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8章 化成灰去拥抱你
    莫燃不禁无语的看向厉剑,就他那脑袋,哪有那么多弯弯绕绕,也就只能做个传话的而已,“你怎么就知道我会给你面子?”

    厉剑非常自信的甩头,“那还用说吗?我们可是患难之交,那能跟普通朋友比吗?”

    莫燃懒得跟厉剑贫了,丢下了自己的传讯方式,然后道:“你的话带到了,至于回话,一切等佣兵团的任务发布之后再说,我还有事,要先走了。”

    “诶,我们这才刚见面,也不喝一杯……”厉剑说着,可莫燃真要走了,厉剑只好悻悻地闭嘴了,不过很快他就又振作起来了,因为他已经有了莫燃的传讯方式。

    其实这次他来沧月国也不全是为了传话,他自己也想见莫燃,那个女子已经那么耀眼了,他觉得无论如何都该再见她一面,算是刺激一下自己的上进心也好,而且,他现在就充满了斗志!

    莫燃把锦宸和北斗送回了桃花林的竹屋,却也只是吩咐他们自行修炼,因为她虽然觉得这两人天赋和心性都很难得,可她没有时间,也没有经验来调教这两人,这个倒是有些费脑筋了。

    之后莫燃便去了离心的居所,她早晨忙活了一遭,来的稍微有些迟了,见到离心正坐在棋盘那自己跟自己对弈,想必已经挺久了,莫燃看了看已经爬上东方的日头,顿时有些想哭,这个点,下完一盘棋之后正赶上大热天,她又能狠狠拥抱一次太阳了。

    “今日这么晚?”离心抬眸看了她一眼。

    莫燃道:“我去佣兵工会转了一圈。”

    “哦?可有新鲜事?”离心随意问道。

    莫燃道:“现在还没有,不过一个月后是佣兵工会重新排名的日子,听说最近会发布高星任务。”

    离心停下棋子,稍稍挑眉道:“高星的任务还是有些难度的,值得一试……来吧,下棋。”

    莫燃帮着离心默默的收那些摆好的棋子,心里就算盘算了再多事情,在棋局一开之后,也慢慢静下心来。

    不出意料的,莫燃又晒了一天的太阳,而且都是在烈日当头的那会罚站的,等到日落离开的时候,莫燃又是精疲力尽,这一天的脑力消耗加上如此纯粹的体力消耗,竟然一点都不比修炼和炼丹来的轻松。

    此时莫燃也稍有觉悟,离心整日整日的叫她下棋,兴许也并非为了解闷……

    回到桃花林之后,莫燃见到锦宸和北斗,二人自己修炼了一天,竟是无比的自觉,莫燃虽然疲惫,但还是将两人送出了宫,暂时交给了唐烬。

    她早上才让刑天带过去,现在又自己送回来了,实在是二人放在离心那隐世修行的山上,有些不恰当。

    唐烬却完全不在意那二人,只是踢上门之后,抱着手臂看向莫燃,嘴角似笑非笑,仍是那高贵风流的模样,只是那风云变幻的蓝眸让莫燃敏锐的察觉到丝丝危险。

    莫燃咽了咽口水,忽然抱头蹲下了,“不要打脸,别的随你处置吧。”

    唐烬视线下移,又气还又想笑,莫燃这‘胆小’的性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养成的,偏偏看着她这模样,让人心里的气就跟被针扎了一样,不知不觉的泄了大半。

    往前走了几步,停在莫燃跟前,唐烬让自己硬起心肠,居高临下道:“我打你做什么?”

    莫燃犹豫了一下道:“打我红杏出墙……”

    一听莫燃这么说,唐烬的气是真的又上来了,天知道今天一早刑天红光满面的出现在他门口,说那句“兄弟,莫燃昨晚太累,现在还睡着,我特地来告诉你一声,免得你久候。”的时候,他是多想杀了那只猫!

    平日里他们倒是防的紧,可莫燃倒是好,还是被人吃了一嘴,渣都不剩!

    “你还知道你红杏出墙。”唐烬咬牙道。

    莫燃暗自给了自己一巴掌,她好像说错话了,唐烬这怒气不减反增。

    “这都是……天意……”莫燃想要便捷一番,却发现说什么都牵强的很,最终叹了口气,将这一切归结于世事无常。

    这也算是由心而发的感慨了,她是真觉得情爱一事邪门的很,简直就是不可抗力,从她逍遥自在的一个人到现在‘后宫’成群,哪一个不是来的猝不及防?

    可唐烬却没有跟她一样的体会,他只觉得自己心爱的女人又多了一个人来抢!她一把拽起蹲在地上的莫燃,俯身去吻莫燃,狂风骤雨一般的吻,咬的她的嘴生疼。

    “唔……唐烬……”莫燃在他的吻移开的时候喊道,“你清醒点,你是我的爱人,是我爱的人,这一点除非是死,否则永远不会变,你在害怕什么?”

    唐烬趴在莫燃脖子里,那热气喷在细腻的肌肤之上,莫燃痒得很,扭动着身体想多开,却被唐烬抱的紧紧的,过了一会,唐烬低哑的声音才道:“你说……爱我?”

    莫燃道:“我爱你,这还用说吗?”

    唐烬抬起头,那碧蓝的眸子里浸了一层深绿,此时那深绿正在慢慢褪去,他目光灼灼的看着莫燃,而莫燃却在那一刻想起了她契约唐烬时,那双眸子里深藏的爱意和疯狂,他笑着对她道:“你莫负我。”

    那时莫燃只知道自己不会辜负白麒麟,不会将他的信任和自由怠慢,可后来她才知道,唐烬那时还有一腔爱意。

    莫燃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负了唐烬,可她却能保证,她对唐烬的喜欢和爱一点都不会少,即便她的男人很多,但那种爱不能拿来比较,每一份都情深似海,每一份都独一无二。

    可唐烬仍然很敏感,这种敏感远比其他人来的直接,他会质问莫燃,会痛苦,莫燃明知他是心中缺乏安全感,却无从劝解,因为唐烬的强大,根本无需开导,他更不会想让她看到他的脆弱。

    可今天莫燃还是忍不住说了,因为她无法理解唐烬到底在怀疑什么,到底在不安什么。

    “就算是死,我们也不能分开。”这时,唐烬却是盯着莫燃说道,那声音陡然轻柔了许多。

    莫燃抱住了唐烬,脸埋在他宽阔的胸膛里,过了一会道:“我爱你,唐烬。”

    “嗯。”唐烬轻声应了,心情犹如做云霄飞车,瞬间雷雨转晴。

    “未免你忘记,我会经常说的。”莫燃道,顿时想起鬼医给她的师徒契约里拟定的那条心法了,常常念叨,可能真的意义非凡。

    “好。”唐烬的语气中带了一丝轻快,那碧蓝的眸子清澈如洗,波光流转,风华无限,连他也没意识到,他只是想要一个完整的莫燃而已,虽然这不可能实现了,可自从灭之麒麟的魂魄慢慢融进他的身体,这个念头便有些偏执起来,常常让他痛苦不堪。

    可莫燃一句柔软的‘我爱你’好像那些就都不重要了。

    唐烬低头,亲不自禁的在莫燃脖子上、肩膀上吻着,眼看这厮的手也越来越不安分,莫燃不由得道:“我今日累得很,罚站了一天……”

    唐烬顿时抱起莫燃,又将她抱进了浴室,在浴池里放满了水,唐烬加了许多解乏的灵乳,将莫燃剥干净放进了水里,抚摸着她晒红的肌肤,果真晒得挺狠,有点心疼的说:“别去找离心下棋了。”

    莫燃却摇头,“不妥,我觉得师父此举必有深意,其实也不算苦,只是别出心裁罢了。”

    唐烬不语,关于莫燃修炼的事情,他们都不会多说,因为他们都很清楚,莫燃不是一味任人保护的雏鸟,她是雄鹰,迟早要一飞冲天。

    莫燃却对这个浴池有点警惕,那天在这里的欢爱记忆太深刻,深怕唐烬再来一次,可唐烬却没有,他穿着整齐,只是挽起袖子,这一次不知从哪里取来的毛巾,轻柔的擦拭着她的身体。

    “小情人,你可知道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哪里?”唐烬忽然问道。

    莫燃哼哼道:“当然记得,云都龙舟,我见你时你高高在上,不知多少女子盯着你流口水。”

    唐烬低沉的笑了一会,却是说道:“你第一次见我是在龙舟,可我第一次见你却不是。”

    “嗯?你何时还见过我?那时我刚去云都。”莫燃道。

    唐烬嘴角勾起,道:“那次龙舟折梅由我出题选拔,你去选拔的时候我全程看着。”

    莫燃惊讶道,“你是偷窥!”

    唐烬道:“不过是随便看看罢了,却看到了我的小情人。”

    莫燃道:“别告诉我你那时便对我图谋不轨。”

    唐烬却颇为自豪的点头,“我戴着藏音四弦环不知道多少年,你一出现我便知道你是谁了,自然要对你图谋不轨,不过,你答出了我给你的题,才是我真正对你‘图谋不轨’的原因。”

    莫燃想起了那藏在一堆春宫图里的剑意,顿时哼了一声,怪不得这厮平时花样百出,在人间轮回这东西肯定见的不少吧,“最后打出题的人那么多,难道你每个都图谋不轨?那你岂不是男女通吃?而我又是怎么在一群人当中脱颖而出俘获你的心的?”

    莫燃的话中带着些许酸味,那是龙舟折里面可是有不少漂亮女人的,莫不是唐烬风流,还见一个爱一个不成?

    而莫燃酸溜溜的话却让唐烬很受用,他俯身在莫燃唇上响亮一吻,然后邪邪的笑道:“小情人,这你就有所不知了,那些所谓答出题的人,不过只是解了其中的剑意而已,我真正的用意、却是在那连环画的最后一幅,等一个人帮我画个结局。”

    莫燃眼眸稍动,那连环画说的是一对如胶似漆的恩爱男女,只是最后其中的女人死了,死在了男人怀里,她觉得那结局太单调,便又画了一张。

    而唐烬此时又道,“我在人世轮回几百遭,看遍人世百态,万事皆晓,只有真情不解,那画中男子乃是我轮回一世的挚友,他的伴侣应天劫而死,魂飞魄散,男子也自爆了妖丹,随风去了。

    我不解为何他们为何这般不要命,直到你补全了那连环画,给他们加了一口棺椁,说那叫‘生同衾死同穴’,我便感觉,你能给我答案。”

    原来还有还一层故事,这几万年的轮回,唐烬一世一世的走来,经历的都是真真切切,人非草木,怎能无情?只是无人能懂他,无人能陪他,他便硬生生将那心里的世界藏起来了。

    莫燃不禁道:“那我可有给你答案?”

    唐烬笑了,“当然有,如今你便是我的命,生不能离,死不能别,就算灰飞烟灭,我也会化成灰去拥抱你。”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妖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