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8章 用人之道
    ,精彩无弹窗!

    莫燃的话有些激将的因素,柳三刀粗犷的面色更加凝重,终是狠狠点头,“好,我答应!”

    莫燃却随意的拍了拍柳三刀的肩膀,也不管他因此的怔愣,转而说道:“柳三刀,我大概听过你的故事,你本是云岚国的将军,身怀报国之志,更有不二的才能,你们性格孤高,为将之人不在世俗面前低头。

    你放心,我让你为我效力,并非要折你脊梁,反而是要用你这位将才,就算你是龙,若不带兵,不上战场,那与一条虫有何区别?”

    柳三刀猛的抬头看向莫燃,他的确鲜少与世俗打交道,但是如莫燃这般,将他心中的抱负一语道破的,她是头一个!自从罢了官职,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肮脏的世俗逼的他不得已独来独往。

    索性后来有了战虎佣兵小队,他们八人修为又都不俗,才有了特立独行的资格。但也因为如此,让这个小队去听从别人的管教,才最难。

    可莫燃的话无法不让人心动,带兵,打仗,那是他经常做梦都会梦到的情形!

    柳三刀沉下声来问道:“道友哪里来的兵,要打什么仗?”

    莫燃笑道:“你现在问这些,我怎能告诉你?我只能说,只要你和你的战士的血是热的,我便可以给你们施展能力的天地!”

    柳三刀沉默着,他望着莫燃深深的眸子,敬佩那眸子深处的沉稳与气度,这个条件若是放在几天前提出来,那时急于救六子的命,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答应。

    可莫燃没有,她选择了救活六子再说,可见她并非乘人之危之人,只这一点,就足以让他刮目相看了。

    心中虽然还有几分迷惘,但大丈夫瞻前顾后太过小气,十年,不论好坏,他都认了。

    六子劫后重生,也代表着战虎佣兵小队劫后重生,也许,遇到莫燃,当真是他们八人命运的一个转机。

    莫燃想让战虎佣兵团为她所用,这个想法在柳三刀找上她的时候就有了,而且她有信心让他答应,他心中孤傲,这种人服的是真正有能力的人,只要他答应了,莫燃有办法让他心服口服。

    空中岛现在缺的就是柳三刀这般久经沙场、经验丰富的将军,她岂能错过?

    莫燃说道:“过几日等到六子醒了之后,会有人带你们去一个地方,至于去了之后的事情,他也会安排。”

    柳三刀不禁问道:“道友把我们交给何人?”

    莫燃道:“以后你直接叫我名字吧,一切等过几日你都会知道的,我要去接佣兵工会的五星任务,如果不然,我倒是可以亲自送你们去。”

    柳三刀压下心中的疑惑,点头,“那好,一切听你的安排。”

    之后,莫燃便去了久香阁,把这件事告诉了唐烬。

    唐烬不由的笑道:“你倒是会找人,这八人我也想过如何拉拢,只是难度有些大,暂且放下了,没想到被你碰着了,小情人现在真是越来越洞悉人心了,这八人……大有用处啊。”

    莫燃理所当然的抬了抬头,又道:“北斗和锦宸我还是不放心交给其他人,等战虎佣兵小队去了之后,让他们带着吧。”

    唐烬点了点头,对于莫燃想要培养的人自然没什么意见。

    过了一会,唐烬问道,“你要去雪霁国了?”

    莫燃点头,“不知道任务的地点在哪里,总之先去见雪霁国皇帝的。”

    唐烬颇为惆怅的叹了口气,“那我岂不是又要许久见不到你了?”

    莫燃笑了笑,“大概也用不了很久吧。”

    唐烬起身,从莫燃身后抱着她,叹道:“最好是这样,你也不可误了收服异火的日子。”

    莫燃点头,而唐烬说着说着便不安分了,灼热的吻落在莫燃的脖颈,他似是故意的,在那白皙的脖子上留下一个个殷红的草莓印子,唐烬稍稍欣赏了一会,很是满意。

    脖子躲避着脖子上酥酥麻麻的痒意,回头不满的看唐烬,可唐烬却抓着她的下巴,吻上了她的唇,舌尖在她口中一阵扫荡,卷走了其中的甜蜜,也卷起了一阵热潮。

    唐烬的手隔着衣服熟练的在莫燃身上游走,过了一会,他猛的抱起莫燃,将她放在了床上,手中轻松的解开那一个一个的暗扣。

    莫燃抬眸看向唐烬,却是忽然伸手抽走了他的腰带,衣服一松,莫燃很轻松就脱掉了唐烬的衣服,两只软绵绵的抚摸在那结实的胸膛上,带起一阵阵电流一般的酥麻。

    莫燃撑起身体,又吻上唐烬的身体,滑腻的小舌轻轻舔了几下,便听到唐烬受不了的喘息,还有微微紧绷的肌肉,莫燃却是步步深入,上下其手,丝毫不停顿。

    在莫燃不安分的手伸进唐烬仅剩的裤子时,唐烬顿时抬头,盛满**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莫燃,只听“撕拉”一声,莫燃身上的衣服顿时碎成了好几片!

    唐烬覆上身体,激烈的吻重新落在莫燃唇齿,模糊的声音自两人口中传来,“小情人,你越来越坏了……”

    竟然敢这么挑逗他了。

    “嗯……”莫燃想说话,却是说不出来了,只剩下呻吟,她不是越来越坏了,而是她不得不坏!唐烬这厮喜欢捉弄她,为了让她主动求饶,唐烬每次都会使尽花招,为了让自己好受点,她得让唐烬先欲火焚身,忘了怎么捉弄她。

    莫燃平日里不穿裙子,虽然唐烬很享受给莫燃脱衣服的过程,但到这种‘紧要关头’,再少的衣服都碍事的很!唐烬手中用力,所过之处阻拦他探索的衣物都化成了一条条的碎布,落在床上地上显的格外旖旎。

    就在两人情浓之时,一阵敲门声不合时宜的响起。

    唐烬骤然停下,眉头深锁,沉声问道:“谁?”

    外面传来一个非常好听的声音,抑扬顿挫,光是听着便很享受,“是我。”

    没有报名字,但床上两人都听出来了,竟是狐玖。

    深蓝色的眸子盯着莫燃,莫燃下意识道:“我不知道他来干什么。”

    唐烬跟狐玖没有往来,狐玖八成是来找莫燃的。

    “何事?”唐烬没有起身,他趴在莫燃身上,问。

    狐玖带笑的声音传进来:“有些事要当面与莫燃说,唐家主可否开门一见?”

    果然,这厮是来找莫燃的,而且还找到他门上来了!唐烬腰下一沉,喉咙里轻轻一哼,他可不想理会外面那只狐狸。

    “唔……唐烬!”莫燃惊叫。

    唐烬有力的双手抱着莫燃,美人在怀,当然要先伺候他的小情人了,让门外的人等了一会,唐烬才沉声道:“莫燃睡了,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说吧。”

    门外的狐玖轻轻笑了笑,他盯着禁闭的房门,当然听到唐烬拒绝的话,更听到了刚刚莫燃隐忍的呻吟,狐狸眼慢慢眯起,心中愈发不爽起来。

    他是亲眼看到莫燃来乐坊的,可她依然是直接来到了这里,深更半夜,跟那只白麒麟独处一室,想想也不可能做什么纯洁的事情,可他还是来敲门了,真不知道是不是找虐。

    “也好,那就请姑娘明早别急着走,来找我一趟。”心中五味杂陈,面上却依然缓缓而笑,声音不疾不徐,态度也相当进退有度了。

    里面没有回音,连那隐隐约约的呻吟声也没有了,只因被里面的人下了隔音结界。

    狐玖稍稍整理了一下衣服,将开叉的长腿稍微遮了遮,暗咒了一声,这才慢慢迈开脚步离去,只是想着里面火辣的情形,狐玖便有些情难自已了,再这样下去,他的心不急,身体也要备受煎熬了,妖兽发起情来,果真比人类难以自控多了……

    而房内,莫燃抱紧了唐烬,这厮俨然变成了一只没有理智的禽兽,莫燃一张口便是破碎的呻吟,好不容易完整的说了一句:“唐烬,你慢、慢点……”

    唐烬埋头在莫燃的脖颈,却是不听,“慢不了。”

    莫燃只得放弃,心中把狐玖骂了几遍,唐烬虽不说,但显然是不悦他的打扰,这会正暗暗跟她较劲呢。

    受不了那疯狂的情事,莫燃的意识也很快被撞碎,灵魂在欲海之中沉沉浮浮……

    ……

    次日,莫燃浑身酸软的爬起来,双眼散发着阵阵怨气看着唐烬。

    唐烬此时低眉顺眼,手中带着淡淡的灵力在莫燃的腰上和腿上按摩,这些动作他已经做了很久了,也不知道莫燃有没有舒服一些,“我知错了,还请小情人大人有大量,宽恕我这一回吧。”

    “罪无可恕!”莫燃狠狠道,禽兽啊禽兽,发狂也就罢了,非要折腾她一整夜,她现在该庆幸,今天跟离心下棋,若是输了惩罚是倒立而不是金鸡独立吗?

    否则就她这两条腿,能不能撑过一个时辰还是个问题。

    “那请小情人从宽处理啊。”唐烬退后一步。

    莫燃下床,看向唐烬道:“今天晚上我要用功修炼,不下山来了。”

    这是要他禁欲一天啊……唐烬默默的想着,可莫燃在山上就能用工修炼了吗?山上还有只特别喜欢偷吃的猫!唐烬还在犹豫着要不要说一下这个事实,毕竟他是‘待罪之身’,多说多错啊……

    然而莫燃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轻哼了一声道:“刑天去了凤鸣国,不在山上。”妖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