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4章 祭司见首不见尾
    狐玖看着莫燃,在莫燃催促的眼神里慢慢说道:“这个,我不太清楚。”

    莫燃狐疑的看去,狐玖的消息向来准确又快速,几乎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如今他给出如此不确定的答案,倒是让她很不习惯了。

    “这么大的事情,捕风堂会不提前整理消息?”莫燃问道。

    狐玖却不疾不徐道:“你也知道,捕风堂之前忙于妖域的事情,刚刚恢复运作不久,消息滞后了一点也无可厚非啊。”

    莫燃喝了杯中的酒,没有问出内容,她打算走了。

    可这是狐玖却道:“别急啊,姑娘稍等片刻,我帮你找找。”

    莫燃看去,却见狐玖将桌子上的东西挪开,取出了许多玉简,那些都是捕风堂汇总过来的消息,他似乎还没有看。

    莫燃看他那架势,像是现场办公的样子,不由得说道:“多谢了。”

    狐玖微微抬起眼帘,风情乍现,眸光流转,魅而生动,“呵呵,姑娘不必客气。”

    莫燃瞧着那神态,忽然有些不自在,想起了那日狐玖被桃花结绑着时魅惑的模样,眼神落在他盘坐的腿上,相同的动作,那双长腿呈现出来的就是比旁人赏心悦目了好几倍。

    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口干舌燥,莫燃取来刚刚狐玖提着的酒壶,倒了酒自斟自饮,呼吸间都是曼妙的酒香。狐玖似乎很认真的在看玉简,莫燃一时无聊,便时不时的看向狐玖。

    本是希望他快点找到,可看着看着总是失神,这狐玖真如妖精,不管是动是静,都让人欲罢不能。

    眼看天色不早,再等下去唐烬都快回来了,莫燃这才忽然想起唐烬的嘱咐、离狐玖远一点,否则唐烬一会又要来捉她。

    莫燃不得不打破沉默,“今日不早了,找不到就算了,如果有消息,你再通知我吧,我先走了。”

    莫燃都真起来了,狐玖却忽然道:“找到了。”

    莫燃一顿,这也太巧了吧……

    而狐玖也笑道:“真是巧呢,刚刚找到。”

    说着,他将手里的玉简递给莫燃,莫燃拿起来看了一会,眉头慢慢皱了起来,五星任务自然不可能简单,但这个任务也还是让人意外的很。

    任务的具体内容,概括起来就是两个字、救人。

    但特殊之处在于,救的人是雪霁国的四皇子,而且是从恨离门手里救人!

    这雪霁国的四皇子天赋极高,是百里家百年难遇的天才,百里家极为重视,但不知为何这位四皇子却被恨离门盯上了,两周前被恨离门七星女抓走。

    雪霁国泱泱大国遭此挑衅,自然是雷霆大怒,皇帝亲自颁布五星佣兵任务,说是要直捣恨离门大本营!

    “恨离门大本营?”莫燃不由得挑眉,暗三族的大本营都神秘的很,这都多少年了,咋咋呼呼多少次也没有一次成功捣毁过,这一次又能掀起多大浪?

    “看样子是呢,毕竟一个皇帝不能轻易开玩笑。”狐玖说道。

    “那这个四皇子呢?他有多大价值?”莫燃不由得问道。

    狐玖道:“雪霁国尚未立皇储,而这个四皇子就是最有希望成为太子的人。”

    莫燃沉默了一会,不由得觉得,这恨离门真是猖狂,敢这么抓走一个受宠的皇子,且不说这个五星任务能不能断掉恨离门的大本营,但这一战,怕是也够精彩的了。

    莫燃重新思考起来,她是不是要去这一趟了……

    “如若雪霁国真的找对了地方,姑娘去一趟倒也无妨。”狐玖像是知道莫燃在想什么,轻笑着建议道。

    “为什么?”莫燃想听听狐玖的看法。

    却听狐玖道:“暗三族相继出手,去一趟也正好探探他们的虚实。”

    莫燃挑了挑眉,这狐狸倒是跟她想到一块去了,毒门抓走那么多妖兽的事情到现在都不了了之了,而恨离门又弄出这么一出,生怕如今须弥界不乱似的。

    暗三族和王三族之间的关系明明就很暧昧,这种时候怎么会‘窝里反’呢……着实叫人奇怪了些。

    “那就去。”莫燃当即决定,不过很快又道:“但是不能以我的真实身份去。”

    她现在的身份太敏感,明目张胆的去反而不好办事。

    “这有何难,随便弄一个身份便是了。”狐玖笑道。

    莫燃不再耽搁,决定了之后就离开久香阁了。

    回到离心隐居的山上,踏着夜色上山,莫燃走的不疾不徐,一边看着繁星满天的夜景,一边在想最近的事情,忽然没有了青门的消息,让莫燃稍微有点不确定。

    是因为青门在妖域又栽了一个跟头所以一蹶不振了,还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实在有些说不准,她倒是有些期盼离火快点出现了。

    连下了两天雨,今天出了太阳,而且今夜满天繁星,万里无云,预示着明天必定是个艳阳天,只是太阳一出来,她也该继续去找离心下棋了……

    “唉……”顿时叹了口气,她盯着夜空,又被那深沉的夜色吸引,不由得想起凤鸣国那位祭司大人,自从见过他之后,莫燃看到这漫天的星星,就总会感觉看到了他,刚开始还心烦意乱,渐渐的自己都习惯了。

    她甚至想着,若是再回到凤鸣国,她一定再去见他一次,非要问清楚他是谁,为什么影响她才行!

    收回了视线,莫燃看向山路,这一看,却是狠狠一滞!

    只见前面山路上,一人提灯而立,精致的灯散发着幽幽的青光,灯罩之中燃烧着轻柔的火焰,仿佛亘古不变的光亮,那光也只够照亮它的主人而已。

    一只白皙的手握着灯杆,露出那薄薄的指尖,修剪干净的指甲,手的主人身形修长,略显清癯,宽大的星袍扑在地上,那上面落满了整片星河。

    他的衣襟处有一个白玉做的搭环,将星袍扣在了一起,白玉宛如点睛一笔,让人心生柔软。

    而他的穿着再低调华丽,也比不得那张脸,俊雅超群,宛如白玉雕成,寸寸精美非凡,一双眼眸浩瀚深沉,却带着扣人心弦的温柔,那眼睛仿佛会说话一般,只看着你,便诉尽了情深。

    莫燃做了一个很幼稚的动作,她忽然捂住了眼睛,过了一会才放开,可她发现前面的人依然在!这次不是幻觉!是真人!

    “祭司大人?”莫燃不可置信的唤道。

    男子嘴角轻轻勾起,蓦地绽放一丝笑意,霎时间如白莲初绽,风华绝代!几乎要将那无数星辰的光芒都要遮去!“许久不见,你过得可好?”

    那声音如春风拂过,滋养着莫燃的听觉,面对如此温柔的男子,莫燃只觉得自己都不敢大声讲话,否则会破坏那份美好似的。

    “我过的很好。”莫燃说道,这位祭司太亲和,总问如此亲民的问题,她回答起来都不太好意思。

    两人默默无言,那祭司能从容不迫的看着莫燃,一直用那仿佛能将人融化的眼神,可莫燃却无法在那视线下泰然自若,突然开口:“祭司大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是说凤鸣国的祭司从来不踏出观星阁吗?

    那祭司道:“这几日连日阴雨,我看不到你的动向,便亲自来看看。”

    莫燃却是一愣,直言道:“你为何要看我的动向?祭司大人,你让我困惑极了。”

    那双星眸却是毫不慌张的望着莫燃的眼睛,“我说过,北方会乱,怕你遇到不测。”

    那双眼睛如有魔力,仿佛能看到她的灵魂深处,而那祭司又似乎非常乐意窥探她的心底,一点都不忌讳与人直视有多不礼貌。

    不,也许,在那无与伦比的温柔之下,仿佛他做什么都是对的,都是没有恶意的,让人丝毫厌恶不起来。

    莫燃此时却是五味杂陈,她挣扎了片刻,终于说道:“祭司大人,我只见过你一次吧?为何你对我如此关心?我并没有听说,祭司大人何时如此关切过凤家的族人。”

    那祭司眼皮微微垂了垂,长长的睫毛闪动,敛下一丝忧郁,温润的声音如叮咚的泉水,“我只关心你,与任何家族、任何利益都没有关系。”

    莫燃心中没来由的一恸,呼吸仿佛被骤然抓紧,骨头里都传出嗡嗡的疼,脑海空白了半晌,忽然激动道:“祭司大人,你把我弄糊涂了,你这样无缘无故的对别人好,不知道我会很困扰吗?!”

    那祭司抬眸望向莫燃,温柔的眼睛里露出几分歉意和心疼,“是我不好……”

    又是那样的眼神!所有情绪的深处仿佛藏了一个千疮百孔的灵魂!他自己知道他受过的伤,挨过的疼,却将这些都藏了起来,他自认为藏的很好,可却在莫燃眼里暴露无疑!

    到底是她的想象力太丰富,还是他不会伪装!

    莫燃忽然往前走去,越来越接近那温柔的男子,迎着那让她心乱的眸子,莫燃清晰的抛出一连串问题,“你到底是谁?你是不是认识我?或者你把我当成谁了?你到底为什么关心我?还千里迢迢的追到了这里?”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妖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