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2. 迟早我会让你求我【二更】
    洛川曾经发誓只收一个弟子,如果违背誓言就去花楼跳艳舞,当初他要收莫燃为徒的时候也为难过,可厉鸣犴一口答应要替洛川受过,所以他还欠着艳舞呢。

    两日之后莫燃要拜宗门,到时候就正式成为洛川的入门弟子了,所以留给厉鸣犴的时间自然也就不多了。

    厉鸣犴本想跟莫燃享受一下二人时光,却硬生生被莫燃看好戏的眼神弄的没了心情,厉鸣犴不由的狠狠道“若不是你老躲着我,我也不会出此下策。”

    莫燃笑的依旧开心,她道“你不是挺胸有成竹的吗这哪能都怪我”

    厉鸣犴眼神更加凶狠,他威胁一般说道“你不怕我跳的太好,被别的女人抢了去”

    莫燃笑的更轻松了,“别说你不会被抢走,有我在,轮得到别人抢吗你放心吧,到时候我一定第一个下手反正你看着办吧,我能不能拜师就看你了。”

    厉鸣犴几乎咬牙切齿了,莫燃这明显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他想看她紧张一下怎么就那么难,厉鸣犴忽然伸手箍住莫燃的腰,低头凑近莫燃道“我不管,我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你都得补偿我。”

    莫燃道“你想要什么补偿”

    厉鸣犴想了想道“你私下给我跳一次艳舞,只有我看,怎么样”

    莫燃推开厉鸣犴的脸,“想都别想”还想让她跳艳舞,异想天开了吧

    厉鸣犴很厚脸皮的又凑了过来,光是想想莫燃扭动腰肢的模样身体就热的不行了,当下就觉得,就算莫燃现在不同意,以后也得让她跳一次

    “那要点别的总可以吧。”厉鸣犴退一步道,在莫燃正要问的时候,厉鸣犴忽然低头吻上莫燃,那吻也如野兽一般,凶猛而激烈,灵活的舌在她口中兴风作浪,仿佛要吃了她一样,两张唇黏在一起,许久才意犹未尽的分开,两人眼中都有异样的火苗在跳跃。

    厉鸣犴很兴奋,不管是身体还是脑袋,但都不敢继续挑逗莫燃了,怕她失控,只是有些贪婪的看着莫燃脸色驼红的模样,“莫燃,我快忍不住了。”

    莫燃抱住厉鸣犴,在他肩膀上深呼吸了一会,“自作自受。”而且害她也难受。

    厉鸣犴现在就想让那个血杀来了,他若带来竹心虫,他就可以对莫燃**做的事了

    最后,厉鸣犴还是带莫燃去了在天一门的洞府,跟兽宗有所不同,这里内门弟子的洞府都是单独的院子,相隔不远,可天一门本就坐落在奇山秀水之间,山路迂回,树木苍翠茂密,彼此之间也看不到。

    院子坐落在流水之上,厉鸣犴说此处的水是活水,而院内亭台水榭,步道长廊,造的很是精妙。进入深处,正前方和左右两边都是房屋,三面房屋之间相连的脚下用厚实细密的木板铺实,干净空旷,颇有几分宁静致远的意境。

    莫燃不由的在那里练了一会剑,而厉鸣犴这时去而复返,他原来的住处的确就在隔壁。在兽宗相邻的两个院子,也就仅此一处了,本想拆掉那道矮墙,可想了想又没拆,他直接搬过来住不就好了省的莫燃找借口让他住那边。

    “快去把你这一身衣服换下来,你现在可是天一门的弟子。”厉鸣犴拉着莫燃往房间走去,进门之后径直来到床前,拿起一身红衣在莫燃身上比划,“天一门的衣服可比兽宗的好看多了。”

    莫燃则是看了一圈室内的样子才慢悠悠接过衣服,相比起厉鸣犴的兴奋,莫燃显得很淡定,她看着厉鸣犴道“你不出去吗”

    厉鸣犴反问道“我为什么要出去”

    那神态、那语气别提多得意,莫燃则是看了看厉鸣犴,道“你不出去也行。”

    说着,莫燃解下了腰间的白玉,又拆下了腰带,那衣服猛的一松,在莫燃慢慢解侧面的带子时厉鸣犴的眼神就不太一样了,眼看着那雪白的肌肤一点点露了出来,在莫燃拂去衣服露出肩膀时,厉鸣犴咽了咽口水,脑子都有点发热。

    莫燃抬头看了一眼厉鸣犴,忽然一笑,那一笑带着些无法掩饰的魅,狭长的眼眸脉脉含情,厉鸣犴被那一眼看的脚都快软了。

    莫燃干脆脱下了外衣,只着单薄的肚兜和亵裤站着,在厉鸣犴眼中,心上人衣带尽解,亭亭玉立,全然不见平日的英气和古灵精怪,他才发现,隐藏在衣服下的这个身体也如此令人惊喜、着迷。

    而就在厉鸣犴愣神的功夫,莫燃张开那套红色的衣裳,很利索的穿上了,等她整理好佩戴了玉佩,才伸手在厉鸣犴眼前晃了晃,戏谑道“我已经换好了。”

    厉鸣犴很是遗憾的叹了口气,真不知道是他占莫燃的便宜,还是莫燃在捉弄他,刚才那一幕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厉鸣犴低头在莫燃唇上重重的吸了一口,这才道“你别得意,迟早我会让你求我的在床上。”

    说着,厉鸣犴狠狠的说完就拉着莫燃往出走,而莫燃则是摸了摸感觉被吸肿了的嘴唇,莫名的打了个寒颤,厉鸣犴说迟早二字的时候,总感觉就像诅咒,一定会实现似的,就像他以前总是不停的强调,她迟早会成为他的女人一样

    “去哪”莫燃甩开脑海中的想法,转移话题问道。

    厉鸣犴道“带你去找羽飞和伊伊,你不是想见他们吗”

    找到莫羽飞的时候,他正在跟同门弟子切磋,莫燃站在擂台下,瞧着上面的少年英姿勃发,眉宇间冷酷坚毅,眼神如刀,出剑时已是利落非常,红衣猎猎,她眼中的少年只有一个月没见,却忽然间长大了很多,身上执着的稚气好像忽然间没了。

    莫燃听到台下许多女弟子在议论自家弟弟,看她们的模样都是一副芳心暗许的模样,莫燃的视线不由的在她们脸上掠过,想着自家弟弟的以后的媳妇应该是什么样子,这些人好像都不太合适

    “莫羽飞莫羽飞”忽然听到一阵欢呼,莫燃抬头看去,却见羽飞赢了,他将对手扶起来之后走下擂台,面上不苟言笑,有些拒人于千里的样子,可大多数女子好像就是喜欢那个劲儿。

    莫燃不由得笑了,羽飞真的是得了她爹爹的真传,板着脸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

    “你笑什么”厉鸣犴看向莫燃。

    莫燃道“我在笑我争气啊,被爹爹训着长大,可我没有像他一样装酷,我也纠正过羽飞,可纠正不过来了。”

    厉鸣犴也笑,不过是笑莫燃的厚脸皮。

    正在这时,莫羽飞却忽然疑惑的四下张望,不一会眼神定格在莫燃身上,他看到她了,那冷酷的脸上顿时出现一丝惊喜的痕迹,嘴角不由自主的牵起老高,惹的许多女子尖叫不已,而莫羽飞却忽然跑向师长,说了几句话后径自跑向莫燃。

    “姐姐,你来了。”莫羽飞停在莫燃跟前,那俊俏的脸上激动的都有些泛红,可却依旧站的规规矩矩的。

    莫燃却忽然上前抱住莫羽飞,莫羽飞这才高兴的笑了,也伸出手轻轻抱住莫燃。

    莫燃松开莫羽飞,道“羽飞又长高了,我看这里这么多弟子,也就我弟弟最帅了。”

    莫羽飞很高兴莫燃这么夸他,不过他还是说道“男儿当以本领为先,皮囊不重要,姐姐没看到,在这么多弟子中间,我的身手也是最好的。”

    莫羽飞并不自负,更不会争抢什么风头,可他却对证明自己越来越强这件事情上异常执着,别人看不看得到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得让自家姐姐知道,所以才会亲自来说。

    换做旁人,这么说可能就是在自吹自擂了,可莫燃却知道,自家弟弟一定是在陈述事实。

    莫燃摸了摸莫羽飞的头,莫羽飞已经习惯性的低头去配合了,“我猜姐姐这些天就快到了,所以提前就做完了门派的任务在等姐姐了,我们去个僻静的地方吧。”

    莫燃回头瞧了一眼似乎把她当情敌的一众女子,她们的声音羽飞好像丝毫都听不到,这定力也是超凡的很了,笑了笑道“走吧。”

    莫羽飞带莫燃来到一条河边,他对这里似乎很熟悉,用自己的袖子擦了擦石头请莫燃坐下,然后道“姐姐等一会吧,伊伊应该快来了,她每天都会来转一圈。”

    “原来这里是你们俩开发的地盘啊。”莫燃道。

    厉鸣犴靠在一旁,看着莫羽飞那殷勤劲儿,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差远了,不由的又反思起来,他是不是得让莫燃发现一下他身上的闪光点

    可是他的闪光点是什么长的英俊吗身材好吗好像不够充分

    正在这时,女孩的笑声传来,她穿行在一棵棵大树之间,最后旋身落在地上,而随后跟来的妖兽也在她身后急刹车。

    “哥哥姐姐真的是姐姐啊伊伊好想你啊。”来人正是莫伊伊,而她身后的妖兽正是将军,她兴奋的正要奔向莫燃,可将军已经嗷的一声拱到了莫燃身边,高兴的摇头摆尾,舌头差点就舔到莫燃脸上了,被莫燃躲过后又去舔莫燃的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