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9章 自揭老底
    莫燃沉默了许久,才低声道:“我们不会那么惨的……”

    唐烬却是笑了笑,“也许那也不叫惨。”

    情深之人往往偏执,放不过自己罢了。

    莫燃趴在浴池边上,被温暖的水流包裹着,竟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这一睡便是一整夜,第二天睁开眼睛,莫燃只觉神清气爽,而唐烬已经坐在一旁捧着一本书在看了。

    这厮昨天听到莫燃表白,心满意足,竟然没有趁着莫燃睡着偷袭,莫燃不禁有点感慨,原来男人有时候也是需要哄的啊……

    “一个月后是佣兵工会重新排名的日子,不死鸟佣兵团也应该出现的吧。”莫燃说道。

    唐烬点了点头,“自然,一个月,也差不多了。”

    “什么差不多了?”莫燃问道。

    唐烬笑了笑,“当然是空中岛差不多该面世了。”

    莫燃猜到了,可是她却并不知道岛上现在筹备成了什么样子,不禁说道:“真想去看看。”

    唐烬道:“你还不能去,等到万事具备,你这股东风再出现吧。”

    莫燃叹了一声,好的很,她完全不清楚,那么大一个地盘,他们如何能收拾好?其中最关键的是、那里根本没人,可除了刚找到空中岛的时候苏雨夜带她看过,之后便再也没去过

    虽说她是‘东风’,可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能起什么作用,再好奇也只能压下了。

    莫燃自然是要去皇宫的,而唐烬也有别的事,并不在乐坊待着,跟莫燃一块出门去了,清晨的乐坊很安静,一天也就能安静这么一会而已,莫燃穿过前堂时,无意间看到狐玖靠在二楼的栏杆上,抱着双臂,支起那白生生的长腿,红衣下若隐若现的风情实在让人任何时候见了都是精神一振。

    他就靠在那,也不说话,似笑非笑的看着莫燃离开。

    而莫燃当然也不会去跟狐玖打招呼,她可不想再让唐烬胡思乱想了。

    跟唐烬分开之后莫燃径自去了离心的居所,今天来的很早,莫燃还在一旁看了一会离心练剑,他的剑术颇为潇洒,行云流水,毫不拖沓,那坚毅的身姿竟多了几分霸气和风流,魅力更甚他安静之时,那种魅力是融进他骨血的,即便心如止水,仍然无法抹去。

    怪不得能成为一代情圣,就凭这灼灼风华,不管多久都是引人入胜的。

    过了一会,莫燃不由得祭出一把灵剑斜插过去,挑起离心的剑山用巧劲震开,然后道:“徒儿请教师父几招。”

    离心也不说话,提剑攻来,两人只比剑术,竟然不分上下,最后各自收剑退开,离心大笑道:“你这丫头悟性超绝,短短几个月,剑术已经如此精湛了,洛川想必也没少下功夫教你。”

    莫燃也笑了笑,“谁叫我师父多呢。”

    离心收了剑,照样喊莫燃去下棋。

    今天来的早,莫燃盘算着如何把时间调整一下,错过中午最晒的时候,结果离心大概盘算的与她全然相反,而最后……离心胜了,所以莫燃仍然是晒了一天。

    默默的吐槽了一句“姜还是老的辣”,莫燃拱手辞别了离心,往桃花林去了。

    她在林子里边走边看,果然在一棵树上找到了睡觉的黑猫,那黑色的一团被粉色的花瓣包围,呼应着他脚掌上方的链子,单看这么样,不知道能融化多少少女心。

    刑天自己丝毫不觉得自己‘可爱’,但总是不小心露出这样唯美的画面,害的莫燃也快有一些奇怪的爱好了,话说上次那个粉色的帽子被他撕破了,怪可惜的……要不要抽空再买一个……

    也许是感应到了某种‘威胁’,黑猫睁开了眼睛,又是夕阳夕阳,莫燃站在桃林深处,女子身姿曼妙,聘婷袅娜,夜风吹拂着银发,最后一丝落霞流连在她的发尾,衬得女子如诗如画。

    黑猫圆圆的猫眼眨了眨,轻盈的跃起,动作间抖落了满身的落花,眨眼间变作一身白衣的俊美男子,与莫燃站在一处,长长的墨发铺在地上,乍一看像是流水带着落花。

    刑天笑道:“现在你我一定郎才女貌,羡煞旁人。”

    莫燃却左右瞧了瞧,“哪有旁人?”

    刑天也叹了口气,“有时候真想带你出去炫耀,我有这么优秀的小娇妻,藏起来似乎有点可惜。”

    莫燃却瞥了一眼刑天,忍了忍还是说道:“到底是谁藏谁?”

    刑天整天睡大觉,他才是被藏起来的那个好不好!还不承认自己就是刑天,她把三界战神收入后宫的事情也只能密而不发,到底是谁可惜?

    “呵呵……”刑天颇为开怀的笑了,“你说的也对,你可以带着我去炫耀啊。”

    莫燃却道:“还是算了。”

    这厮还是低调点吧,无脑的女人那么多,招惹几个也挺烦人的,她现在多轻松啊,何必给自己找麻烦。

    刑天揽着莫燃的腰,懒懒道:“虽然我一直未醒,但也知道你昨夜没有回来。”

    莫燃道:“你吃醋?”

    刑天道,“我若这般能吃醋,早酸死了,你与他们欢爱时的墙角,我都不知道听了多少。”

    莫燃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转黑,看向刑天,这厮自己交代了什么?还好意思说?“你说这个,也不怕被打吗?”

    刑天却道:“起初也并非故意要听,只是你叫的太迷人,害我无法安睡。”

    莫燃甩开了刑天的手,果然这厮越来越没下限了,竟然敢当着她的面说这些!“你真的要挨打了。”

    刑天不惧莫燃的威胁,接着道:“后来便忍不住不听了,那时我便知道,你说不要的时候其实是想要。”

    莫燃终于忍不住朝那张完美无瑕的俊脸挥拳过去,刑天从容不迫的侧头躲开,在莫燃另一拳过来的时候又旋身侧过,两人手上招式走的极快,脚下却少有移动,只是衣摆纠缠在一起,更加唯美。

    “你要知道,我爱你,便不会介意你爱别人。”刑天跟莫燃玩了一阵,终是捉住她的手道。

    莫燃愣了一下,她这个该感谢刑天如此‘开明’吗?可她忍不住就道:“为何我会在意?”

    刑天垂眸看她,“你会在意什么?在意我去爱别人?”

    莫燃眼神闪了一下,只是听到刑天如此说心中都极不舒服,别说真的发生了。

    刑天笑的有点愉悦,莫燃的在意他还是很受用的,只听他颇有些意味深长的说:“世间万物都有因果,一切法则又讲究一个平衡,既然你这般招人喜欢,我只能做你身后的男人了,只爱你一个,于我而言是救赎,对你来说是成全,所以……你脑子里那些,无非都是胡思乱想罢了。”

    这番话莫燃听的似懂非懂,但依然从他语气中感受到了戏谑,刑天是笑她杞人忧天?莫燃撇了撇嘴,这不是杞人忧天,她守着一群妖孽难道就没压力吗?万一什么时候丢了一个,她也会伤心欲绝的好吧。

    不过这番心思莫燃是不会说出来的。

    “我就是爱胡思乱想,人活着就要有想法,否则跟死了有什么区别?”莫燃说道,转生想走,却彩打了刑天的头发,刚刚两人打闹了一会,刑天那长发绕在两人脚下,她只是一时不查。

    “嘶……”刑天修长的手指伸进头发之中,似乎有些疼的样子。

    莫燃连忙跳开了,“是你的头发太长,不是我的错。”

    刑天瞧了瞧莫燃,才发现她其实很无赖,他又没有怪她,也不知道她嘴巴怎么那么快,那若无其事又得意的样子,就算她真是无意的,刑天也要因她这态度怀疑她是故意的了。

    那白皙的手指从头顶顺了下来,一直到腰际,“罢了,就算是我的错好了。”

    说着,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法术,那蜿蜒在地上的墨发忽然间缩短了,只停留在腰际,那细软的长发依然黑亮如缎,仙气丝毫不减,却多了几分清爽。

    它的头发是修为的一部分,斩不断,减不得,他有时会嫌碍事,却懒得理会,可现在它碍了他和莫燃两人的事,便不得不收起一些,将修为也敛去不少。

    “现在如何?”刑天感受了一下自己的新造型,觉得还不错,一边拉起莫燃向竹屋走去,一边问道。

    莫燃那道:“没什么变化。”

    刑天却眼眸一弯,黑曜石般的眸子里星辰闪烁,他颇有些跃跃欲试的说:“定是有变化的,你我颠鸾倒凤之时,肯定不会再缠住我的脚了。”

    莫燃头顶好像瞬间飘了一朵乌云,与刑天头顶的艳阳高照形成鲜明的对比,这厮为什么能够如此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这样羞耻的话!这让她还如何能坦然的走回屋里去!

    刑天正自兴奋,却发现莫燃停下了,他拽了拽都没拽动,顿时回身,看了一眼莫燃,又看了看此时风景极好的桃花林,眼中笑意更深,他突然将莫燃抵在一棵树上,暗示般吻了吻她的唇道:“就在外面吧,你比桃花娇,肯定别有一番滋味……

    那日在天一门的竹林你变热情的很,只可惜没有做全,叫我惦记许久,如今在这里补上吧。”

    刑天沉浸在兴奋当中,丝毫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以至于垂眸看到莫燃狐疑的眼神时,背后一凉,稍一回味,已经为时晚矣!

    而莫燃也已经回过味来,那双漆黑的眸子狠狠的盯着刑天,阴恻恻的问:“什么叫没有做全?嗯?你要不要把话说清楚?”

    ------题外话------

    刑天:莫燃,听说每三个人里,就有一个是单身狗

    莫燃:嗯?我不是

    刑天:我也不是

    吃瓜群众:……关我什么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妖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