楼那种靠技术吃饭的地方,你的艳舞该拿不出手了。”

    厉鸣犴的脸色瞬间铁青了下去,大太阳底下都快冒烟了,刚才他还在庆幸莫燃可能没听到洛川的话,可现在看来,简直是祸躲不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