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9章 祖传的手艺
    莫燃都这么说了,唐烬再也没有理由反驳,只好目送莫燃出了门。

    而莫燃则是去找了狐玖,昨天晚上他来敲门,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是狐玖亲自给莫燃开的门,那妖孽站在门口,勾唇一笑,大清早的就让人血压飙升,不过莫燃昨天晚上纵欲过度,现在想飙也飙不起来,她瞥了狐玖一眼,径自走了进去。

    霸占了狐玖常常躺着的软榻,莫燃是一点都不客气,她直接问道:“你找我什么事?”

    狐玖扶着梨木扶手,垂眸看向半躺的莫燃,狐狸眼漫不经心的扫过莫燃全身,最终在她的脖子上徘徊不去,那几颗若隐若现的红梅,真是碍眼极了……

    “昨日我仔细一想,觉得恨离门值得一去,又怕你先走,便去告知你一声,你若走时,记得唤我同去。”狐玖慢慢道。

    莫燃稍微睁开眼睛,“就这事?”

    “对,就这件事。”狐玖说道。

    莫燃当是什么十万火急的大事,她闭着眼深呼吸,狐玖想去什么地方,还用知会她吗?不过她还是说道:“离心也要去。”

    狐玖微微挑眉,笑道:“那也不错啊……离心不在,盗取玄天镜便更容易了。”

    “既然没别的事,我先走了。”莫燃说道,她扶着腰坐起来,但很快就若无其事的把手拿开了,脸上划过一抹不自然,正要走时,狐玖却忽然按住了她。

    “姑娘等等。”狐玖说道,一只手放到了莫燃背上,轻轻揉了一下,“我有祖传的按摩手艺,能缓解姑娘的不适,姑娘躺一会,我帮你按摩。”

    莫燃僵了一下,“你在说什么?我没有不适。”

    这厮连猜带观察的,肯定是看出她哪里不对劲了,要不然大清早的按什么摩!

    话虽这么说,但狐玖也不知道怎么按的,只轻轻两下,她的腰便微微发热,说不出的舒服,以至于她都忘了拍开那只还放在她腰上的手。

    狐玖似乎轻轻笑了笑,很是善解人意道:“没有也罢,是我今日突然想起还有一门手艺,姑娘要不帮我试试,也不知道生疏了没有。”

    这话说的,真是给足了莫燃面子……而他一边说,手中的动作也没停,一边在莫燃腰上时轻时重的按着。

    莫燃脸色微微变幻,有点抗拒不了腰上的舒适感,轻咳了一声,转身趴在软榻上,“那我便帮你一次。”

    狐玖跪在了软榻上,双手放在了莫燃腰上,那纤细的腰肢在他手中好像更加不盈一握,柔软的触感无限放大,一双狐狸眼顿时惊起了一阵浪潮,过了一会才慢慢平息下去。

    手中的动作倒是有条不紊,在腰上的穴位有规律的按摩。

    他还真有些本事!莫燃惊奇的感受着腰上热热的感觉贯通到四肢百骸,身体仿佛被泡在了温泉之中,经脉也在肆意舒展着,舒服的想要呻吟。

    这只狐狸都不害臊,莫燃也尽量让自己忽略昨天晚上那导致这一切的疯狂行径,狐狸大概是经过大风大浪了,真是沉得住气。

    “唔……你一只狐狸,还有祖传的按摩手艺?”过了一会,莫燃问道。

    狐玖的视线始终徘徊在莫燃的腰肢和翘臀,莫燃绝对想不到她把狐玖当作医者一样的绝色,而狐玖却是在‘以权谋私’,“按摩的手艺当然不是狐族的传承,是我幼时家中的手艺。”

    “哦?你小时候?”莫燃来了兴致,狐玖小时候,那时他还是人,那得是千年之前的事情了吧?

    狐玖轻轻笑了笑,既然莫燃那想听,他自然可以讲,不过说起来却有些模糊了,“我出生在一个平凡的家庭,父母都没有修炼天赋,家中开了一个药铺,父亲的医术还可以,这按摩的手艺就是他教我的。”

    狐玖的话听起来,不是无情,只是平淡,就像一碗白水,轻轻淡淡的毫无味道,就像在讲述他人的事情……

    莫燃沉默了一会,大多数修者都会随着修炼跟自己的家人、朋友渐行渐远,狐玖也不例外,这么多年过去,他对家人的印象已经很模糊了。

    “那你给很多人按过?”莫燃闭着眼睛问道。

    “呵呵……给病人按过,大概很多吧。”狐玖笑着说道。

    “你竟然救死扶伤过。”莫燃说道,声音都有点困顿,舒服的想睡觉。

    狐玖道:“我做过的事情很多,姑娘想都想不到。”

    也对,狐玖从一个平凡的家庭中一路修行得道飞升,这个过程漫长而真实,谁知道他都做过些什么,再加上他的捕风堂、一个无处不在的情报组织,兴许狐狸也是什么都涉猎过了。

    “那你……”莫燃说道,声音越来越低,真的半睡半醒了。

    狐玖没有听清,他俯下身凑近问道:“姑娘说什么?”

    莫燃又说了一遍,狐玖这次听到了,那薄厚适中的红唇慢慢荡开一抹极致诱惑的笑,狐狸眼深深的望着莫燃安稳的侧脸,“姑娘真的想知道吗?”

    莫燃却不说话了,因为她睡着了……

    而狐玖却因为莫燃的话开始想入非非了,只因莫燃问他“那你还是处男吗?”

    莫燃要是清醒的,绝对不会问这个问题的,但是半睡半醒之间,竟然一不小心说出来了!说实话,这个问题困扰她很久了,狐狸那么骚,这么多年若还是处男,那他的定力也太好了些!不过这也不能全看表面,自家鬼王成天发情,不照样洁身自好吗?

    其实莫燃还想问狐玖到底喜欢男人还是女人,或者通杀,不过都没来得及问,也好在她没问,要不然狐玖保不齐会当场证明一下自己的性取向。

    狐玖笑着,在莫燃腰上按摩了许久,渐渐挪到了她的腿上,等到将她全身上下都按摩了一遍,狐玖才坐在一旁长长呼出一口气。

    这样的按摩真是甜蜜又遭罪,明明摸在手里却不能吃到嘴里,他越是大着胆子试探,就越像是隔靴搔痒,心里贪吃的怪兽越来越难以控制,就这样下去,他迟早得欲火焚身而亡……

    瞥了一眼金丝炉中袅袅升起的熏香,这熏香有凝神助眠的功效,狐玖在莫燃进来之前就已经点上了,也正因如此,莫燃才会那么快放松戒备,还那么轻易陷入睡眠。

    直到香炉中的熏香燃尽,莫燃才悠悠转醒,她翻了个身,肆意的伸展着四肢,觉得浑身无比舒畅,窗外射进来一缕阳光,此时天已大亮,她这算是睡了一个回笼觉。

    翻身坐起,却见狐玖就在不远处的椅子上坐着,手里捧着一个玉简,桌子上也放着很多,那些都是捕风堂汇总的消息,狐玖这是在办公。

    莫燃挑了挑眉,以前总觉得狐玖有些不务正业,现在才发现,他们见面的时候其实不多,而狐玖办公的时间也许一点都不短。

    “姑娘醒了,觉得舒服一些没有?”狐玖看向莫燃,轻轻一笑。

    莫燃跳下软榻,道:“没想到你这祖传的技艺还真有两下子。”

    狐玖很谦虚的说:“过奖了,姑娘以后若是需要,狐玖愿随时效力。”

    “咳,以后再说吧。”莫燃轻咳一声,这种事一次就够了,难道每次纵欲过度他都来找狐玖治愈吗?关系再好,似乎也奇怪的很,“谢了,我先上山去了,两日之后我会出发前往雪霁国,你看着办吧。”

    “嗯。”狐玖点头,在莫燃要走的时候,他却忽然抓住了莫燃的手,温热的手指纠缠在莫燃的指尖,带起一阵阵细小的电流。

    莫燃努力忽略那种略显陌生的触碰,想要抽回手,却听狐玖又道:“姑娘方才问我的事,我还没说,你便睡着了。”

    “嗯?”莫燃疑惑的看向狐玖,都忘了挣脱那只手。

    狐玖抬起眼帘,狐狸眼风情万种,笑的坦荡又似乎别有深意,抑扬顿挫的声音道:“姑娘问我是不是处男……不瞒姑娘,我是,且货真价实。”

    莫燃被那撩人的眼神吓得浑身一抖,一股更大的电流在心脏噼里啪啦的窜过,莫燃猛的甩开了狐玖的手,头也不回的跑出去了。

    “哈哈哈哈……”身后传来狐玖荡漾又开怀的笑声。

    在大街上跑了许久,莫燃脚步才慢下来,不可抑制的回想着刚刚狐玖那句话,依然心有余悸,仿佛被雷劈了一样,狐狸竟然还是处?

    而且她怎么感觉被调戏了?奇了怪了……

    最重要的是,那样的问题真的是她问的吗?就算她心里好奇,也不至于问出口吧?

    浑浑噩噩上了山,一见到离心莫燃就清醒了,看着他坐在古树下,四平八稳的独自对弈,莫燃顿时打起十二万分精神,毕竟输了可是要倒立的……

    ------题外话------

    哈哈哈继续打劫月票!继续加更!没错,我就是榨干你们,还有我寄几┗|`o′|┛嗷~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妖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