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4. 艳舞【二更】
    “厉鸣犴,你放开我。”莫燃说道。

    厉鸣犴却不听,几乎是夹着莫燃绕过一层又一层的楼梯,莫燃无语的很,这姿势很奇怪好不好看一路上的人们都笑成什么样了。

    一口气走到了顶楼,厉鸣犴才终于放开莫燃,莫燃抓着护栏长出了一口气,向下一看,好一个楼中不夜城,到处可见醉醺醺的客人,还有花枝招展的男人。

    莫燃不是没见过小倌,却真没见过如此妖娆的小倌楼里的男人都浓妆艳抹,像女人一样涂脂抹粉,穿的也是暴露的裙子,有的确实不忍直视,可也有少数姿色不凡、一眼看去雌雄莫辩的。

    莫燃看的瞠目结舌,在她看来格外奇特的种种,呈现在这里时似乎也并不违和。

    这时,莫燃的视线落在楼下一个角落,一个女子把一个身着绿色裙子的男人推在墙上上下其手,有点迫不及待的就要做某些不可描述的事,莫燃顿时不知什么感觉。

    “这里好吗”厉鸣犴在莫燃耳边问道,这半晌都不知道有多少不知死活的小倌想来撩拨莫燃了,都被他吓退了。

    莫燃由衷的赞叹,“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我真是大开眼界了,好地方啊,唐甜一定会喜欢这里的。”

    “真的好吗”厉鸣犴的声音危险了几度。

    莫燃打了个机灵,回头看向厉鸣犴,“好是好的,但我不喜欢啊你看那个男人的腰,都快比我细了,看他们比女人都妩媚,我要喜欢这样的,还不如直接找女人是吧不,这话也不对,我还是喜欢你这样的,阳刚,俊朗,这才是男人嘛。”

    厉鸣犴的脸色这才好了一点,他带着莫燃往前面走去,走过两三道月洞门,一道比一道精致,一道比一道清净,拂开一道琉璃斑斓的珠帘,进入一个颇为雅致的隔间,左侧红纱之后坐着几个乐器师,房屋正中是一个仅仅直径一米的小圆台,酒桌散在圆台四周。

    莫燃收回视线,不由的道“我说,你该不会是要在这跳舞吧”

    厉鸣犴点了点头,似乎在强壮镇定,“怎么,不行吗”

    莫燃忍着笑,“行啊只有我一个观众吗”

    厉鸣犴正要说是,可身后叮叮当当的珠帘一响,两人先后走了进来,刑天风度翩翩,跟了一路,想不到厉鸣犴是来这跳舞的,“你一个观众未免太冷清,我便勉为其难捧个场吧。”

    另一人红衣摇曳,**生魅,声音也是勾人的很,却是狐玖,“听说厉公子是代师受罚,为了不让厉公子白忙一场,我也来做个见证。”

    莫燃有点意外的回头看了看两人,尤其是狐玖,她才刚来天一门,他就已经到昭阳城了,真是神速,莫燃不由的问道“狐玖,这里该不会也有你的生意吗”

    狐玖很是谦虚道“巧的很,的确有。”

    这哪是巧这是无孔不入

    莫燃还有心情跟那两个人聊天,厉鸣犴现在却是想杀人的冲动都有了,这两人明显是故意想看他笑话的,说什么捧场他就是不希望有人捧场才这么决定今天晚上速战速决的,否则明天江潮他们都来了,捧场的人会更多

    莫燃已经坐下了,刑天和狐玖也随意的很,只有厉鸣犴站在那高出一截的小圆台上怨念深重。

    “厉公子不必拘束,想必这等艳舞也难不倒你,准备好就尽快跳吧。”狐玖好心的劝道,他的意思是早点跳完早点结束,可三人此时一副嫖客的姿态,打乱了厉鸣犴的计划,厉鸣犴的冷气把整个隔间都弄的阴风阵阵,别说跳什么艳舞了。

    狐玖拍了拍手,红纱后的乐师开始奏乐,咚咚作响的小鼓,节奏明快的琴声,交织出一曲极具异域风情的乐曲,若是换做楼里的小倌,此刻怕是已经妖娆起舞了,可厉鸣犴却站着没动。

    莫燃倒了杯茶水,正要喝的时候见厉鸣犴那双野兽般的眼睛直直的望着她,她顿时喝不下去了,又看了看狐玖和刑天,莫燃叹了口气,放下杯子起身,径直走向厉鸣犴。

    她拍了拍厉鸣犴,“你不跳了吗”

    还不等厉鸣犴说话,莫燃就抬脚塔上了那个小圆台,被对着厉鸣犴,莫燃轻轻呼吸了一下,忽然双手捏起了独特的手印,身体缓缓的向下沉去,做出一个很是妖娆的体态,片刻之后随着节奏的加快,莫燃的身体也灵活的舞动起来。

    厉鸣犴愣愣的看着莫燃扭动的身体,从她抬起手的那一瞬间,她浑身都带着让人移不开的眼的光芒,仿佛一个精通舞乐的舞姬,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视线。

    别说厉鸣犴,连刑天和狐玖也惊的恍惚了一会,二人心中都打算在厉鸣犴出丑的时候找点平衡,谁都没想到会看到莫燃也上去跳

    天一门的服饰是一身红衣,虽是红色,可那对襟的设计是将扣子一丝不苟的系到脖子上的,非但没有狐玖身上的红衣那样的妖艳,甚至带着一股禁欲的味道,可当莫燃舞动身体的时候,女性的肢体将那红衣呈现出各种各样迷人的弧度,勾的人魂都要丢了。

    尤其是莫燃回眸一瞥,眼神迷离的落在地上,纤纤玉指捻着衣服轻轻提起,露出一截细长脚踝和小腿,可只短暂的一瞬,莫燃轻快的松手,忽然旋身靠在了厉鸣犴怀里,手轻轻的放在厉鸣犴胸膛上,眼神魅惑,她看着厉鸣犴道“你跳不跳”

    厉鸣犴只觉得莫燃摸过的胸膛好像羽毛不停的扫过,眼神动了动,莫燃只这一眼就能让他的身体激动不已,“跳。”

    说着,厉鸣犴把手放在莫燃的腰上,两人的身体频率一致的摆动,厉鸣犴带着莫燃旋转,配合她做出一个个难度极高又极为性感动作。

    台上热舞的两人,男子高大英俊,女子性格妖娆,看上去般配的很,两人贴身做的那些动作,直让人看着不停的咽口水。

    莫燃艳丽的笑着,却在那一瞬间撕下了厉鸣犴的衣服,那衣服应声撕碎,红色的外衣落在了腰间,露出古铜色的健硕的上身,莫燃的手在厉鸣犴背上游走,厉鸣犴背后的肌肉细微的跳动着,一个纤细、一个粗犷,给人极大大的视觉冲击。

    刑天一双黝黑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两人,心里第一次有种强烈的冲动,想去把那两个人分开,而狐玖则是端着酒杯,却一口都没喝,一双狐狸眼不停变幻着神色,直到莫燃退下外衣,香肩半露,两人都都不着痕迹的咽了咽口水。

    厉鸣犴也是忽然间回过神来,一下子把莫燃的衣服拉了上来,然后将莫燃推下了台,不让她跳了,开玩笑,旁边还有两个目的不纯的野男人呢。

    莫燃站定,也是才清醒过来,跳舞的时候谁还记得做了什么况且她是跳舞,做什么都心中坦荡,倒是厉鸣犴瞎紧张了。

    莫燃穿好衣服,坐回了她的位置,还能欣赏一会厉鸣犴跳舞,也不错啊

    厉鸣犴跳起舞来比平时性感多了,虽然半裸着身体,可厉鸣犴是绝对跳不出女气的舞的,那属于男人的性感也格外吸引人,她还以为厉鸣犴是真的不会跳舞,结果这厮是矜持啊。

    “姑娘,你还会跳舞,怎么没听你说起过”这时,狐玖忽然问道,他已经不看什么跳舞了,被莫燃一搅和,他早就没心情看谁的笑话,反而满脑子都是莫燃刚刚拂去衣服的瞬间。

    可狐玖也许当着天生就是狐狸,里里外外都是让人摸不透的狡猾,即便他心里被许多想法搅的炸了锅,面上却依旧能有礼跟莫燃交谈。

    莫燃摇了摇头,“这不算是会跳舞。”

    莫燃见过的舞姬太多了,看过惊为天人的舞也不少,从小琴棋书画舞她是样样都学了,只是样样都马马虎虎而已,反而是吃喝嫖赌强的多,不对,她不嫖。

    狐玖却低声笑道“可这是我看过最好的舞。”

    莫燃惊奇的看了一眼狐玖,心想这厮也太会说话了吧说谎连眼睛都不眨的他常年混迹在各式各样的花楼,会没见过顶级的舞姬

    莫燃沉默着又去看厉鸣犴跳舞了,可狐玖却倒了酒,看着莫燃慢慢的饮,能打动人的舞才是好的舞,他说的可是大实话。

    半晌,厉鸣犴动作随着音乐一同停下,他取出一件外套披在身上,径自走到莫燃身边拉起她便走,莫燃只来得及跟狐玖挥了挥手。

    厉鸣犴一出敛芳阁就抱起莫燃飞身返回天一门,不多时两人便回到了莫燃的院子。

    厉鸣犴挥手关上了门,推着莫燃倒在了床上,他撑起身看着莫燃道“说好只给我跳的。”

    莫燃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她跳舞的事情,顿时道“我没答”

    只是厉鸣犴并不想听她解释,刚刚随便套上的外衣被他扯的仍在了床下,踢掉鞋子抱着莫燃滚进了床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跳过舞的原因,他身上热的很。

    厉鸣犴低头去吻莫燃,他压抑着激动,慢慢的探索,手也爬上了莫燃的腰,摸索着去脱莫燃的衣服,莫燃惊讶的去抓厉鸣犴的手,可厉鸣犴却坚决的很,另一只手把莫燃的双手都扣在头顶,两唇相贴,厉鸣犴呢喃着说道“我说过我忍不住了,可你还在不停的诱惑我。”

    看着近在咫尺的厉鸣犴,莫燃欲哭无泪,她知道今天躲不过了。

    厉鸣犴一下一下的亲吻莫燃的嘴唇,他道“你一定要记清楚,今天晚上我会成为你的男人。”

    厉鸣犴知道莫燃明天会忘了过程,可为了让她尽量清醒,厉鸣犴压抑住急迫,慢慢的挑逗她,等她理智越来越薄弱的时候便晾她一会,反复几次,以至于最后还是莫燃主动才让厉鸣犴终于爆发的。

    厉鸣犴本来是宁愿自己忍着也不想让莫燃在失去理智的时候完成他们的第一次的,可是今天晚上莫燃贴在他身上跳的舞,真的把他的火都勾起来,他觉得他要是不压倒莫燃,他真的会被憋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