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2章 离心失忆
    随后,莫燃去了离心的居所,三个老御医毕恭毕敬的伺候着,一人守在床前,两人在外面讨论该用的丹药,见莫燃来时,三人都出来迎接。

    “我师父如何?”莫燃问道。

    一个老御医道:“离皇脉象稳健,恢复的极快,臣觉得,离皇随时都有可能醒来。”

    三个老御医脸上都有些发光,眼看着离皇恢复,这件事够他们吹一辈子了。

    莫燃又问:“李将军呢?”

    一人道:“将军处理宫中之事,刚刚离去。”

    莫燃点头,说话间已经来到床前,查看了一下离心的状况,心下更加放心,果然修为高的话恢复能力便比常人也高出许多,李飞肯定也是知道离心已经无恙,这才走开。

    不过,李飞早已是世外高人,不再涉足朝堂和战事,现在却忽然亲自处理事务……莫燃想起昨天早晨回来时宫中紧张的氛围,不由的看向三个老御医,“宫中出了什么事情?还要李将军亲自去处理。”

    三人自然不敢隐瞒,一人道:“臣等三人也并不尽知,但听说是宫中丢了重要的东西,惊动了许多人,包括李将军。”

    莫燃挑眉,心中跳了跳,丢了东西……瞬间就想到了玄天境。

    狐玖说过会趁着离心和她都不在的时候动手,兴许就是捕风堂偷了玄天境!再加上这么大的动静,十有**就是了!

    莫燃顿时又问:“丢了什么东西?可有抓到贼人?”

    一个老御医道:“臣不知……好像是没有……”

    一问三不知……看来宫中的消息封锁的还挺严。

    不久后,莫燃就返回桃花林了,血杀站在门口,目送她走,又迎接她回来,发间的红绸在风中轻扬,潇洒又不羁。

    莫燃不由的想,只要他不做一些出格的事情,真的是个让人很舒服的朋友。

    莫燃晚上还是接着修炼,她很快要融合第七种异火,因此必须尽快将身体调整到最佳的状态,而血杀似乎也知道这点,在她修炼的时候他便在一旁看书。

    又过两日,离心体内的余毒也已经清除干净了,伤势也在快速恢复着,李飞便将三个老御医扔下山去了,他在离心的居所设下了结界,只早晚过来看一眼。

    莫燃晚上来看离心的时候,正遇上他,便问道:“李将军,我听说宫中丢了东西,是怎么回事?”

    李飞并不隐瞒,他道:“玄天境被盗了,这几日我虽一直在追查,但是线索越来越少,几乎完全断了。”

    果然是玄天境……

    捕风堂做的,消息定然严密,他们在事发当天没抓到人,事后就很难抓到了。

    莫燃没有多过问,看过离心之后就离开了。

    莫燃本以为离心最迟也要再过十几天才能醒来,她估计等到不到那天了,可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她走去他的居所,刚来到悬崖边上,正要进去的时候却忽然一顿,回头一看,却见那颗古树下坐着一人,正是离心!

    他坐在石凳上,那个他常常独自对弈的地方,手支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莫燃惊呼一声:“师父?”

    脚步一转,莫燃已经向那走去。

    离心抬头望过来,见到莫燃时脸上呈现一片茫然之色,平日里疏离整齐的墨发此时披在身后,还有些病态的憔悴,但也不能影响他灼灼的风姿。

    莫燃行至近前,非常诧异离心这么快就醒了,他的手还放在桌上,莫燃就直接搭上他的脉搏,惊讶道:“师父你醒来的真快,我本以为你还要许多天才能清醒,你现在感觉如何?可有哪里不适?”

    离心只看着莫燃走来,又帮他探脉,莫燃说了一堆话,离心却是只字没回。

    莫燃收回手,“许是你恢复的真的太快了,太好了,你没事就好。”

    说着,莫燃坐在离心对面,迎上离心的眼睛,才发现那双平日里深沉的眸子此时一片茫然,还带着丝丝探究之色,莫燃心中不知为何不安的一跳,下意识的唤道:“师父?”

    离心微微眯了眯眼睛,那动作做出来,竟有一丝犀利,“你是何人?为何唤我师父?”

    莫燃的心情犹如做了云霄飞车,一下子从云端落入了谷底,她紧张道:“师父,你不记得我了?”

    离心摇了摇头,“我何时收过徒弟?”

    莫燃沉默了,这几天看着离心恢复的那么好,心中一直在祈祷着他能完全恢复好,可是,照现在的情况来看,那个‘无心’之毒还是影响到他了。

    莫燃不死心的重新探上了离心的脉,已经没有了中毒的迹象,却不知道这后遗症该如何清除了!

    “你这么年轻,是炼丹师?”离心问道。

    莫燃点了点头,离心看着她的眼神一片陌生,莫燃心中顿时不是滋味,没想到还是被恨离女得逞了!随即心中忽然担忧,猛的看向离心,问道:

    “你可知道自己是谁?”

    “呵呵……”离心忍不住一笑,苍白的脸上顿时多了几分神采,“我岂会不记得自己是谁?我是离心,这里是我的隐居之地。”

    “那你可记得李飞?”莫燃又问。

    离心又点了点头,“李飞随我征战数百年,我自然记得。”

    原来不是完全失忆……也不是伤到了脑子,想到恨离女那日诅咒一般的话,莫燃咬了咬牙,还是问道:“那你可记得黑鸦?”

    离心轻笑一声,“黑鸦?这名字如此不祥,怎会有人这么叫?该不是正道之人吧,我却是不记得。”

    莫燃惊讶了,瞪着离心,半天都说不出话来,许久才换了一个问法,“那恨离女呢?”

    离心修长的手指轻轻划过眉宇,若有所思道,“是个女子?这名字更怪,与我有仇还是与离家有仇?我不记得。”

    “天哪……”莫燃惊的站起来,在古树下来来回回走了好几圈,那日恨离女癫狂的话还在耳边,她明明说离心服下‘无心’之后,醒来就只会记得她一个人,可为什么离心现在却不记得恨离女了?

    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可离心把她也忘了啊!

    “我应该是大病初愈吧,你不要再转了,我被你转的头晕。”离心说道,那语气中却是隐隐带着笑意。

    莫燃停下看他,却见离心笑弯了一双眼睛,轻轻支着太阳穴看她,他、他竟然在好戏吗?这件事很严重他到底知不知道!

    “师父,你记得聂狰吗?还有洛川、三颠圣人?”莫燃问道,她所能想到的人,也就这些了,毕竟离心的交友圈子莫燃知道的也有限。

    离心笑道:“你看着年轻,却能直呼这三人名讳,这兽宗掌门、天一门掌门、三会会长,你该是都认识吧?”

    如此回答,离心显然是记得的,而且思维清晰,头脑敏捷,还是那个深藏不漏的离皇没错。

    莫燃的声音顿时拔高了许多,“那你为什么不记得我!我是你徒弟啊,而且我好歹还救你一命,你该不会好了之后就不认我了吧!”

    “呵呵呵……哈哈哈……”离心忽然笑起来,开始还是很含蓄的笑,后来不知怎么忍不住大笑起来,直到不知牵扯到什么伤处,咳嗽了两声才停下。

    他看着莫燃,眸光熠熠,有种莫燃不太熟悉的风流灵动之感,“我何时收了你这么一个有趣的徒弟?不过这倒像我的眼光。”

    他笑她,莫燃也忍了,只是带着点威胁的说道:“师父带我拜过离家的宗庙,还传授过我……许多东西,这都是天下皆知的事情。”

    离心悠悠的看着莫燃,等她说完了才道:“虽然突然多了个徒弟有些不适应,但我也没说不认你,说来奇怪,我虽不记得你了,却在见到你时就觉得很是亲近。”

    那波光潋滟的眸子望着她,深邃又专注,他认真盯着你说话的时候,竟给人一种深情的错觉,再加上离心那得天独厚的天人之姿,莫燃猛的一滞,随即忽然抱头蹲在了地上。

    刚刚一瞬间,有种天雷滚滚的感觉!她现在大概知道离心为什么是情圣了,他一定是像刚那样勾引小姑娘的!亲近什么啊亲近!你那感觉到底对不对啊!不要那么草率好不好!

    “师傅,我是你徒弟啊,你别对我放电。”莫燃颓废的声音从地上传来。

    离心靠后一些,不解道:“我没有。”

    见莫燃迟迟不起来,离心主动道:“我感觉我忘记了许多事情,听你的语气,我是中毒了?中的是什么毒?又发生了什么事?”

    莫燃也冷静了,闻言,她回到石凳上,正襟危坐,既然离心只是部分失忆,莫燃就帮他稍微梳理一下,她道:

    “师父,我不仅是你的徒弟,也是聂狰和洛川的徒弟,几日前我们一去去了恨离门,你说是想在飞升之前将须弥界的一切做个了断……

    恨离女给你服了毒药,我虽解了,但现在看来,也只是保住了你的命,至于你的记忆,我也不知道如何恢复。”

    莫燃掠去了很多细节,只捡重要的说了,离心皱眉想了一会,他的脸上渐渐发白,到最后全无血色,双手按在太阳穴上,似乎有些痛苦的样子。

    莫燃见他这样,飞快道:“师父你还是不要想了,你记得多少便是多少,顺其自然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妖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